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2章 折腾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晚的机场,依旧有不少人往来。

  傅清也一直到登上飞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着实冲动了,这大半夜的,她就这么跑出来了,都没来得及跟家里说一声。

  只是在飞机上,也没有办法再打电话,一切都只能等到下飞机以后再来考虑。

  傅清也看看自己的护照,然后包里的东西,毕竟是去国外,好在定位仪她是带了,以及一些必需品。

  接下来,她得在这趟飞机上待上十几个小时。

  而苏严礼那边,在跟爱丽莎商谈了一个多小时以后,依旧无果。

  女人只是笑着跟他说:"苏先生,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有意思了。"

  苏严礼的神色很淡,淡到几乎没什么情绪,这份工作,当然很重要。可是再重要,也比不过其他一些事情,如果万一拿不下来,他已经没打算强求了。

  人各有命。

  事业也一样。

  没有一个人能把工作上的事情做到完美。

  苏严礼在从爱丽莎这里告别的时候,就跟苏晋说:"订下周一回去的机票吧。"

  "那这工作……"苏晋傻眼了,他还没有想过苏严礼居然会临阵脱逃。

  "顺其自然。"苏严礼的这四个字证实了苏晋的想法,他的确是没打算在这边继续耗下去了。

  "行。"

  苏晋正打开软件,又听见苏严礼说:"她就没有发消息过来了?"

  "没。"很遗憾,确实没有。

  苏严礼揉了揉眉心,也知道自己那时候的话确实是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好好休息"这四个字用在情侣当中,意思很显然,就是"我生气了,快来哄我",不过他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得不到任何的反馈。

  傅清也不知道是没有听懂,还是就是不愿意跟他交流太多。

  其实如果当时她回个一句话,他后续都能跟她聊出花来。

  傅清也可能理解不了,他这么强烈的思念情感。

  苏严礼的沉默,让苏晋也觉得挺扎心的,作为一个同样受到过伤害的男人。他挺理解被忽视的感受。琢磨了片刻后,他开口道:"慢慢来,只要见识到你的好了,女人不可能不被感动的。"

  "你之前,怎么回事?"苏严礼还是时隔多年,第一次开口询问苏晋之前的事。本来他觉得他忘的差不多了,可到现在,苏晋都没有重新找过,不就是忘不掉从前么。

  果然,这个问题让苏晋僵硬了片刻,才叹口气道:"就是她觉得我没钱,把我给甩了呗。就是挺狠,说叫我等她,这么多年了,半点音讯都没有。"

  苏严礼若有所思,不做评价。

  回去的事情定好了。那这边合作的事,他就犯不着那么上心了,这次的时机显然不对,放弃这次,以后或许会有大把的时间。

  苏严礼在酒店睡了会儿觉,脑子里一直就是傅清也的态度在打转,随后他又觉得自己像个女人,还挺多愁善感的。

  只是,他是真的不太明白,他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

  以至于,她还有点讨厌他。

  ……

  傅母这一天,就奇了怪了。

  傅清也爱赖床不假,但是这段时间作息也是规律的,超过八点不起床几乎没有过,但今天还是没有见到人。

  "我上去瞧瞧。"这早饭总不能不吃。

  只是当傅母进了傅清也房间以后,整个人的眉头就都蹙了起来,房间里面被翻的乱糟糟的,床上哪里有个人影。

  傅母赶紧下楼,问家里的保姆:"有看见清也起来吗?"

  "傅小姐难道不是在睡觉?"保姆阿姨道,"我今天五点就起床了,没看见傅小姐起来过。"

  傅母整颗心就悬起来了,自家闺女早些时候的确是爱跑出去玩,但是现在怀孕了,这种事几乎没有再发生过。

  也就是怀孕了,才更加叫人担心不是?

  可更加叫人担心的是,她的电话居然也打不通。

  傅母这就沉不住气了,连忙给已经去了公司的傅国山打电话。

  傅国山道:"我是有什么东西落在家里了?"

  傅母焦急道:"还落了东西呢,赶紧回来,你闺女不见了,连电话都打不通了。"

  ……

  苏严礼在洗完澡,准备睡下的时候,苏晋突然来敲他卧室的门。

  他系好浴袍的带子。才刚开门,就听见苏晋脸色严肃道:"你妈刚才来电话了,说清也好好的不见了。"

  苏严礼的脸色微变,沉着脸道:"你给她打电话试试。"

  苏晋起先已经试过两遍了,这会儿又试了一遍,只有漫长的铃声不断的响,并不见人接起。

  苏严礼自己又抢过去试了一遍。

  "刚才你岳母本来想联系你,没联系上,就把电话打到你妈那里。你说这人好好的会去哪里?"苏晋想起某些不太好的原因,"我听说孕妇在怀孕的时候,情绪比较容易崩溃,容易抑郁,你说清也会不会是……"

  苏晋说到这里,打了一个激灵,没有再说下去了。

  苏严礼整张脸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能再难看,傅清也是没有怎么跟他交心过的,说实话他不太确定她内心是怎么样的一个想法。

  说傅清也内心敏感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毕竟最开始姜婉一直在气她,她也没有护着她,从排斥这个孩子到慢慢接受,她的心里落差也很大,而且最后联系,他的语气也不好。

  苏严礼不敢去想傅清也这突然玩失踪意味着什么,如果真是大家没有考虑过的抑郁,他同样身为患过类似病的人,不敢去想。

  "去买机票。"他只冷静的丢下一句话,"越快越好。"

  苏严礼换衣服的速度很快,整个人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苏晋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冷酷的模样,这一趟出差,真是让他开了眼了,各式各样不一样的苏严礼都叫他给看了个遍。

  "最快的一趟是一个半小时以后的。"

  苏严礼却早早到了机场,他在酒店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坐在机场外头的时候,他整个人也是一声不吭的待着。

  苏晋光看他两只手不停的换动作,就知道他是真的害怕了。

  这等飞机的时间,简直就是煎熬啊。

  苏严礼看了无数次的表,最后苏晋看不下去了,正要说两句安慰他的话,就看见不远处有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过来。

  爱丽莎的脸色不太好看,外国人的表情分明。一旦放下脸色,那不悦情绪是谁都看得出来。她直直的看着苏严礼道:"你要回去了?"

  她正好在他酒店见老朋友,就看见他拎着行李走了出去,一问前台是退房了,除了要回国,不然找不到退房的理由。

  苏严礼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你回去,生意呢。不谈了?"爱丽莎的态度有点咄咄逼人。

  苏严礼淡淡道:"我既然都要回去了,那当然就是不谈了。"

  "回去做什么?见你那个心里都没有你的太太?"爱丽莎有点讽刺的说,"一个心里都没有你的女人,你倒是喜欢的紧,你们中国人女生听说讲究三从四德,怎么,现在男人也这样?"

  苏严礼现在光是听到傅清也的名字,心里头就慌的不得了。那种心里不踏实的感觉太让人难受了,他说话的同时,眼眶也带了点猩红,声音却格外冷酷:"爱丽莎小姐大概不明白,什么叫甘之如饴。我太太怎么对我,那是她的事。可是她既然嫁给我了,我就是喜欢对她好。"

  他抬起眼眶来看她,道:"我把她娶回来,花了不少的心思。领证的那天,我更是高兴到整晚都没有睡着觉,我这么不容易,怎么可能不珍惜她?我就是喜欢她喜欢得紧了,天塌下来我都喜欢她。你用再多条件威胁我,但在她的事情上,怎么样我都不会妥协。背叛是最无能的男人才会做出来的事。"

  "是吗?"爱丽莎不太相信一个男人会这么喜欢一个女人,她觉得无非苏严礼只是觉得自己对他而言,诱惑不够而已,"你今天要走,我不仅不合作,还会联合其他人来给你们下绊子。"

  换句话说,直接让苏家的生意在这边玩完。

  苏严礼听了,却是浅浅的笑了。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淡淡说:"爱丽莎小姐可能不知道,今天我回去的决心有多强。一个小时以前。我母亲打电话告诉我,我太太不见了。"

  爱丽莎抬了抬眼皮。

  苏严礼却突然沉下语气:"今天你就算直接把苏家大楼给拆了,我也回去定了。我老婆都不见了,你以为我在意这点生意?"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都带了点哽咽,却强忍着,"你觉得我太太不喜欢我,可是我喜欢她啊。你以为我不知道她不喜欢我么?我无所谓啊,我喜欢她就够了,你再怎么强调她心里没我,你以为能改变什么?"

  他就不该来谈这趟生意。

  苏严征处理得怎么样,跟他有什么关系?

  现在好了,他跟傅清也讲话没讲透,还把她给弄丢了。

  他媳妇儿不见了。

  苏严礼一个大男人,头一回这么没出息,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流了几颗眼泪下来。

  这么一个西装笔挺,看起来就富得流油的大老板,还长了一张花心脸的男人,居然当众擦眼泪,路过的不少人都好奇的看着他。

  苏晋凉凉的看着爱丽莎:"看到了吗?你撩他做什么,他老婆只要出一点小事,他就能什么都不要的。你觉得能撩得动他么?国内的狐狸精就多了去了。他都没有栽进去,你更加不可能的。"

  人家富二代结婚,那都是年纪到了父母劝。

  苏严礼那天是连哄带骗带着人去领证的,比谁都乐意。

  今天更是绝了,好家伙,大庭广众脸都不要了。估计爱丽莎再折腾,他动手都有可能了。

  爱丽莎头一次被人这么数落,脸色自然不好看。

  "他太太这都消失了。别怕是跟其他男人跑了吧?"她踩着高跟鞋居高临下的说了一句。

  苏晋的眼神有点复杂。

  傅清也啊,那性子,也指不定还真能干出这种事。

  字字珠玑。

  ……

  "你才跟其他男人跑了呢!"

  傅清也站在人群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鼻子都给气歪了。

  这爱丽莎小姐实在是太缺德了,抢她男人就算了,居然还要在这里造谣她的人品。好歹也是领了证的啊,能说跑就跑么?

  于是她忍不住这么喊了一句。

  这声音宏量的,苏严礼和苏晋,以及爱丽莎,都朝她看了过来。

  傅清也本来还觉得有点冷,有点晕,这会儿精神状态好的不得了,她是个大美女啊,哪怕怀了孕,也相当的出色。

  美女看美女,眼光很挑的。她本来还以为这爱丽莎是何方神圣,能让苏严礼跟她经常吃饭,现在见到了,也不过就这样而已。

  至少没有傅清也想象中的那么惊艳。

  傅清也挑着下巴看她,对待情敌,怎么能输!还是这种造谣她的情敌!

  向来温和的傅清也微垂眼皮,略弯嘴角,那气势也相当的足。她没什么情绪的说:"爱丽莎小姐,这么光明正大讲人家坏话不好吧?挑拨人家夫妻感情更加不好吧?"

  她说完话,又自顾自摇摇头道:"也是,对爱丽莎小姐来说,这能有什么不好的。毕竟对你来说,你恨不得把我男人骗床上去。这么光明正大的小-三,我还是第一次见呢。你爸爸知道你这么浪吗?"

  傅清也用英文翻译的时候,还特地跟她解释了一番,"浪"是什么意思。

  爱丽莎整张脸上写满了愤怒,以及一点难堪与恼怒,却为了在她面前凸现自己的高级,不得不保持优雅:"你就是苏先生的太太?"

  一旁的苏晋心道,这还用问么,看看苏严礼这几乎快要裂到耳根的笑容,就知道这肯定是啊。

  傅清也道:"都撕你了,不是太太还能是什么?其他女人有这么无聊在这里怼你吗?"

  她说完话,又拿起手机,对着她拍了一张。

  爱丽莎有片刻的不解,就听见傅清也道:"你的照片我已经拍了,你要是讲话再这么贱,我就全网公布你勾搭有妇之夫,到时候你可是第一个全球都知道你人品有问题,你做生意,做去呗。我倒是要看看你口碑还能不能维持下去。"

  到时候就别说威胁苏氏了,那得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可见要对付女人,还得是女人来。

  傅清也说的话,其实没什么效果,一来人家的公关团队不是白养的,二来她也不可能花这个钱去买一个全球热搜。

  但,这能气人呀。

  面前爱丽莎咬牙切齿的模样,她就知道自己这话扎了她的心了。

  国外喷子。哪里比得上傅清也一个天天冲浪上网的选手啊。

  爱丽莎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别高兴的太早。"

  放完狠话,就再也留不下去了。

  整个过程,苏严礼是连半句话都没有插进来,全靠傅清也一个人摆平。

  傅清也勉强给自己的发挥打了一个及格分,然后歇了一会儿,正要回头去看在边上不说话的男人。一转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拦腰抱住了。

  苏严礼搂着她要的力气很大很大,几乎要把她的腰给折断了。

  她拍了拍他的手。提醒他:"有宝宝呢。"

  苏严礼的手松开了一点,这会儿心里落差很大,他刚开始太担心了,那根弦崩得太近了,这会儿一旦放松下来,情绪就有些收不住。他靠在她的肩窝里,喘了好一会儿气。

  傅清也摸摸他的头发,刚才她都听见了。

  其实她下飞机有一会儿了。但是不知道苏严礼住在哪个酒店,所以就在机场停留了一会儿她,打算问问苏晋,他们住哪儿。

  可是电话还没有打,她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

  那是苏严礼。

  他看上去好可怜,说自己媳妇儿不见了。

  傅清也那会儿听得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心疼。没想到他居然丢人丢外面了也不在意。

  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早点出现的。

  但是傅清也又想听听他还能矫情到什么地步。

  如果不是爱丽莎突然造谣她,跟其他男人跑了,她估计还得听一会儿,苏严礼也得再难过一会儿。

  苏严礼这会儿抱着她不动,傅清也也任由着他抱着,她男人的身材还是很好的,不管什么时候抱着都是种享受。

  "我以为你不见了。"苏严礼闷声说,"我就说好好的人怎么会不见呢?都把我给吓傻了。媳妇儿,我以后再也不出差这么久了。"

  再吓一次,他可能就没了。

  一直到傅清也注意到有人调侃的看着他们,傅清也才推开了他。

  苏严礼的眼神立刻暗了下去,她还是不太喜欢亲近他,还是嫌弃他。

  傅清也看了看一旁的苏晋,轻轻的咳了一声:"有人。"

  苏严礼这才也看了眼苏晋,又看了看傅清也身上穿得单薄,就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给了她:"别冻着。"

  苏晋道:"今天不走了啊?"

  傅清也说:"我才刚下飞机,可经不起折腾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