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7章 休息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条朋友圈的文案是半年前,那会儿蒋慧凡和曲贺阳还不太熟。所以安琪发这条朋友圈的时候,她也没有留意。

  蒋慧凡心底有点凉,那种凉到透透里的感觉,一跟拽着她的绳子,忽的就断了。

  曲贺阳跟安琪分明有联系,怎么还说找不到她的人?

  或许是,一个不允许找,一个只好假装不知道。

  这一夜她脑子里乱得厉害,第二天一大早,蒋慧凡又认真的往下翻之前安琪的朋友圈,里面还分享过很多生活用品,当她看到她的牙杯、茶杯还有拖鞋的时候,愣了好一会儿。

  她不敢百分之百确定跟曲贺阳的是同款,但是真的十分眼熟。

  蒋慧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不太控制的住自己的情绪,转身下楼跑去。几乎是憋着一口气,开了一路的车,回到了跟曲贺阳的住处。

  这个时间段曲贺阳都是不在的。她回来一下他不会知道。而她也是故意选择了这一个时间点。

  蒋慧凡突然觉得,女人就是魔鬼,她甚至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察觉到很多东西。比如她打开门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东西好像都被收了起来。

  再比如,她往洗手间看的第一眼,就知道曲贺阳一直用的牙杯,确实跟安琪的是情侣款,拖鞋也是,甚至像到她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替他开脱。

  蒋慧凡几乎算是明白过来了,安琪发了朋友圈的,绝对不会是不相干的,茶杯可能曲贺阳公司那边在用。

  而安琪的朋友圈里还有很多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只不过她暂时还没有发现同款而已。

  蒋慧凡想,或许在曲贺阳的书房里,所以她想推开门去找,结果发现他已经把这扇门给锁上了。

  她愣了愣,突然在原地蹲下去。

  书房的门,在她上次进去看到那本书之前,从来都是不锁的。

  曲贺阳……在提防她。

  ……

  蒋慧凡拿走了自己的护照,以及其他的证件。

  她怕曲贺阳万一临时回来,并不敢多留,很快就从屋子里出来,在附近他跟她求婚的公园里面坐了一会儿。

  蒋慧凡已经想象不到,自己被求婚时候的美好了,她只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十分的麻木,坐了半天以后,她突然给安琪打了个电话。

  那边的人似乎刚睡醒。懒洋洋的,"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蒋慧凡犹豫了好一会儿,说:"安琪,你真的不喜欢曲贺阳吗?"

  这一个话题,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敏感。敏感到安琪迟迟不肯说话。

  可蒋慧凡的态度,也像是非要得出一个答案不可。

  也就导致,这回是高傲的安琪拜了下风,她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说:"你无不无聊?我挂了。"

  蒋慧凡笑了笑:"其实还是喜欢的吧?"

  可是一向高傲惯了,不肯承认喜欢上了自己身边的舔狗。所以,偷偷选择送男方一些情侣款,这样一来,得到暗示的曲贺阳就走不掉了,只好配合的陪她玩一些隐晦到不能再隐晦的暧昧游戏。

  而安琪之所以敢发朋友圈,她敢肯定,曲贺阳是被屏蔽掉的。不然那么明目张胆的想你,就算难如登天。曲贺阳肯定也会去找她的。

  这一句反问,没得到安琪的回复,反而更加让她像是见了鬼似的,麻利的把电话给挂了。

  蒋慧凡苦笑了两声,情绪收下去以后,却有点茫然。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

  蒋慧凡最后找了一个情感咨询的网站,问了自己的问题。

  第一个给她回复的人一针见血道:?跟人家用情侣用品,那是真爱了。至于你,估计是他需要一个太太,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要娶的女人,和喜欢的女人,那是两码事。?

  之后的回答,大同小异。

  总结来说,就是劝分。

  都劝她赶紧分手。

  蒋慧凡看着这些回答,有一刻心如刀绞,居然没有一个人往好的方面想。

  回了家她难受的在屋子里躺了半天,然后告诉自己不能颓废下去,她洗了把脸,从洗手间出来时给曲贺阳发了条短信。

  她说:?婚礼还照常举办吗??

  蒋慧凡觉得,自己大概不会收到回复,或者也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嗯"字,就像他最近一直发的那样。

  果不其然,一直到傍晚五点半,她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蒋慧凡正要打电话跟家里商量商量这婚礼要不然先取消算了,就看到曲贺阳的电话打了进来。

  来电显示上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让她愣了好久,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接了起来。

  曲贺阳说:"小蒋,过来开门。"

  蒋慧凡有些复杂的往门的位置扫了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人不太喜欢敲门,哪怕就在门口,也非得用电话联系。

  她有些迟疑的开了门,曲贺阳就站在她门口,看上去相当的疲倦,但是勉强还是朝她露出个笑容来。喊了她一句:"小蒋。"

  蒋慧凡只是稍微让出个位置,让他进来。

  略显冷漠。

  曲贺阳皱了皱眉,伸手将她拽到自己面前来,上下仔细的打量了她两眼,道:"心情不好?"

  蒋慧凡没吭声。

  "我最近在处理点事情,冷落了你,我向你道歉。"曲贺阳道。

  蒋慧凡看他态度诚恳,心里更加难受了,她不知道他这是真的对喜欢的人的讨好,还是就是简单对未来太太的尊重。

  她不太喜欢相敬如宾的感觉,一般太过客气的夫妻,往往爱的没有那么浓烈,对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代来说,可能是个好词,可放在现在,怎么看怎么显得寡淡。

  她忍不住试探道:"我想回去住了,这边我不太适应。"

  "你自己在这边住了几年,怎么会不适应?"

  蒋慧凡有些咄咄逼人的说:"你就是不希望我回去吧?"

  曲贺阳有些头疼,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她似乎看到了他眼底的几丝不耐烦,他有些回避的说:"小蒋,就几天,几天我就带你回去。"

  "不用你带啊,我自己就可以回去。你要忙你的就忙你的,我不会打扰到你。"她看了看他的脸色,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开玩笑的,不回去就不回去吧。"

  他愣了愣,似乎想开口说点什么,但也没有说出理由来,又伸手似乎想抱她一下,蒋慧凡却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转身去整理自己在餐桌上的外卖盒子。

  往后曲贺阳再说话,她就当作没听见。一连几次以后,曲贺阳似乎也有些生气了,他捏着她的下巴,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抱着她往床上丢。

  蒋慧凡从来没有见识过他这么野蛮的样子,力气大的她怎么样也挣脱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占有自己。

  "怎么能无视我?"曲贺阳一边亲昵的亲她的锁骨,一边带着点冷意道:"小蒋,听话。"

  她屈辱极了,却怎么样都不肯掉一滴眼泪下来,也完全不肯给他半点反应。

  两个人从来没有这样过。

  曲贺阳也没有半点兴致,草草收场。起身穿好衣服,本来他就想这么走的,但到底是俯身安抚般的亲了亲她,才转身走了。

  几分钟后,蒋慧凡收到了曲贺阳的一条短信,?对不起,今天情绪没收住。?

  蒋慧凡只扫了一眼,并没有去拿手机,更加没有回复。她只觉得糟糕透了。也清楚的认识到,曲贺阳不是她可以拿下来的男人。

  甚至……她一点都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对情侣,如果连对方的心思都猜不透,是不可能长久的。

  蒋慧凡有种预感,她跟曲贺阳的婚礼,最终不可能走下去。哪怕她不提,也不可能顺利举行的。第六感告诉她,这当中或许还会有变故。

  一个人去想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怎么容易拿下主意。蒋慧凡约了明天中午和蒋母吃饭,她觉得或许和家里的长辈聊聊,会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蒋母答应了她的邀请。

  在有空的情况下,她不介意陪陪自己的女儿。

  何况,女婿有地位,来往密切点,那是好事。

  蒋母跟蒋慧凡见面的时候,特地打扮了一番,怕碰到女婿来接人。第一句话是:"那天怎么走的那么突然?回曲贺阳那了?那天早上他来接的你?"

  一连三问,问的蒋慧凡哑口无言。

  好在后面两个问题,都是蒋母默认的答案,所以她也没有打算听蒋慧凡说什么,只道:"今天你点菜,妈请客。咱们母女确实也很久没有出来单独吃过饭了。你弟弟公司的事情总是处理不好,妈不得不帮衬着点,天天忙得一点时间都没有。"

  蒋慧凡顿了顿,垂眸道:"他长大了,您帮得了他一时,可帮不了他一世。让他靠自己,或许更加好一点。"

  蒋母嗔笑道:"他多大,在妈的眼里都只是个孩子。"

  蒋慧凡的眼神有点复杂。

  蒋母在最开始,也是满心满眼的呵护着自己的。可是自打弟弟出生了以后,蒋母的心思,就完全不在她这儿了。

  她觉得蒋易凡是个孩子,可他也就是比她小了两岁。可蒋母从十二岁开始,总说她是个大人了,得让着她弟弟。

  到了蒋易凡这儿。二十三岁了,婚都结了,却还是个孩子。

  蒋慧凡有过不平衡。

  但现在,早就习惯了。

  蒋母一直标榜,自己从来不重男轻女,她一贯说,她这是帮着小的。

  处理这种话题,她不接这个话题就行。

  蒋母把菜单交给她,说:"你点菜吧。"

  蒋慧凡"嗯"了一声。主动点了一桌子菜,在吃喝这点上,蒋母还是很大方的。毕竟家底后,不可能被吃垮。

  蒋母叹口气道:"小蒋,你这次回去没见到爸爸,可他一直念叨着你。你说你爸爸怎么这么偏心?天天想着你,却从来不肯开口提你弟弟。"

  蒋慧凡笑了笑,蒋父确实偏向她多一点,哪怕他外头还有几个孩子,可最喜欢的,还是她。

  两个人若有似无的聊着。

  "妈,我突然有点不想结婚了。"她在这顿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才开口道,"你觉得我要是退婚了,怎么样?"

  她想,蒋母或许会问问她原因,她怎么着也能倾诉几句,说出来以后。可能心情会好很多。

  但是没想到,蒋母在听到她的话以后,整张脸的脸色都沉了下来。语气里面满是不赞同和责怪:"小蒋,当初是你自己挑的人,爸妈没有干涉你吧?你在这时候退婚,先不说以后还能不能找到好人家,万一曲贺阳不愿意放过咱们家,怎么办?你忍心就因为你的感情私事,把家族给毁了吗?"

  这句话的分量太重了。砸的蒋慧凡有些晕。

  是的,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她担负着家族兴衰的责任,更加不愿意成为家里的罪人。

  蒋慧凡勉强道:"我就随口提一句,有点婚前恐惧。"

  蒋母的情绪却一直没有缓过来,没过多久,助理打进来一个电话,她起身道:"妈还有工作要忙,先走了。妈在这里告诉你,小蒋,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谁还没有碰到过不开心的事?过去了就好了。"

  她去付了钱,扬长而去。

  蒋慧凡挺羡慕傅清也的,她父母支持的恋爱自由,婚姻自由,是她怎么样也享受不到的。

  当然,这也跟长辈的思维方式和生活经历有关系。傅清也的父母,本来就是挣脱门当户对关系出来的,这么多年感情一如既往的好,所以也坚信婚姻自由带来的好处。

  而蒋父蒋母。两个人就是很老式的传统婚姻,感情如履薄冰,所以蒋母本来就不相信爱情有多美好,她是典型的,觉得嫁给好男人,不如嫁给有钱男人,这一套理论的支持者。

  蒋母的几句话,反而让她压力更加大。

  压力一大,就需要找一个宣泄口。

  蒋慧凡甚至想过。找一个男人,出轨试试,或许能让她平衡许多,可是她不会一丁点钓男人的手段,跟异性相处,很多时候更像是哥们。

  除此之外,她只能自己去喝酒。

  ……

  苏严礼倒是没想到他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注意到蒋慧凡。

  可能是只要是傅清也在意的人,他都能比平时多一分关注。

  她跟两三个他没有见过的女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苏严礼下意识的扫了眼楼上,然后朝蒋慧凡走了过去。

  蒋慧凡看到他时,就揶揄道:"前天日子很好过吧?"

  苏严礼挑了挑眉:"还不错。"

  傅清也那一天对他格外温柔,什么事情都没有使唤他,还甜甜的喊了他几句"好阿礼",以及几个香吻。

  她甚至大度的说:"我决定了,孩子跟你姓。"

  没怎么享受过浓情蜜意的苏严礼,十分受宠若惊。不过孩子跟谁姓,他没太多所谓。

  蒋慧凡指了指自己说:"我的功劳。"

  想了想,又补充说,"单媛媛勉勉强强占了四分之一吧。"

  苏严礼道了谢,又叮嘱道:"你注意安全,等会儿走的时候,我下来送你。"

  蒋慧凡打趣道:"你送其他女人,清也不会不高兴?"

  "会。"苏严礼说,"不过你没关系,清也对你十分放心,说你看不上我。"

  蒋慧凡确实有的时候觉得,傅清也跟了苏严礼,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毕竟闺蜜在她眼里,是完美的,谁也配不上。

  苏严礼很快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蒋慧凡临时在酒吧里认识,并且蹭了她的卡座的女人,有两个在聊苏严礼,说他帅。

  还有一个,一直盯着自己看。

  蒋慧凡去上厕所的时候,那个女人跟了上来。

  "有事?"她盯着这个大美女。有点不解。

  女人就站在她正面前,五官好看到不行,有些轻佻,且风轻云淡的说:"想不想和女人试试?"

  蒋慧凡微愣。

  女人微微俯身,带了点暧昧的说:"女人更加懂女人,不是吗?"

  蒋慧凡喝多了,半天反应不过来她的意思。傻傻的站在原地,只看见女人朝她凑过来,眼看着越离越近。突然有只手把她给拎开了。

  曲渡扫了女人一眼,后者就灰溜溜的走了。

  他懒懒散散的看着蒋慧凡:"还挺会玩。"

  蒋慧凡皱眉说:"什么意思?"

  "你要有需求,不如来找我。"曲渡慢条斯理的打开洗手池洗了下刚刚碰过女人的手,"毕竟我跟你,也跟做过差不多了。"

  上次哪都看了,如果不是听她说不会,知道她是第一次,他不会半路刹车。

  但,要是早知道便宜的是曲贺阳……

  曲渡在关水龙头的时候。有些漫不经心的道:"曲贺阳就在楼上,身边跟了个女人,长得不错。大波浪,高马尾。"

  蒋慧凡心底有点凉。

  苏严礼在,曲贺阳也的确应该在,生意上的事,他们形影不离。

  只不过她第一次听说,曲贺阳身边会带个女人,是安琪么?

  可安琪不在国内。

  曲渡的手摸了两下西装口袋里的套子,说:"你是不是有点醉了?我订了房间,带你去休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