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92章 叔叔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廊上的灯光很暗,她其实只看得见一个大概的轮廓,可她对他太熟悉了,就是直接把他给认出来了。

  "不准再来了?还有谁来过你这里?"曲贺阳冷冷道,"男的?"

  他来得匆忙,来这种地方,甚至身上那套西装还没有换下来。皮鞋也在路上陷进泥土里几次,这会儿脚底还带着泥。身上的妆扮简直跟这里格格不入到了极点。

  曲贺阳沉住气找她的一路,整个人的火气已经起来了,这会儿因为她这句无心的暴露。整个人的怒火已经是噌噌的往上涨。

  他一把拽住她的胳膊,逼问道:"你跟一个男的,来这种地方玩,嗯?"

  "都已经分手了,我跟谁来的,就不重要了。"蒋慧凡把剩下来的话,给咽进了肚子里,客气疏离的说:"事情其实解释了就好了,你没必要再自己跑一趟。"

  曲贺阳脸色难看,"解释了就好了?你知道外头现在怎么说的?说是我绿了你。你以为你的解释就很到位了?我名誉受损这事,要怎么算?"

  难道不是他跟旧情人旧情复燃么?

  也是,他的重点应该不在于他是不是真的绿了她,而在"说"这个字上,他比较在意的,是外头人这么说他了。

  蒋慧凡不想跟他争。也不想跟他闹。因为争不过他,也闹不过他,把他惹急了,到头来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自己。

  所以她在顿了顿以后,也没有不担责任说:"抱歉,我想您有办法给自己解释清楚来,您可以把所有的错推到我身上来,我不介意。"

  曲贺阳语气不太好:"什么叫往你身上推?错不在你吗,分手不是你提的?蒋慧凡,你既然不想结婚。当初就别答应得那么干脆,现在整个a市都在讨论我们的事情,你觉得很好看很光荣是吧?"

  蒋慧凡说:"不好看不光荣。"

  他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又听见她道:"我关门了,您别杵在我门前。最近天挺冷的,这边海风又大,您年纪大了,得注意身体,赶紧去订个房间歇着吧。"

  曲贺阳简直一口老血。

  这一口一个"您"就算了,还直接说他年纪大。实际上,他这个年纪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多的是有想法的小姑娘往上扑。

  其实少一个蒋慧凡,他还能找到蒋慧凡二号,蒋慧凡三号,甚至五六七八号都不在话下。

  "您再不放开我的话,我喊人了。"蒋慧凡困了,不想跟他折腾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好说话了,她不是那种完全控制的住自己的性子,有的时候还是有点冲。再耽误下去,可能真的得撕破脸了。

  曲贺阳的声音却更加冷了:"既然不是乖巧,当初何必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用乖巧懂事更好迷惑人吧?"

  这句话,让蒋慧凡那点睡意全部清醒了。她感觉自己像是摸到了什么头绪,用格外冷静的声音开口道:"你当初,就是因为我乖巧懂事,才选择跟我结婚的吧?"

  不然,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欲望是很明显的,可他一开始除了会宠溺的叫她小蒋,根本就没有想跟她发生点什么的意思。

  美其名曰,爱护她珍惜她。

  可是最开始他跟自己示好的时候,他连亲她的欲望都没有,甚至没有任何越界的地方。

  蒋慧凡懂了,有点心冷。她可不是因为有资格让他爱上自己,才跟他一块的。这比她想象中的要差多了,她还以为自己或多或少有让他欣赏的地方呢。没想到人家只是看上自己合适当贤妻良母了。

  曲贺阳听了她的话,顿了一下,然后没有否认,且余怒未消,声音怎么听上去,都是不耐烦:"让我有跟你结婚打算的,确实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他居然就这么承认了。

  现在安琪回来了,他大概也不在意她的心情了,干脆连装都不带装的了。

  蒋慧凡真的气到发抖,后退了半步。用尽了全身力气喊。

  "滚吧,渣男。"

  她就知道,再僵持下去,肯定得撕破脸的。

  曲贺阳脸色极其的阴沉。他在蒋慧凡面前,向来都算好脾气。这副模样其实也挺吓人。

  按照往常,他这副只有长辈管教小辈会露出的表情肯定会让她妥协。

  可这次,蒋慧凡非但没有,还在他面前重重的摔上了门。

  尽管她知道,她这一摔。是在挑战他的底线,也是把自己往绝境里逼。

  ……

  这个晚上,蒋慧凡以为自己挺硬气,算是短暂的打了翻胜仗,可没想到躺在床上,还是挺难过。

  她的初恋,就这么没了。

  蒋慧凡长了个记性,年纪大的男人,见过的世面多,吃过的饭也多,哪里是她这么个小菜鸡比得过的。以后谈恋爱,她肯定不会再找谈恋爱的,还有之前爱别人爱得死去活来的。

  等到第二天醒来,她下楼跟民宿太太吃早饭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曲贺阳同样在那张餐桌上坐着。看到她时,脸色瞬间就冷了下去,疏离极了。

  民宿太太朝蒋慧凡招手道:"蒋小姐,快过来,今天早上我家男人打了糍粑。来尝尝。"

  蒋慧凡迟疑了一下,不太好拒绝民宿太太的邀请,到底是不情不愿的坐了过去。

  "你先生昨天连夜来找你,外头风大,今天早上受凉了,你要不要带他去医院看看?"民宿太太好心道,"村里每天会有几趟去镇上的公交,卫生院里配点药挺方便的,过去也就十来分钟,路程也不长。"

  蒋慧凡扫了眼旁边的男人。让她带这个出轨男去看病?她没有那么好心。

  只是蒋慧凡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曲贺阳冷漠的说:"不用了。"

  民宿太太摸了摸鼻子,又跟蒋慧凡道:"前两天来的男人,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有没有跟你说一声?"

  曲贺阳顿时冷着脸朝她看过来。

  蒋慧凡熟视无睹。

  民宿太太又道:"那个是你弟弟吧?我听见他喊你姐姐。"

  蒋慧凡说:"嗯。"

  她只想飞快的吃完饭。然后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蒋慧凡不娇滴滴,但也是个大小姐,平时干什么也算是慢条斯理规规矩矩,今天这顿早饭,五分钟不到就解决了。

  她一站起来,曲贺阳也就跟着站了起来。

  她上楼,他就隔着几步路的距离,跟在她身后。

  蒋慧凡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大概嫌弃这边的环境,皱巴巴的西装显然昨天晚上他没有脱下来。就直接穿着睡觉了,整个人看上去并不妥帖。

  "你跟着我干什么?"她率先开口道。

  曲贺阳没什么语气的说:"我订了今天晚上的机票,赶紧收拾行李,一会儿回去了。"

  蒋慧凡觉得有些好笑。

  她在什么时候说过,她要回去了?

  "你回去吧。我没说跟你回去。"

  曲贺阳整个人看上去是真的有些不太耐烦了,他蹙眉道:"你是不是有毛病,好好的突然跟我闹这一出?昨天晚上撒气还没有撒够?蒋慧凡,傅清也有她父母宠着,你父母宠你吗?非得跟她学一出作的戏码?你是个大人,得明白,结婚的事情你既然答应了,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原来他的意思是还要结婚呐。

  可蒋慧凡听出了他言语当中对自己的鄙视,男人可真够善变的,需要她的时候,就是一口一个温柔的"小蒋",到现在不耐烦了,就是直接说她作说她爹不疼娘不爱。

  也怪她自己,不是个儿子,所以蒋母不重视她,这才让他有了看不起自己的机会。

  可安琪那边,同样不受宠,而且安家现在都靠捡别人剩下的业务过日子,还不如她呢。

  但谁叫安琪是曲贺阳的心尖宝啊。

  蒋慧凡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平静的说:"我说了。我不结婚。"

  "由不得你。"他冷冷的。

  蒋慧凡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笑:"要我回去乖乖给你当家庭主妇,也成,你把安盛给我开了,别养着他这个废物了。"

  曲贺阳面无表情的说:"我不会开他的。没有开他的理由。"

  "没理由?"

  曲贺阳有些头疼的说:"咱们现在聊的是婚礼的事情,你非得扯到工作上去做什么?无理取闹也是跟傅清也学的?"

  蒋慧凡笑着说:"婚礼的事和安盛当然有关系了。而且我很清楚,你不开安盛的理由。"

  曲贺阳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正要抬脚上去把她给带下来。

  他的耐心真的已经用干净了,昨天晚上那会儿就已经差不多了。

  可他刚抬起脚。就听见蒋慧凡淡淡道:"你之所以把一个没什么能力的安盛留在身边,总不可能真的是他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过人之处,而你正好是发现他这个过人之处的伯乐。外面有人这么猜,但是我半个字都不相信。又不是当间谍的,藏什么能力?"

  她轻飘飘的补充道:"说起来你愿意这么养着他,无非是因为,他是安琪的叔叔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