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91章 曲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厨房里,洗菜的声音哗哗的流。

  可水声,盖不住外头人说话的声音。

  蒋慧凡站着一动不动,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倚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外头的男人见了她,眼皮微抬,眼底含笑,温温柔柔的,不动声色的远离了身旁的女人半分。

  她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他。

  女人丝毫没发现这儿多了个女人,心思一股脑全部扑在曲渡身上,碍于女人的矜持。也不能表现得太掉价了。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她摸的哪?"

  曲渡视线往下一扫,弯着眼角,招人若揭。

  女人脸色大变,脸色难看得要命,在原地站了半晌,最后一声不吭的转身往楼上走去,房间的隔音不太好,很快传来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曲渡却不太在意的看着蒋慧凡,往厨房这边走过来,后者在他进来之前,率先转身进去了。

  蒋慧凡当做没有看见他,想继续洗菜,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了男人也走了过来。

  曲渡把那双修长的手伸进了菜篮子,说:"那个女的,一路上非缠着我。"

  蒋慧凡说:"嗯,你有魅力。"

  曲渡说:"我没有主动撩骚她。"

  "是吗?"

  "她给我递名片,请我吃饭。还给我订了房间。"他垂眸看着她,"订的跟她住一间房。"

  曲渡异性缘很好,而且平常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痞气样子,这样子的男孩子大部分不太安分,喜欢玩露水情缘的,当然都把他当做唐僧肉。

  不过,他可不是唐僧。

  他是男版狐狸精。

  蒋慧凡倒是觉得女人会纠缠他,大概也是收到了他有意无意的默许,要是他半路没兴趣了,再随便找一个理由,把女人给打发走。

  她没看他一眼,专心洗菜。"你大概告诉人家,你叫费城。"

  他懒洋洋的笑了笑,没说话。

  民宿太太有些惊讶的看着蒋慧凡:"这是来找你的?"

  蒋慧凡说:"不是。"

  曲渡说:"是。"

  不一样的回答,加上之前蒋慧凡哭肿的双眼,以及连家都不愿意回去。自然而然就把他们当成了吵架的小情侣,好心劝道:"当男人的,必须就得大度一点,有哪个男人天天让自己女人掉眼泪的?蒋小姐前几天,眼睛都哭肿了呢。"

  蒋慧凡神态淡淡。

  她哭不是因为他,被揭穿也不尴尬。谁都有情绪不好的时候,发泄很正常。

  曲渡的脸色却微微变了变,笑意不见了,反而意味深长的打量了她好一会儿。

  蒋慧凡把菜篮子收好,道:"老板娘,我就先回去了。"

  曲渡却跟在她身后,跟着她一块上了楼梯,最后在即将要进入她的房间时,蒋慧凡转身挡住了他:"还跟着?"

  曲渡道:"难不成你要我过去跟她睡?"

  蒋慧凡说:"别住我这就成,你爱去哪去哪。"

  曲渡笑,笑得温和,眉毛也轻轻挑着:"不是挺爷们一个女人,还为曲贺阳掉眼泪了?"

  "嗯。"蒋慧凡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和丢人的,"我喜欢他,为什么不能哭?"

  只不过。蒋慧凡的三观里,喜欢一个人,跟适不适合在一起,不是一回事。

  她现在依旧喜欢曲贺阳,晚上也会因为想到分手而睡不着觉,想到他跟安琪如胶似漆也会难受,可这不代表她就后悔分手这个决定。

  长痛不如短痛,藕断丝连不如干净利落,这是她比较喜欢的一种方式。

  "他跟其他人,情投意合。"

  "嗯,你跟好多人,情投意合。"蒋慧凡说,"安琪一开始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你们在一起过吧?"

  曲渡微微敛眉,眼底闪过片刻的冷意,最后却还是笑了笑,"姐姐,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何必这么尖锐。你不希望我进去,我不进去就好了。"

  蒋慧凡又说:"也别喊我姐姐了,不是你姐,跟你更没有血缘关系,张口就来的亲戚关系挺无聊的。"

  曲渡的眉头锁的更加紧了。

  下颌线紧绷,视线寡淡,不太高兴的样子。

  蒋慧凡挺怕他生气,怕他把这个地方给折腾了,可她不想妥协,不是善类,不好掌控的人她不想再接触。

  最后,曲渡妥协了。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从她房间里退了出去。

  蒋慧凡睡了个午觉,梦里光怪陆离的。

  她梦到七八岁的时候,碰到了曲渡,他邪笑着把她往水池里拖,她在水里呛得几乎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求生欲作怪。她开始大声的呼救,然后她听到了脚步声,拼进全力喊了一句:"救我。"

  来人无动于衷。

  她睁开眼,看到岸边站着西装笔挺的曲贺阳,他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只是任凭她怎么呼救,他都不肯伸手支援一下。

  梦里的她最后沉了下去。

  蒋慧凡被吓醒了。一阵的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只能说这两个男人都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好印象。

  蒋慧凡翻身起来去窗台边喝水的时候,一眼望下去,看见曲渡正和员工老板两个人坐在门口的一张八仙桌上,不知道在聊什么。

  她想到了那个梦。

  其实真假参半。

  这段记忆,她本来已经忘的彻底了,也不知道这会儿怎么就想起来了。

  蒋慧凡确实在很小的年纪,见到过曲渡。小时候他的轮廓跟现在一点都不像,那会儿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姑娘似的,肤白貌美。

  曲渡在曲老爷子面前,很是得宠。

  可年纪小的玩伴,却在曲如岁的教唆下,骂明明是合法的他野种。小时候的孩子没有自己的判断,只会随大溜。

  所以蒋慧凡也跟着骂曲渡野种。

  而后有一天,有一个当众这么骂他的,被他沉着张脸,拖进了水池里。那孩子吓得大哭。

  小曲渡不会笑里藏刀,只会阴沉张脸。冷冷的质问:"还叫不叫了?"

  "不敢了。"

  他又抬起头来,同样冷冷的看着跟那个小女孩一起的蒋慧凡:"你呢?知道该怎么叫我了吗?"

  小孩子都是畏惧强权的。

  蒋慧凡在那时候吓得发抖,吓得直摇头,又跟傅清也一块玩多了,脑子里面只有过家家的游戏,喊出口的是:"老公。"

  这句话。她回答的是曲渡,小小少年微微蹙眉,手放开了被他摁在水里的那位。

  可是她的视线,却直直的看着前方。正巧初中放学回来的曲贺阳刚好进门,听到这话,也抬头扫了她一眼,然后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再后来,她听说家里的表哥,也就是曲贺阳的同学,说,"听曲贺阳说,有个小男孩。在曲家喊他老公呢。你说他都一个初中生了,怎么还能迷倒这种小朋友。"

  身为小女孩的蒋慧凡被误会了,也被那声"小男孩"伤到了自尊心。

  所以后来,从小学到高中,她几乎再也没有去曲家过。

  而小时候的记忆,也渐渐模糊了。

  现在想起来。她甚至半分动容都没有,更加不会替小时候的自己尴尬。

  蒋慧凡回神的时候,看见楼下原本跟着曲渡的那个姑娘又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大概还是不舍得放下这场艳遇。

  她其实也有她自己的考量。

  蒋慧凡不知道曲渡是通过什么方式找到自己的,也不知道他找自己是什么意图目的。她总觉得待在这儿似乎不太安全了,她想待的,是任何一个人都找不到她的地方。

  就在她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走的时候,楼下的男人抬头扫了她一眼,就一眼,又低下去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蒋慧凡无心搭理他,拿着手机去了小山坡,刚连上网的一刻,又是有无数的消息涌了进来。大部分都是蒋母的。

  ?小蒋,赶紧回来吧,曲贺阳说你不回来,给你弟弟的那笔投入,他就不再续了。?

  ?小蒋,你就这么一个弟弟。婚礼就只有几天了,不能再耽误了。?

  蒋易凡说:?蒋慧凡,你不能这么自私。?

  蒋母的话,蒋慧凡是没有放在心上的,可是蒋易凡这句"自私",真的让她有些忍不了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因为蒋家,她对待曲贺阳的态度远远不用这么平和,按照她往常的性格,早就撕上门了。

  蒋易凡是最没有资格指责自己的人。

  蒋慧凡回道:?你卖姐求荣,你最不自私,全天下你最伟大。可以了吧??

  世界上最叫人失望的,不是亲人的利用,而是利用完了,还要觉得是应该的。蒋慧凡从来没有计较过,可是在她未来幸福这件事情上家人都不站她,她挺心寒的。

  只不过怼人归怼人,真的什么事都不做,她也办不到。血源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蒋慧凡到底还是希望蒋家能好好的。

  她联系了安琪,后者正喘着气,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事情,但蒋慧凡的第一反应。是一些暧-昧的事情。

  安琪笑着说:"小蒋,你打来的真是有些不太是时候呢。"

  果然她没有想错,确实是在做一些暧昧的事。

  蒋慧凡有些麻木的说:"他想见我做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关于后续,婚礼取消的事情吧,为了名声好听。你们俩最好要合体面对媒体,不然实在是让人很难信服是和平分的手。"安琪说,"不如你自己打电话去问他吧。"

  蒋慧凡坐在山坡上琢磨了一会儿,不得不把他的微信从黑名单里面拉出来。

  她说:?我会发声明,你别对我们家下手了。小门小户的,到时候得破产了。不会让你为难。?

  曲贺阳这回终于是秒回:?你去哪里了??

  蒋慧凡道:?我祝你幸福。以后日子好好过,还有我的东西别丢,都是我的宝贝,不是任由别人糟蹋的。实在不行,你找快递上门,快递费到付就成。?

  曲贺阳只警告道:?你给我回来。?

  大概是嫌弃微信聊天的速度太慢了,他的电话直接打了进来,不知道换了一个谁的手机号。她看了两眼,就给挂了,那边又打,她又给挂了。

  曲贺阳那边发过来看上去冰冰冷冷的三个字,?接电话。?

  蒋慧凡道:?有事,挂了。?

  她想了想,又录了一条视频,放在微博同城上。

  蒋慧凡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礼貌了,到这会儿了,自己的态度都好得不得了,她说:"各位不好意思了,我跟曲总的婚礼应该是不举行下去了,很抱歉在这时候通知大家,但是我们也是最近发现我们不合适。我俩好像都不太喜欢对方,人活着还是为了幸福嘛,所以我们还是决定分开了。我在这里呢,也希望他能跟他的真爱好好生活下去。"

  在a市,这段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女孩们探讨,这段话的深层意思是,曲贺阳给蒋慧凡戴了绿帽子。

  曲贺阳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脸色冷得不能再冷。

  而蒋慧凡这边,录完了,也就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

  她觉得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只是半夜三更,却听见了敲门声。

  蒋慧凡以为是曲渡,冷着脸拉开门道:"不准再过来。"

  只是没想到,看到的却是曲贺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