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8章 工作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自从上次带他回了家,以及后来看到他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模样,对于男女共处一室这类事情,警惕心极重。

  她下意识的往曲渡放在口袋里的那只手扫了一眼。

  蒋慧凡说:"有什么?"

  曲渡笑了笑,"想知道?自己过来看。"

  蒋慧凡抿了抿唇,她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对她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远离曲渡。

  从曲贺阳那儿听来的消息,他这个人能讨所有长辈的欢心,但是却是一枚定时炸弹。他接近自己,肯定是有目的的。

  曲渡微微弯腰,轻轻浅浅的气息呼在她的侧脸,凉飕飕的,也不知道他这个人是怎么做到,活着却像是没温度似的。

  "你要是好奇,就自己伸进来看。"他嘴角擒着抹若有似无的笑,既温柔。又疏离,矛盾违和却又无比自然。

  就像她想象不出来,他是怎么把阴冷和阳光,同时驾驭住的。

  一换眼神,像换了个人。

  蒋慧凡偏了偏头,说:"我不好奇。"

  曲渡说:"里面是关于曲贺阳的证据,不想看?"

  蒋慧凡怔了怔,见他情绪没有波动,一副随她便,爱看不看的样子,再加上酒精的稍微润化,她变得有些犹豫起来。

  曲渡弯着眼角看她,然后抓起她的一只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蒋慧凡下意识的想挣脱,他笑着淡淡的压制住她,半点力气都没有花的样子。

  "猜猜是什么?"他问。

  蒋慧凡心里有数了,脸色有点冷冷的,"你放开我。"

  曲渡漫不经心的笑着:"害羞什么?没碰到过?"

  这句话有点一语双关。

  蒋慧凡碰到是无意,她也是才知道,他喜欢放在左边。

  曲渡有些心不在焉的把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熟悉的包装出现在了蒋慧凡面前,单凭他随身带着这个,她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人。

  而且,在不是情侣的异性面前,他这样子并不妥帖。或者说,他为人放浪形骸。经历得女人多了,所以对他而言,这很正常。

  "姐姐,我带你上去休息。"他弯弯眼角,还给她一分熟悉感。

  休息?分明就是找她干不安分的事。

  蒋慧凡疏离的说:"曲渡,你不是费城。"

  喊什么姐姐?

  她也不会上当。

  小魔王就是小魔王,不可能是小天使,装的再像,本质里变不了的。

  男人懒洋洋的说:"怎么不是?"

  "你不是,你才喜欢装干净。"

  曲渡耸耸肩,笑意更加明显了,"费城绯闻一大堆,但是曲渡可是干干净净啊。多少人想得到我的身体,我送给你了,你反而拒绝。"

  蒋慧凡心道,那也是你用费城这个身份胡乱瞎来,结果一切混乱反而要用这个假身份担着。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不再搭理他。转身离去。

  曲渡低头扫了自己那儿一眼,扯着嘴角,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蒋慧凡大概是感觉到他了,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然后坐回到了自己方才订的位置上,一动不动。

  曲渡目不斜视,从一侧的楼梯上走了出去。

  蒋慧凡坐了片刻,然后猛地灌了好大一杯水。

  她想起自己手在他裤子口袋里的异物感,她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然后,她害东西存在感越来越明显了。

  蒋慧凡再看了眼自己面前,一开始,在洗手间撩她的女人已经不见了,另外两个倒是坐着。

  其中一个问她说:"你认识费城啊?"

  蒋慧凡敷衍的"嗯"了一声,依旧觉得自己那只手很怪异,像是不是自己的了。

  "费城在这一片吃得很开,经常请酒吧里的朋友喝酒。"女人顿了顿,又说,"就是挺花,我几个朋友,都跟他短暂的好过。他喜欢年纪小的。"

  蒋慧凡就知道,他不是个好男人,他可能连什么叫喜欢都不知道,单纯就是服务于生理。

  她不在意曲渡,只是有点因为曲贺阳的事心浮气躁。

  或许她应该上去看看,楼上,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带了一个女人。

  ……

  曲渡到了楼上,就有一大堆人围了上来。

  小二爷,有权有势,前呼后拥。

  "二爷,您刚刚哪儿去了?"

  曲渡点了支烟,随口道:"求欢去了。"

  "哟,姑娘呢?"

  曲渡似笑非笑道:"要是成功了,这会儿我就该在房间里面享受,你以为我还会往这个男人堆里面凑?"

  那人推了一个姑娘过来:"谁说是男人堆?二爷。您看看这位姑娘,好不好看?小春兰,给曲少爷问声好。"

  女人道:"小少爷好。"

  曲渡懒懒道:"会什么?"

  "会泡茶?"

  "会泡什么?"

  "小少爷想喝什么有什么。"女人那是经过训练的,笑得媚,"包括刚刚被其他姑娘拒绝的,您要是想要,也未尝不可。"

  曲渡从上到下打量了女人一眼,后者朝他抛媚眼。

  蒋慧凡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跟一个女人亲亲密密,女人的大长腿,不停的在桌子底下挑-逗他。

  她是上来偷偷看曲贺阳的,并没有在意他的私生活。

  曲渡却在冥冥之中回过头来,挑眉,笑说:"姐姐,误会。"

  他那条西装裤下的大长腿,没什么感情的抖开了不安分的女人。

  什么时候不撇清关系,偏偏在这时候,被看见了,又在意起自己的清白来了。

  挺此地无银三百两。

  蒋慧凡懒得多看他一眼,更加不把他的解释放在心上,只问:"曲贺阳在哪?"

  曲渡放松随意的神情收敛了些,双眸无波的看了她半晌,才朝她招招手道:"过来等他。"

  又看看一旁的小春兰,说:"你走。"

  女人恶狠狠的看了蒋慧凡一眼,不情不愿的把位置给让出来了。

  蒋慧凡可不愿意就这么被人给恨上了,哪怕跟曲贺阳之间的关系有点陷入了僵局,也不得不拉他出来以示自己的清白:"我是曲渡的嫂子。"

  曲渡带着笑意说:"嗯,刚才楼下,我堵的那位。"

  蒋慧凡莫名其妙。

  可屋子里的人,不久前,听他说,他求欢失败。

  所以女人归女人,嫂子这回事,没几个人听进去的。

  众人习以为常。

  曲渡从小,就爱跟曲贺阳争东西,吃穿用度,到现在,女人。

  蒋慧凡现在对曲贺阳死心塌地的,可没有人觉得,在曲渡漫长的攻势下,她能全身而退。

  "嫂子好。"旁边的人道。

  此嫂子,非彼嫂子。

  嫂子身后的男人,并不是同一位。

  蒋慧凡只觉得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了,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说不出来。她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依旧问:"曲贺阳在哪?"

  "不知道。"

  蒋慧凡怔了怔,然后没什么情绪的看见他,他的戏耍,甚至还让她松了一口气,或许曲贺阳身边有女人的事情也是他瞎编的。

  "再见。"她略显冷淡的说。

  曲渡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然后道:"在楼上。"

  蒋慧凡转身上楼的时候,他却没有阻止,看了眼一旁恨恨的小春兰,笑着说:"过来坐。"

  小春兰眉开眼笑。

  一旁的人。脸色却变了变。

  这小春兰呐,真是没点眼色。

  ……

  蒋慧凡上了三楼。

  相比于楼下,这儿确实要冷清许多,不像是单纯吃喝玩乐的地方。

  可她也不确定曲贺阳在哪一间。

  蒋慧凡不能联系曲贺阳,也不能联系苏严礼,万一真有姑娘,打草惊蛇了,姑娘也就躲起来了。

  她一间一间敲的门。

  但是不得不说,蒋慧凡今天的运气有点好。第一间房门打开的时候,她就听见了曲贺阳的声音。

  "蒋小姐?"

  里面似乎有人走动,下一刻,曲贺阳就走了出来,有些意外的说:"小蒋?你怎么来了?"

  蒋慧凡从他身上闻不到一点酒味,大概就是在这里谈生意而已。可是他的手撑在门上,像是故意在挡着她,避免她进去。

  谈恋爱的女人太他妈的矫情了。

  蒋慧凡格外憋屈,却也只是淡淡的说:"里面要是有其他女人在的话,我就不进去了。"

  曲贺阳怔怔的看了她片刻,那只放门上的手给松开了。

  蒋慧凡几乎是立刻推门进去,结果里面全是男人,一个女人都没有。

  曲贺阳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角落的屏风,又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蒋慧凡压在心底的那块石头终于沉了下去,曲渡的话就像一剂猛药,她刚刚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快要虚脱了,可现在发现他是骗自己的以后,她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同时,她才知道,原来曲贺阳几乎占据了她一大半的喜怒哀乐。

  "曲哥。"她想扑进他的怀抱。

  曲贺阳有些不太明显的稍微避开了她一点。

  这个回避动作让她愣了一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曲贺阳已经拉着她往门口走去。

  在包厢门关上的一刻,他将她拉进了怀里,然后热烈的跟她接吻。

  蒋慧凡似乎感受到了他思念的情绪,于是同样热烈的回应他。

  曲贺阳不停的顺着她的头发,"是不是想我了?"

  蒋慧凡这个人很奇怪,不怕硬。但怕人跟她来软的那一套。

  这顿时让她有些失控了,不停的点头:"嗯。"

  曲贺阳眼底带了笑意,说:"我也想你,但是我最近真的快要被逼疯了,小蒋,我也不想故意冷落你。"

  蒋慧凡说:"你今天跟我回去吧,好不好?我见不到你,就总是疑神疑鬼。"

  "你怀疑什么?"他抚摸着她的脸。

  "怀疑你,不喜欢我。"

  曲贺阳莞尔。又低头亲了她一下,想了想,说:"小蒋,不用怀疑,没有人能够取代得了你的位置。"

  她盯着他说:"所以呢,你今晚可以跟我回去么?"

  曲贺阳皱了皱眉,她在大部分时候都会妥协,不会做出让他为难的事情。可今天蒋慧凡偏偏像是跟他杠上了一样,非要等他给一个结果。

  他琢磨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好,今晚回家。"

  曲贺阳甚至没有回去告别,就拉着蒋慧凡下了楼,出了酒吧。

  而在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刚刚跟曲渡一块的小春兰。她脸上都是伤,见到她像是见到鬼了一样。本来反应是想逃,但还是乖乖走到她面前:"蒋小姐,对不起,我不敢再用那种眼神看你了。"

  蒋慧凡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哆嗦。

  曲渡这简直不是人!她明明就只是不满的看了自己一眼而已。

  所以他这是警告自己,如果惹他不高兴了,他对她也不会手软么?

  蒋慧凡浑身有点僵硬。

  曲渡要是敢这么对她,她肯定会跟他拼命的。

  曲贺阳以为她是害怕面前的女人,把她和小春兰给隔开了,他一向不太看得上外头这些人,只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然后带着蒋慧凡上了车。

  他在刚系好安全带的时候。就收到了一条微信:︹你要走了么?我怎么办?我已经不认识路了。︿

  曲贺阳回道:︹等会儿安盛会来接你。︿

  那边说:︹可是你为什么要让我躲到屏风后?︿

  曲贺阳见蒋慧凡扫过来,就放下手机,不再打字。转而去问她,"今天是不是还没有吃晚饭?"

  蒋慧凡说:"吃你可以吗?"

  曲贺阳道:"日式料理怎么样?我们也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吃过日料了。咱们小区不远开了一家店,要不要去试试?"

  蒋慧凡笑着说:"你是对我没有兴趣了么?"

  男人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只是一回到家,几乎是立刻给了她答案。曲贺阳将她放在了床上,无声却很有耐心的安抚了她一阵,再接下来,是两个人都很擅长且很有经验的事情。

  蒋慧凡觉得,他的喘息,都足够让她脸红心跳了。

  她想她大概是没有谈过恋爱,才会这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一喜欢就喜欢到连她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地步,所有的情绪几乎都跟她相关。

  蒋慧凡可怜这样子的自己。

  这样的女人,有了弱点,如果不被珍惜,她不知道自己会有多么痛苦。

  蒋慧凡在最后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轻轻的但是恳求的说:"曲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嗯?"他的语气还有点散。

  曲贺阳大多时候,一丝不苟,连西装也要穿得严谨妥帖,就比如衬衫,他会把最上面一颗扣子也扣上。

  只有她见过,他也有犯懒的时候。比如周末会抱着她赖床,他不愿意起来,也非要她跟着一起睡。

  蒋慧凡接受不了别人也能看见他这一面。

  她无声的贴近他的胸膛。说:"曲哥,你这辈子,都别背叛我。"

  曲贺阳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会的。"

  从这天后,他算是稍微重视了一些她的情绪,第二天,也依旧回家了。

  两个人去吃了一顿烛光晚餐。

  出来的时候,碰到了曲渡,他笑着喊了句:"哥。"

  余光却一直看着蒋慧凡,以一个男人欣赏女人的方式。

  曲贺阳却连搭理他都懒得,蒋慧凡也知道曲贺阳对曲渡的态度,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跟着曲贺阳手拉手离开了。

  蒋慧凡以为,曲贺阳至少这几天,应该都会在家里好好待着,哪怕是住在自己这边,那也没有什么不行。什么事情再没有证据之前,她不能直接就否决他。

  安琪的态度,那是安琪的态度,曲贺阳可能并没有给她答复,她得等这两天稍微过去,再问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回去,以及为什么把自己的行李全部收拾起来。

  不过曲贺阳后一天,就没有回来了,他给她发消息说:︹今天公司实在很忙,我就不回来了,等会儿我会让助理给你送饭过去,也是家新店,你先尝尝,等有空了,我再带你去。︿

  蒋慧凡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不想回复。

  她以为的浓情蜜意期,居然比她想象中的短很多,甚至只有一天的时间。

  蒋慧凡打电话给傅清也,跟她这位有过经验的好闺蜜探讨闹矛盾的小俩口,和好的甜蜜期能持续多久。

  傅清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她没有蒋慧凡这种烦恼,她跟苏严礼的吵架,和好取决于她的心情,甜蜜期多久,也取决于她的心情。

  她要是觉得烦了,半天就能结束。她要是愿意多谈会儿恋爱,那也能持续个十天半个月。

  傅清也说:"这个不一定吧,你想多久就多久啊。"

  蒋慧凡有点沉默,她好一会儿才问:"这取决于你的心情么?"

  "是啊。"

  傅清也一开始也没有想过。苏严礼会这么好管教。所以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所有的男人,外头看上去再牛,结了婚以后应该也是这副德行的。

  但蒋慧凡的话,让她有点意外,同时也有点警惕。

  她说:"小蒋,你得知道,一段恋爱里,女人一定要把握主动权。你让着他,被他拿捏,不行的。"

  这是她这么久以来得出的经验。

  蒋慧凡刚想说话,却听见了电话那头,苏严礼喊傅清也吃饭的声音。

  "苏严礼最近公司不忙?"

  "哦,秋季是淡季。"傅清也说,"我们傅家也是,所以家里人假期都多。"

  蒋慧凡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她没有记错的话,曲贺阳家公司,跟傅清也类型几乎差不多,只是更加有钱而已。

  可为什么,曲贺阳会这么忙?

  蒋慧凡突然觉得,不会真是工作的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