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97章 没用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从来没想过,蒋慧凡会做出来这种事情。

  在他眼里,蒋慧凡就算再怎么提分手,可是他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喜欢,而且她跟自己也是第一次,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蒋慧凡真的会带别的男人回来。

  而且这个男人,居然还是曲渡。

  曲贺阳的难以置信也落到了曲渡的眼中,他本来伸手去拿套子的手顿了顿,并没有将它从口袋里拿出来,反而懒洋洋的笑了笑:"你还有这边的钥匙?"

  他光着膀子,让这股子慵懒气息更加明显了,还带了点莫名的愉悦。

  曲贺阳冷着脸,并不理会曲渡,转身就要往里面走,或许蒋慧凡并不在这儿,曲渡不过是故意用这招,来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而已。毕竟他之前这么干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只是还没有走两步,就被曲渡挡住了,他漫不经心的说:"这会儿进去,恐怕不太方便。"

  "这是我家。"曲贺阳阴沉的盯着他。

  曲渡似笑非笑道:"我怎么听说,你们分手了?还闹得挺不愉快?这房子蒋家买的,合计怎么着也是小蒋自己的房子。你这么进来,不太方便吧?"

  "曲渡,小蒋不是做得出来这种事情的人。"曲贺阳还是不希望自己着了他的道,在一个做事狡诈的人面前,还是得小心翼翼。

  曲渡耸耸肩,就不再阻拦他了,而是像这个家的主人似的,拿了浴巾擦了擦身体。

  曲贺阳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里面暗沉沉的一片,床上隐隐约约一个轮廓,从轮廓依稀可见,里头的人什么也没有穿。

  他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才抬脚走了进去。打开灯以后,他走到她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侧脸,然后看见她的脖子上也有暧昧的痕迹。

  蒋慧凡感觉到了有人在摸她,避了避,她困了:"曲渡,别在折腾了。"

  他光是各种戳她什么的,就够让她睡不着觉的了。

  曲贺阳顿时僵在原地动弹不得,他眼神当中有一瞬间的冷意,彻骨的冷。他有一种自己被绿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像是在心里憋了口气,他想伸手把蒋慧凡弄醒,问问她怎么能这么做。

  但他还没有伸出手,曲渡就在一旁拦住他了。

  "她睡着了,别打扰她,另外麻烦你,从我们的家里离开。"曲渡随意道,"我们要睡觉了。"

  曲贺阳面无表情道:"你只是跟以前一样,想夺走我身边的一切。"

  后者任由他打量,笑得依旧慵懒:"何必明知故问呢?"

  "何况,你更喜欢安琪一点,不是吗?你娶小蒋,只是因为你需要一位太太。你没法否认,有个女人在你身边照顾你的衣食住行,这让你的生活质量提高了很多。"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曲贺阳依旧没有放弃弄醒蒋慧凡的心思,这件事,他今天是一定要弄清楚的。没有任何男人能接受自己被绿的事。

  曲贺阳的运气很好,他和曲渡吵架的声音太大了。蒋慧凡在一阵困意以后,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她率先对上的,是曲渡充满笑意的眼神,以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曲贺阳,后者的眼神大概是她见过有史以来最冷的。

  怪不得外头很多人,都叫他冷面阎王。

  蒋慧凡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用被子盖住自己,往后退了退。

  这个动作,让曲贺阳的心情更加恶劣了不少。

  她以前跟他上完床都是大大方方的,根本就不会跟现在这样子遮遮掩掩,就连胳膊都挡着,仿佛被他看去了,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

  曲渡率先道歉道:"小蒋,对不起,我没有阻止她进来。"

  想了想,又说:"饿不饿,头晕不晕?我去给你煮解酒茶。"

  他的浴袍依旧洋洋洒洒随意的穿着,这让她也愣了一小会儿。

  在曲贺阳恨不得朝他伸手给他一拳的时候,蒋慧凡道:"曲渡,你先出去。"

  "好。"男人对她是顺从到不能再顺从,嘴角含笑的转身出去了。

  曲贺阳的内心几乎怒火翻涌,让他对蒋慧凡也提不起好脸色,声音沙哑的说:"蒋慧凡,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来。有什么想说的,赶紧给我交代清楚。"

  蒋慧凡抬头看着他,情绪寡淡极了,她醉了,却没有失忆,其实曲渡的顺从以及讨好的话,不管有没有其他意思,至少她听了很舒服,而且很愉悦。

  怪不得富婆喜欢养听话的小白脸。

  蒋慧凡在想到曲渡之前说的话,想太阳,太阳就是日,就是……

  她脑子放空了一瞬。一直在想这句话,果然男人撩起女人来,欣赏的最值白方式,就是那方面的想法。

  蒋慧凡脑子里放空了那么一小会儿,再等她回神时,曲贺阳依旧一动不动的冷冰冰的看着她,她才想起,他问自己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把钥匙还给我吧,我就懒得换锁了。"她淡淡的说,"你那边的钥匙,我今天也不想找,等我找到了,就寄给你吧,不会耽误很久,我也不会过去。"

  安琪住在那边,她有分寸,不会过去的。

  曲贺阳真的没想到,自己等来的居然是这么一句话。

  他直勾勾的盯着蒋慧凡。

  蒋慧凡跟他对视一眼,就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曲哥,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曲贺阳问:"你跟他认识多久了?"

  "挺早的,跟你好上之前就见过了。"

  他微微一顿,随后没什么温度的笑了笑:"蒋慧凡,你非要退婚不可,并不是因为我心里有谁没谁,而是你早就找好下家,没有后顾之忧了是不是?我起码没有背着你乱搞男女关系,可是你却实实在在的绿了我。"

  曲贺阳毫不留情的冰冷的指出来:"是你,是你移情别恋了,所以你才不管怎么样,都不想和我结婚。"

  蒋慧凡只是接受不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她不认为自己得不到别人全部的爱,所以她只能放弃这段婚姻,以免给自己造成更多的伤害。

  可是曲贺阳的话,跟她想要的结果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她没承认,也没有否认。

  只不过很多时候在做回答这方面,默认就等于认同了,她的干脆利落又让他愣了好久。

  曲贺阳今天在来之前,想的是哄哄她,爱这东西,不是说想给就能给,他喜欢安琪喜欢了好多年,心底难免是有她的,这他控制不住。

  所以他本来想的是,告诉蒋慧凡,他会试着去爱她。并且为了控制住自己会情不自已,他会尽量减少跟安琪见面的。只不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但他也不认为自己非蒋慧凡不可了,只是因为很难再找一个同样合拍的人,他为人挑剔,年纪也到了,就不想再耽误下去了。

  蒋慧凡真是送给他一个大惊喜。

  曲贺阳扯了扯嘴角道:"我不是非你不可。"

  蒋慧凡这会儿已经是彻底平静下来了,她说:"我知道。"

  曲贺阳冷冰冰的转了身,"不就是想退婚?我成全你好了。"

  可是他说完话,并没有直接走。反而是背对着她站了好一会儿,像是在给她留一个反悔的余地似的。或者再等她说点什么。

  蒋慧凡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只觉得好像越来越陌生了,她犹豫了好一会儿,说了一句:"谢谢成全。"

  曲贺阳这会儿是一点都没有犹豫,很快的离开了。

  ……

  蒋慧凡抱着腿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

  曲渡端着碗汤走了进来,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迟疑的说:"我们没发生什么,我不需要对你负责。"

  "你的意思是。要是发生什么了,你就会对我负责了?"他若有所思。

  蒋慧凡也不是这个意思,她是觉得,他们最好也要保持距离。

  她可不认为这位对自己就有多真心了,只不过是让他觉得,有那么点意思而已。也可能是,自己是他某些计划里面的核心人物。

  曲渡笑:"你小时候喊过我老公,我得对你负责。"

  "童言无忌。"

  倒是不用上升到负责这个高度。

  曲渡弯弯眼角,一般否定他的人,多半要凉。

  至于蒋慧凡,不算一般人。

  曲渡很自然的爬上了她的床,带着点暗示的说:"你现在,已经把曲贺阳给得罪透了,得找一条粗壮的大腿抱,才能保你衣食无忧。"

  "美色侍人那本事我没有。"

  曲渡抬着嘴角,比起短头发的时候,他觉得已经好多了。起码他不用怀疑自己对着一个男人发-情。

  蒋慧凡没搭理。

  她只觉得心里放下了一件沉重的事情,心情好多了,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慨,情侣这玩意儿,好的时候如胶似漆,分手了,也就两个陌生人。

  ……

  第二天一大早,蒋慧凡就去了医院。

  蒋母正在喂蒋国攀喝粥,看到她时,只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蒋国攀道:"小蒋,你过来喂。"

  蒋慧凡洗了手。接手蒋母的活。

  "一身酒味,昨晚喝酒了?"蒋国攀道。

  蒋慧凡琢磨了一会儿,说:"爸,跟你说个事,曲贺阳答应跟我解除婚约了。"

  原本的蒋母,在听到这句话以后,脸色瞬间就变了,难看得不行,"蒋慧凡。你擅自做主做什么?"

  蒋国攀道:"接触了也好,到时候爸找个人陪你一起过去,你去跟曲家人探讨一下到时候的公关声明。不能让咱们家太吃亏,不然舆论压力,你弟弟不擅长解决,容易出事。"

  蒋慧凡:"我知道。"

  "当然,也没必要太顺着他们那边的意思了。这一退婚,咱们跟曲家关系注定就不好了,没必要顺着。"

  蒋慧凡感激的看了蒋国攀一眼。

  蒋母恨恨道:"就因为这点事,就把曲家给彻底得罪透了?蒋国攀,你爱你女儿,也不能爱到这么不顾蒋家。"

  蒋国攀的声音里加了点重音:"这也是你女儿。"

  蒋母不说话了,只是整个人依旧在生气,索性拎着包踩着高跟鞋走了。

  蒋慧凡有些尴尬,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蒋国攀却道:"闺女,蒋家再重要,也没有你和你弟弟的幸福重要,不要有心理压力。你妈就是事业心太强了。"

  她点点头。不再言语。

  蒋国攀在吃完早饭以后,照例浇灌自己养的一盆苏铁,他养了很多年,居然住院了也带着。

  "怕旁人顾忌不到,死了。"蒋国攀道,"这是爸的一位故人,留给爸的。"

  "她人呢?"蒋慧凡好奇道。

  蒋国攀怜爱的摸着苏铁厚厚的叶子,叹了口气:"寻找她的真爱去了,也不知道当初谁都劝不住。现在找到了她心里的人没有。"

  蒋慧凡差不多清楚了,那是蒋国攀的初恋。

  她曾经听见她的爷爷说,他父亲高中那会儿,就跟大户人家的小姐谈下来婚事,上到小姐家里做上门女婿。

  只是还没有等到结婚,那个大小姐就寻死觅活非要寻找心上人。

  后来在结婚当天,新娘子跑了。

  她爷爷说,她父亲对于这件事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在一个月以内,就娶了她母亲。

  唯一不同的是,再也见不得人,提起那位的名字。

  毫无疑问,蒋国攀年轻的时候,是一位美男子。他也不爱蒋母,可蒋慧凡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他风流韵事的实锤。

  蒋慧凡识趣的没有讨论长辈的问题。

  蒋国攀没过多久,就疲倦了,摆摆手,要休息了。

  蒋慧凡回去以后。就开始着手声明的事情,最后不得不联系曲贺阳,接电话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秘书,对方用礼貌客套的语气说:"好的,我会转告给曲总的。"

  在蒋慧凡发的那段单方面宣布不结婚的视频渐渐沉息下去以后,曲家终于联系蒋慧凡,来商量退婚声明的事情了。

  曲贺阳没出面,出面的是曲母。

  曲母道:"小蒋。可不可以跟阿姨说说,你们俩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蒋慧凡沉默片刻,道:"他不喜欢我。"

  曲母似乎有点不相信,随后叹口气道:"我一直以为,他是看上你这个小姑娘了。现在想来,是我夸了你几次,他见我太喜欢你了,选择你,大概也是成全了我吧。"

  蒋慧凡道:"您知道他的心上人吧?"

  "那姑娘,太焦躁了,被惯坏了。"曲母有些唏嘘道,"前两年贺阳就一直跟我暗示她,我说什么也不给同意。甚至以死相逼了,贺阳才不得不作罢。也许真是我做错了,没想到他到现在还惦记着人家。"

  蒋慧凡想笑的,只不过身为这场戏里的配角,她不太干的出来笑自己的事。她只把自己的声明内容,给曲母看了看。

  "我没有什么意见。"曲母在看完以后道,"只不过小蒋,你的视频刚刚平息下去,那边都在说贺阳的不是,阿姨希望正式公布这件事的时间能够晚点。"

  蒋慧凡要的是退婚,无关时间早晚,晚点对她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她说:"行。"

  蒋慧凡没有在曲家多待,稍微陪曲母多聊了两句,就起身告别了。

  曲母执意要送她去门口。

  她从小院子跨出去的时候,正好曲贺阳从外头进来。

  曲母跟他汇报进度:"退婚的事,我和小蒋商量得差不多了,几天以后,两家再联合发个声明。"

  曲贺阳顿了顿,冷冷淡淡的看着蒋慧凡。

  她也同样来冷冷清清的回视。

  中间隔着个曲母,他俩就像是仇人。

  不过这种份上了,也的确是没有办法好好相处了。连普通朋友都不可能当,两个人最后这仇人,注定是当定了。

  蒋慧凡笑笑道:"阿姨,我这就走了。不用再送了。"

  说完话,她就自顾自往外走去。

  曲母道:"贺阳,你也进屋去看看小蒋留下来的那份声明吧。这孩子心底好,愣是也没有半点要曲家承担责任的意思。"

  曲贺阳讽刺的扯了扯嘴角,到底是谁的错呢?

  他在把那篇声明读完之后,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视线一直在那份声明的样稿上。

  曲母琢磨了一会儿,道:"你这一退婚,再重新找一个。年纪也不小了。也是够麻烦的了。"

  "您有什么想说的,直说就是了。"曲贺阳没什么情绪的说。

  "妈的意思是,你对安琪的态度这么多年不变。妈也不逼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来吧,只要你愿意,你找个什么样回来的,妈都不管你了。"当母亲的,也只有在自己孩子面前。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妥协。

  尤其她这儿子,还倔。

  早知道当初,她就不拦着,安琪起码那小模样长得挺好,她不拦的话,可能她孙子都很大了。

  曲贺阳淡淡道:"这种事我同意没用,得看人家女方的态度。我公司那边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安琪不同意你?"曲母惊讶道。

  曲贺阳没有再说话,只上楼找文件,找到文件的时候,也看到了蒋慧凡给他织的围巾,只有一半,他催着给织完,她说什么也不干,嫌累。

  曲贺阳只好哄她她织完了,他会把围巾珍藏一辈子的。

  只不过这会儿,他却不带一丝感情的把围巾提了起来,丢进了垃圾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