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3章 撒娇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这才刚从飞机上下来,再飞上十几个小时,那简直就是在要她的命。

  苏严礼道:"既然过来了,那就留在这边多玩两天,回去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儿。"

  本来回去着急,也是着急眼前这位,现在人都在这儿了,有什么可急的?

  傅清也看了看穿的单单薄薄的苏严礼,他把西装给了自己,身上就只有一件衬衫了,忙道:"先回去吧,我有点困了。"

  苏严礼一边示意她上车,一边重新打电话联系酒店,而苏晋在酒店门口,就主动的退开了,傅清也则是跟苏严礼上了楼。

  当然。跟着苏严礼的住宿条件,那还是相当好的。傅清也走进套房的时候,就忍不住酸了,她自己出去玩,可是从来没有花过这么大手笔在住宿上呢。

  "你这住一晚,得十几万吧?"

  苏严礼捏了捏她的手心,挑眉道:"昨天我不住这儿,你来了才订了个比较好的套房。"

  傅清也哼了声,这话听着难免有讨好人的嫌疑,他这么一个懂得享受的人,之前住的房间肯定也是相当好的。

  苏严礼给她拿了拖鞋,好的酒店,就连拖鞋的质感都很舒服。

  傅清也进了卧室,踩在软软的地毯上,走到床边往床上一倒,本来是打算就这么睡一会儿的,可是苏严礼却也跟着爬了上来,一边轻轻咬她的耳朵,一边问:"怎么突然过来了?"

  "不是你说这夜景有多好看的么,我过来看看夜景,不可以么?"她伸手把他给挥开了。

  苏严礼又凑过去,她一直躲躲躲,他又只好去搂她的腰,现在肚子里面揣了个小的。他一只手不太环得过来她了,只摸着她的肚子,道:"真的是来看夜景的?"

  "不然呢,我还能是来看你的么。"傅清也撇撇嘴。

  苏严礼却认真的打量着她,那种眼神让她脸蛋忍不住泛红,开始扯被子盖住自己了。

  "脸红什么?"他心不在焉道。

  "被冻的,我冷。"

  苏严礼笑了笑,在她不停把自己藏进被子里的时候,他却顺势扯过被子盖住两个人的头顶。

  傅清也的内心那个挣扎啊,总觉得这时候做这种事情,会对孩子不太好。

  苏严礼却镇压住她,安慰道:"三个月了,我保证不会出什么事,我也有分寸,会小心的。"

  今天他一开始也被吓到了,也需要做点什么。给他点安全感。而彻底拥有一个人时,是最能让人感到安心的一种方式。

  ……

  酒店的这张床,质量真的非常好。

  傅清也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整个人都躲在被子里,他的呼吸声都被放大了。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就迷迷糊糊的妥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亲了亲她的嘴角,然后把被子给掀开了。

  傅清也摸了摸额头,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只能说她确实太久都没有运动了,体能确实差得离谱。

  "喝水吗?"他侧目过来看她。

  傅清也摇摇头,说:"不喝,要洗澡。"

  "这边的开水方式有点不太一样,我去给你放水。"苏严礼很快起身往手间走,不一会儿,傅清也就听见了哗哗的水声。

  也没有等苏严礼过来通知她,她就自己走了进去,这个洗手间也相当的豪华,浴缸大的完全可以容纳得下两个人。

  苏严礼弯腰在浴池里面试了试水温,感觉差不多了,才抬起头来看她,道:"可以进去了。"

  但他站在这里呢,这多少让她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没有动。

  苏严礼道:"这是要我跟你一起?"

  这多古怪啊,傅清也赶紧在他的搀扶下踩了进去,又叮嘱道:"你出去要记得给我关上门啊。"

  "我还能偷看?"苏严礼偏头反问道。

  傅清也懒得拆穿他,他偷看的次数还少吗?她都不想说他一个正人君子样貌的人干出这种事是十分可耻的。

  这话要是让苏严礼听到,那就得喊冤了。

  在家里撞见的几次,都是她大剌剌的不关房间门,所以他偶尔几次看到了她换衣服的场面。

  只不过傅清也会误会也没有错,毕竟一个经常虎视眈眈盯着你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换成是谁都不会认为那是巧合的。

  傅清也在里头舒服的泡着澡,苏严礼却忙活得去外头找中餐,他老婆那张嘴挑剔到不行。十几个小时飞过来,估计没吃什么。

  等苏严礼带着饭回去时,傅清也正好从浴室里出来。

  她一眼就看见他正在摆饭,只是奇怪他好好的餐桌不用,要把饭菜放在床边那一套小小的沙发上。

  苏严礼掀起眼皮扫了她一眼:"不是要看夜景?"

  傅清也顿了顿,走过去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落地窗的视角真的很好,楼底下正好是车水马龙,各色各样的灯光,将整个构图都渲染得极其具有色彩。

  只不过傅清也其实对夜景没什么太大的兴趣,还不如眼前这顿饭能吸引她的注意。

  苏严礼一边陪着她吃了一点,一边若有所思道:"不是为了夜景来的?我看你怎么也没有什么兴趣。"

  傅清也:"……"

  她低下头淡定的说:"因为一开始期望太高了,你之前那段视频拍得太好,现在看上去也就这样,也不是特别好看。"

  男人放下筷子,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淡淡的说:"哦。"

  这声"哦"像是洞悉了什么似的。

  傅清也吃了一点,也没有再继续吃下去了,她之前吐过一回,现在胃口也不是特别好,拿了旁边的水喝了一口之后,就不再动饭菜了。

  苏严礼问:"吃饱了?"

  "嗯。"傅清也有些感慨的说,"难怪你要乐不思蜀了,这里确实看上去比咱们那还要繁华一点。"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说:"还是咱们家好。在这边几天,我就想回去得紧,出差真是挺折磨人。"

  "你以前不是经常出差嘛?"傅清也说,"我第一次在马场跟你打招呼,如果不是因为你出了那么久的差,我也不用等到开春才见到你。"

  傅清也看上苏严礼,那是年边的事。

  你说过年,见面的机会能少么,偏偏这位爱出差,硬生生害她拖了好久的时间。

  苏严礼人称外号,工作狂魔,几个月出差那都是家常便饭。

  "之前没有家庭,现在我也是有家庭的人了,想回去,那就是想你。"他把桌子上的垃圾给整理了,过来时抱了她一会儿。低下头看着她,"所以你过来,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因为夜景?"

  傅清也说:"你身上怎么有汗味。"

  苏严礼看她那副嫌弃的模样,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在办完事后就把浴室先让给了她,又着出去给她觅食,是完全顾不上打理自己。要放在平时,苏严礼可不会这么不顾忌自己的形象。

  他很快进了洗手间洗澡,今天已经耽误到快早上了,他也就洗漱得随便了点,得赶紧回去睡觉了。毕竟他不睡,傅清也肯定也睡不着。

  只不过刚脱下衣服,傅清也就在门口敲门了:"我要上厕所。"

  苏严礼过去开了门。

  傅清也看他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男人却直接把她给拽了进去。

  她自诩得当一个正人君子,要给自己孩子留一个好榜样,闭着眼睛不敢乱看,就听见哗哗的水声。

  等解决完了,就立刻拉开门跑了出去。

  ……

  苏严礼出去的时候,傅清也已经在床上躺的好好的了。

  他蹑手蹑脚的关了灯,掀开被子,就听见傅清也小声的喊了他一句:"阿礼。"

  小小声的,顿时让他也不由自主的放低了音量:"嗯?"

  "你弯腰下来一点。"

  苏严礼有点好奇她这带点严肃的态度是想说点什么,就把耳朵凑到了她嘴边,然后听见她低声问了一句什么。

  "确实。"这个问题成功的把他给逗笑了。

  傅清也有点不太喜欢他这个样子,躲进被窝不说话了。

  苏严礼过去捏捏她的脸,耐心道:"我不尽兴,不是因为你没有魅力了,就是我不太能够想怎么来怎么来,你想哪去了?你傅清也,还需要怀疑你自己的魅力吗?"

  傅清也还是不做声。

  "你看我什么时候那么耐心的哄过其他人了?单媛媛?我小手都没跟她拉过,说实话见了很多次,其实还是不太记得住她的脸。曲如岁,结婚说了几次,我不还是无动于衷么?"

  哪里像是傅清也,他说个几百次,她还每次都逃。还要他假装对她没意思,才能再次潜伏到她身边去。

  苏严礼哄道:"你理理我。嗯?"

  傅清也想起今天苏严礼在机场的模样,他那么害怕的模样确实让她心软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转过身,把脸贴在他胸膛上。

  苏严礼跟她聊了会儿天,然后拿起傅清也手机,看见里面那么多条家里的消息时,到底是没有忍住。又开始批评她:"不过傅清也,你这偷偷溜出来的行为可不太对。你都多大了,还能干出这种会让人害怕的举动?你要是个男的,你看我揍不揍你。"

  傅清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从他怀里钻了出去,这男人怎么这么善变呢,前面的态度多好啊。

  果然男人是不能给好脸色的,也不能喂,一吃饱了就是大爷了。

  傅清也赶紧去翻手机,翻到之前和他的聊天记录。

  她指了指其中的一句话。

  ?也是,反正对你来说,多我一个少我一个,也没有多大区别。你睡吧,我还有事要忙。好好休息。?

  傅清也说:"如果不是你这么冷漠,说话这么气人,我能过来吗?你看看你自己的话。我有说多你一个少你一个没什么区别吗?你这么造谣我,我还不能捍卫自己的名誉啊。"

  亏的傅清也在这句话的前一句,不用他回来陪自己产检,是担心他工作太累,是替他在考虑问题呢。

  "你前面,还让爱丽莎打电话给我,说你俩要在一起。你一个结婚的男人这样,换成其他女人当天就要来逮你了。你再看看我,多体贴你,都没有对你发脾气。"

  苏严礼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傅清也说的是没有"发"脾气,那显然还是有生气的。

  他脸色柔和了不少,额头凑过去蹭了蹭她的:"你那天要是来逮我,我可能高兴坏了。不过现在也不晚,那会儿在机场看见你,我就跟赚了几个亿一样,很开心。"

  他媳妇儿也能当着他的面跟对他有非分之想的人正面刚了,苏严礼很欣慰。

  傅清也说:"你这又批评我一个人不懂事,一边又高兴我过来,你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苏严礼将她重新抱回来,道:"那不批评你了。"

  他主要也是担心她的安全,人既然好好的,那就提一嘴就够了。

  何况。傅清也几乎没有什么贴心的时候,这次好不容易贴心一回,他还是得鼓励她为主。

  苏严礼用傅清也的手机给家里回了条消息,然后点进去自己跟傅清也的对话框。这才发现他手机坏了的这段时间,原来她给自己发过不少的消息。

  每个人多少都有那么一点偷窥欲,他又看了两眼她手机里的消息,这才放下抱着傅清也一起睡觉了。

  ……

  苏严征一大早上,就听说了爱丽莎连谈判机会都不再给的事情。几乎是立刻去了酒店,打算见苏严礼。

  他在车上联系了苏晋,意外得知,苏严礼到这会儿都还没有起床。

  苏严征的语气不太好:"他这会儿还睡得去?"

  苏晋只是没什么语气的说:"苏副总,我劝你这会儿还是不要打扰阿礼的好。"

  工作都谈到了这种地步了,他有什么不能打扰的?

  苏严征并不把苏晋的话放在心上,到了酒店反而直接上楼敲了苏严礼的房门。

  傅清也在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尴尬到不行,想直接把苏严礼从自己身上推开,不过他没同意。

  在一个态度强硬的人面前,她就显得有些半推半就了。

  这导致门外的人都有点不耐烦了,苏严礼才起身去开了门。

  看见苏严征,神色淡淡,只是堵在门口,甚至不打算请他进去坐坐。

  而苏严征也是男人,光是从他身上的味道,差不多就判断出来是怎么回事了。他露出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多少有点玩味儿:"你倒是还有那个心情。"

  苏严礼顺了一把头发,淡淡道:"我为什么不能有那个心情?"

  苏严征道:"里头是谁?爱丽莎?难不成她是因为你没有伺候到位,才不高兴的?"

  苏严礼抬眸看了他两眼,声音更加平淡:"哥,别说笑了,我还能跟谁这样?"

  面前的兄长愣了片刻,明白过来了,毕竟那也是他心底的人,脸色有点难看。却不得不假装无所谓道:"哦,是清也啊,她过来了啊。"

  "是啊。"这是一件让苏严礼相当自豪的事情,他的媳妇儿这是拖家带口横跨大半个地球来找他了,他同样在假装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的嘴角挑得那么明显。

  "我也挺意外,自己一个人谁也没有通知,拿着护照就跑来了。还在机场把爱丽莎给骂了一顿。我还挺心惊胆战。不知道等会儿要不要揪我的错。"他说,"我们睡的晚,你要是没事,就先回去吧。我还要睡个回笼觉。"

  苏严征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离开了。

  他跟傅清也的关系,也就这样了,那种抢她的事。他不可能再干出来一次。

  苏严礼转身回到床上的时候,傅清也已经穿戴整齐,正在跟傅母视频聊天。

  这回她是真的把傅母给气到了,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傅母,骂她骂得也挺凶。傅清也也意识到自己错误了,半个字都不敢反驳。

  还是苏严礼在边上听了一会儿,不舍得让自家老婆挨骂,凑过去跟傅母搭了几句话。

  但现在的苏严礼。也是傅母的撒气对象。见他搭话了,所有的火气全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是你把小也骗过去的吧?"

  苏严礼刚要说话,傅清也就警告的看了他一眼,这种事他是绝对得替她背这一口锅的。老公不就是要用在这些时候的。

  在看到她的眼神之后,苏严礼的话就咽了下去,只道了一句歉:"妈,是我没有考虑周到。"

  傅母好不容易转移了火力,傅清也立刻就跳开了。她一个孕妇,不能受到惊吓的,苏严礼一个人挨挨骂也够了。

  "别道歉,道歉没用。我告诉你,以后我们傅家,你不用来了。"想了想,还不够解气,又道,"还有那个叫傅清也的,你告诉她,以后也不用回来了。"

  "……"傅清也没想到自己躲开了,还会被炮轰。

  她本来还想解释两句的,但傅母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苏严礼回过头来看她:"这问题算不算严重?"

  傅清也道:"我妈可是不经常生气的。"

  这也意味着,一旦生气起来,那就不是在开玩笑。

  傅清也看着苏严礼道:"等回去了,你得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啊。"

  苏严礼挑眉道:"你倒是个好太太。"

  傅清也咬咬唇,勉为其难的撒了一个娇:"哪个女人有麻烦不是找自己男人的啊。"

  这娇撒得简直不堪入目。

  偏偏苏严礼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动听得不得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