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0章 甘心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盯着那五个字看了一会儿,慢半拍反应过来:?是苏严礼么??

  那边说:?打微信电话??

  傅清也这边就给拨了过去,那边接起来的时候,周围有个吵闹的女声,态度相当不好,在用英文跟苏严礼争执着什么。

  说是争执,却只有那女人一个人声音尖锐,苏严礼只是偶尔加重音量说上几句什么。

  傅清也听着默默的不做声。

  女人话里带着点本土哩语,傅清也其实听得不算特别明白,只不过偶尔夹杂着几句暧昧用语,让她差不多明白过来女人的意图。

  想找苏严礼foronenight呢。

  也不知道洋妞,怎么就看上苏严礼一个亚洲男人了。大部分时候,国内男人在国外并不受欢迎。

  苏晋在那边不停的劝人,大概是把女人给劝出去了,她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慢慢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关上门的声音。

  苏严礼喝了口水,说:"怎么不说话?"

  傅清也说:"那个女人是谁?"

  "一个合作方,也不知道是看上我哪了,非要拉着我干点不能描述的事情。还用这种事情压合作。"苏严礼有点头疼的说,"本来人家看中的是苏严征,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来了。因为她这么一搅和,合作来了这么久都没有谈下来。"

  傅清也沉默片刻,问:"合作很重要吧?"

  男人扯扯领带。

  这语气,难不成合作重要。她就打算把他送出去了?

  这一句话,问的苏严礼直接没声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说:"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大方。"

  "……"

  "过分了啊傅清也,再不济也不能卖老公求荣吧?"苏严礼道,"我这么坚贞不屈的人,干不出这种出卖自己的事。"

  "……"傅清也摸了摸鼻子,她的意思是他自己决定就好,不用考虑她的感受而已,"那你打算怎么办?"

  "再看。"苏严礼给她打电话,就只是想跟她聊聊天,顺道让她听听自己有多抢手,但没打算扯上工作,"我这几天手机坏了,又忙得要命,今天才抽空用苏晋的手机给你打声招呼。"

  "哦。"

  苏严礼不太确定的问:"听明白了吗?"

  "嗯?"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道:"我没有生气。"

  傅清也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他是在说前几天的事情,跟苏母的那一通电话中,傅母提到他俩是不是闹矛盾了。

  "媳妇儿,要是有时间,我肯定天天联系你。我也的确有生闷气的时候,但是不会把气撒在你身上。"

  苏严礼是真的忙,苏严征这边的烂摊子,基本上都落到了他手里,而且出国手机还出了问题,电话卡也没有,在国外没有国内那么方便,说换马上就换好的。

  傅清也还是不太习惯他喊自己媳妇儿,有些不太自然的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苏严征这边的事情,没个一两个月,其实不太好拿下来。

  可一两个月不见面,也不是件好让人接受的事情。

  他沉思了片刻,说:"这个周末吧,周末我回来一趟。"

  傅清也说好,这就打算挂电话了。

  苏严礼微嗤,道:"得。你这跟我一点聊天的欲望都没有。"

  "你发的夜景挺好看的。"傅清也说,"想来看看。"

  苏严礼若有所思。

  两个人其实也没有聊上几句话,毕竟苏晋可不愿意手机被人霸占那么久,万一谁要发点隐私过来,那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谁想自己的秘密被人看见呢。

  傅清也挂了电话下楼的时候,自家父母的脸色依旧难看得要命,苏母则是满脸讨好。看她下来,傅母拉着她就要走:"妈在家里给你炖了鸡汤,走,咱们回去,回去这日子过得更加潇洒自在呢。"

  苏母在一旁直叹气,甚至都没有立场喊她别走。

  傅清也跟傅母说:"妈,苏严礼没有把我丢下来不管,他刚刚跟我打过电话了,他就是真的忙而已。"

  傅母哪能相信她的话呢,只觉得这是自家女儿怕苏母为难,而自己去委屈求全了。

  苏母也认为傅清也这是在顾全大局,越发觉得自己儿子不是人了,自己在外头一待好几天,留下儿媳一个人在家里承担这些。

  这下她就更加不好意思留人了,只能随傅母把人给领走了。

  傅清也一直到被带回傅家,也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她也没有办法。只能等苏严礼周末回来让他自己解释了。

  苏严礼却没有等到周末,在合作的女方拒不见自己时,他索性买了机票回国。

  因为两地的时差,他下午的机票,到国内是中午。苏严礼从机场回来就连忙赶回家,却只看见苏母一个人在看电视。

  苏母听到响动,只看了看他,不冷不热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重新把视线移到电视屏幕上去了。

  苏严礼径自往楼上走,推开自己房间门时,却看见里面空荡荡的,他皱了皱眉,又朝客房走去,结果里头的被子比自己房间的还要整齐。

  他掉头往楼下走,问苏母:"清也呢?"

  "现在知道问人了啊?"苏母凉凉道,"当初是谁故意不搭理人家呐?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啊,谁都愿意看你脸色么?现在好了,人家爹妈看不过眼了,把人带回去了。你吧,干脆单身一辈子得了。"

  苏严礼听出了她语气里的阴阳怪气,着实有点无奈,"妈,我真没有故意把清也丢下来的意思。"

  回应他的是苏母的冷笑。

  得。

  连自家老母亲都不愿意向着自己,可见这误会有多深了。恐怕他岳父岳母那边得更加难搞。

  苏严礼不敢耽误,刚下飞机连休息都没有功夫,直接开车去了傅家。

  他到傅家的时候,一伙人正在吃饭,除了傅清也,他的岳父岳母明明看见了他就在大门口站着,可谁都像没看见似的,飞快的移开了视线。

  当然,更加没有去提醒傅清也。

  看来这岳父岳母确实气得不轻。

  苏严礼没有手机,没法打电话跟他们好好说,只好在门口无辜的按了按门铃。

  傅清也听见了,回头看见了他,赶紧站起身子,傅国山却淡淡道:"先把饭吃了,急什么?"

  "我还是先去开门。"

  傅国山的眉头瞬间就锁了起来,自己闺女明明比较受委屈,却还是要出去帮忙开门,这么向着外人且俯低姿态的模样可不是他想看见的。

  但,他也不敢凶自家女儿,苏严礼再无所谓,那也是他的心肝宝贝,对她更是无可奈何。这开门的事情啊,他可喊不住人。

  傅清也给苏严礼开门的同时,男人也在上下打量她。却看见她身体消瘦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误会自己不搭理她导致这样的。

  "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苏严礼有些心疼的问。

  傅清也顿了顿,摇头道:"这几天胃口不太好。"

  她一边说话,一边往餐桌走,苏严礼跟在她身后,一直到走到餐桌旁,傅国山怎么也没有说让人给他添一副碗筷的事情,就这么晾着他。

  苏严礼也没有那个本事,自己就这么落座下去,就干站在一旁,喊了爸妈,也没有人搭理他。

  傅清也侧目看了他一眼,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坐,他对上他的视线,依旧无动于衷。

  傅国山像是没看见这个人,自顾自跟傅母道:"清也下个月的产检,你去安排好,联系个认识的医生,干什么事都比较方便。"

  这件事除了最开始那段时间,后续都是苏严礼安排到,他跟那医生已经打好招呼了,其实不换人也方便,他道:"我到时候把电话给妈就成,就不用再花时间去找了。"

  傅国山没什么语气的说:"你这意思,就是我傅家找不到好医生了?"

  现在他就是说的越多,错的越多的状态。

  苏严礼解释了几句,没人听。

  傅清也见过苏严礼的挑剔,在飞机上估计是没有吃什么,恐怕这会儿已经饿了,国外回来可是将近十个小时左右的飞行时间。

  她犹豫了一会儿,站起来,从厨房拿了一副碗筷,放在了自己旁边的位置上,再次拉了拉他:"先吃饭。"

  苏严礼的视线在自己冷冰冰的岳父和岳母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傅清也身上,好脾气道:"你先吃,我再站一会儿。"

  傅清也却觉得肚子里面堵了一股子气,本来明明也没有什么事,非要整的苏严礼跟十恶不赦一样,她怎么解释还都不听,她都替他冤枉呢。

  她把筷子放了下来,说:"那我也不吃了。"

  傅母跟傅国山的脸色微变。

  苏严礼再次看看自己的岳父跟岳母,这会儿没有犹豫的坐了下来,但也不敢吃饭,把自己手机坏了的事情又解释了一遍,解释完了,也没有吃,而是先给傅清也夹菜,伺候她先吃。

  傅清也说:"你吃你的,别管我了。"

  "行。"他机票买的匆忙,上飞机前就什么都没有吃,飞机餐也没吃几口,下飞机以后就更加不用说了,四舍五入,今天这一天几乎都没有吃着什么。

  傅清也知道自家父母心情估计不怎么样,虽然解释了,但他们一旦认定是借口,这个惯性斯文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心底多多少少还是对苏严礼不满。

  等苏严礼随便吃了几口饭。她就把他往楼上喊了,等两个人进了房间,苏严礼几乎是立刻往床上倒,困到不行。

  傅清也并没有吵他,而是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书。苏严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有点愧疚的说:"抱歉,实在太困了。"

  本来他回来应该跟她聊聊天的,毕竟她俩真的不像夫妻,傅清也在更多时候,对他是相敬如宾多一点。或者说,因为当初的亏欠,更加顺着他。

  他想多聊聊天。改善这种局面,当然,一朝一夕改变现状,也不太可能。

  傅清也摆摆手说:"我看书就行,你困就睡吧,我没有关系。"

  苏严礼道:"你看的什么书?"

  她把封面翻给他看,就是很普通的一本言情小说而已。她高中那会儿看的书,这会儿二刷打发时间。

  "没什么营养。"他道。

  "满足了我对男人的幻想啊。"傅清也说,"都是大总裁呢。"

  苏严礼挑眉道:"我就不算大总裁了?"

  "你又没有人家富有。"她说,"里面的老板动不动就是甩出十几个亿的,资产都是好几千亿,私人飞机好几辆。无所不能,就跟神话一样,你又没有这本事。"

  苏严礼倒是真没有富有到这种地步,这种全国都找不出来几个。

  "看来我让你挺失望。"他起来吃了一块她桌子上的点心。

  "我对你又无所谓的。"

  傅清也说完这句话,自己也愣了一下。

  苏严礼的笑意更是明显的浅了下去,她对他的无所谓,恐怕更多的是对他这个人,没有太多的在意。

  好在没关系,他也都习惯了。

  苏严礼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像是没有听见这句话一样,只跟她聊一些最近身边的事情:"曲哥跟蒋慧凡的日子定下来了你知不知道?"

  傅清也跟她也有个几天没联系了,不太清楚这点:"什么时候?"

  "婚礼恐怕比我们还要前面一点。"他俩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所以外头还是有好大一群人,不太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

  苏严礼也不能拿着个大喇叭满地方喊:傅清也是我老婆吧?

  这种事还是得用婚礼来公布最靠谱。

  苏严礼琢磨着,等这次国外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这婚礼他怎么着也得给他安排上,外头不然不知道怎么想他,孩子都有了,也不打算给人家姑娘安排婚事。

  谁又能知道他才是等不及的那个呢?

  因为时间不早了,没过一会儿,傅清也也困了,苏严礼抱着她又睡了一会儿觉,这一趟没睡多久,苏晋就把电话打到了傅清也这儿,告诉他那合作方又来谈条件了。

  苏严礼有些头疼的说:"就不能换个时间?"

  "人家说就明天一天时间可以谈。"苏晋也知道他这会儿不知道有多少不耐烦,但是他也是转达一下,"半个小时以后,有一趟过来的飞机,机票我给你买下去了,你来不来?"

  苏严礼只能半夜起来,看了看熟睡的傅清也,到底是没有把人家叫醒。

  ……

  傅清也第二天醒来时,苏严礼已经不在了。

  只在她的手机上给她留了一句:走了。

  来的突然,离开的也突然。

  傅清也盯着那两个字看了一会儿,洗完脸下了楼。楼下傅国山和傅母正在吃早饭,看了看她。又往她身后扫一眼,一顿饭下来安安静静的。

  倒是在傅清也打算去看电视的时候,傅母忍不住道了一句:"让他下来吃饭。"

  傅清也说:"他已经走了。"

  傅国山跟傅母是对苏严礼越发不满意,这说来就来,说走就是走,哄人连这么点耐心都没有?

  偏偏自家女儿那模样看上去,似乎还没有觉得苏严礼有什么问题。

  傅母真的看不惯,她因为那点救命之恩,就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很低。可要开口说什么,她也只能旁敲侧击几句,不好插进他们小两口之间。

  傅母在斟酌了片刻以后只说:"妈知道你感激阿礼,但是你不能事事都由着他。男人一旦太顺着他了,就容易变坏。现在他心里确实是有你的,但是过些时候呢?"

  何况女婿还长得好看,外头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打他的主意呢。现在自家女儿还年轻貌美,过个十年二十年呢?四十岁的男人依旧是一枝花,但是四十岁的女人就不是了。

  要是自己女儿一直处于弱势地位,到时候一旦有年轻貌美的小姑娘骗走了他的心,弱势惯了的女儿可能也得不到苏严礼太多的愧疚感。

  傅清也想了想,说:"他要是看上别人了,我就放手呗。"

  傅母被堵的哑口无言。她可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了。她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清也,光靠荷尔蒙而产生的怦然心动不一定就是爱情。更多的爱情是长久的生活与陪伴,要是你一直抱着这种心态,你俩之间的感情绝对是会出问题的。"

  又说,"阿礼最近这种态度,很有可能就是受了你这种心思的影响。"

  一边因为感恩顺着他,却不付出感情把他捆在身边。

  傅清也的注意力全部在她后半句话上,再次无可奈何:"他的态度挺好的,是你们多想了。"

  "多想那还不是怕你受委屈,怕你当局者迷么?"傅母瞪了她一眼。

  苏严礼那边,跟合作方的社交依旧不太成功。

  对方女老板对他的心思依旧没有浅下去,大概也是越是吃不到,就越惦记。

  苏严礼在外头这副斯文绅士,且挺禁-欲的态度。确实是挺遭女人喜欢,毕竟谁都喜欢看绅士背后比较狂野的一面,成为征服绅士的女人。

  "苏先生,我能让你感受到不一样的快乐。"女老板在桌子底下踢着他的小腿。

  苏严礼扫了一眼,一动不动,淡淡道:"爱丽莎小姐,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家室了。"

  女人笑了笑:"sowhat?"

  那又怎么样?

  她跟苏严礼并不是头一次见面,再早些年,她俩也撞上过一次,那些舞女在他身边蹭,给他倒酒。他也没有明着拒绝过。所以,她并不觉得他是那种老实安分的男人。

  自古成功的男人,都比较多情。

  看似不近女色,实际上可能玩得比谁都开。

  爱丽莎笑了笑:"中国有句古话,叫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玩我们的,她怎么会知道?"

  苏严礼脸色不变:"她是不会知道,但是我的良心不允许我做出这种事。"

  爱丽莎看着他"道貌岸然"的样子,笑意更加明显了,她倒是有点好奇他的太太了。难不成他的女人还能很好看?又或者很有权利地位?

  女人都有攀比心理,爱丽莎道:"苏先生对你太太这么上心,怎么都没有看到她在你身边跟着?恩爱夫妻,不是应该如影随形吗?"

  "我不想让她坐这么久的飞机,太累。"

  爱丽莎道:"都不愿意克服这么点困难跟你一起,你确定她喜欢你吗?"

  苏严礼这下没说话了,扫了她一眼。

  爱丽莎目光犀利的抓住了他某一刻,神色的不自然,这是不自信的表现,哪怕他这个不自然的表情出现了不到一秒钟,但足够她做出许多种猜测了。

  她道:"苏先生想要我这边通融通融,我也可以给你机会。不过,如果你能证明的太太很爱你,我就不再骚扰你。甘愿跟你合作。如果没有,就别怪我不愿意放你一马了。"

  苏严礼道:"感情的事是感情的事,工作的事是工作的事,二者没必要混为一谈。爱丽莎小姐的话着实没有什么意思。"

  苏晋听了,看了看苏严礼,只见他的两只手正轻轻的相互摩挲着,这是他在不太自信,或者没有把握的时候,经常会做的一个动作。

  他想了想傅清也的态度,明明会认真的回答苏严礼每一个问题,多他也和颜悦色的,甚至还跟他领证了。可在某方面看对他就是相互疏离的很。

  苏晋一直还以为是只有自己觉得疏离的。现在看苏严礼这状态,恐怕连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这也意味着,傅清也对他恐怕真的……

  他又朝苏严礼看过去几眼,他是一个办事喜欢怎么便捷就怎么来的人,要是感情很好,恐怕他也就直接用感情证明了。

  爱丽莎当然看不出来这么多问题,她只是靠着女人的直接罢了,现在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苏严礼的那位太太,跟他的感情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深。

  于是她咄咄逼人道:"在你们那,或许你还可以找很多门路,但是在我这儿,你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任何捷径可以走了。"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道:"你想怎么证明?"

  "给你太太打个电话,剩下的,我来说。"爱丽莎道。

  苏严礼沉默了好一会儿,也知道沉默不是良久之计,沉默越久,就越是让人怀疑。

  最后他朝苏晋示意了一眼,后者点点头,找出了傅清也的电话。

  傅清也那边还是晚上,估计是已经睡着了,好半天才接了电话。

  "喂?"

  爱丽莎看了看苏严礼,道:"苏太太你好,我是爱丽莎,现在跟苏先生在一块儿。"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用英语回答说:"你有什么事?"

  "不问问为什么我这么晚为什么还和苏先生在一块?"

  傅清也先是没做声,然后问:"他跟你在一起么?"

  "在我边上。"

  苏严礼没什么情绪的补充了一句:"我们在一起。"

  傅清也今天回答每一个问题的时间都有点长,在听见苏严礼的声音以后,又是沉默了很久,才道:"爱丽莎小姐,你想说什么?"

  "我对苏先生有点意思,他说他有太太了,所以我要跟他在一起,就得跟你竞争,如果要你退出,让我跟他在一起,你愿意吗?"爱丽莎补充道,"我能给你很多好处,只要你愿意退出,我可以许给你好多条件。"

  那边这回安静的时间比先前都要长,在深思熟虑过后,才有些迟疑的说:"这得看他的态度,他要是愿意,我不会干涉你们,只要你们过得开心就好了。"

  "苏太太,你真是一位体贴的好太太。"爱丽莎弯起眼角。似笑非笑的看着苏严礼。

  而男人的神色很淡,说:"如果要你来决定呢?你真无所谓?"

  "我无条件的尊重你的选择。"傅清也轻声说。

  在苏严礼扯起嘴角的一刻,爱丽莎把电话给挂了。

  他俩都无比清楚,谁赢了。

  一个女人要是爱一个男人的话,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他要绿自己的。一个深爱的男人在听到这番话以后,估计已经发狂了。

  爱丽莎假装遗憾道:"真可惜呀苏先生,原来您太太不喜欢你。既然没有她干涉我们了,这事我们自己做决定就好了。你还要拒绝我么?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就没必要拿公司的发展开玩笑了,你说是不是?"

  苏晋都不太忍心看苏严礼了,这番话着实是扎心了。

  苏严礼淡淡道:"爱丽莎小姐,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谈。"

  "行啊,我再给你一天,不,三天时间好了。"她说,"你以为这结果又能怎么变呢?"

  苏严礼站起来转身就走。

  苏晋跟他一起回酒店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他无比的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事实上,苏严礼每次跟傅清也聊天都会避开这道感情问题,就算是早就知道这种结果了。因为不是自己想听的答案,所以他干脆从来都不提。

  可不提就意味着没有么?

  显然不是。

  就比如前几天苏严礼兴致勃勃的赶回去,她看到他时,也没有他见到她的那种高兴。

  苏严礼看到过很多视频。小姑娘看到突然出现的男朋友时,无一不是惊喜到不行。而傅清也只不过是礼貌客套的招待了他。

  他其实挺失落的,但是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

  晚上,苏严征过来的时候,也有几分感慨,"今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苏严礼扫了他一眼。

  苏严征道:"没想到到头来,你也就比我多了一个恩人的待遇。真想不到,我们两兄弟,谁也没有入她的眼。"

  苏严征跟傅清也,那是没关系。

  可苏严礼不一样,那是他太太。

  可是他的太太,却不喜欢自己。喜欢的程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少。

  苏严礼道:"我这么努力的对她好了,跟你一样,我挺不甘心的。"

  本来还可以装作不在意,这把话挑开了,甚至后面日子要怎么过,他都不确定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