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5章 多说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女人的直觉,总是格外的准。

  蒋慧凡下意识的就去翻书的第一页,结果就看见书的内侧,写着娟秀而又小巧的"安琪"二字。

  所以书是安琪送给曲贺阳的,还是曲贺阳从安琪那儿偷偷拿过来的?按照安琪对曲贺阳的厌恶,蒋慧凡觉得是后者。

  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去收集另外一个女人的东西?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会把不值钱的东西,留在身边很久呢?

  蒋慧凡没有去细想理由,但心底还是隐隐作痛。

  晚上曲贺阳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蒋慧凡有点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他一边脱西装外套,一边朝她走过去,"这么不高兴,怎么了?"

  蒋慧凡斟酌了一会儿,忽的抬头问:"曲哥,安琪是谁?"

  曲贺阳原本正低头解着领带,闻言猛地抬头。眯着眼睛看了她好一会儿,淡淡的说:"你进书房了?"

  蒋慧凡点点头,没有隐瞒:"嗯,看见了你桌面上的那本书,书上写着安琪的名字,我就有点好奇。"

  见她没有提到照片,曲贺阳松了一口气,随意道:"那是安盛的妹妹,书留在我这,人去国外了。"

  他很轻描淡写,就像是在介绍一个陌生人一样,半点情绪都没有。

  蒋慧凡看了他许久,垂眸轻轻的"哦"了一声。

  两个人吃晚饭的时候,除了比往常沉默一点,也基本上跟往常一样。曲贺阳在她收拾碗筷的时候,去搭了把手,侧目问她:"我们出去走一走?"

  蒋慧凡有些迟疑的说:"曲哥,我想跟您商量个事。"

  "嗯?"

  "我想回家住个两晚。"

  曲贺阳蹙起眉:"我不同意。"

  蒋慧凡道:"我还不太习惯在你家里住着,我有点想我妈了。"

  说到最后,眼眶红了。

  曲贺阳怔了怔,末了叹口气道:"实在想回去,那就回去吧。别弄得跟我欺负你似的。小蒋,你真是有本事,眼睛一红就能让我心软。"

  蒋慧凡没做声,在听到他答应了以后,立刻就转身上楼提行李箱去了。曲贺阳看着她吃力的拎着一个箱子,连忙上去帮她的忙。一路直接提到了车库,放进了他车子的后备箱。

  "我送你过去。"他说。

  蒋慧凡说好,爬上了他的副驾驶,一路上两个人的话都不多,她闭着眼睛躺了一路,一直到了蒋家门口,曲贺阳才开口说了一句:"到了。"

  她这就要拉开门下去,只是车门却锁的紧紧的。

  蒋慧凡回头疑惑的看了曲贺阳一眼,老男人不太满意道:"就这么走了?"

  他朝她张开手臂,苦笑道:"小蒋,起码得抱一抱吧,嗯?"

  于是蒋慧凡朝他扑过去,曲贺阳摸了摸她的头顶,鼻尖侧过去蹭了蹭她的脸,道:"最多住两天,后天我就来接你,好不好?"

  见她不说话,曲贺阳刻意放低声音讨好道:"你不在身边。我不习惯的。好孩子,替我想一想,我喜欢跟你一起。"

  蒋慧凡的眼睛又开始红了,好在这个拥抱的姿势他看不见她的脸。她沙哑着声音小声的说:"我爱你。"

  男人僵硬了片刻,然后轻轻的笑起来。

  曲贺阳一直都不太温柔,可在她面前,真的很不一样了,冷着脸的次数很少很少,几乎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他抱她抱得更紧了一点,有些无奈的说:"谁不是呢。"

  谁不是呢。

  蒋慧凡觉得自己下一刻就得泪如雨下了,赶紧自己动手打开了车锁,飞快的跑下了车,拎着行李进了家门。

  当她躺在床上的一刻,就替他想好了借口。留一本书又怎么了呢。或许他只是在缅怀过去,每个人都会有自己释怀不了的东西不是吗?

  蒋慧凡其实也很不习惯曲贺阳不在自己身边,因为有心事,她去找傅清也的时候,后者盯着她看了看,然后说:"小蒋,你怎么也愁眉苦脸起来了。"

  这话说的她明显的一愣。

  蒋慧凡一直都是有名的开心果,一直都没有什么烦恼。原来她已经有点变了。果然爱情是改变一个人最好的方式。

  满腹心事,可是她不想说出来让傅清也担心。

  蒋慧凡只好转移了话题,"你跟苏严礼,还是没有去傅家啊?"

  傅清也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没回去,苏严礼回去了一次,听说是被我妈给赶出来了。"

  蒋慧凡有些羡慕的说:"真好,有什么事你都能这么使唤他。"

  傅清也这才看了看她:"你羡慕我做什么,曲贺阳对你不是挺好的么,从来就没有让你受过什么委屈。你看看我当初,被嫌弃成什么样子。还有曲贺阳的求婚,我还要羡慕你呢。"

  蒋慧凡勉强笑了笑,大概每一对情侣都会有不一样的烦恼吧。

  等到她回去,天上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来,蒋慧凡没有带雨伞,就站在商场门口打算等雨势小了再走,她发了会儿呆。然后感觉面前站了一道人影。

  等她回过神,就看见曲渡撑着伞站在她面前,神色清冷的看着她。

  蒋慧凡一直觉得他长的小,是个弟弟,但现在看到他西装笔挺的样子,才发现这个人的气势这么足,也不阳光,像是一个生来就很刻薄的贵族。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会儿,迟迟不做声。

  蒋慧凡从他身边绕过走开了,哪怕她原本是想躲雨的,可是现在也不在乎了。她跟他不是一路人,也没有什么话好讲的。

  曲渡凉凉的看了她一眼,收了伞,抬脚往里走去。

  一旁的人迎上来,刚才他堵在一个女人面前的样子大伙可是都看见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曲小少爷,要不要去送把伞?"那人道。

  毕竟眼睁睁看小姑娘淋雨,让人不太忍心。

  曲渡挑着嘴角没什么含义的笑:"不相干的人,管她做什么?"

  "原来你们不认识啊。"是他会错意了,"我还以为你站她面前这么久,肯定认识。"

  曲渡垂下眼角,几分漫不经心:"一张床上睡过的,怎么不认识?"

  那?

  男人嘴角挂着一丝阴冷的笑,看上去倒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她绿了我。"

  那人脸色出现几分尴尬,居然还有人敢绿这位活阎王啊?

  怪不得曲渡这张脸上,就差写着送她归西了。

  ……

  蒋慧凡回到蒋家的时候,蒋母告诉她,曲贺阳来过了,等了她好久,没有看到她的人,才回去了。

  有婚约男女可以在外头独自同居,可是在父母家里,那就不成体统了。何况她们婚礼还近了,更是要守着礼仪,避免外头的人说闲话。

  蒋慧凡这才看了眼手机,上面有无数曲贺阳打过来的电话,微信消息也是无数。可是她一路没有看手机,被她给忽略了。

  她有些羞愧,给曲贺阳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那边还有开会的声音,他好像示意了下什么,那边瞬间安静了下来。

  "小蒋,你今天怎么不在?"曲贺阳道,"我今天路过你家,本来想进去见你一面的。可是没等到你。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片刻,才说:"我觉得你这两天,对我好像有点冷淡。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了?"

  蒋慧凡有些愧疚的道:"对不起。"

  曲贺阳说:"为什么要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不希望,我们之间有隔阂。毕竟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我今天去见傅清也了,回来的路上没有看手机,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蒋慧凡有点无奈。她虽然心情确实不太好,但是可以自我消化,也不会故意不理人。

  曲贺阳那边似乎有点沉默,想跟她说点什么,可到头来什么都没有说。

  蒋慧凡问:"怎么了?"

  "你这两天好好玩,后天我再来接你。"他琢磨了一会儿,说。"小蒋,我们不要再说想不想了,直接确定下来,我们尽快要个孩子吧。"

  她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到底是不忍心拒绝他,轻声说了一句好。

  只是说完话以后,心里头反而沉甸甸的。

  蒋慧凡不仅自己心里有事,她总觉得曲贺阳心里似乎也有事情。他好像也有些急切,像是想尽快证明什么似的。

  蒋母看见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赶紧朝她招了招手,道:"我们家小蒋怎么啦?"

  蒋慧凡跟蒋母的关系,其实并没有那么亲近,她倒是从小就希望得到蒋母的关注,可是蒋母明显的要更爱弟弟一点。

  对她这么亲近,也是在她跟曲贺阳定下婚礼以后。

  蒋慧凡知道,母亲多少有在替她弟弟打算,想绑牢她这个姐姐。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很感谢母亲的关心。

  她开口道:"妈,我现在生孩子的话,会不会早了一点?"

  "早什么?"蒋母道,"你越早把孩子生下来,你就越能早些巩固自己在曲家的地位,小蒋,你的地位很重要的,到时候弟弟还需要你帮衬呢。你弟弟就你这么一个姐姐,什么事肯定都得靠你的。"

  蒋慧凡有些复杂的看着她。最后说了一句:"知道了。"

  又笑了笑:"妈,我就先回房了。"

  "好好休息,身体好了,也更加容易怀上。"蒋母语重心长道,"还有,现在没嫁人,可以多回来,以后嫁人了,一定得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别什么都往娘家跑,知道了吗?不然曲贺阳肯定觉得是妈教你这么做的,到时候什么都怪在家里头上。"

  "嗯。"她也没有争吵什么。

  蒋慧凡在这点事情上已经早就习惯了。当初年纪小,她还会跟蒋母争辩这些问题。她每次都会说,傅清也家从来都不这样的。而蒋母总会回她一句:那是傅家没有儿子。

  回到了房间里,蒋慧凡才勉强缓了一口气。她一个人待了没多久,曲贺阳就给她发了一条已经下班了的消息。

  蒋慧凡正打算跟他好好聊一聊孩子的事情,她感觉自己刚才的回答着实是有些冲动了。

  然而还没有打几个字,许久不联系的安琪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又开始给她打电话。

  蒋慧凡其实有点排斥,大概任何一个女人,对自己男人之前的心上人,都会有淡淡的排斥的情绪。

  可这点排斥,没过多久就被当初的友情给打败了,她到头来还是接了电话。

  安琪的声音比她想象中的活泼许多,她带着笑意说:"小蒋,过去这么多年了,国内变化是不是很大呀?是不是我们所有见过的矮楼。都变成了高楼大厦。所有的同学,现在也全部是社会精英了啊?"

  蒋慧凡说:"我不知道。"

  她知道有的变了,有的没变,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热情跟她解释的欲望。

  安琪的声音失落了很多,说:"小蒋,我要是回来了,你会不会欢迎我?会不会出来跟我玩?"

  蒋慧凡这下真的是说不出来话了,也算是彻底明白了如鲠在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感觉自己挺自私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不希望她回来。

  可是她不想伤了她的心,就什么都没有说。

  安琪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电话给挂了。

  蒋慧凡想,她可能有点明白自己的意思了。但是有曲贺阳这层关系在,她们怎么样也不可能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不管怎么样,她必须承认的是,她很嫉妒安琪,那会儿的曲贺阳眼里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不然,她跟着安琪那么久,跟他见了那么多面,他为什么认不出来,自己就是安琪的朋友呢。

  ……

  蒋慧凡第一次见到曲贺阳,就是在安琪的生日宴上,他给她准备了那会儿所有女生都想要的sd娃娃,还是定制版,一个价格就不菲。

  蒋家有钱。蒋慧凡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她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是从小就被灌输了,家里财产是弟弟的这种思想。

  哪怕她是个富二代,却从来不会搞铺张浪费这一套,觉得不太合适的东西,从来都不会买。

  所以,当她看到那个娃娃的时候,非常的羡慕。而安琪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把那个娃娃丢在了角落里。

  被丢了礼物。曲贺阳非但不生气,反而低声下气的哄她:"安琪,不喜欢这个礼物?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买。"

  安琪只甩开了他的手,没什么表情的说:"只要是你买的,我都不喜欢。"

  男人无奈,却不生气。

  蒋慧凡那会儿觉得,这个哥哥大概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她也喜欢那个娃娃,于是趁没有人注意,就想去碰一碰。

  哪知还没有碰到,就被一直有力的手给制止了。

  蒋慧凡抬起头去看,就看见那个,原本她觉得好脾气的男人冷冷的看着她,语气更加冷,道:"谁准你碰的?"

  他有些嫌弃的甩开她的手,像是在警告她:"那是安琪的。"

  蒋慧凡当时只是害怕,以至于到现在,她对曲贺阳还是毕恭毕敬的。但害怕归害怕,她也没有多想这种偏爱意味着什么。

  直到后来,她在安琪家写作业,遇到了醉酒的曲贺阳。

  他认错了人,用一只手的力量将她压在书桌上,亲了她。

  安琪回来时,用很自然的语气笑得格外好看,漫不经心说:"吓到你了吧?他喜欢我,把你当成我了。"

  她才知道,原来偏爱,是因为喜欢。

  曲贺阳爱了安琪好多年,而他喜欢自己,不过短短几个月的事情。

  所以蒋慧凡怕,安琪对她来说,就是不可战胜的敌人。

  曲贺阳许久不见她回答,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小蒋,怎么又消失了??

  蒋慧凡盯着这条消息,如梦初醒。

  她更加应该把握住他不是吗?他们都这样好了,每天晚上都睡在一张床上,感情怎么样也不会浅的。他以前愿意哄安琪。现在也愿意哄自己啊。

  蒋慧凡想回去了,立刻给曲贺阳打了电话,说:"你明天来接我好不好?"

  她捏了捏手心,有些不好意思:"回来跟你生孩子。"

  曲贺阳先是一顿,随后道:"明天早上我就过来。上班的时候顺便接你一起去公司。带着你跟我一起学习,怎么样?"

  蒋慧凡说:"用得着这么急吗?"

  "小蒋,如果不是现在太晚了,这会儿我都想把你接回来。我一个人吃饭,饭都不香了。"曲贺阳叹口气。"我真想搞明白,你是用了什么手段,我怎么就这么神魂颠倒了呢?"

  蒋慧凡听得心里甜甜的。

  两个人又聊到了明天早饭,曲贺阳保证,明天早上一定给她带她想吃了很久的米粉过来。又叮嘱她不要熬夜。

  为了避免明天他来接自己时自己起不来,蒋慧凡很快就放下了手机。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收拾好行李,跟蒋母告了别,然后坐在沙发上等人了。

  只是坐了没一会儿。曲贺阳就打电话过来说:"小蒋,我很抱歉,今天早上恐怕不能来接你了。你在你家里多呆几天吧。过几天我再来接你。"

  蒋慧凡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问:"是公司出什么事情了吗?"

  那头沉默了很久,似乎不愿意多说,只"嗯"了一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