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6章 有谱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今天的话很少。

  蒋慧凡不知道他的压力有多少,也不知道他公司的问题有多严重,只是有些担心的说:"曲哥,你一定得注意身体。要是有什么事……"

  记得联系我。

  但是这五个字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曲贺阳就把电话给挂了。

  蒋慧凡顿了顿,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行李箱,默默的放下手机。

  蒋母看着她重新拖着个行李箱往楼上走,纳闷道:"不是说要走了吗?怎么突然又拎着东西回来了?"

  蒋慧凡勉强笑了笑,说:"妈,我想在家里多住两天。"

  蒋母听完她的话以后,眉头几乎是立刻就皱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又有些犹豫了,只叹口气道:"你要留下来,那就留下来吧,也不是多大的事。贺阳是有点忙?"

  "工作上有点问题。"蒋慧凡解释道。

  蒋母也就没有再开口。

  晚上蒋易凡回来的时候,看见了蒋慧凡,道:"姐。你怎么还在啊?不是说今天要走了么?"

  蒋母道:"这也是你姐姐家,她想住几天就住几天。"

  "不是,妈,姐当然是想住几天就住几天。但她没提前通知我,我就让阿露回来了。"

  阿露是蒋慧凡的弟妹。当初因为点事情,跟她吵得不可开交,一般蒋慧凡回家里住,她铁定是要回娘家的。

  蒋慧凡第一次搬出蒋家自己住,就是为了不让弟弟和母亲因为她和阿露的事情为难。

  蒋易凡的话一出来,蒋母就立刻有些为难的看着蒋慧凡。

  这个眼神足够让蒋慧凡说不出什么留下来的借口,她道:"我还是回去吧,你们别担心了。阿露什么时候回来?"

  蒋易凡道:"明天一大早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去接她。"

  "那我明天一大早就走。"蒋慧凡识趣的说。

  到底是自家女儿,蒋母心底还是有些不好受的,晚些时候,进了蒋慧凡的卧室。彼时蒋慧凡刚洗完澡,正坐在位置上发呆。

  "小蒋。"

  蒋慧凡回头看了她一眼,"妈。"

  "妈也不是不想留你,但是你也知道,阿露脾气差。什么事不顺心了,就折腾你弟弟。"她叹了口气,"你弟弟工作已经够累了,妈不想让感情的事还压垮他。"

  她笑了笑,很贴心的说:"我知道的。"

  蒋母跟蒋慧凡,并不是特别亲近。蒋母想说点安慰的话,可是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后只嘱咐她好好休息。就起身离开了。

  蒋慧凡看着她替自己关上门,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消失了。琢磨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给曲贺阳打电话,可是那边除了漫长的铃声,并没有人接起。

  她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整个人陷在了床上。第二天凌晨五点,在还没有人醒来的时候,就叫好车子,提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

  司机笑眯眯的看着她:"起这么早,是赶时间呐?"

  "不是。"蒋慧凡摇了摇头,其实阿露回来,也没有那么早,可是她这个人,习惯了不动声色的离开。

  怕司机再开口问什么,蒋慧凡索性戴上了耳机。司机虽然爱唠嗑,但也明白她这是不太想交流的意思,就没有开口了。

  等到到蒋慧凡住处楼下,司机看她提着这么大一个行李箱。主动开口提出帮忙。

  她笑了笑,感激的说:"不用了。"

  蒋慧凡上楼休息了一会儿,给自己做了个早点,刷朋友圈的时候,就看见了蒋易凡发了一条动态。

  ?终于可以接老婆回家了。?

  她能感受到他的喜悦,那种期待另一半的开心。她甚至觉得,他已经忘了,她是从小带着他长大的姐姐。

  蒋慧凡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好久,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另一半,她给曲贺阳发了条消息,?我现在在自己的住处这儿,不在蒋家了。?

  她这条消息其实发的有些心机,看上去只是在告诉曲贺阳自己的行踪,但是实际上,她在告诉他可以来接她了。毕竟蒋家她突然没有待下去,肯定多少有些不愉快,曲贺阳那么聪明,肯定能理解她的意思。

  蒋慧凡从发完消息以后,就一直开始等啊等,一直等到太阳快要落下,才等到了他的回复。

  这大概是自从他俩认识以来,他给自己回复最少的一次,只有一个简单的"嗯"字。

  蒋慧凡忍不住回:?你很忙??

  那边又是过了好久才回复:?嗯。?

  蒋慧凡的情绪,前面一直能收住,哪怕自己母亲一心向着弟弟,弟弟心里只有媳妇,她除了有点难过,但更多的是淡然。

  可曲贺阳的这一个字,不知道怎么的就让她有些收不住自己。

  可能是因为,他对着自己的时候脾气都特别好,把她都给宠坏了,所以他这只是回复得少了一点,就让她觉得不得了了。

  蒋慧凡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过分了,就给傅清也打了电话,讲了这件事情。

  后者安慰她说:"有的时候忙起来很正常的。苏严礼当时手机坏了都来不及修,还几天没给我个回复呢。不过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我当时也特别想抽他。"

  她这里安慰了蒋慧凡几句,其中不乏数落苏严礼罪过的,尤其是单媛媛,单是这一个人,她就列举了好几条罪状,才慢慢把电话给挂了。

  一旁的苏严礼看了她好几眼,道:"我还以为你不计较。"

  傅清也冷哼了一句,这种事情,可不仅仅只是能记住这么简单,她还能记一辈子呢。

  虽然她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决定原谅他了,但是该记住的东西,她绝对不会忘,留着以后吵架用也行啊。

  苏严礼看她那样子,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有些无奈道:"我其实当时就是觉得你在故意玩弄我,没点诚意在。我不太能接受你对我抱着那种不真诚的感情。所以就故意说自己喜欢单媛媛,方便气一气你。"

  另外,又忍不住好奇,她在追求自己这件事情上,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傅清也酸溜溜的说:"也不知道是谁的兄弟,一直喊单媛媛嫂子呢。"

  苏严礼往床边走,半压在她身上,俯视她:"现在他们都喊你老板,见到你比见到我还要客气。"

  傅清也推了推他:"你走开。"

  "我不走,就喜欢粘着你。"苏严礼想了想,解释说,"我第一次听到他们叫单媛媛嫂子的时候,也很惊讶,我没让他们这么叫过。后来也委婉提醒了他们几句别乱喊。但有的人你越解释,他就更加认定绝对有什么,所以后面继续喊,我也控制不住。"

  他一边说话,一边选择了以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勾-引她,傅清也认真的琢磨他这番话,等稍微清醒点,就被他给得逞了。

  苏严礼最欣赏傅清也的一点,是在这方面跟男人一样,绝对不扭捏,什么方式让她觉得舒服了,她就怎么来。

  除了前面一段时间,他们有矛盾,他俩之间的生活无比的和谐。

  可他没想到,今天的傅清也也耍了点心眼,关键时刻威胁他道:"要可以,但是明天去我们家请罪。你自己去。"

  苏严礼僵硬了片刻,终于觉得有点头疼。

  只能说丈母娘的确是丈母娘,这号人成功让苏严礼明白了什么叫害怕。这几次每次去傅家道歉,他都得做很久的心理建设,他以前考试都没有这么紧张。

  见苏严礼没吭声,傅清也只好闭着眼睛胡乱撒娇道:"阿礼,人家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老公,你难道要这么冷漠吗?人家老公都好好的,你可不能比他们差呀。"

  瞧这话说的。谁还不是只有一个老公呢?

  但偏偏这话从傅清也嘴里面说出来,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苏严礼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不过答应归答应,眼下的事情也不能忘记。

  苏严礼沙哑着声音叮嘱傅清也道:"躺好。"

  ……

  第二天一大早,苏严礼就买好大包小包的礼物准备再次去傅家了。

  他没有猜错,等待他的依旧是闭门羹。

  苏严礼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碰上了准备去上班的傅国山,他决定送他老丈人一程。

  傅国山道:"你岳母这个人,真生气起来。不好搞定是不是?"

  苏严礼可不敢随便评价自己的岳母。

  傅国山:"我当初,也没有想到看似温柔的她,性格会这么野,倒是也吃过不少亏。这件事,只有清也自己来道歉,才有用,你别瞎折腾,别让她这么点担当都没有。"

  傅母对傅清也,爱的程度多少有些算溺爱了,来撒个娇,事情或许就过去了。

  苏严礼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维护傅清也,道:"她胆子小。"

  傅国山扫了他一眼,看来溺爱他女儿的还不止一个。

  "没担当就是没担当。"作为父亲,他得不偏不倚。

  苏严礼听不得这种说傅清也不好的话,道:"不是,她有担当的,就是怀孕了,容易情绪波动,所以才我来的。"

  傅国山微哂,要真有担当,她那女儿还会一味教唆他过来啊?

  不过说到这里,他还挺佩服他闺女。这个连他都搞不定的男人,结果到头来他还是吃了女儿的红利,让他对自己毕恭毕敬的。

  "清也的情况,你每天给你妈发个消息,吃了什么玩了什么。也拍拍照,看多了,她妈可能就不会那么生气了。"傅国山在最后支招道。

  ……

  蒋慧凡那边,一个人住着,挺无聊。

  原本傅清也能随叫随到,但是现在怀孕了,得注意身体,她也不敢总是叫她出来玩。思来想去很久,去了酒吧。

  她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些地方了。今天这一去,多少有些不适应。

  蒋慧凡也不太想跟别人一块儿玩,自己一个开了卡坐着,只是不久以后,却看见了一个她完全不想看见的人。

  单媛媛早就搬到了其他城市,这回是来旅游的。她也没有想到,居然能这么巧合的碰上。

  "清也最近怎么样?"

  蒋慧凡说:"你倒是还记得她啊。"

  "听说她怀孕了,跟苏严礼之间关系不错吧?"单媛媛有个心结,之前一直没有告诉傅清也,后来想说了,没有机会了。她想了想,道,"能不能替我转告她点事情?当初苏严礼跟我没什么,一开始他确实跟我提过谈恋爱的事情,可是他的要求是,不接吻,不牵手。"

  这算是什么追求?

  单媛媛几乎立刻知道,苏严礼没有跟她谈恋爱的意思。

  所谓对自己的好感。也不是喜欢的好感。

  蒋慧凡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单媛媛道:"他很优秀,是我自己心生歹念,产生了拥有他的想法,所以故意总在外人面前提起他,显得一副跟他很暧昧很熟的样子。实际上呢,他连见我的次数都很少。还有好几次,是我非要往他身边凑,他懒得叫我走开而已。"

  蒋慧凡示意她坐下:"喝酒吗?"

  单媛媛摇了摇头,说:"曲贺阳跟我也没有什么。他只是让我假装他的女伴,实际上,我的作用也就是替他捏捏腿吧。"

  这件事情,曲贺阳是之前就跟她提过的,蒋慧凡并不意外。

  单媛媛迟疑了一会儿,"还有些话,我不太敢说,怕说了,你又要觉得我是挑拨离间了。这样吧,我开口之前先问过你的意见,你要是不想听,我就不说了。"

  不知道为什么,蒋慧凡在听到她的这番话以后,心里涌出了一股不适感来。直觉告诉她听了会难过,告诉她她得拒绝,只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她听见自己略显平静的声音响起:"什么?"

  单媛媛看她的眼神似乎多了点同情:"你和曲贺阳虽然要结婚了,但是我觉得他。其实不爱你。"

  看看,一个外人用这样笃定的语气告诉她,曲贺阳不爱她。

  蒋慧凡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冷笑的说她的话可笑?还是满不在意的说那又怎么样?她知道这两种方式最能让自己看上去有其气势和洒脱点,但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

  她只是用面无表情的表情看着她。

  单媛媛道:"我跟他在一块的时候,有一次听到他跟一个女人跟他打过电话,那个女人的声音非常的歇斯底里。你知道的,曲贺阳这个人很厌恶这类人,可是任凭他的脸色有多冷。愣是没有挂断这通电话,两个人纠缠了一个多小时。"

  她停下来,观察蒋慧凡的脸色,见她依旧平静,才开口道:"那个女人哭着求他不要再喜欢她了。后来曲贺阳说犹豫了半天,才叫她放心,他会很快找一个其他女人结婚,不会再纠缠她。"

  蒋慧凡笑了笑,说:"我知道了。"

  "那个女人的名字好像叫……"单媛媛一下子想不起来,正打算努力去想,就听见蒋慧凡说,"我知道是谁,你不用去想了。"

  单媛媛怔了怔,然后又听见她重复了一遍:"我知道的,我知道是谁。"

  蒋慧凡指了指自己的酒杯:"你要坐下来陪我喝一杯吗?"

  单媛媛摇摇头说:"不了,有人跟我一起的,我得离开了。"

  "哦,那再见。"蒋慧凡自顾自去倒酒,一个小时以后,酒吧里面陆陆续续来了人,她却已经喝了不少,打算走了。

  然后她在门口撞到了个人,她有些头晕,揉着太阳穴说了句:"抱歉。"

  "不客气。"

  蒋慧凡愣了愣,抬头就看见了曲渡那张白嫩却带了点阴冷的脸,他盯着她看了片刻,然后弯下腰来,这一个动作却让她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曲渡的脸色冷下来,有些阴鸷的看着她。

  这个眼神让蒋慧凡酒醒了一大半。

  曲渡却率先从门边绕了进去,上次那个撞见曲渡这么堵一个女人的男人眼神有点复杂,谁能想到曲渡上次说绿了自己的,会是他嫂子。

  怪不得曲渡看上去想揍人,谁能接受自己的女人最后跟了自己的哥哥?还是有仇的那一种。

  男人跟着曲渡走了进去。

  "曲小少爷,你这刚刚要动手,曲贺阳可能又要来找点事。"他有些后怕道。

  曲渡不怕曲贺阳,他怕。因为他绝对先拿自己这类小喽啰开刀。

  男人挑起嘴角,"没打算动手?"

  但如果现在是在晚上,光凭蒋慧凡刚才排斥他往后退的姿势,他有的是办法跟她亲密无比。让她在自己身下一遍又一遍的喊自己的名字。

  ……

  蒋慧凡心有余悸的从酒吧离开。

  上车之后,先给傅清也说了今天单媛媛交代自己的事情。

  傅清也说:"其实早就不计较她的事情了。"

  蒋慧凡"嗯"了一声,她不计较,但是有些话,她自己却听进去了。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想起了安琪的朋友圈。

  蒋慧凡点进去看时。都是一些日常,一直往下翻,翻到了一条,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男人全luo的背影,身材腰线都很好看。

  如果是以前,她不会知道是谁,可是她现在太熟悉曲贺阳了,几乎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何况。边上还有他的英文名字:chris。

  配的文案是。

  想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