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99章 这样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接到安盛的电话时,一开始以为他是来跟自己商量出去玩的日期的。

  "看你时间安排吧,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她空。

  蒋慧凡决定,等这次把蒋易凡闹的幺蛾子解决了,她就给自己找点活干,不论是开店,还是找公司去干活,都行。

  她得充实自己,也得赚钱。

  安盛那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口一个字。

  蒋慧凡明白了一点,先说:"没关系。"

  安盛叹口气,"我是不太想计较的,但是他吧,意识是不想让先前投进去的那笔钱白费。我这边也没有办法。小蒋,不好意思啊。"

  "真的没事儿。"蒋慧凡问,"就是大概投入了多少钱?"

  "百来万吧。"

  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那种动不动拿出几个亿的,相当的离谱。周转金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能曲家苏家不算什么。对于蒋家这种二三流贵族圈来说,没事拿个一百万现金,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毕竟其他地方,还是需要周转的。

  蒋慧凡琢磨了片刻,跟他打商量道:"你能不能用你的名义,去跟他说你会把前期的收入补上,到时候我再把钱给你。"

  安盛也只能勉强一试。

  他有预感,不太可能成功。

  结果就真的跟他想象中的一样,曲贺阳只是波澜不惊的看着他,一语气里尽是不赞同:"你跟她确定关系了?就要给她这么花钱?她接近你,不过是利用你给她铺路罢了。"

  安盛摸了摸鼻子:"我觉得你在她的事情上太计较了。"

  曲贺阳沉默了片刻,最后似乎是觉得他的话有点好笑,没什么语气的说:"你想多了。"

  也是,都分手了,难道还会舍不得不成?

  安盛又不能说这钱也不需要他花,只能转头跟蒋慧凡说了情况:"这是真的不好处理,小蒋,真的真的对不住啊。不过我尽量放点水。"

  蒋慧凡真诚道:"谢谢。"

  安盛其实还是挺想出去玩的,只是事情没有办成,不太好意思开口。

  "没关系,你要是想去的话,可以去。"

  安盛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体贴。在他的印象中,女人要不都很强势爱无理取闹,要不就是娇滴滴过了头,蒋慧凡这种性格的,他觉得挺舒服的。

  于是外出的行程。也就没有这么取消了。

  不过蒋慧凡也没有想到,她没有因为蒋家的事去跟曲贺阳碰面,可是在跟南区这边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吃饭时,却撞上他了。

  两个人都是从车上下来,曲贺阳只随意的看了她一眼,蒋慧凡则是重新打开车门,假装上车找东西,避免尴尬。

  然后她听见安琪的声音:"曲哥,咱们在几楼啊?"

  蒋慧凡微微一愣,然后很快记起,今天是安琪的生日。

  她保持着动作不动,等到安琪过去了,才重新下了车。

  走在最后的安盛就这么跟她对视上了,他看了看前面已经走掉的两人,不太方便跟蒋慧凡闲聊,只朝他点头示意了一下。

  这一个小插曲蒋慧凡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转身去了跟朋友约定好的地方。

  安盛则是进了给安琪举办生意的包厢,今天过来的。都是一些安琪自己找过来的同学,换句话来说,都还是些年纪不怎么大的孩子。

  年龄差距摆在这里,不仅是他,就连曲贺阳在这儿,都有些格格不入,他似乎也不太想掺和进这里,只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安琪露着张笑脸,跟大家聊得开心。

  安盛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相比之下,年纪同样不大的蒋慧凡,就跟他聊得来很多了。

  今天她正好也在这家餐厅,安盛拿出手机,问她在哪。

  蒋慧凡那边很快回了他消息。

  安盛在安琪切完蛋糕以后,蒋慧凡发了句已经吃好了的消息过来,他就站起来要走人,打算跟她去进行下半场。

  只是在他刚碰到门的时候,曲贺阳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起去门口抽根烟?"

  安盛不太好拒绝,他在某种程度上,可是算是自己的老板呢。

  两个人到了天台。

  曲贺阳道:"人家年纪小的一起玩正合适,我在她们反而不自在。"

  安盛有些好奇的说:"我就搞不明白了,你怎么对我们家安琪这么好啊。还特地给她过生日。"

  男人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道:"你呢,这么快要走,急着去见人?"

  "没有。"安盛几乎是下意识的否认了。

  但是不太巧合的是,楼下蒋慧凡看见了他在天台上,已经抬脚上去了。

  "安盛哥,咱们等会儿开个房……"组个牌局。

  她话还没有说完,推开天台门的时候,却看见有两个男人在,在听到她的声音以后,两个人转过头来,同时看着她。

  蒋慧凡没想到曲贺阳也在。脸上的笑意浅了下去。

  安盛在听到"开个房"这三个字的时候,眉心狠狠的跳了一下,尽管他们纯洁无比,就是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好在曲贺阳对这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虽然看着蒋慧凡,可是脸上情绪很淡。

  蒋慧凡也只看着安盛,余光都没有给曲贺阳一眼,"我在楼下等你。"

  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

  安盛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刚好遇到了,就约了一下。"

  曲贺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忘了我说的,她身边有曲渡,你跟蒋慧凡走得太近,小心他报复你。"

  他本来打算走了,但是半路又折了回来,朝他问了一句:"你急不急着走?"

  安盛道:"倒也还行,有什么事?"

  "那等稍微晚点,安琪有两个同学很快就走,你先把她们给送回去吧。"

  毕竟是自己亲侄女的生日宴,安盛总不能比曲贺阳这个假叔叔还不上心,他说行。

  "麻烦了。"曲贺阳把烟头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转身回了包厢。

  安盛只好给蒋慧凡发消息,说自己大概还要等一会儿,让她自己先回去。

  那边犹豫了一会儿,说:"我等你吧。"

  ……

  安盛本来想的是,送两个同学,到时候蒋慧凡一起,坐在副驾就行了,送完人他们也可以直接去玩。

  但是又多了两个说要走的。

  一车坐满了,安盛只好让蒋慧凡先在这边等他,后者也相当有耐心:"好的。"

  蒋慧凡其实就在他隔壁的隔壁那个包间里坐着,门没关,看到走过去的那几个同学都喝醉了。

  多年老同学不见面,大概心情有些激动吧。

  蒋慧凡正要出去,然后听见安琪娇滴滴的带着点醉意的声音:"曲哥,好晃啊,你扶好我。"

  曲贺阳有些无奈的说:"你小心点。"

  蒋慧凡的脚步顿了下来,默默的坐回到了位置上,好在刚才她怕被那些老同学看见,凑上来问东问西,就把灯给关了,外头看进来什么都看不见。

  她看着安琪走到她包厢的门口,突然听了下来,然后转身抱住了曲贺阳,她在他的衬托下显得极其的娇小。看上去挺小鸟依人的。

  曲贺阳站着一动没动。

  两个人不知道抱了多久,男人突然沙哑着声音说:"安琪,问你个问题。"

  "嗯?"

  曲贺阳说:"你跟蒋慧凡说,你喜欢我?"

  "对啊。"安琪娇憨的笑了笑,"但是我是骗她的,你是好人,可我喜欢曲渡,我好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我。我喜欢他那么久。他都不喜欢我,你说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他就没说话了。

  蒋慧凡想,曲贺阳又何尝不是喜欢安琪喜欢了很久,她不是同样也不喜欢他么。

  安琪刚才的话,应该让他很伤心了吧。

  曲贺阳放开了安琪,跟她说:"走吧。"

  蒋慧凡看着他哄她离开,才慢慢抬脚跟了出去,她就站在他俩身后,看着他扶着她离开。曲贺阳没有回头过,并不知道她一路跟着。

  一直到他公主抱着安琪进了电梯,蒋慧凡等到电梯门关上了,才加快脚步,她打算从楼梯下去。

  她联系安盛说:"等会儿我在酒店大厅里等你。"

  那边接电话的时间用了好久,又沉默了好久,才疏离道:"没空。"

  蒋慧凡愣了愣。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打了曲贺阳的号码,然后想起来蒋家的事她有那么一会儿是想联系他的,所以重新存了他的号码,不过后来还是决定放弃从他身上找办法。

  但她这会儿确实不是故意打给他的。

  蒋慧凡一边走一边想,他这会儿刚被安琪发了好人卡,估计心情正暴躁,她也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只是刚刚转到楼梯角,就看见曲渡倚靠在墙角,手上动作流畅的在玩一个打火机。

  他穿了一身黑,不知道消失的这段时间去做了什么坏事。衣服将他的身段衬得很好,宽肩窄腰,双腿修长。

  曲渡微抬着下巴看着她,意味不明道:"我才出去了几天,你跟安盛就要大半夜出去玩,当我是死的?"

  蒋慧凡打算从他身边绕过去。

  这人有病,交流吃力。

  曲渡却从背后拎住她,往自己面前一点,意味深长的蹭了蹭她:"看见没,人家安小姐想我想成这样,我都没带搭理,你还不把我当回事。怕是不清楚我有多抢手。"

  蒋慧凡说:"谁叫你勾-引人家?"

  曲渡说:"说她做什么,我勾-引你还算勾-引得少么?你怎么不上钩?"

  蒋慧凡被他抱得难受,使劲挣扎着,手挥出去的时候,正好打到了他的下巴,曲渡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去,简直已经开始掉冰渣子了,一只手几乎是立刻上来捏住了她的脖子。

  她闻到了他身上似乎有血腥味,脸色一变。闭上了眼睛。

  许久以后,她并没有感觉到那只手缩紧,反而感觉唇上一凉。

  蒋慧凡睁开眼睛,曲渡直接把她给提到他面前,一只手就够搂住她的腰了,他接吻的方式真的够迅猛直接的,她很快败下阵来。

  他从他唇上离开了以后,又咬了咬她的下巴,轻轻喘着气,呼呼吸吸的声音很性感。

  "一般敢打我的人,这会儿已经缺胳膊少腿了。"曲渡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使用暴力最能解决问题的方式,他下流的笑,"你还债的方式,比人家多一种。"

  蒋慧凡好不容易从一个假小子变成漂亮大方的女人,他就想让她臣服于自己,说的直白点,就是他想办她。

  "你混蛋。"蒋慧凡擦了擦嘴角。

  曲渡似笑非笑道:"你要真试过我混蛋。大概就真离不开我了。一般人,没有我的本事。"

  她冷着脸推开他走开,曲渡理了理衣服,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不得不说,他这个男人太能招蜂引蝶了,还没走几步,就被一个小姑娘红着脸上来要微信。

  曲渡扫了眼蒋慧凡,眼底星光流转,低下头问小姑娘:"给你微信。请我吃饭么?"

  "可以啊。"女孩儿大方的说。

  蒋慧凡心道,这种男的一看就不安分,不知道小姑娘看上他什么了。显然曲渡过不了多久,就会把她一脚给踢开啊。

  渠道漫不经心道:"真的可以?"

  "真的。"女孩有些害羞的说,"请你吃一个星期都可以。"

  曲渡看了看蒋慧凡,道:"老婆,我们今晚的晚饭有着落了,这位好心的小姑娘愿意请我们吃饭。"

  女孩儿脸色瞬间惨白,灰溜溜的走了。

  蒋慧凡道:"曲渡,你胡说什么?谁就是你老婆了?"

  他笑:"是你小时候,先喊我老公的。"

  "小时候不作数,我不是。"蒋慧凡冷淡的说。

  曲渡心不在焉的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再否认句试试?"

  蒋慧凡说:"本来就不是。"

  她不想跟曲家有牵扯。

  曲渡弯弯眼角,这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却眼疾手快的再次低下头亲了她一下,道:"你否认一次,我亲你一次。老婆。当初既然有那个胆子喊出那一声老公,那就必须的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我这个人,不太讲道理。"

  蒋慧凡今天被占了不少便宜,她不能报警也摆脱不掉,索性一句话都不说。

  但男人今天似乎发了疯,亲她亲上瘾了,很快再次连哄带骗却强硬的胁迫了她一次。

  蒋慧凡觉得大伙对他的评价很贴合,阴晴不定,果然做的事。都让人匪夷所思。你说以前也不亲啊,偏偏今天,过分得要命。

  她的直接也没有错,曲渡确实处于一个暴躁的状态。今天要是他撞上的是其他人,那估计对方要凉。

  好在蒋慧凡,不管是假小子,还是现在的大美女,都是他性幻想的对象。曲渡那点暴力因子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想跟她亲近。

  这会儿安盛要是过来,恐怕也要凉。

  蒋慧凡也正是想到了安盛,才记起刚才拨错人的那通电话,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几步之外,曲贺阳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是不是后面两次接吻,他都看见了。只是看见了,又为什么不走,他又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接吻有什么好看的?

  在蒋慧凡收回视线的前一刻,曲贺阳终于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也推开了曲渡,盯着他说:"你要是学不会尊重我,我不会再见你。"

  曲渡收起懒洋洋的神色,皱了皱眉,不太满意这种结果。

  一个男人调戏自己的女人不是天经地义,他又没有对其他女人这样。

  但他倒也没有在她面前跟她横,什么也没有说,摸了摸那枚银制的打火机,然后上了她的副驾驶。

  只不过他的妥协,在蒋慧凡看来是挑衅,她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他居然还要跟着她。

  蒋慧凡冷着脸叫他下去。

  曲渡脸色这回是真的冷,眼神阴鸷。

  蒋慧凡老远看到安盛的车子开了过来,她怕起冲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居然敢吩咐他:"你把我的车子开回去吧。"

  曲渡眯了眯眼睛,这叫得寸进尺。

  哪怕他从小就把蒋慧凡归在了自己女人这个范围以内,也断然没有让她这么自然的使唤自己的打算。

  见他没动静。蒋慧凡侧目看了他一眼,到底是也不敢太得罪他,想着要不要找一个代驾。

  曲渡却突然答应了:"行。"

  蒋慧凡不知道的是,在她下车的时候,他朝不远处的安盛咧开嘴笑了笑。

  等蒋慧凡再过去时,安盛脸色不太好,道:"小蒋,不好意思啊,我这边突然有点事情。要不然咱们下次再约吧,怎么样?"

  说完话,他就开着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蒋慧凡莫名其妙。

  曲渡悠然自得的坐在车里,闭着眼睛。

  蒋慧凡看来他一会儿,到底是没有赶走他,她也不敢去问,他身上的伤口,到底是去干了什么留下来的。

  ……

  曲贺阳安置好了安琪以后,就急匆匆的要离开。

  他去了苏严礼那。

  后者刚哄完媳妇睡觉。哪怕是在一楼,也不由得压低了音量:"这么晚了,有事?"

  "来商量商量曲渡的事情。"曲贺阳淡淡道。

  苏严礼顿了顿,挑了挑眉,"曲哥,你最近对他敌意有点不对劲,你是不是因为,他抢了小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