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95章 白喝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五官长得比较立体的好处,那大概就是威慑力很强,脸蛋一冷,气场就能跟着冷下来。

  她微微抬起的下巴,一直没收回去,就这么寡淡的看着他。

  曲贺阳却迟迟不肯走,也不让她走,只道:"我跟安琪,我们俩之间没什么任何过于亲密的举动。你说她喜欢我,然而并没有。她心底另有其人。在我这里,我只不过是照顾她而已。"

  蒋慧凡道:"她不喜欢你,最先来找你?"

  如果将心比心,她要是一个人,绝对不会去找其他的异性,而且,如果不是喜欢,她找不到安琪非要破坏她跟曲贺阳之间关系的原因。

  当然,安琪也不过是一面镜子,她还得感谢安琪的出现,不然她永远也不知道,她满心憧憬的爱情,早就岌岌可危了。

  曲贺阳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感觉不到她对我的喜欢。"

  随即他抬起头,斟酌着自己的语句。"我对自己的婚姻能保持忠诚,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结婚,在婚礼期间,我不会跟任何女性有过去亲密的举动。"

  听到这里,蒋慧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哪怕她告诉曲贺阳,安琪亲口跟她说的她喜欢他,他也不敢轻易相信。所有人在喜欢或者珍惜的人面前,人总是会变得小心翼翼的。

  就像一开始怀疑曲贺阳不正常的蒋慧凡,在信任他跟不信任他之间,总是摇摆不定。

  只能说天道好伦回。现在轮到他曲贺阳了。

  曲贺阳那番话的意思里面,有对安琪不喜欢他的沮丧,他说的是,他感觉不到她的喜欢,他在安琪身上吃过太多苦头了,一来不敢相信安琪突然会喜欢他,二来也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切只是泡影。

  可日子还是要过,他还需要一个太太,这个太太就无关感情了,所以他用了"不管什么原因结婚""婚礼期间"这一类字眼。或许一旦他能确定安琪的心意,他就会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

  蒋慧凡笑着问:"你一直不肯悔婚,不会是想借着婚礼,来试探安琪的心意吧?试探她会不会出来阻止什么的。"

  曲贺阳脸色依旧不太好看:"她不喜欢我,我还试探做什么?"

  "她不喜欢你,可是你喜欢她啊。"蒋慧凡揶揄道,"你们霸道总裁,不是喜欢强取豪夺的戏码么?抢回来啊。"

  "我不是那样的人。"曲贺阳皱眉道。

  "你别忘了,刚才在房间里。你打算对我做什么。"

  蒋慧凡弯着眼角,服了。

  她不配呗。

  他尊重安琪,所以不会强迫她,而自己不配得到他的尊重呗,所以他求欢失败就打算直接用抢的。

  一句话,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彻底冷下来。

  蒋慧凡拽了拽自己的东西,见他迟迟不肯松手,索性东西就不要了。

  曲贺阳似乎还想跟上来,可是身后的安琪跟了上来,她不知道说了什么,成功让曲贺阳的步伐停了下来。

  于此同时,蒋慧凡正好上了一辆出租车。

  她往后看的时候,正好是安琪推开他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他想搂住她哄她,才被她给推开了还是怎么着。

  ……

  晚上,蒋慧凡去了医院。

  蒋母正好不在。

  蒋国攀招呼她下棋,道:"这婚不结了,能不能告诉爸,是什么原因?"

  蒋慧凡其实有点难堪,一个女人留不住男人的心,其实也挺丢人的,何况还输的这么彻底。可她也没有找理由,如实道:"有个女人,住在他家里。以前是,我跟他住的地方。"

  要是这会儿蒋母在。大概会冷着声音奚落她:"你自己留不住男人是你没本事。"

  可是蒋国攀只是皱眉道:"确实没有嫁的必要了,我们小蒋,貌美如花,值得找一个更好的。"

  蒋慧凡有些心酸,说:"也就只有您这么觉得了。"

  蒋国攀道:"爸还能骗你不成?大不了咱们找普通人。找个普通老师,医生,再不济找个打工仔,对你好就成,咱们这个阶层好男人少。不代表其他地方好男人就少了,是不是?"

  蒋慧凡无奈的说:"但是我平时,也接触不到那个群体啊。"

  "谁说的?"蒋国攀若有所思道,"这两天给爸看病的那个医生,脾气是真不错,长得也行。爸给你要微信,到时候等爸出院了,你跟曲家那位婚约也取消了,爸就介绍他给你认识。"

  "可是曲贺阳那边,似乎不太愿意取消婚礼。"

  蒋国攀道:"他不傻,取消婚约这是,影响太大了。你那个朋友跟魏容取消,有魏容跟苏严礼给她兜着,以及主要责任在魏容,这才影响不大。

  而且。那傅小姐本来在外头风评就不太好,大家对她容忍度就要高些。曲贺阳不一样,他一贯都是老干部的代表,出点事情,影响大多了。"

  蒋国攀的一通分析。让蒋慧凡知道退婚这事估计还没完。

  这也的确是没完。

  第二天蒋慧凡来医院的时候,就看见曲贺阳正坐在她父亲旁边看杂志。

  她熟视无睹的给蒋国攀摆好了早饭,没一会儿,曲贺阳往外走了出去。

  蒋慧凡跟出去的时候说:"你不用再过来了。"

  曲贺阳道:"我跟安琪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再气什么?"

  "不是气,就是想明白了。"蒋慧凡琢磨了一会儿,说,"如果非要说让我生气的点,那也多了去了。你让安琪住家里,让我回家住。把我东西收拾起来。让安琪穿我衣服,这些事情,都挺让我生气的。"

  "你就非要计较这些小事?"曲贺阳道,"还是这么容不下她?"

  蒋慧凡道:"我可没有,我只是容不下你。"

  说来说去。她还是不满意他的态度,以及,他的感情不在她这儿。

  她说:"你应该不喜欢我。"

  又改口道,"你不爱我。"

  这三个字的分量更足些,蒋慧凡觉得至少她的婚姻,她不希望缺少这三个字的。

  曲贺阳顿了一下,随即冷笑了一声,道:"蒋慧凡,你能不能别这么天真了?你以为一段婚姻走下去的动力,靠的是爱情吗?我愿意对你好。也不会有外遇,这有多少男人做得到?"

  "你干脆说不爱我不就好了?"蒋慧凡盯着他的皮鞋,淡淡说:"我的三观跟你不合,反正我不会改主意的,我不会结婚。就算你那天绑着我。我在台上,也打死不会说我愿意。"

  曲贺阳的脸色又一次阴沉下来。

  他似乎伸手又想将她拖走,但是不凑巧的是,蒋国攀病房里的医生走了过来,他不得不放开她。

  蒋慧凡知道自己这回是没有办法在病房里待着了,索性就趁机往外走了。怕他跟上来,也没有走常规的那条路。

  其实自从傅清也怀孕以后,她就觉得日子很无聊,可是那会儿曲贺阳至少还是表面维持着一副很宠她的样子,她还不算孤单。

  可是现在另一半也没有了,那股子寂寞的味道就扑面而来了。

  蒋慧凡想,如果不是她太无聊了,也不会曲渡说找她喝酒,她都去。

  也是到了酒吧以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见他也不是什么好事。

  此刻蒋慧凡就站在包间门口,包厢里面所有人都看着她。她这来的突然,让人有些费解。

  曲渡偏头过来,朝她招招手,嘴角挂着一抹迷倒众生的笑容:"过来玩。"

  蒋慧凡看到了旁边的女生。那是当年他摁在水里差点猝死的那位,当然,也是她自己管不住嘴巴,喊他野种。

  那个姑娘就坐着一动不敢动。

  蒋慧凡走过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低头看着曲渡,说:"难不成你要我坐你腿上?"

  曲渡愣了愣,随即弯着眼睛把自己伸直的大长腿曲了下来:"你决定就好。"

  蒋慧凡当然不能坐,太尴尬了。

  于是曲渡把自己旁边的人赶走了,睨她:"坐。"

  旁边的姑娘看着蒋慧凡。欲言又止,她还记得当时她的那一句老公,救了自己的命。

  不然,曲渡真的可能直接就送她上去了。

  但也就是这一句话,曲渡放开了她。

  后来蒋慧凡很快逃走了。曲渡扫一眼还在水里的她,若有所思的问:"刚才那个男孩叫什么?"

  她吐了大一口水,说:"蒋慧凡。是个女孩。"

  "哦,那就好办了。"曲渡眉开眼笑。

  ……

  蒋慧凡觉得旁边的人似乎对自己有点客气,敬她酒的人都好有礼貌。

  她也不好拒绝,就喝得有点多。

  喝到后面,实在喝不动了,就站起来说:"不行了,我得走了。"

  可她走路一点都不稳,左摇右晃,最后摔在一个人怀里,手撑着男人的胸膛。

  不仅昏,思绪还混乱,简直要命。

  "慢点。"男人好心搀扶她,稳稳当当的。

  蒋慧凡说:"你身材真好。"

  曲渡说:"嗯,我送你回家,去你家里给你看。"

  "不太好。"

  曲渡说:"没事,自己男人想怎么看怎么看,不犯法,别人也不知道。不回去看,这酒不是白喝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