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94章 滚蛋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看着怪膈应的慌。

  但她的那枚戒指物归原主了,不是她的了,那是他自己的东西,她不会过多干涉。

  曲贺阳看见了她的视线,顿了顿,把手挡了挡,说,琢磨了一会儿,有些敷衍道:"等什么时候有空了,我再联系你。"

  "行。"蒋慧凡说。"我爸病房在哪?"

  曲贺阳沉默的带着她过去,蒋父这会儿正在vip病房里面躺着,蒋母正在他身侧伺候着她,看到她跟曲贺阳进去,开口道:"贺阳,过来吃水果。"

  喊的却不是她这个女儿。

  曲贺阳点点头,朝蒋母走过去。

  蒋慧凡看着自家父亲,模样确实是憔悴了好几分,她有点心酸:"爸。"

  蒋国攀道:"坐了几个小时飞机也累了吧,自己找地方先坐一会儿,爸没事,人年纪大了,血压高,身体或多或少有点毛病。往后注意养生就是了。"

  蒋慧凡点点头:"家里还指望着您呢,您也不要太拼了。家里也还有蒋易凡呢。"

  "那个不成器的东西,没必要提他。"

  蒋母在一旁似乎想为自己的儿子反驳几句话,可到底不敢当着蒋国攀的面说。只能把自己的不满意给咽到肚子里去。

  她看了看曲贺阳,道:"贺阳,现在小蒋回来了,这丫头脾气倔,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阿姨替他道歉。婚礼也没几天了,这取消了也麻烦,影响还大。是不是?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这一回。"

  曲贺阳回头去看着蒋慧凡,眼底似乎带了点讥诮。

  而蒋慧凡则是不敢相信,蒋母能说出这番话,什么叫原谅她,她有做错什么吗?

  也难怪曲贺阳看不起她,归根到底连她母亲都这样对她,别人看不起她那不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么?

  她的娘家都没有给她足够的底气。

  蒋慧凡因为蒋母的话面红耳热,气的,她冷声说:"妈,我做错什么了,您要替我这么低声下气的道歉?"

  蒋母被噎了一下,道:"妈是希望你过得好。"

  "您是希望我过得好么,您是希望蒋易凡过得好吧?"蒋慧凡对蒋母从来就没有这么失望过,"我说了取消婚约,您这时候还低声下气代替我求复合,是为我好?买女求荣,也不是这么卖的吧?"

  蒋母脸色难看。

  偏偏曲贺阳还要挑事道:"这是你母亲。"

  蒋慧凡红着眼睛说:"你闭嘴。"

  曲贺阳脸色变了变,但到底是安静了下去。

  蒋国攀在这时不轻不重的开口道:"孩子的事,那是孩子自己要走的路。小蒋,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听你妈的。"

  蒋母一听,终于忍不住阴阳怪气道:"行啊,我不管,但我不管,你以为按照你女儿的这副德行,能找到多好的?"

  她这很大程度上只是气话。

  可夫妻吵架,哪怕牵扯到孩子身上,也绝对不应该在一个外人面前贬低自己的女儿。

  尤其是在一个本来就有点看不起她女儿的人面前。

  哪怕很不想承认,但是蒋慧凡确确实实被伤到了。

  她说:"爸,我晚上再来看您,先回去了。"

  不欢而散。

  曲贺阳抬脚跟在她身后。

  蒋慧凡沉默的走到了医院旁边的小公园里,说:"一直不退婚,是不是我妈这边一直不同意?"

  曲贺阳没有开口回答。

  "我妈把你当成了我弟的垫脚石。"

  "这段时间,她从我这里要了六个项目过去。"他这会儿才开口道,"也一直打电话过来,说有把握让你回来乖乖嫁给我。"

  蒋慧凡有些讽刺的笑了笑,"还真是麻烦你了,以后她要打电话给你,你自己挂掉就成。"

  曲贺阳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眼,突然眼底深邃了半分,琢磨了一会儿道:"不是说要去我那儿整理东西?现在过去?"

  蒋慧凡想的是,尽早把东西整理完,尽早了断。去他那儿把东西理了,再回家一趟,晚上蒋母不在医院了,她去看父亲刚刚好,于是没有拒绝。

  又是安静的一路。

  蒋慧凡再次回到跟曲贺阳原本准备的婚房。只觉得恍如隔世,屋子里面很干净,甚至还带了淡淡的香味。

  她在房间里左右看看,也没有看到她的东西。

  "我剩下来的行李呢?"

  曲贺阳在身后慢条斯理的解开了衬衫扣子,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没有一点声音都走在了她的身边,从她身后圈住了她,然后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脖子。

  这是,求欢的表现。

  蒋慧凡微微顿住,然后猛地挣扎起来:"你干什么?"

  她的格斗技巧几乎是立刻派上了用场,手肘子直接往后打到了他的胃。

  曲贺阳闷哼了一声,但他这些年会的东西,比她要多得多,一只手就将她两只手制裁住了,然后轻轻一推,就把她给推到了床上。

  "我们现在没关系了!"蒋慧凡道。

  "只要我不同意,你以为这婚真能退掉?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请帖都发了,我丢不起那个人,不管怎么样。这个婚肯定得结,你不愿意,我绑都要给你绑去。"曲贺阳阴鸷的去开皮带卡扣。

  蒋慧凡气到七窍生烟,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自以为是,这么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

  "你还算不算男人。居然还强迫女人?"

  曲贺阳道:"对付你这种不听话的女人,就得这么干。"

  蒋慧凡手脚动弹不得,只能张嘴去咬他,恨不得把他给撕碎,但凡她有狮子老虎的牙齿,今天也绝对叫他凉凉,可让她无奈的是,她的牙齿一点都不锋利。

  她那个恨啊,最后逮住他的胳膊,竟然光靠牙齿也咬出了点血腥味来。

  欺负她啊。来啊,她就算自损一百,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曲贺阳却突然说:"蒋慧凡,你咬了就更别想跑了,你得明白了。我从来都不是肯吃亏的人,更不可能白白被别人欺负的道理。"

  他刚打算进入整题,就连蒋慧凡都有些绝望了。

  可是却传来了开门声。

  蒋慧凡跟曲贺阳都偏头看过去,只看见一个大波浪的身段姣好的女人,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们俩:"你们在做什么?"

  真好看的女人。

  蒋慧凡愣神的盯着女人看了很久,女人那股子清冷以及精致的五官,让她很快想起来这是谁。

  曲贺阳几乎是立刻站起来把衣服给整理妥帖,皱着眉道:"安琪,你怎么过来了?"

  "你让我住在这儿的,难道我不可以过来吗?"安琪眼神锐利的看着蒋慧凡。脸色不善,然后继续对曲贺阳说,"你们在干什么?"

  曲贺阳道:"带蒋慧凡回来拿行李。她的东西你给她放到哪儿了?"

  "丢了。"安琪冷笑了一声,随后有点眼红道,"你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难道就是这样子照顾的?随便带女人来我这儿?"

  蒋慧凡有些狼狈的把自己的衣服给拉了拉,她这会儿只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她没有想过,曲贺阳这个男人会害她陷入这么尴尬的境地。任何一个稍微尊重她一点的男人,起码应该不会把她带进属于其他女人的地盘。

  "安琪,行李到底在哪?"曲贺阳又回头对蒋慧凡道,"你先去门口等我。"

  安琪却把蒋慧凡给喊住了,抬着下巴笑道:"老同学,好久没见面了,过得怎么样?"

  蒋慧凡指了指曲贺阳,平静的说:"你没必要挑衅我,你管好你自己的男人,今天是他来招惹我的。我说了把他还给你了,那就是还给你了,我一点都不想要。"

  曲贺阳猛地回头,冷冷的看着蒋慧凡:"你什么意思?"

  蒋慧凡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淡淡的看着安琪:"可以告诉我我行李在哪儿了吗?"

  "啊,在门口垃圾堆。"安琪笑得天真烂漫,"你当时没带走,我还以为你全部都不要了呢。"

  蒋慧凡也笑了:"自己的消息为什么不要,当然。被畜牲穿过的我不要。安琪,你得搞明白,虽然是我主动退出的,但是小、三是你,不要脸的也是你。你再折腾。我就不跟曲贺阳退婚了。你要是不想一辈子名不正言不顺,最好别招惹我了。"

  安琪的脸色阴沉下来。

  她刚想开口,就听见曲贺阳喝道:"安琪。"

  蒋慧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抬脚走了出去,然后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行李。被孤零零的可怜兮兮的丢在大门口。

  她没什么表情的拖着自己的行李往外走。

  楼道里,还能听到安琪歇斯底里的声音:"我为什么要尊重她?"

  蒋慧凡加快了往楼下走的脚步。

  然后一个人站在楼下打车,可是这个地段出租车进不来,她还得把这一大袋东西拖到小区门口去。

  蒋慧凡一个人神色冷淡的拖着,计划着安琪下一次要是来自己面前搞事的话,她就不能这么客气了,也得让她吃点苦头,别人愿意惯着她,她可不会。

  搬东西是一个大工程,没一会儿她就精疲力尽了。

  蒋慧凡伸手擦了擦汗,然后她的袋子被曲贺阳给拎住了。

  似笑非笑道:"爱屋及乌的反义词是什么?"

  他道:"我送你回去,路上跟你解释。"

  蒋慧凡往前抬了抬下巴,"不明白我的意思?给你解释解释,我叫你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