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4章 更啦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清也自己,是知道自己这娇撒得够恶心的了,根本就想不到撒在了苏严礼的点上。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拿脚尖踢了踢他:"也没有哪个人,肉是白吃的吧?你还吃了两次呢。"

  苏严礼默不作声的伸手把她小巧的脚尖给提了起来,正低下头,傅清也就连忙把脚给收了回去:"你好恶心,连脚都要亲。"

  "我这不是不嫌弃你么?"

  但是他会有意无意凑过来亲她的嘴,她自己还是嫌弃自己的脚丫的。

  苏严礼笑了笑,用鼻尖蹭了蹭她。然后躺回了床上:"媳妇儿,我睡会儿,你自己先找点事情干。"

  他凌晨因为心情起伏大,到了六点才睡去,八点钟傅清也醒了,他又起来跟她二战了。如果没有苏严征过来,他这一觉估计能直接睡到下午。

  傅清也在苏严礼睡去以后,就起来去找了苏晋。

  两个人几分钟前已经约好了时间,要办正事去。

  苏晋在大厅里看到她的时候。挑眉揶揄道:"可把他给高兴坏了吧?"

  傅清也听了,脸上却有点燥得慌,她过来的时候还觉得他肯定要跟他协商爱丽莎道事情来着,没想到他能坚贞不屈成这样。

  爱丽莎真的挺能缠人。

  不过她的事情又不能不解决,傅清也可不想当阻碍苏家发展的罪人,所以她今天是特地去试一试爱丽莎的事情的。

  当然,她不是去见爱丽莎的,而是去见她的父亲。傅清也也是想到了自己拍的那张照片,国外虽然更加倡导自由,可父亲都是一样的,不可能眼睁睁看见自己女儿做出不道德的事。

  ……

  见老先生,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傅清也也算是踩了狗屎运,前台的秘书扫了她一眼,就道:"你上去吧,不过这位男士不能跟你一起上去。"

  苏晋跟傅清也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等她上了楼,突然就明白了放她上来的理由,那老先生看了看她的肚子,道:"孩子不能留,开个价吧,要多少钱?"

  原来是以为她是拿孩子上门威胁的女人,看来爱丽莎的父亲还挺风流。刚才那个秘书估计也是以为她是来解决某些私密问题的,才让她这么顺利的上了楼。

  傅清也连忙道:"孩子是有父亲的,合法的,我找您是因为其他事情。"

  老先生道:"另外的事情?"

  傅清也把手机里那张在机场上拍到的照片翻出来递给他看,看到照片以后,他有些不解的抬头:"你想告诉我什么?"

  "这个照片上的男人。是我的另一半。"

  傅清也这句话才刚说出口,就看见对面老先生的脸色微微一变,不太好看。

  傅清也道:"他俩没什么,我另一半在感情这样问题上,还是拎的听清的。我来找您,也就是想在工作上的事情您再通融通融,给个机会。"

  她很有礼貌的说:"是这样的,您女儿一直在追求我另一半,并且以生意上的事情威胁他。您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应该懂得感情和公事分开来的重要性。我觉得能不能谈成,是另一方面的事,可不应该因为这种男女之间的事,就否决掉一家公司,不知道您怎么想的?"

  对于老先生而言,这辈子见过太多的公司了,也合作过无数大大小小的企业。

  傅清也的这番话,并不能打动他什么。

  毕竟处在他这个位置上,有的是机会。并不缺这么一个。

  老先生看了看手表,道:"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既然我的女儿做出了这样子的决定,那我会尊重她的意见。既然她是那边的负责人,就由她全权负责好了。"

  他起身,一旁的助理赶紧打开门,他朝傅清也微微颔首:"我还有会要开。"

  这就是赶人的意思咯?

  傅清也莞尔:"老先生难道就没有开拓中国市场的想法么?a市是海边城市,也是著名的贸易港,到时候您过去,不也得经过我们那儿的企业么?"

  她诚恳道:"您给个机会,以后万一您要是有想法去我们那边了,我们也争取给您多些机会。"

  老先生的脚步一顿,回头若有所思道:"你们?"

  "老先生您可能不知道,您女儿拒绝的这家公司,在我们国内,跟你们在这,有差不多的地位。"

  傅清也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留下来的意思。点头道了声别,下楼时,苏晋在看他们公司挂在墙上的画呢,见她下来,也没有问她怎么样,只道:"需不需要带你去吃点东西?"

  她给拒绝了。

  再回到酒店时,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傅清也跟苏严礼在这儿待了两天,才买了回国的机票,苏严礼在机场接了个电话,打完以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旁边的女人多嘴问了一句。

  "爱丽莎的父亲去找我哥谈事情了。"他似乎有些不太理解,"爱丽莎的父亲我约了几回,想法设法堵上几回,也没有见到他的人。没想到现在自己反而主动出来了,也是奇了怪了。"

  傅清也哈哈两声,心道这可是她的功劳啊。只不过她倒是什么都没有说。

  ……

  回到国内,苏严礼也不敢第一时间就去见岳母。

  实话实说,确实有点怕。

  傅清也同样不敢回去,直接都是一起搬到苏家住的。

  这当中。曲贺阳过来跟他见了一次面。

  苏严礼看了看一旁跟着的安盛,他也琢磨不透,一个安盛,分明处理什么事情都不尽责,怎么就能成为曲贺阳面前的红人。

  曲贺阳道:"现在你这边有孩子了,恐怕还有的忙的,原本很多交给你的事务,我就暂且交给安盛了。"

  苏严礼说行。

  安盛靠这段时间,也发了不小的财。

  在跟苏严礼的交接以后,更是无数曲家的生意在手。这合作一多了,之间的交往也就更加密切,进出曲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这次数多了,跟蒋慧凡也经常碰上。

  一来二往,居然想出了自己是什么时候跟蒋慧凡碰上的。

  蒋慧凡挺担心曲贺阳身边跟了个这样的人的,没什么本事,以前安琪就说,她这个叔叔,除了长得好一无是处,属于混吃等死那一类。

  那时候她也就是当个吃瓜群众,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牵扯到自己家来了,蒋慧凡就觉得日子不太好过了。

  她跟傅清也见了一面,后者给她的建议是,直接跟曲贺阳提。

  蒋慧凡迟疑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那是你男人啊,对你那么上心,难道还会因为一个外人,跟你闹掰吗?"

  蒋慧凡想了想,也是。

  她又不是无理取闹,只是好心的建议啊。

  当天晚上回到家中,蒋慧凡就跟曲贺阳提了提安盛:"我听说,他这个人不太靠谱,不是做生意的料,你最近是不是在跟他合作?好像合作还不少是不是?我觉得你是不是……"

  曲贺阳道:"安盛没什么不好的。"

  蒋慧凡本来想说,是不是应该再考虑考虑把手上一部分活重新给别人,没想到直接就被他给打断了。

  这一声打断,让蒋慧凡有点手足无措:"对不起。"

  曲贺阳的脸色柔和了一些,说:"小蒋,安盛是我几年的兄弟了,现在安家日子不好过,我当然是能帮一些就帮一些。"

  蒋慧凡搅和着碗里的糖,垂眸道:"就只是因为你跟安盛是好兄弟的原因么?"

  "当然。"曲贺阳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给他的也都是些皮毛,不涉及核心商业,你不不用替我担心。"

  蒋慧凡勉强扯起嘴角笑了笑。

  一直到晚上,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曲贺阳才摸了摸她的头顶:"小蒋,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蒋慧凡犹豫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转身扑进他的怀里,轻声喊了他一句:"曲哥。"

  曲贺阳爱怜的看着她:"嗯?"

  蒋慧凡显得更加迟疑,视线盯着他的胸膛不敢抬头,怕自己一抬头就让他看见自己红红的眼眶,她一动不动,说:"曲哥。你其实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曲贺阳笑了一声,这一声带动胸腔明显震动,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怎么会?"

  然后又皱眉:"眼睛怎么说红就红了?小蒋,刚才是我不好,语气过分了点,不该在你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打断你。曲哥道歉,行不行?"

  蒋慧凡却是个不太轻易掉眼泪的。也好说话,立刻点了点头。

  他琢磨着道:"还有,曲哥是真的喜欢你,也想真心对你好。"

  误会一解除了,两个人就得浓情蜜意一会儿。

  等两个人夫妻小游戏结束了,曲贺阳翻身进洗手间的时候,却突然被蒋慧凡给叫住了。

  他回过头看,却发现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想说话,去我又有点不好意思,挣扎了半天,才真诚的说:"曲哥,我很喜欢你。"

  曲贺阳扯了下嘴角,"嗯。"

  蒋慧凡却觉得他似乎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剩下的那句很喜欢很喜欢,被她咽回了肚子里。

  ……

  随着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蒋慧凡开始设计请柬了。

  她这个人在其他方面没什么特长,唯独设计这一块,还稍微有那么点优势。自己的婚礼么,那自然就得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傅清也说:"我还真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你先嫁人,我还当不了你伴娘。"

  当初说好的,一个结婚,另一个当伴娘。可没想到她俩一个先领证,一个先办婚礼,哪个都当不了另一方的伴娘。

  蒋慧凡说:"我可以给你设计请帖。"

  傅清也不太爱她那一套设计,没同意。

  只好心道:"谁设计请帖用黑色啊?我总觉得不太吉利。你们家曲贺阳也是太惯着你了。什么都任由你胡来。"

  婚纱和新郎西服,都是蒋慧凡一手选的,以及手办礼什么的,没有一件不是出自她之手。

  蒋慧凡顿了顿,扫了一眼,最终给换了,换成了红色。

  哪怕傅清也只是随口说一句的迷信话,可她还是当了真,蒋慧凡不想这场婚礼出一点纰漏。

  这个想法却也让她有点害怕。

  蒋慧凡总觉得。她把曲贺阳看得太重了,而一个人一旦有了贪欲,就不是件好事。

  可夫妻,本来就应该相互扶持,不是吗?

  蒋慧凡告诉自己,这是相爱的表现,如果结婚了还拿自己另一半当外人,那才是件气人的事情,苏严礼不就被傅清也气自闭么?

  彻底让蒋慧凡对婚姻安心下来的,还是曲贺阳的态度。

  因为他们选择了使用纸质喜帖,送就要麻烦许多。外地的靠快递,本市内的,全部是曲贺阳陪着蒋慧凡亲自去送的。

  为此,曲贺阳接连推迟了几天的会议。

  蒋慧凡的意思,本来是她自己去就够了。可他非要跟着。

  这喜帖一送,又花了三天的功夫。

  蒋慧凡觉得疲倦,然后更加心疼曲贺阳,他疲倦还不能休息。得抽空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都说了叫你别跟我去了。"她抱怨道。

  曲贺阳一边拉着她的手,道:"我跟你一起去了,那些外人才会更高看你们蒋家几分。"

  蒋慧凡不吭声的俯身抱住了他。曲贺阳顺势让她环住自己的腰。他一偏头,正好能亲到她的头发。

  他说:"小蒋,你努力努力,赶紧给我怀一个闺女。我身边的人都有了,我也想要一个。我会对你们很好很好的。"

  "这话你对别人说过吗?"

  曲贺阳道:"也不瞒你,确实有过喜欢的人,但也的确是过去的事情了。什么是过去。什么是现在,我分得清。"

  蒋慧凡其实没怎么考虑过孩子的事情,她总觉得自己也还算小,没有走到这一步。可是曲贺阳的几句话,倒是真的勾起了她的渴望。

  她觉得曲贺阳应该会是个好父亲。

  蒋慧凡在他开会的时候,退出了书房。走到床边的时候,把床头柜上的那瓶避孕药丢进了垃圾桶。

  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她穿着婚纱,只不过脸上却一点笑容都没有。

  这个状态把她给吓醒了,翻身起来时,感觉全身都湿漉漉的。她起身往书房看了一眼,曲贺阳还在开会。

  蒋慧凡没有进去打扰他,而是去倒了一杯水,也就是在这倒水的途中,她听见手机响了一下。

  她拿着水杯走到床边看到微信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顿了一下。

  是安琪的。

  还是一句问候的话。

  ?小蒋。你要结婚啦??

  蒋慧凡盯着手机看的眼神有点复杂,正不知道回复什么,那头直接打了电话进来,正巧她的手指就按在接通键的位置,就直接这么给接通了。

  安琪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亮,蒋慧凡光是听见她的声音,就能想象她此刻是何种眉飞色舞的模样,她说:"小蒋,你结婚。需要我回来给你当伴娘么?"

  "不用。"她勉强笑了笑,"已经找好人了。"

  "好可惜哦。"安琪那边似乎不太满意这种结局,又换了一个话题,"那么新郎呢,新郎是谁?"

  是真的不知道么?

  蒋慧凡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张了几次嘴,话都没有办法顺利脱口而出。

  "小蒋,怎么啦?是不方便说么?"安琪有些失落道,"你不能这样,我们是好朋友啊,你这样我会难过的。"

  "是曲贺阳。"蒋慧凡甚至觉得这几个字说出口,让她有点难堪。

  这句话顺利让那边沉默了下来。

  沉默的这几秒钟内,蒋慧凡觉得真的挺煎熬的。

  安琪在漫长的一段时间以后,才若无其事的说:"哦,是他啊。当初他缠我缠得紧,一个老男人居然来喜欢我这么一个小姑娘,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恐怕也不需要在国外躲这么多年了。"

  蒋慧凡有些无言以对,许久以后才道:"安琪,他现在,不这样了。"

  安琪那边没有搭理这茬,只祝了她要新婚快乐,只是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小蒋,我觉得他的心,肯定不在你身上。他这个人偏执的要命,曲家男人,喜欢一个人都是一辈子的。我的话,可能会让你不太舒服。但是,你知道吗?他还在找我,我觉得他还喜欢我。"

  蒋慧凡说:"可是安琪,他也跟我说过喜欢我。"

  那头的人不说话了,然后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蒋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情绪有点低落,那种低落让她什么都不想干,就傻傻的坐在了沙发上,几乎比木头人还要坐的住。

  曲贺阳出来的时候。一把把她从沙发上提了起来,"傻坐着不睡觉做什么?"

  蒋慧凡却愣愣的看着他,最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曲哥,我好像,没什么安全感。"

  曲贺阳的脸色却严肃了点,低头下来检查了她一番,问:"怎么了?"

  蒋慧凡闷生闷气说:"我觉得有一天,你会跟别人走。"

  曲贺阳却是笑了:"我家都在这里,我要跟谁走?"

  他把她抱起来。道:"这辈子小蒋去哪,我就去哪。"

  也不知道是哄人,还是保证。

  蒋慧凡勉强笑了笑:"你开会开完了?"

  曲贺阳不太想聊这个话题,只"嗯"了一声。

  他工作有的忙,蒋慧凡也慢慢的把安琪那通电话给忘了。

  只是很多时候,记忆总是会被人提醒。

  曲贺阳不在的某一天,蒋慧凡进了书房替他整理东西。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就这么巧合的拿起了桌子上的那本《荆棘鸟》。

  蒋慧凡有一丝奇怪,曲贺阳那种老干部。还会这么感性的去看歌颂爱情的书么?

  她甚至没有去翻,书里面就有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照片上的姑娘,穿着校服,梳着高马尾,笑得眼睛都弯起来。

  蒋慧凡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安琪同学,你的眼睛是怎么做到这么漂亮的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