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90章 无情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没有在小山坡上待很久,在拉黑了曲贺阳所有的联系方式以后,就站了起来。

  现在有没有网,有没有娱乐活动,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蒋慧凡觉得自己现在似乎需要冷静,她太心浮气躁了,心里的那股子怒火。像是随时要烧起来,但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不可以迁怒在别的人身上。

  也,不要为这种事情生气。

  谁没有分过手,谁还没有任性过,谁又没有认识过人渣呢?

  女人的归宿不一定是男人。

  婚姻也不一定是为爱情而准备的。

  她一点不想管这突然的悔婚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

  蒋慧凡一言不发的回到了民宿,关上门,蒙住了被子大哭了一场,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时,她除了眼睛肿着,其他都已经恢复正常了。

  甚至穿着冲锋衣跟团爬山去了。

  导游看了看她,说:"蒋小姐。在这边不习惯吧?"

  "嗯。"

  他误会她,是因为不习惯哭鼻子的。殊不知蒋慧凡,从来不是那么娇弱的姑娘。她可是连小时候骨折了都不掉眼泪的姑娘。

  小村落的生态环境,确实没得挑,山好水好,自然风光美的离奇。

  蒋慧凡身材算高挑,本来就将近170了,再加上比例好。显得整个人特别修长。她不说话的时候挺高冷的。

  一个人特别,就容易吸引异性的注意。

  她偏头的时候,看见有个不是同一个团里的男人正在盯着她看。

  蒋慧凡视线冷了下去,盯着那个男人看了一眼,后者就慌乱的把视线给移开了。

  这个小插曲,她倒也是没太注意。

  蒋慧凡拍了不少的照片,回去的时候,路过小山坡,所有人欢呼般的上去找信号,只有她一个人不声不响的回去了。

  第二天,她还是如此。

  一直到了第三天,导游才喊住她,问:"蒋小姐,你就没有想联系的人?"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找到了一个有信号的角落。几乎是刚连上信号的那个时刻,铺天盖地的消息不断涌了进来。

  傅清也问她去哪了。

  蒋母、蒋父和弟弟蒋易凡也发来了好多的消息。以及打来了无数的电话。

  当然,还有一个陌生的号码,她不敢确定是不是曲贺阳的,未接电话有将近一百个。

  似乎身边的人都在找她。

  蒋慧凡盯着消息看了许久,最后只给傅清也发了一条消息:?我没事,我很好。?

  傅清也那边几乎是秒回:?你跟曲贺阳怎么了??

  蒋慧凡:?也没什么,就是分手了。?

  傅清也那边大概是太担心了,直接就把电话给打了进来,果不其然,她声音都不太稳,有点焦虑的说:"小蒋,你怎么了?"

  "我能有什么?"蒋慧凡的声音听上去似乎不太在意,"就是这段恋爱,不想谈了。我……不喜欢他了。"

  傅清也沉默了许久,才说:"小蒋,是不是他对不起你。"

  蒋慧凡故意打了个哈欠,说:"清也,我困了,不想聊了。有空我再给你打电话,好吗?"

  傅清也那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最后却也只是无奈的叹口气,只道:"你安全就好,休息吧。"

  蒋慧凡在挂断了电话之后,又是漫长的沉默。她盯着那个陌生电话看了许久。可她没有拨过去,反而继续把那个电话拉进了黑名单。

  而在蒋母发来那一堆各种悔婚的严重后果里,她只回了一句:?妈,我不想当替易凡扫清障碍的那把铲子了。?

  她不要求她母亲为她做什么。可也不能总是要她规规矩矩的,其他事情或许可以妥协,但是这一件,她妥协不了。

  蒋慧凡想,这一句有点类似于撕破脸的话,大概会让她母亲勃然大怒,斥责她多想,以及解释她没有重男轻女。再或者,她会羞愧,会不好意思再找她。

  但她没想到的是,居然都没有。

  蒋母只在她断网的前一刻发了一句:?小蒋,你有没有想过贺阳会难受的。?

  蒋慧凡就自嘲的笑了笑。

  曲贺阳有新人作陪了。还是他梦寐以求了好久的女人,是不可能会难受的。他最想要的,应该就是她的识趣。如果那个打了一百来个的未接陌生号码是他,打这么多未接电话进来。大概只是为了确定她的分手属不属实。

  也可能,是想稍微解释两句,让他看上去不那么渣。他是一个多在乎口碑的人,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被打上"不忠"的标签。

  何况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的确没有不忠,相反的,他十年如一日,一直都喜欢着他的女主。

  爱情的故事里。主角就是应该在一起的,她这个女配,没有人会在意她过的怎么样。

  蒋慧凡想了想,给蒋母回道:?妈。他不会难过的,他喜欢的人回来了。还有,退婚的是你去商量吧,这件事情解决之前,我就不回来了。不用担心我,我过得很好。?

  这句话说完的同时,她就跟导游点了点头,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了。

  ……

  蒋慧凡觉得。自己越来越能适应一个人待着的日子。

  不仅适应,还很习惯。

  这种远离纸醉金迷生活的日子,往往让人更能平静下来,比如她能够做到坐在民宿房间的写字台上。数窗外的枣树,结了多少颗枣子。

  也能跟着民宿主人下地择菜,光脚踩在泥土地面上,她也不觉得脏。

  周日下午的早晨,她又跟着主人太太出动了。

  蒋慧凡干活细致,且心无旁骛,旁边的主人太太盯了她一会儿,说:"蒋小姐,你来这边已经第六天了。"

  甚至旅游团都走了。

  "嗯。"

  不长。

  她可能得待上一个月。

  "今天又有一批旅游团过来,入住的时候,我看见个小伙子,长得很俏,也是一副细皮嫩肉的样子。你们现在养尊处优惯了,没想到各个都还爱来这种地方。"

  蒋慧凡没放在心上。

  十点左右,她跟房东太太回去。

  两个人走到门口,还没有来得及进去时。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老板,有套子么?"

  地方民风淳朴,民宿太太的丈夫,也就是这儿的老板。回答的声音里也带了几分不自然:"没,没有的。"

  "哦,没有,怎么办?"蒋慧凡进去的时候。看到个穿得很少的女人懒洋洋的趴在前台,侧目看着一旁的男人。

  事不关己,蒋慧凡连给个眼神都欠奉。

  她在a市,比这个还要大的尺度都见过。

  蒋慧凡跟着民宿太太进了厨房。

  后者小心翼翼的跟她讲着八卦:"喏,旁边那个,就是我跟你说的,长的很俏的那个。你看见了么,是不是很俏?"

  蒋慧凡并没有看见,敷衍的点了点头:"嗯,俏。"

  她打算洗菜了。

  厨房没有门,前台的声音也就清晰的传了进来。

  男人声音有点慵懒,心不在焉道:"没有,那就不用了。"

  蒋慧凡洗菜的动作微微一顿。

  "不用怀孕了怎么办?"女人迟疑。

  男人说:"不会怀孕。"

  "你们男人就是不会替女人考虑考虑,你说不会就不会了?"女人假装嗔怒道。

  "不会。"男人尾音微微提了提,整个人显得更加懒洋洋了,"不做就不会怀孕。"

  女人大概没有料到这种结果,有些惊讶且失落的反问道,"为什么?"

  男人说:"我姐姐在这儿。"

  "你有姐姐?"

  "当然。"曲渡往厨房扫了一眼,手上漫不经心的转着一个银色的打火机,莞尔,"很无情一女的,上次摸了我,半点表示都没有。害的我可是几夜想的睡不着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