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89章 分手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像是绞着点劲儿,好不容易缓过来,说:"清也,我能不能跟苏严礼说句话?"

  "你等会儿。"她转身喊人去了。

  不一会儿,苏严礼的声音在那边响了起来:"蒋小姐,有事?"

  蒋慧凡有些迟疑的说:"你们最近都不忙吧?"

  可即便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套话,却还是被苏严礼听出了其中的含义,他沉思片刻,道:"我这边是不忙,清也怀孕了,我就没有接多少活,工作上的事情也有我父亲帮衬着处理,曲贺阳跟我并不是一种状态。"

  这苏严礼是谁啊,那是曲贺阳的好兄弟。

  蒋慧凡觉得,他有可能隐瞒了什么,可是她也不能多问。不然傅清也要是去逼问,就有可能影响他和曲贺阳之间的兄弟情,也会害他们夫妻吵架的。

  挂了电话以后,她在家里坐了好一会儿,才给曲贺阳打了个电话。

  铃声此起彼伏。

  蒋慧凡有几分赌气的成分,他不接,她就一直打。打到最后,那边的男人确实先没了耐心,接的时候,声音也压得很低:"小蒋,怎么了?"

  她说:"你在哪?"

  曲贺阳有些头疼的说:"在公司里。还能在哪?"

  蒋慧凡道:"公司里面,不能大声说话么?"

  "现在在开会。"曲贺阳接话没有一点犹豫,轻轻咳了声,语气里带着几分讨好,"小蒋,我就这几天忙的,你稍微有点耐心,行不行?等我忙完了,咱们差不多该结婚了,后面蜜月期我给自己留了一个月。"

  她沉默了很久,不知道最后是不是妥协,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要是没事,可以找个朋友出去玩几天,散散心。"

  蒋慧凡深吸一口气。说:"没事,曲哥,你先忙吧。"

  "乖乖等我。"

  蒋慧凡挂了电话,却没有在家里坐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不肯坚信曲贺阳的话,拿了包就往楼下跑。

  曲氏她不经常来,或者说,要是没有曲贺阳的通知,她就不会来。但是来不来是一回事,所有的员工认识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前台面对着自己的老板娘,格外的客气,"蒋小姐,过来找老板?老板今天不在。"

  蒋慧凡的脸色只变了很短暂的一瞬间,就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曲贺阳不在。

  可他说自己是在公司、在开会的。

  蒋慧凡心底有点冷。

  都说当发现第一次欺骗的时候,就得注意,欺骗是不是已经经历过无数回了。

  蒋慧凡勉强自然的笑道:"我知道他不在。就是过来拿点东西的。"

  "哦。"人家小两口肯定对彼此的消息熟悉,前台没放在心上,道,"那您自己上去?"

  "行啊。"蒋慧凡客气的说,"你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我都这么熟了,就不用伺候我了。"

  可她不想让更多的人看见她,或许指不定哪个人转头就告诉曲贺阳她来过。她忽悠住一个前台,说曲贺阳已经跟她说过不在了,前台自然不会再去跟他打报告。

  其他人不一样,她不可能见到每个人都这么说的。

  蒋慧凡没有上电梯,只躲进了一楼的洗手间。当她看到洗脸池前面镜子里的自己时,愣了好一会儿。她不仅憔悴了,而且脸上的笑意也没有了。

  她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啊。

  蒋慧凡有点心酸,也很难受。她被骗了,却不能去曲贺阳面前大闹一顿,她还得为自己身后的蒋家考虑。

  洗手间里面,很阴冷。

  蒋慧凡很快给自己的牛仔大衣扣上了扣子,神色也恢复了平静,出去的时候,前台对着她笑,跟她说慢走。

  她点点头。

  只不过一出去,脸色就垮了下来。

  曲贺阳的欺骗,哪怕只是很小的一个谎言,却也变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

  她不敢碰,也不敢问。

  于是,她只能不去主动联系曲贺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曲贺阳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开完会了。?

  蒋慧凡看了一眼,最后也只是如同他往常的模式一样,给他发了一个"嗯"字。

  那边就安静下来,说:?回聊。?

  这下蒋慧凡没回。

  她想,她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他要是真的在意自己,也应该来跟自己解释了。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蒋慧凡不知道她在他心里,排在了什么位置。

  ……

  跟傅清也待多了的最大影响,就是能做到说走就走。

  她在半夜的时候,订了一个旅游团。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听见手机响了。是旅游团那边联系她赶紧去机场。

  昨晚的思绪还没有及时回来,她在床上躺了很久,才想起她昨天晚上冲动的订了一个旅游团。

  "蒋小姐,您还来吗?"

  她迟疑不过几秒,说:"来。"

  ……

  蒋慧凡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准备。

  到机场的时候,甚至也没有化妆,行李箱也是乱七八糟的塞了些不知道用的到用不到的东西,唯一清晰的记得的,是护照和身份证,最重要的她没有落下。

  这次去的地方很远,像是一个小村落,蒋慧凡跟傅清也的风格,都是什么地方热闹,酒吧多,往什么地方去,可这次她居然订了一个海边的小村庄。

  唯一让她这么选择的,大概这是能最快出发的一个。

  跟她一个团的,大部分都是些年纪比较大的叔叔阿姨,也的确,年轻人很少有愿意往那些地方跑的。

  蒋慧凡上飞机前,看了眼手机,没有人给她发消息。她在谈恋爱之前,还是有一两个一直保持联系的好哥们的,可是在她跟了曲贺阳以后,和他们都断了关系。

  女人一旦谈起恋爱来,社交圈就会变得很狭窄。遇到对的人还好,但凡遇到个不怎么样的,那就完全是不划算的买卖。

  蒋慧凡觉得自己隐隐约约已经往不划算的那一挂靠拢。

  她最后又去翻了翻朋友圈。

  最新一条,是傅清也发的苏严礼做饭的视频,视频里她的声音很愉快:"当不好厨师的大总裁不是好爸爸。"

  傅清也一高兴,蒋慧凡也会跟着高兴,她弯着眼角点了赞,只是再往下划时,那点浅浅的笑意收敛了下去。

  是安琪的。

  她发了一张自拍,照片上的她依旧迷人。穿着一字肩的衣服,很是性感。

  配字是:最让人思念的是故土,还有故人。

  故人,指的谁?

  这是意有所指的意思么?

  然后蒋慧凡眼睁睁的看见,在这条微信的下方,曲贺阳点了赞。

  这一个赞其实已经让她的怒气升起来了,她甚至想冲动的也去点一个,好让他知道。她能看见这一切,可理智还是把她给劝了下来。

  她正想去问安琪,她是不是回来了,却被空姐提醒,开飞行模式。

  于是她的问题搁置了。

  蒋慧凡煎熬了一路。

  以往上了飞机,她都能很快的睡去,可是今天却睡意全无。

  蒋慧凡承认,自己有点方寸大乱了。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可就是感觉不到安全感。

  所以在她下了飞机以后,就重新问起这个问题来。

  可是安琪不知道是忙,还是什么的,一个字都没有回她。

  蒋慧凡盯着手机看了好几眼,最后放弃了。

  偏远的海边,信号不好。

  蒋慧凡跟团一起到民宿的时候,其实还是不太适应这矮破小。民宿的环境很差,当她走进自己分配的房间的那一刻,她甚至觉得用不着什么工具,只需要用力的一推,她的房门就能被推到。

  她想,这也好,没网她就收不到消息了,用不着等安琪回了自己什么。

  海边海风很大,房间里也没有空调,蒋慧凡晚上,终于有点后悔来这儿了,她睡不着,却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断网,如果早知道,她或许可以下几部电视剧。

  蒋慧凡下楼了,民宿的老板,都是很好很朴实的叔叔阿姨。一见她,就明白了小姑娘这是因为什么过来的。

  "往后院走两百米,那边能看见一个小山坡,小山坡上有网。"阿姨和蔼的笑了笑,"有很多人过来玩的,那边应该有不少人,你过去找吧,没危险的。"

  "谢谢阿姨。"

  蒋慧凡冲她笑了笑。一个人举着手机闪光灯往那边走,果然那个小山坡上坐了不少的人。她过去的时候,手机就连上网了。

  然后第一时间跳出来了安琪的消息:?对啊,我会回国了。小蒋,你高不高兴?咱们有几年没见面了??

  蒋慧凡愣了许久,才回道:?你现在在家??

  ?不在。?她回:?小蒋,不聊了,我要睡觉了,哦,还有,我想夸一夸你,你现在真好看。?

  蒋慧凡一头雾水,不知道她怎么就夸到自己身上来了,然后想起,曲贺阳的朋友圈里面是有自己的照片的。

  她记得是好早之前,她跟他在洗完澡之后拍的。那组照片拍得很唯美,也很亲密,也是那一张照片,第一次让她觉得,她跟曲贺阳之间是有cp感的。

  蒋慧凡点进了曲贺阳的朋友圈,只是在一路往下翻时,才发现那组照片已经不见了。

  他把照片给删了,或者给隐藏了起来。设置了仅自己可见。

  蒋慧凡直觉,他的照片就是不想给某些人看的。

  某些,他觉得不该看这些照片的女人。

  蒋慧凡又去看安琪的朋友圈,结果看见她在下午又更新了一组照片,其中有一件衣服跟她的很一样,她不确定是同款还是什么的。

  直到她把照片放大看,才确定那是自己的衣服。

  她捏着手机的手很用力,可是心里却觉得无力极了,她在猛地喘了几口气以后,重新冷静的给安琪打了电话:"你穿了我的衣服?"

  安琪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不知道是谁在洗澡。

  她的声音压得很低,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小蒋,原来这些是你的衣服啊?我还以为是替我准备的呢,你什么时候穿衣风格跟我这么像了?"

  蒋慧凡说:"我没有模仿你,你以前也不这样子穿。"

  安琪说:"小蒋。你好凶,我身体不好,你别这样对我。我说实话罢了,你要是不是模仿我,他会多看你一眼么。"

  蒋慧凡哑口无言。

  安琪却突然笑起来,她轻飘飘的说:"小蒋,鸠占鹊巢这个词你听说过吗?你觉不觉得自己像是那个鸠。"

  蒋慧凡道:"你不要忘了,你穿着我的衣服。住着我的地方。"

  安琪道:"可是这是曲贺阳的地方呀。我都在这儿住了好几天了,都没有发现你在这边住过的半点痕迹。"

  那么所有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曲贺阳把她的东西给打包起来,就是为了方便安琪入住的。

  甚至,为了让安琪觉得方便点,一直不肯让她回去住。

  蒋慧凡只要想到,曲贺阳把原本安排给自己的家,让给了安琪住,就觉得说不出来的反胃,让人作呕。

  她也觉得自己傻,明明早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却还是选择相信了他好几次,甚至,跟他上。床。

  安琪道:"小蒋,我没有跟他说我认识你,他也没有跟我说他要结婚了。这几天我们俩都在一块吃饭,一块相处。我身体有点不好,都是他在照顾我。"

  她很是认真的说:"小蒋,实话告诉你,我离开是因为曲渡,我喜欢他,是他把我带出国的。我眼睁睁看着曲贺阳难过了很久。但是我在国外的日子,发现我还是挺想他的,我只是一直不肯承认而已。这次他对我这么好,我感觉我还是喜欢他的,我想重新跟他在一起。"

  小山坡上,其实很热闹。

  蒋慧凡只独自抱膝坐着,她什么都没有说。好半天后,兀自挣扎着:"他呢,他怎么说?"

  安琪的语气轻快了不少,她说:"小蒋,他不会拒绝我的,他大概只是会头疼。该怎么跟你提这件事,会让你不那么难过。"

  这句话真的说到了蒋慧凡的心坎上。

  原来她什么都不表现出来,就已经把难过表现得那么明显了。

  安琪怕她不相信,道:"要不要我现问给你听?他洗完澡,应该就快要出来了。"

  洗完澡?

  做什么要洗澡呢?

  她心里像块明镜似的。

  曲贺阳不是第一次了,安琪也不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是什么好事?

  只是吃亏的是她。她是第一次。

  她想,如果最开始那会儿曲渡真跟她发生点什么,她是不是也犯不着这么的替自己可惜了。

  蒋慧凡说:"我成全你,可是我的衣服,那是属于我的,你得脱下来。如果你还穿着,我下次会揍你。"

  她说完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至少安琪别想骑到她头上来。起码她跆拳道是真厉害。

  蒋慧凡翻进曲贺阳微信的时候,打字的手怎么样也不听使唤,抖得厉害。

  然后她选择了发语音。

  话没说出来,眼眶先湿润了。

  好半天后,蒋慧凡发了一句话过去。

  "分手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