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8章 感受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跟曲渡,两个人的关系,就是明面上的不好。前者的冷淡,那就是实打实的冷峻,后者在长辈面前油腔滑调,看上去都是一副挺亲近的模样。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曲母虽然知道曲渡心有多黑,表面上也不得不做样子,笑道:"你这刚回来没多久,好好歇着就成,犯不着天天往我这边跑。"

  曲渡皮笑肉不笑道:"伯妈这就说笑了,该有的礼数,那不得还有么?"

  曲母点了点头,又跟曲贺阳道:"那这样,过几天晚上去跟蒋家吃个饭,聊一聊婚事,能趁早就趁早了。"

  "您看着安排就行。"

  自家儿子年纪也不小了,能找上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儿媳妇,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她对蒋慧凡还是挺有好感的,虽然跟傅清也一块儿。但是愣是没有一点不好的传闻。

  蒋慧凡是在一个下班的傍晚,接到曲贺阳说两家一起吃饭的消息的。这要见家长了,她是临时回家去换了身衣服,化了妆。

  曲贺阳问需不需要来接她。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成。"她记得他是刚出差回来,不想让他太劳累了。

  蒋慧凡在打开家门时,却看见了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她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没什么情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跟电话那头说:"先挂了。"

  然后皱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带着警惕问:"你来干什么?"

  曲渡咧开嘴角笑得明媚:"姐姐,这不厚道啊,我这珍惜你舍不得糟蹋你,你转身就送上门给曲贺阳糟蹋,过不过分?"

  蒋慧凡懒得理他。

  但凡她要是知道他是这么个玩意儿,她甚至懒得多看他一眼。他的纯良老实乖巧都是装的,自打蒋慧凡知道他是曲渡,就猜出了他一开始接近自己的意图。

  曲渡有个爱好,抢走一切属于曲贺阳的东西。

  当初的单媛媛,就是一个。

  蒋慧凡小时候有幸见识过曲渡是如何对待曲贺阳身边的朋友的,小小年纪,狠得不行,直接把人从高的地方退下去。

  这么小,就相当恶劣了。

  谁也想不到,当时那个阴鸷的少年,长大后的气质却相当阳光。"

  这只能说明,他会装了。

  "曲小爷,您别在我身上闹幺蛾子了。"蒋慧凡说,"我年纪大,身体又不行,也不太好骗。而且咱俩一样大。这姐姐就没必要喊了。"

  曲渡弯着眼角:"我惦记你啊,不闹你闹谁?还有我今天很不高兴,曲贺阳居然睡你这儿,本来应该是我睡你这里的。"

  蒋慧凡翻了个白眼。

  "我现在,跟曲贺阳是一路的,你别想把我从他身边抢走借此去隔应他了。"她说,"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从一而终的。"

  曲渡说:"跟他一路的人,后果都比较惨。"

  他弯下腰,暧昧的捏了捏她的耳垂,眼里星光闪烁,那叫一个好看,偏偏说出来的不是人话,不是人话,却又充满歉意。他说:"小蒋,那就不要怪我,以后对你做什么呢。"

  蒋慧凡有那么一刻觉得有点冷,不过好在他很快就戴着帽子走了。高高瘦瘦的背影,看上去冷漠而又疏远,跟他那张如沐春风的脸相去甚远。

  ……

  蒋慧凡在饭桌上。依旧有些心不在焉。曲贺阳不得不捏了一把她的腰,提醒她。

  她这才回神,看见曲母正一脸和蔼的看着她。

  "阿姨,不好意思,我……"

  曲母笑眯眯道:"我说,你对结婚时间有没有什么考虑的?"

  "您看着办就成。"

  "贺阳的意思是,越快越好。"曲母扫了眼曲贺阳,"倒是头一次见他巴不得结婚的模样,以前没见过他对哪家姑娘这样。"

  蒋慧凡却想起了安琪,曲贺阳对她,应该才是爱得最热烈的时候。

  想到这儿,她下意识的往男人看去。他眼底有几分笑意,对她也还算不错。

  只是,他们也算睡了几次了,可是她却不太清楚,他到底爱不爱自己。

  曲贺阳在桌子下握着她的手,侧目问她:"要不然今年年底那时候?"

  曲母在一旁帮衬道:"早点结婚,早点备孕,我们家贺阳不仅想要把你早点娶进门,还想要孩子了。"

  蒋母笑了笑。

  蒋慧凡看了看曲贺阳,男人满脸笑意,她说:"年底也行,我对这些不熟悉,你们看着把握吧。"

  两家把彩礼的事情聊了聊,而曲贺阳在半途,就把她给拉走了。

  几天没见面,如隔三秋,曲贺阳急着拉她回家办事。

  蒋慧凡在他边亲自己,边脱衣服的时候躲了躲。男人敏锐的察觉了,睨着她看。

  "曲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她有些迟疑。

  曲贺阳只得手上占点便宜解解渴,"你说。"

  "听说男人只要是对着异性,就能有欲望。"蒋慧凡抬头道,"这是真的么?"

  曲贺阳当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嘴角微微抬起,因为五官比较冷峻,笑意就格外明显:"听说你们女人,很反感不喜欢的男人。"

  蒋慧凡顿了顿,她是第一次恋爱,跟曲贺阳一起挺开心的。也有对爱情的憧憬,这个状态她很喜欢,觉得很惬意。而且,他长得很英俊,还有那种成熟男人的性感,女人其实很容易沉沦进去。

  她这么个感情憨憨,没躲过去,也掉进坑里了。

  她如实道:"曲哥,我喜欢你。"

  曲贺阳的手又不老实了。

  蒋慧凡说:"曲哥?"

  "小蒋,我都愿意娶你了,你还在担心什么?"曲贺阳亲了亲她的嘴唇,眼神坦然的跟她对视,"跟你在一起,我比做了单大生意还有成就感。"

  ……

  苏严礼在曲贺阳接通电话的一刻,立刻感觉到了他有些气急败坏:"有事?"

  语气很淡很稳,就是有些气急败坏。

  男人的直觉,很快让苏严礼明白了那边发生的事。

  第二次了。

  对于平常不太过上这种幸福生活的男人,不算是一件好事。

  "阿礼,以后有事,先发微信。"曲贺阳声音里略带了点警告。

  "嗯。"苏严礼淡定的把电话给挂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傅清也不解的看着他。

  苏严礼看了看她的肚子,眼神有点复杂。饿得久了,甚至看孩子也不太顺眼。

  傅清也说:"还去领证吗?"

  "去。"

  她"嗯"了一声,就变得沉默起来,等到拍照片,几张都拍下去了,摄影师还是不满意:"傅小姐,您别笑得太僵硬了。"

  苏严礼侧目扫了她一眼。

  傅清也勉强说:"好。"

  等把红本本拿到手,傅清也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本来以为,结婚是不知道多么了不得的事情,等到自己经历了,原来也不过如此。只是和苏严礼之间的夫妻身份,她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亲近。

  就跟平时,也差不多。

  "我们回去吧。"傅清也道。

  苏严礼:"嗯。"

  他的情绪也不怎么高。

  看着同样从里面走出来,那一对对高兴的小夫妻,她实在理解不了,为什么他们就能做到这么高兴,而她跟苏严礼就能这么平静。

  傅清也想了想,说:"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苏严礼这才侧目过来打量她,没什么语气的问:"你想反悔?"

  她摇摇头:"我是觉得,你好像不太满意。"

  苏严礼并不是不满意,只是觉得她的无所谓以及勉强让他有点失落,可他很快又自我调节,好歹他俩现在关系合法了,剩下的可以慢慢来。

  想到这儿,他心情好了点:"我很满意,就是真到这一步了还有点不太适应,今天领证,要不要去吃顿好的?"

  傅清也说行。

  一路上,她都在看手上的结婚证,两个人在照片上还算是挺搭的。可是即便这样。她在他身上似乎也找不到怦然心动的感觉。

  想一想,都是心疼跟愧疚。

  傅清也躺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半路上,听到苏严礼接了个电话,说是公司那边有事情了。

  男人想了想,说:"跟我一起去一趟公司先?很快的,过去签个字,二十分钟就行。"

  傅清也照样不会拒绝他:"我都可以的。"

  ……

  这次出现在公司,傅清也的身份不一样了。并且也是苏严礼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牵着她的手进去,她慢条斯理的跟在他身后。

  旁边有人揶揄道:"傅小姐。你好好看啊,怎么就甘愿替我们老板生孩子了呢。"

  苏严礼凉凉的看过去一眼:"叫老板娘。"

  "傅小姐,这就结婚啦?"那人又道,"这女人结了婚呀,就没有单身值钱了。男人结婚了还会变坏。长得好看的男人坏的尤其快。"

  苏严礼道:"这是我手下的销售主管。"

  傅清也只好在一旁摸摸鼻子,果然干销售的,嘴巴都特别能说。

  苏严礼很快去会议室里面签字了,傅清也只好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等他,秘书给她端来水果跟饮料,说:"苏总办公室您肯定来过。我就不跟您说位置了,要是累了进去休息就成。边上也有杂志,你要无聊,也可以看看。"

  傅清也道了谢,杂志她是没什么兴趣,不过当她看到杂志封面的男人时,就有点兴趣了。

  一个明星,她的男神,白秋。

  傅清也的眼神亮了亮,男神这号人物已经隐退好多年了,她也没有见过他人,没想到居然出来拍杂志了。她当初最迷恋他的时候,甚至天天都在幻想,给他生孩子的事情。

  想到这儿,傅清也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不由得又幻想起来,这要是自己男神的孩子该有多好,自己不就能嫁给男神了?

  不过肯定没有机会了,她跟苏严礼结婚证都领了。只要他不开口,她肯定不会说离婚的。

  刚刚那个销售主管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傅清也正盯着白秋的杂志封面看,她笑道:"傅小姐,白先生是我们的代言人,过几天有个楼盘剪彩,他会过来。"

  傅清也的眼神亮了亮。

  她想去看一看。

  "我能去吗?"

  "这您就得问您家那位了。"主管笑眯眯道。

  傅清也觉得,苏严礼让她去的可能性不太大,毕竟周围的环境有些嘈杂,他这个人一向把她看得比什么都弱,恐怕不可能让她去。

  但男神的魅力太大了,傅清也怎么劝自己算了都不行。甚至吃饭的时候都开始茶饭不思起来。

  苏严礼见她这状态,开口问道:"怎么了?"

  傅清也矜持道:"听说你最近有新的楼盘剪彩?"

  苏严礼回忆了片刻,又看看傅清也这想去到不行的眼神,就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了,至于为了什么……

  为了另外一个男人。

  苏严礼心里不太爽快,他不知道白秋有什么好看的,年纪比他大,也没有他有钱,甚至身材也跟自己没法比。

  傅清也居然因为这么个男人,露出如此希冀的眼神。

  苏严礼淡淡道:"的确是有那么回事。"

  傅清也问:"我能去看看吗?"

  苏严礼的语气更淡了:"环境不好。你不能。"

  傅清也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最后都咽了下去。

  苏严礼的眼神有点复杂,他能感觉到自从傅清也知道真相以后,几乎什么事情都顺着他,可是这反而让他觉得他们的关系更加疏远了。他想要的,不是她的顺从,是她的亲近。

  "你想去的原因是什么?"他缓和了语气,也一改刚才肯定的态度。

  "还是不去了吧。"

  苏严礼也没有再逼她。

  当天晚上,他把傅清也带回了自己的住处,也就是当初两个人在郊区住的那栋别墅。傅清也本来以为自己的生活用品都应该被丢了,结果发现有一套新的齐刷刷的摆着。

  苏严礼说:"你先洗漱,然后下楼,我陪你一起追追剧,吃点零食。"

  傅清也说好。

  苏严礼看着她弯下腰去换拖鞋,又拆开了牙杯毛巾,突然开口道:"媳妇儿。"

  这个叫法让傅清也顿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的说:"嗯?"

  "我在楼下,有什么事情记得喊我。"

  "好的。"傅清也点头道。

  苏严礼看了她两眼,转身离开了。傅清也这才拍了拍自己的脸。她一开始还以为苏严礼就是想这么喊一句,没想到他是真的有事提醒自己。

  这一声"媳妇儿",喊得她挺不习惯的。

  好在苏严礼也就是这么喊了她一次,往后几天,都是跟往常一样,喊她清也。

  傅清也也没有回去过,只是在电话里面跟傅母说:"我跟苏严礼把证领了。"

  傅母只是微微顿了片刻,并没有表态这领证可取还是不可取,说:"你在他那边好好玩,有什么事了。给我打电话。"

  傅清也在这儿被好吃好喝的供着,能有什么事情呢。跟苏严礼也是每天看看电视,偶尔看到某些比较成人的画面,两个人也会很有默契的躲开。而男神白秋的事,她也再没有提起过。

  她本来以为,自己跟男神这也就无缘见面了。谁知道开盘那天,苏严礼却一大早的把她给喊了起来。

  傅清也迷迷糊糊的还不知道他喊自己干嘛,就听见苏严礼说:"不去看白秋了?"

  这一句话,顿时就说的她睡意全无。

  傅清也揉着眼睛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苏严礼道。

  傅清也愉快的起了床,穿着什么的都是特地选了好久的,说起来他也好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照顾过自己的打扮了。

  苏严礼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

  他有点后悔了,起码傅清也在见他的时候,从来不会这么在意自己的形象。自己老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见别的男人,着实不是什么让人好过的事情。

  两个人上了车,话题也依旧围绕着白秋。

  傅清也平时跟他说话的字数都不多,也就今天叽叽喳喳的说了不少,从白秋的出道,到走到巅峰,以及最后被老朋友算计,都说了不少。

  苏严礼听出了她语气里面那丁点心疼。忍不住刺了一句:"他年纪不小了吧?"

  "年纪是不小了,三十好几了,但是很有魅力啊。"傅清也替自己的男神说话道,"那天看到杂志,身材依旧很好啊。"

  "身材好?"苏严礼淡淡的反问道,"你怕不是对身材好有什么误解?"

  男神是不允许别人玷污的,苏严礼的语气其实让她心里有点不舒服,可是她不想怼他惹他生气,就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这种无声的抗议让苏严礼多看了她几眼,又不得不哄她:"可能是我身材太好了。所以对身材好要求有点高。"

  傅清也说:"嗯。"

  苏严礼微哂道:"看你还不太认同,我这身材还不好?"

  傅清也看多了,没什么新鲜感了,觉得挺一般。就跟他的长相,帅是帅,但是看多了,也不惊艳。她在路上看到的很多帅哥让她眼前一亮,其实很多都比不上苏严礼,但就是因为之前没见过,让她有看点。

  可她不想让他难过,还是说他的身材好。

  苏严礼道:"你也就是到你碗里了,你觉得没劲儿,外头惦记的人可不少。"

  傅清也当做没听见,假装困得想睡觉了。旁边的男人没有打扰她,只给她披了一件西装外套。

  这件西装上,全部都是苏严礼身上的味道。很难想象一个大老爷们身上的味道还挺干净挺甜的,她一边想着他用的什么沐浴露,一边倒是真的困了。

  ……

  傅清也跟苏严礼站了有一会儿了,才看见白秋大老远在人堆的簇拥下走过来。

  她当下就有些按捺不住自己,要签名的小本本已经准备好了。

  苏严礼凉凉的看着她。

  傅清也回头看他一眼,说:"我去问他要签名啦。"

  苏严礼不太情愿的"哦"了一声。

  傅清也的心已经飞了,根本就没空在意他的心情,大老远从一条缝里面挤进去,递个本子给白秋。

  白秋给她签完字,抬起头时,才看见这还是一位漂亮的粉丝,顿了好一会儿,见她不愿意走,以为是要拥抱,便朝她张开手。

  傅清也有些受宠若惊:"可以吗?"

  "当然可以。"

  只是有人不可以。

  苏严礼当下的脸色就变了变,提高音量喊了一句:"媳妇儿。"

  白秋的动作顿住了,原来这是苏家老板娘。

  傅清也也是第二次听他这么叫自己,她觉得这么喊媳妇儿怪奇怪的,也就没有再逗留下去,拿着个本子退开了。

  苏严礼三步两步朝她走过来,听见傅清也讪讪说:"你喊那么大声做什么?"

  "人多,怕你被撞到。"他面不改色。

  再之后,他牢牢的拽住她的手。跟白秋打招呼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把她藏在身后。

  害的傅清也只能偷偷在角落里看上他几眼。

  她挺失望的。

  本来今天,可以跟男神拥抱呢。

  白秋在站完台以后。很快就去房车上休息了。傅清也跟一个小助理在探讨白秋的长相,形容词用的是:惊为天人。

  苏严礼在一旁讽刺的觉得不怎么样。

  好在小助理还是挺有良心的:"苏总帅一点。"

  傅清也顿了顿,说:"他帅,但是我觉得不能让我面红心跳啊。"

  小助理心道,你天天跟你男人一块,见得多了,怎么能感受到他有多好看呢。一朵不怎么样的野花,倒是让你兴致勃勃。

  苏总知道了,估计得气死。

  苏严礼确实不怎么高兴,如果不是为了能让她开心一点。他肯定不会委屈自己,让她来见他的。

  而傅清也那句"不能让我面红心跳",则是真正的让他沉默了。

  苏严礼其实早知道,傅清也或许还没有喜欢自己,可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她眼里会一点魅力都没有。

  以至于晚上和白秋的饭局,他都有些心不在焉。

  反观傅清也,跟白秋其实聊得很开心。

  苏严礼都忍了,一直忍到加微信,忍不下去了。他在一旁风凉的说:"加微信啊。挺好。"

  于是白秋笑着拒绝了傅清也。

  傅清也在回去的时候依旧觉得可惜:"我差点跟我男神,就是好友了呢。你什么时候再跟他合作啊?"

  苏严礼冷冷的想,他就是在她面前表现得太正人君子了,从来不动她的。

  两性之间,本来也就是因为暧昧,才有悸动。

  满三个月了,他也该干点什么,让她感受感受自己的帅气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