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79章 是我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的事情,男人一旦过了脑子,那就是星火燎原,烧的寸草不生。

  这会儿苏严礼的脑子里,越是什么坦诚相待,越能想到什么,越是什么场合刺激,就能越往哪方面想。想到最后,火急火燎,上心了。

  苏严礼扯了扯领带。

  傅清也浑然不觉。

  只是回到家,打开电视时,男人当着她的面脱衣服,她才有几分不自然的往后躲了躲:"干嘛呀。"

  "热。"苏严礼悠悠道。

  "我去给你开空调。"傅清也站起来,想躲。

  不过苏严礼却给她拽回到了沙发上,弯腰半扣在她不让她动,挑眉道:"开空调有什么用?"

  这眼神一旦过于直接了,那是相当好领会含义。傅清也偏偏头,稍微有点不好意思,更加不好拒绝,只能僵硬得没有动作。

  苏严礼蹭了蹭她,气息有点喘,他直接把傅清也抱起来往楼上走。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傅清也一点准备都没有。吓得抱住了他的脖子:"你干嘛呀?"

  "咱们回房里。"苏严礼说。

  只是却是进了他的房间。

  傅清也看着那清一色的黑床单,有些不自在的捂了捂衣服,手最后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她的视线来回扫,就是不肯聚焦在面前的男人身上。

  "害臊?"苏严礼挺意外,毕竟之前,她比谁都要主动,在这种事情上,向来都是落落大方的。可是害羞了,就不是她嘴里说的,让她心无波澜了。

  "嗯?"男人视线微垂,落在她的脸上,非要逼问出个结果。

  "……"傅清也真想象不出,这是苏严礼能说出来的话。她视线在他皮带之下扫了一眼,更加燥热了,"你别这样呀。"

  "有谁规定不能对自己老婆这样么?"他越说越直接。

  傅清也躺在他这张被子枕头都是黑黢黢的床上,整个人显得更加珠圆玉润,还白到发光,男人视线越发深沉,她几次想从床上爬起来,都无果,他一只手摁着,她就像一只被老鹰抓到的小麻雀,动弹不得了。

  小麻雀扑腾扑腾,老鹰越发凶狠。

  "我们最近还没有熟到那种程度。"

  "领证了,还不熟?"合着他几句媳妇儿都白喊。

  苏严礼眯了眯眼睛,声音也严肃了点,"你跟谁熟,跟白秋熟?"

  傅清也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理解她的意思的,她有那么说么,那只是个爱豆偶像呀,而且他们这个领证,领得太突然了,哪里有那么好适应的。

  苏严礼不再废话。逮着她一阵循序渐进的亲,傅清也一边不知道怎么开口阻止他,一边又轻轻的挣脱不开。她觉得这样不太好,但苏严礼已经直接奔上高地了。

  等到他从被窝里钻出脑袋时,小死一回的傅清也全身微抖,头藏到了一旁枕头下面去了,这下是真的不好意思见人。

  苏严礼想抢她的枕头,她怎么都不撒手。

  "别害臊,夫妻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他随手抽了一张纸擦嘴,又伸手把傅清也从枕头底下摘出来。

  "别动我,我要睡觉了。"她闷生闷气说。

  苏严礼顿了顿,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不知道她全是因为害臊,还是怕他还有更过分的事情,才故意这样的。

  但她不想跟他过夫妻生活,他是在楼下就看出来了。

  苏严礼想从她身上看出点她什么意思来,但到底是很快就妥协了,而是进浴室洗澡去了,傅清也知道今天没个半天,他肯定得在浴室里出不来,她翻身起来去了自己的房间。

  半路,又折回来把自己的小裤子给捡了。

  苏严礼出来时看见空荡荡的床。直接就往傅清也的房间走了,掀开她被子上去的动作那叫一个自然,"怎么过来了?"

  "我想睡这边。"她的声音有点蔫儿。

  "不太满意?"他琢磨了片刻,语气挺真诚,"等小滚球卸货了,咱们再玩你喜欢的。"

  "我真要睡觉了。"傅清也这会儿巴不得赶紧睡着,好让他早点闭嘴。

  苏严礼嘴角带笑,一下下的在她背后替她顺着毛,不再吵她,让她好好休息了。

  一直到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才轻轻说了一句:"月牙,我以后是你男人了,知道吗?"

  她也许是真的困到不行了,好半天才随意的"嗯"了一声。

  苏严礼苦笑了一声,在她身后捏了捏她的脸,不再吵她。这吃肉的事情,显然也不是光靠想就有的。也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

  ……

  傅清也是在半夜醒来的。

  醒来时,看见厚厚的一床被子都裹在自己身上,苏严礼怕跟自己抢被子冻到自己,身上就盖了一个被角,整个人都缩着。

  傅清也翻身去关了空调,又把自己的被子分了他一半。

  苏严礼又是得解决工作上的事情,又要照顾傅清也,是累到不行了,这会儿睡得沉。每天就负责吃吃玩玩的傅清也就不一样了,她醒了就睡不去了。索性就借着月色,开始观察起他的脸来。

  以前她都看得不仔细,今天认真看了,才发现他鬓角处是有一道浅浅的印子的,估计是那会儿毁容之后整容留下来的。

  傅清也知道,脸上的皮肤最娇嫩,不知道他当时有多疼。她一边想着,一边情不自禁伸手过去,苏严礼被吵醒了,睡眼惺忪的看了她一眼,把脸往她手心里蹭了蹭,说:"睡吧。"

  "嗯。"

  傅清也也钻进了被窝里。

  只不过苏严礼伸手上来抱着她一起睡时,她还是有些僵硬,那只搂着她的手顿了顿,很快就撤开了。

  第二天苏严礼也是一大早往公司里跑,他忙的时间不多,这次开盘后一些事情处理了,后面就又是大长假。

  他也没有让傅清也一个人待着,派了苏母过来陪她。

  苏母知道她是个闲不住的。一过来就带着她去外头逛街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座城市太小了,还是越是尴尬关系的人越容易碰见,她很巧合的撞上了魏容。

  准确来说,是撞上魏容,以及传闻中他那个新的对象。

  魏容对那个女生,先当冷淡,并不像她一开始以为的那样,是他真爱。他那样一个性情温顺的人,都没有去顾忌那个女生的半分情绪。

  有那么一瞬间,傅清也觉得魏容跟这女人的合约感,比自己还要重。

  如果不是苏母在身后喊了她一句"清也",魏容大概不会知道她在,而在听到这声声音以后,回头看了她好一会儿。

  那一眼很复杂,他也没有上来跟自己打招呼。

  傅清也同样跟看一个路人似的,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咱们去看小滚球的衣服,别在这儿站着了。"苏母带着她走了。

  傅清也以为,这一场偶遇,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她却看到了他打进来的电话。

  在她洗澡的时候,有他的两个未接来电。

  傅清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把电话打过去。而苏严礼这一天却也有些心不在焉的。

  晚上睡觉,也是叮嘱她一些事情以后,就回了自己房间。

  而傅清也在临上床睡着之际,却收到了魏容发过来的一条微信。

  ?见一面,聊点事情。?

  傅清也觉得这可能有点棘手了,她总觉得可能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又觉得见面不合适。再三犹豫,还是去敲开了苏严礼的房门。

  男人对她一如既往有耐心,只是在她提到魏容以后,他的情绪就淡了下来:"去见他做什么?"

  "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傅清也本来想说,要不然他跟她一块儿去,万一有什么利益牵扯之类的,还是去一下保险。

  但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苏严礼说:"没必要去。"

  傅清也其实也不是非去不可,但是他这种一板一眼的态度,还干涉了她的社交自由这一点,让她有些不太舒服:"我的外出,也是我个人的自由吧。"

  苏严礼道:"不安全。"

  傅清也愣了愣,也就把这件事情给放下来了。几天以后,魏容却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我寄的东西你收到了吗??

  傅清也皱了皱眉:?我现在不住傅家。?

  ?我知道,我给你寄到你和苏严礼的住处了。是一些证明。清也,本来是不想让你知道的,但是让你记恨我,有点亏。?

  问题是傅清也没有收到快递啊。

  她直觉是苏严礼藏起来了,想了想,直接去他的书房和书房里面找,才找到一半,就听见房门轻轻的响了一声,她一抬头,就看见苏严礼站在她面前,"找什么?"

  "魏容寄过来的东西呢?"傅清也问。

  "没收到过他的东西。"苏严礼坐在了办公桌上,没什么情绪的打开了电脑,一副立刻要忙公务的模样。

  傅清也却一口咬定道:"你收到了。"

  苏严礼从电脑屏幕前抬头看了看她:"所以呢?"

  "那是他寄给我的东西,你没有资格扣留。"傅清也说。"我是领证了过来的,不是当你囚犯的,就算我对你再愧疚,你也的尊重我吧?"

  苏严礼慢悠悠的收回视线,开始温温吞吞的处理文件。

  傅清也也格外的沉得住气,就在他面前杵着。

  十来分钟过去了,她才再次开口道:"你收到了。"

  "对。"

  傅清也憋着股子气,在他面前站了一会儿,最后又无可奈何的妥协,打算出去了。

  苏严礼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开口道:"想知道他给你寄了什么?"

  傅清也往外走的步伐停下来。

  "他对你。还是用了几分真心的。"苏严礼淡淡说,"魏容那天不来,本质上还是为了你好。你一旦嫁过去,曲渡有的是办法从你们的婚姻关系上把你们傅家架空,成为对付我的枪炮。他不舍得利用你,所以只能疏远你。不出来替你解释,也是因为知道你手里有合同。"

  他垂下眼帘:"本来他想逼你自己拿出合同来,这样你就能彻底把他当成陌生人对待了。只不过,他开始可怜自己了,不甘心让你就这么把他当成陌生人。"

  傅清也认真的听着,没有表态。

  苏严礼的手在很认真的写着东西。最后像是很无所谓的问了一句:"你有什么看法?"

  傅清也说:"那快递呢?"

  "魏容这么替你着想,很开心吧?"他面无表情的问。

  "挺开心的。"至少她的真心付出,就不算白费了。傅清也跟魏容虽然只是合作的关系,可是她也是把他当成真朋友的,也曾经为他两肋插刀。

  替他怼遍所有看不起他的人。

  "哦。"他略显风凉的应了一声。

  傅清也还是想要那个快递,苏严礼一直没有做声,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抱了一个大箱子给她。

  "这么大啊。"她有点惊讶,兴高采烈的找剪刀去了。

  傅清也本来以为是什么礼物,结果只是她之前留在魏容那里的所有东西。还有一封信,傅清也认真看下来,等到看到魏容说婚礼的事,苏严礼也有参与时,顿了顿。

  她有些复杂的看着苏严礼。

  正在吃饭的男人感受到她的目光,抬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情绪。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魏容是在替我考虑的?"傅清也问。

  苏严礼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淡淡说:"婚礼之前。"

  "为什么不跟我说?"

  "你也没问。"他的语气更淡。

  傅清也:"那我现在问,你还有哪些事情没有告诉我的?"

  苏严礼安静的吃着碗里的饭,慢条斯理极了,一口饭都吃了好久,他平静的说:"意有所指就不用了,不如我们开门见山道来,你想问的是婚礼的事情吧?"

  他扫一眼信封,"上面写了吧?"

  傅清也拽着信封的手紧了紧,突然有点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往下接,她能感觉到他现在压着情绪。

  苏严礼把碗底的饭吃完,筷子丢在了桌面上,然后同样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道:"魏容那天悔婚,我确实在背后动手了。换句话来说,我早知道他那天不会来。"

  他:"魏容跟曲渡的关系,我差不多也算是那时候彻底明了。魏容这辈子欠曲渡一条命,这条命留着他还是得还给曲渡。为他出生入死的。所以我用了个法子提醒曲渡,利用你们傅家来当靶子对付苏家是好计策。魏容舍不得你遭罪,只得跟你撇清关系了。"

  傅家虽然是好靶子,但是却不是唯一的靶子,放弃一个傅家,对曲渡来说也算不上太大的损失。何况,故意出面说了傅清也怀孕的事,也给苏家下了绊子,对他来说,不亏。

  当然,让他放弃用傅家。可能也还有点苏严礼不得而知的原因。

  苏严礼看了看傅清也,笑了笑:"是不是觉得魏容是一个好男人,这会儿心疼他心疼得不得了了?"

  傅清也没有吭声。

  "也是,多替你着想。"苏严礼说,"如果不是忍不住,甚至愿意伟大到让你恨他呢。这么伟大,我可做不到。我要是个女人,我也感动的不得了。"

  只是他一口一个伟大,总能想到他曾经为自己豁出去半条命。

  傅清也本来想说,他也很让她感动,只不过当着面这种真正煽情的话她不太说的出口,所以到最后还是决定往肚子里头咽。

  苏严礼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略显失望的偏开了头,喊阿姨来收拾桌子。也没有陪她看电视,没一会儿就自己转身上了楼。

  傅清也一直看着他关上了书房的门,才给魏容发了一句谢谢。

  那边发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话,傅清也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却没有任何犹豫的回了对不起。

  魏容就彻底没了动静。

  傅清也也有点惊讶,自己居然能做到这么果断,看上去倒是挺坚贞不屈的。

  她一个人也不太看得下去电视了,给苏严礼发了一句:?别生气了。?

  她隐隐约约猜到了他生气的点。

  苏严礼这会儿不过是在书房里面开会,这突然弹进来的消息让他顿了一下。他回了一句没生气,就又继续开会了。

  傅清也盯着这条信息看了很久,冷冷淡淡的,没有再回复了。

  她想着要顺着他,但是不太会哄人。而且,把她该拿到手的快递藏起来,以及婚礼背后动手脚,其实他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只不过在救命恩人面前,她没法去计较这事。

  苏严礼这次临时决定得出差几天,事情很急。在书房开的那场会议就是。

  苏严征处理不好人际关系,毕竟关系到合作方的交情。苏严礼只好自己亲自跑一趟。

  傅清也他就交代给了苏母。

  而傅清也知道了苏严礼出差的消息时,愣了好一会儿,因为他都没有提前交代自己一句。

  "这次估计要好几天,你就回来跟妈睡。"苏母道,"阿礼不放心我照顾人,我还不放心他呢。"

  傅清也不太确定的说:"他确定只是出差么?"

  "什么意思?"

  "我俩好像有点不愉快。"傅清也说。

  苏母不太好评价,苏严礼那天的语气可是没什么吵架了的情绪,可儿媳这么说了,也不可能没什么吧?

  傅清也又补充道,"那天我们聊到了魏容。"

  苏母琢磨着这大概是真的有点不高兴了,自己儿子随了他爸,在感情的事情上那是格外的小心眼,不过这生气自己出去消化消化,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

  "你等着吧,他自己绝对会忍不住提前联系你的,不用担心什么。"苏母还不了解苏严礼吗,好不容易娶回家的媳妇儿,怎么可能舍得冷落。

  傅清也点点头。

  不过苏严礼却并没有联系过傅清也。苏母是根本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结果的,根本就没有想这茬。傅清也也自己没事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苏母根本不知道俩孩子之间一点交流都没有。

  一直到两个人某天出去逛街,聊起婚礼的事。苏母提了一句:"我看阿礼回来,你们就赶紧赶紧琢磨琢磨婚礼的事情吧。这婚礼不举办。总觉得不像一家人。"

  傅清也顿了顿,说:"这事还得您跟他聊。"

  "你们小两口之间的事,我参和什么?"苏母笑着开口,过一会儿,回过味来,额头蹙起,"阿礼这还没有跟你联系呢?"

  "忙吧大概。"她也只有这一句帮忙开脱的话。

  "忙也不至于忙到一点时间都没有。"苏母道,"清也,你跟妈说一声,你对阿礼,到底怎么想的?"

  傅清也有些无奈的说:"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可是苏严礼的好。她是能感受到的。

  苏母那边是等傅清也一回家回房休息,立刻就给苏严礼打了电话,没人接。她又把电话打给了苏晋,起先同样也是没人接。不一会儿那边回了电话,接的人是苏严礼。

  "妈。"

  苏母道:"你这故意给清也看脸色呢?你跟一孕妇叫什么劲儿?"

  苏严礼觉得好笑,"我什么时候给她看脸色了?"

  "出差是没错,你就这么把人家丢给我了不管了?"苏母板着脸道,"清也心里会怎么想?得了,结婚了,老公却天天见不到个人。果然这男人,一结婚就变样了,冷漠无情的很,还天天要把在外头混的事情推脱给工作,一口就是一个工作忙。"

  "她跟你这么抱怨的?"苏严礼好整以暇道。

  "你别管是不是她说的,记得给她打个电话就……"成字还没有说出口呢,苏严礼那边的电话就挂了。

  苏母气得只骂不孝子。

  傅清也房间没关上门,苏母这通电话她也听得差不多,说多大感受没有,也不理解苏严礼为什么会气成这样,连苏母电话都这么挂了。

  不过她也挺尴尬的,苏母都这么帮自己劝了,也没有劝动人家。

  傅清也躺在床上琢磨了一会儿苏严礼的事,不知道他会气多久,会不会气到最后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他俩这是刚领证的,本来夫妻生活也不够牢固,要出事,那也不会太让人意外。大不了就是她回傅家住。

  这婚礼没有提前办,倒也算是件好事,像这种半路搭伙就后悔的,也不会让外头人说太多闲话。

  傅清也一边想着,一边跟傅母打了个电话,说要回去住。

  那边一听,语气就不太对了:"是不是在苏家受委屈了?"

  傅清也愣了一下,叹口气道:"没有。"

  倒也不算是受委屈。

  "阿礼呢?让他接电话。"傅母还是怀疑得不得了,结婚跟谈恋爱不一样,结婚了那夫妻之间的矛盾只会更多,严格来说,只有结婚了,才更容易看出男方的人品。

  有的男人确实不错,但不代表三观什么的就合了,还有的太过偏执了也不行,容易出事。

  "他出差去了。"

  只是出差?

  傅母直接去联系苏严礼,哪里想到那边连个接电话的人都没有。

  爱女心切。傅母再把电话打给傅清也的时候,语气就不怎么好了:"他是不是也不接你电话了?"

  傅清也想说点什么,没做声。

  傅母冷笑了声,这让她满意的不得了的女婿,瞬间就从满分降到了零分,"妈现在就来接你,咱们傅家不愁吃不愁穿,没必要就在他苏家待着。"

  这个时间点可不早了。

  傅清也好说歹说,才让傅母冷静了一点,不那么冲了,"那好。妈明天早上来接你。"

  等到天一亮,傅母和傅国山果然就上门来了,苏母见到他俩,脸色都变了,"亲家,怎么一大早上就过来了?"

  "亲家母说笑了,我这还来晚了呢,您苏家呀,我们可没有那个本事继续待下去。今天我就把人给领走。"

  苏母道:"我们家阿礼的确是过分了,我昨天也说他了,您别生气。清也我这边也会好生伺候着的,等那兔崽子回来,我饶不了他。"

  傅清也在楼上听着听着,默默的起身去刷了牙,然后听见手机响了一声。她手上动作停住了,去看了一眼,跟苏严礼没有任何关系,是魏容的消息:?你跟苏严礼吵架了??

  傅清也心道,连外头人都知道了么。

  ?我看你的朋友圈,他都没有点赞。以前我看他都点。?

  傅清也昨天发了一张自拍,纯素颜的,按照往常苏严礼肯定会在她的朋友圈底下调侃两句,但是昨天没有。

  她发这条朋友圈其实也有试探苏严礼的意思,从发了以后,她几乎每五分钟十分钟就去看,等了挺久的,也没有看见他跑过来评论。

  至于微信,有好多条他都没有回了,她也就不好意思再发了。

  魏容揶揄道:?因为我??

  又道:?一个男人连这么点小事就能把你丢在一边,他对你到底是因为喜欢,还是因为之前没有得到你现在想得到,外加占有欲作怪呢??

  傅清也扫了一眼,放下手机安静的刷牙了。

  或许是对于没得到的,格外想得到吧。苏严礼要是差不多能回过味儿来,觉得不是喜欢了,他要想明白了,他要分手她也不会说什么。

  傅清也都会顺着他,如他的愿。

  她正想着,手机又响了一下。

  不知道魏容又发了什么。

  傅清也拿过手机一看,却发现不是魏容。

  是苏晋。

  给她发了一段夜景的视频,高楼层拍出来的车水马龙,格外好看。

  过一会儿,又有一条消息发进来了。

  ?媳妇儿,是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