苏严礼傅清也 第77章 不如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礼的视线从这份合约,移到了傅清也的脸上。

  "我跟魏容,就是合约结婚的关系。把这份合约发出去,大部分事情应该就都能说清楚了。"她说。

  "你确定要把这个给我?"他沉声问。

  "嗯。"

  傅清也知道,或许他会有其他办法,但绝对没有这份文件来得直接省事。

  而且,他都敢于承认,都把苏家放在身后了,她要是不拿出来,他可能会失望。尽管她觉得魏容那边的态度有些蹊跷,可是她必须要给个交代。

  拿他承认的那段视频来说,她多少有点动容。在家族利益面前,大部分人绝对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去承认孩子的事情,毕竟后面有的是办法让孩子认祖归宗。

  苏严礼知道她手上有证据,不过他没想过要她出面解决这件事情,可她愿意拿证据出来,这让他的心情很不错。他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合同时,拉了她一把,傅清也一个脚步不稳,就跌进了他的怀里。

  "想抱抱你。"男人倒是光明正大的承认了自己的意图。感受到她微微的僵硬之后,尽管她没有拒绝,他还是体贴的放开了她,只垂眸看着她,"谢谢。"

  傅清也愣了片刻,还是扬起嘴角对他笑了笑。

  有了证据还不够,什么时候发布,以及联系新闻媒体这些,都还需要麻烦。苏严礼这为了让傅清也能早点不在屋子里待着,没耽误多久,就联系人去了。

  这一忙,就是两天。

  傅清也实在是有些关不住了,傅母就打算晚点带她出去逛逛。也不知道逛着逛着,怎么就逛到傅清也的高中学校了。

  傅母扫她一眼:"要不去看看媒体口中流传的那张照片?"

  跟长辈一起看这些,总觉得有点尴尬。但校门口就是,甚至不需要特地去看,走了两步那张照片就映入傅清也眼帘了。

  照片上她跟一个同桌指着一个角落里笑,而在第一排大汗淋漓的苏严礼喝着水,视线看着她。

  这一段记忆也就很快钻进了傅清也脑子里,她记得那场篮球赛,她们学校的成绩非常好,全国大学生联赛里面的金奖,她那会儿是指自己班的体育委员,因为体委把衣服脱了秀身材呢。

  然后她的同桌拍了拍她,说:"那个很多人都惦记的白天鹅正看着你呢,看了好久了。这白天鹅也不是第一次了,总看你。完了,白天鹅绝对看上你了。"

  傅清也愣是一眼没有看过去。

  她真想不到,那是苏严礼。也想不到同桌口中的看,会这么含情脉脉。

  "阿礼高中那会儿。长得倒是精致。"傅母评价道。

  傅清也有点脸红,虽然这没什么,可是和她一起看到照片的是自己母亲,就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反观傅母,脸色淡然,片刻后接了个电话,说自己在学校大门里面,等她放下手机没一会儿,就看见苏严礼正抬脚朝里头走来。

  他在照片墙这儿也停顿了一会儿,倒是若无其事,认真的看着照片。

  傅清也在多看了两眼之后,发现照片里的自己胸是真的大,突然就更加脸红了,扯了扯他:"别看了,走吧。"

  苏严礼起先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等到看到她脸都红了,就顿悟了过来。视线从照片移到她的山峦上,琢磨了一会儿,说:"现在的好。"

  要不是边上有个傅母,傅清也车速能比他还快。

  "回去了回去了。"她憋屈得紧。

  傅母哪里想得到。两个孩子的脑子里这会儿已经在跑火车了。只是觉得出来久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这天晚上,傅国山在外出差没回来。苏严礼久久没走,最后到十点以后,他盯着傅清也恳求道:"我今晚可以留下来吗?"

  傅清也皱了皱眉,可实在是说不出拒绝他的话,沉默后道:"你可以睡客房。"

  傅母看了看她,没说话。

  苏严礼就睡在自己的对门,傅清也挺不自在,久久睡不去。半夜的时候,她听见开门声,赶紧闭上了眼睛,她也不确定是傅母还是苏严礼,然后她感觉到来人替她掖了掖杯子。

  应该就是傅母了,她刚要睁开眼,却觉得眼睛上湿润了一下,睁眼的动作就顿住了。那人又亲了亲她的嘴唇,把她放在床边的手机拿到了一旁,空调也调高了亮度,才关上门出去。

  傅清也睁开眼睛,无声的看了好一会儿的天花板。

  她有点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

  澄清的事,很快被提上了日程。

  这份合同被放到网上的一刻,立刻就扭转了舆论的风向。

  原本魏容受害者的形象,瞬间就崩塌了。既然只是合作的关系,那就不存在什么绿不绿了,就单纯只是违约的问题。

  只不过魏容为什么要提出假结婚的事,话题还是热了一把。

  傅清也也是在距离上次以后,第一次看到魏容出来回应,声明很简单。

  八个字

  已有女友,利益问题。

  魏容的女朋友也被人扒了出来,两个人有合照,看上去也挺亲密。

  曲渡作为魏容的朋友,也在几天后出来道歉,只不过他看上去并没有几分歉意,与其说是道歉,更加像是解释:"合同的事他们大概是保密的,我并没有听到风声。知道的不过是傅小姐孩子以及孩子生父的事,一时冲动,在这里跟傅小姐道个歉。"

  事情到这里。这件事也算是差不多过去了。

  傅清也终于可以不用担心记者围上来,可以出门了。

  因为蒋慧凡跟曲贺阳也开始谈起恋爱了,傅清也的玩伴就从小蒋变成了苏严礼。跟异性一起玩虽然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但是当这个异性是一个自己熟到不能再熟的人,有趣程度会减半。

  而且,跟苏严礼聊天她现在很多事情都得端着,没有跟蒋慧凡聊天的那种乐趣。

  苏严礼带着她逛街的时候,看出了她兴趣不太足,顿了一会儿,道:"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傅清也顿了一下,说:"你决定就好。"

  苏严礼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要不然晚上一起跟曲贺阳还有蒋慧凡一起吃个饭?"

  傅清也的眼睛亮了亮。

  蒋慧凡一个人她不好意思去打扰,但是曲贺阳一起的,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傅清也见到蒋慧凡的时候,两个女人选择了坐在一侧。

  两个男人也就随着她们去了。

  曲贺阳道:"曲渡这一招真的挺损,哪怕你后来出来解释了,也损失不小。"

  傅清也本来跟蒋慧凡聊天聊得好好的,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顿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苏严礼,男人注意到她的视线,开口道:"也没有多少。"

  曲贺阳挑了挑眉。

  傅清也其实心里有数,能让曲贺阳开口这么说的,显然不是个小数目。苏严礼这句"也没有多少"才是假的。

  她觉得有点对不起苏严礼。

  男人看了眼蒋慧凡,后者立刻就把傅清也旁边的位置让了出来,随后他站起来,取代了那个位置,给傅清也夹菜:"真没有多少,在承受范围之内。"

  "大概多少?"傅清也迟疑的问,"要不然我们家承担这笔损失吧?"

  "你承担?"他挑眉道。

  傅清也点点头。

  苏严礼在桌子底下找到她的手,握住捏了捏,"不收钱。"

  作为秒懂女孩,傅清也停顿了片刻,下意识的抬头寻找他眼神里面是不是自己理解的意思。

  结果他眼神还挺清心寡欲。

  也是。

  自己有孩子了,他肯定也没有念头了,肯定还是担心孩子为主。

  曲贺阳听着苏严礼的话,却意味深长的扫了他一眼。

  傅清也可能还没有把他想的那么禽,兽,他在傅清也面前说不收钱,那就等于只接受美色方面的补偿了。

  曲贺阳跟苏严礼也有几天没见面,因为有司机,两个人就没有忌惮的喝了点酒。

  等到差不多八九点了,两方人才相互告别。

  蒋慧凡还能开车,倒是没有让司机跟着,带着曲贺阳回到家以后,按照往常一样,把他送到了客房,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走,就被曲贺阳拉到了身上。

  她听过很多人说曲贺阳身材很好,这会儿也算是亲自感受到了。

  对于蒋慧凡而言,曲贺阳更像是一个长辈。她平常都不敢生出不太好的念头,这一下,更像是亵渎了神明似的,吓得整个人手忙脚乱的想要立刻爬起来。

  曲贺阳捏了她的腰一把:"自己男人也怕?"

  蒋慧凡说:"曲叔……"

  "我有那么老?"男人淡淡的反问。

  蒋慧凡连忙改口道:"曲哥,你喝醉了。"

  "不醉恐怕没办法对你做坏事。"曲贺阳的声音一如既往一本正经,"天天穿着吊带睡衣在我面前晃悠,真当我看不见?"

  蒋慧凡臊得慌。

  "小蒋,曲哥想你。"曲贺阳摸摸她的小脑袋,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他的眼底带了几分柔和。"你放心,曲哥要了你,就肯定会对你负责的,曲哥是真的挺喜欢你。"

  蒋慧凡眼底有几分犹豫。

  ……

  傅清也回到家以后,就给蒋慧凡发消息报了平安。

  苏严礼已经进浴室洗澡去了,她等半天等不到回复,奇怪的皱了皱眉。

  苏严礼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看见傅清也正在打电话。那边电话好不容易才接了。

  傅清也说:"小蒋。"

  她还没有听见人说话,电话就被挂了。

  苏严礼却听到了细微的喘息声,整个人瞬间就有些绷紧了。他脑子里几乎是立刻闪过,那边此刻正在发生什么。

  酩酊大醉不能办事,但轻微的醉酒反而能起刺激神经的作用,苏严礼看着傅清也的眼神几乎是立刻变得幽深,沉的不像话。

  他有点羡慕曲贺阳。

  傅清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的眼神,只是觉得蒋慧凡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不然没有不接电话的理由呀。

  她有些担心的再次打电话过去,铃声才响了两下,手机就被苏严礼给抢了过去:"别打了。"

  "小蒋是不是出事了?"傅清也表情有点担忧,"她一般都会秒回我消息的。"

  苏严礼稍微收敛了点情绪:"她这会儿肯定没事。"

  傅清也心道,你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你知道个鬼。

  "我还是打个电话联系联系她吧。"傅清也伸手上来想夺回手机,男人却拿开了手,另一只手轻挑的挑着她的下巴。

  傅清也这才看见他眼底的深沉。

  这种眼神,她太熟悉了。这让本来深信有了孩子他肯定不会在自己身上想那种事情的傅清也发了一会儿呆。

  不太能反应过来。

  "想知道蒋慧凡为什么不接你电话?"男人淡淡道。

  傅清也好像懂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男人说:"我给你解释。"

  傅清也感觉苏严礼弯下了腰,嘴唇贴了上来。

  她往后躲了躲,他跟上来。她很快倒了下去,男人依旧跟着,只是小心翼翼的绕开了她的肚子。

  傅清也很快感受到了他的欲望。

  苏严礼亲完嘴,又抬头上来寻找她的鼻子,耳朵,后面几下都是蜻蜓点水。

  傅清也一动不敢动。

  苏严礼偏开头,喘了两口气冷静了一会儿,开口时声音因为沙哑显得不够清亮,"能不能……"

  帮帮我三个字,他却说不出口。

  "算了。"苏严礼起身喝了一杯水。

  他的戒指大概是因为洗澡摘下来了,手指上的那道疤痕她看得很清楚。傅清也抿了下唇,心底又有什么地方开始隐隐作痛了。

  他替她承担了她可能一辈子都不敢去想的痛苦。

  她还是好愧疚。

  傅清也犹豫了一会儿,走到了他面前。在男人疑惑的眼神中蹲了下来。

  苏严礼在听到皮带扣响的那一刻,几乎是立刻也蹲了下来,摸了摸她的脸,有些艰涩的说:"别这样。"

  "你很难受。"傅清也说。

  可是不卫生。

  她的眼神很诚恳,一旦诚恳了就有点亮晶晶,明媚的带着点水雾。

  苏严礼其实看不得她这样子的眼神,但他清楚那有多不干净。想归想,但是不能让她做这种事。

  傅清也看了他片刻,伸出了自己的手,问:"这个行吗?"

  ……

  傅母晚上下楼喝水的时候。听到了傅清也房间里面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她不太放心的过来敲了敲门,"清也,还好吧?"

  傅清也举着酸到不行的手,气息也不太稳:"还好。"

  "刚才什么掉了?"

  傅清也看着地面上碎成碎片的台灯灯罩,这是刚才苏严礼随手一挥打掉的,她看着面前飞快整理案发现场的男人,犹豫了一会儿,说,"没什么大事,妈,我想睡了。"

  "好,早点休息。"

  苏严礼这才放下心来,真是干点坏事,就得心惊肉跳的。虽然这很正常,但是没有谁希望被长辈看到。

  "来睡觉。"苏严礼朝她招手。

  傅清也垂眸问:"你不过去吗?"

  "我想睡这边。"苏严礼保证道,"不会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

  她是真的困了,也没法开口说拒绝他的话,索性就钻进了被窝里面,苏严礼开始给她捏手。

  傅清也闭着眼睛开始睡觉。

  苏严礼则是盯着她的侧脸发呆,他能感觉她的手真的很酸。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对不起。"他突然说。

  傅清也睁开了眼睛,安静了半天,突然开口问他:"你当年陪我打游戏的时候,手还很严重吧?"

  "还行。"这个问题也让他顿了许久,才重新开口道,"就是不太灵敏,所以游戏玩得不怎么好。总是害你输,让你心情不好。如果我没有受伤,玩游戏我很厉害。"

  "我还好几次骂你菜。"甚至,还有些不太好的话。"我不知道你的状况,都是随口一提。"

  比如,我看你就是个废人。

  再比如,你说你有什么用。

  尽管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话,也都是气话。但是对那会儿的苏严礼而言,这些话恐怕都是往他心上扎刀子。

  这类话说多了,对一些本来就有点问题的来说,那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苏严礼一下一下的给她按摩手臂。

  其实听到这些话,确实很让他消磨意志,开始自我怀疑。

  不过,都过去了。

  苏严礼说:"没事,现在不都好好的?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蒋慧凡说,你高中那会儿给我送过很多礼物。"

  "对。"苏严礼道,"有一条围巾,我当时钱不多,存了半年买的,我托你同桌送你,你同桌不愿意。所以我只好第二天早上天没亮就去学校,把礼物放在你桌子上。"

  围巾他是标了自己名字的。

  他想,起码她会拿来还给他。这样也能跟她见上一面,认识认识了。

  只不过,他熬过一个早自习,想去看看她喜不喜欢这份礼物时,却看见礼物在垃圾桶里。

  傅清也说:"多少钱,我赔你。"

  苏严礼没说话。

  她现在都跟自己躺在一个被窝里面了,就没有必要计较这些。

  不过存这条围巾的钱,确实蛮苦。苏严礼在这个贵族学校里面,家庭那会儿真的不突出。而且知道苏家压力大,他的生活费也不多。

  本来他也算是一个家庭还算可以的小少爷。可是那个学期却过得相当的拮据,几乎放弃了自己想买的一切鞋子和衣服,以及当时很流行的psp游戏机。

  不过她不喜欢。

  苏严礼那时候挺委屈的,可是他表面上从来不会显露任何什么,该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只是他对于追求他的女生,多了几分温柔。

  他懂那种心酸。

  苏严礼盯着傅清也的侧脸看,她似乎又快要睡着了。

  那会儿的他,大概想不到自己后面能跟她有那么亲密接触的时候。

  好在所有的伤害,都比不过跟她合为一体时候的那种治愈感。天底下大概没有比男女之间那点事还能让人满足的事情。

  "我们要不然,领证吧?"他说。

  傅清也那边却没有回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

  傅清也第二天是特意等到苏严礼离开以后,才睁开眼睛的。

  她有点不太敢面对他。

  吃饭的时候,傅母说:"阿礼怎么跟有心事一样?"

  傅清也有点沉默,再次回到房间时,才看见自己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戒指盒。她打开看的时候,发现这一枚戒指跟苏严礼手上的那一枚是一样的。

  那天苏严礼的朋友说,他出国十几天,是出去订戒指去了,原来是真的。

  她盯着戒指看了一会儿,戴在了无名指上。

  很漂亮。

  一看就很贵。

  傅清也突发奇想,婚戒要带在无名指上,是不是相当于给无名指冠名了。

  傅母晚些时候,又进来说:"阿礼生日,你准备送什么?"

  傅清也敷衍道:"还没有想好。"

  苏严礼的生日根本就不在她的意料之中,何况就是第二天,相当的急。她连礼物都是临时准备的。傅清也想起自己以前丢了他那么多礼物,所以这一次就送了个贵的。

  不过他的生日举办的挺随便,等家里那边宴会结束了,他就带着她往外走。

  傅清也摸了摸包里的手表,等到他带着她上车时,她才把礼物递给他:"生日快乐。"

  苏严礼看了看,说:"我其实只想要一件礼物。"

  "嗯?"

  "你嫁给我。"

  傅清也张了张嘴,话没有说出口。

  苏严礼不确定她心里怎么想的,或许愧疚居多,以前他野心大,想得到她全部的爱。但是现在,他得先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苏严礼沉声说:"你说过的,愿意给我一个承诺。我只想要这个,你嫁给我。"

  傅清也笑得有点勉强,或者说。是有点手足无措。但是她答应的,她得做到。而且,她太拒绝不了他了。

  "行的。"她说。

  苏严礼却有点沉默,傅清也以为他后悔了,却在跟她到了傅家时,问她:"咱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傅清也说。

  ……

  蒋慧凡看完傅清也的消息,说:"苏严礼跟清也要领证了。"

  "是不是我也该带你去领一个?"男人笑着看了看她。

  蒋慧凡顿了顿,有点脸红,自己说这话的语气,确实有点像暗示他什么似的。

  "应该的。毕竟第一次都跟了我。"

  蒋慧凡也没有想到,自己跟曲渡原来没发生什么,那天原来都是误会。本来她挺愧疚,没想到那个人是曲渡。

  当然,她也知道,曲渡不是什么好人。

  "我回去商量婚事,总不能我的儿子,比苏严礼家的小很多。"曲贺阳揶揄道。

  蒋慧凡也是才发现,这个男人虽然平时脸色挺冷的,但是跟她说话的时候。还算温柔。也对她挺好。

  曲贺阳速度很快,没过几天,就回曲家商量婚事了。

  曲母挺认真,毕竟不能亏待了人家闺女。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曲渡表面功夫向来做得好,来曲贺阳这边打招呼那是每天都来的事。

  曲贺阳不理会他,只依旧跟曲母道:"婚姻尽快安排吧,慧凡那边也等不及了。"

  曲渡原本懒洋洋的模样收住了,回头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