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00章 推到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严礼说完话,认真的打量着曲贺阳。

  后者道:"我跟她都已经翻篇了,没必要有事没事就在我面前提她。"

  苏严礼收回视线,这才开始跟他聊起细节。

  ……

  蒋慧凡把曲渡带回了家。

  他一点不客气的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给脱了,她这才看见,他的腹部有一道很深的伤口,被简单处理过,已经不流血了,但很狰狞。

  他的视线一直跟着她,舔了舔干巴巴的嘴角,说:"老婆,我好疼。"

  蒋慧凡不理会,她愿意留他下来,替他处理伤口,已经仁至义尽了,没道理再估计他的心理感受。

  曲渡又重复说:"老婆,真的疼,你来给我吹吹。"

  她有点想揍他了。谁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角色,a市但凡跟他们同龄的,哪个不是连靠近他都不敢。他还撒什么娇啊。

  蒋慧凡面无表情的拎着个医药箱朝他走过去,给他擦碘酒的动作也很随便,曲渡的眉头都蹙了起来,却没有阻止她的动作,只放轻声音说:"小蒋,我疼。"

  "你但凡知道疼,也不会净干让自己受伤的事。"

  曲渡弯了弯眼角,"刺激啊。"

  蒋慧凡上药的动作更加快了,她跟他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是少点接触最好。

  曲渡却突然凑到她面前说:"你要是愿意跟我上床,我就开始珍惜自己这条命。"

  蒋慧凡挥开他,药上完了,她收起医疗箱,他可以滚蛋了:"走吧。"

  曲渡假装失落的说:"你好绝情。"

  蒋慧凡认真的说:"二爷,你这样的我不敢招惹,话我跟你说明白了,你太危险,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也麻烦你大人有大量,别再有越矩的举动。"

  曲渡没做声。

  他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磨蹭了一会儿,到底是走了。

  只是才走到门口,脸上立刻半点笑意都没有,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子戾气。

  他想要的。无论如何,最后都会得到。

  ……

  入了冬的时节,曲贺阳那边隐隐约约传出来有跟其他女孩子出入的绯闻,蒋慧凡终于觉得足够安全了,给曲母打电话,商量正式公布取消婚约的事情。

  "小蒋,你这是正式考虑好了吗?"曲母问,"说实话,阿姨还是比较喜欢你。"

  蒋慧凡无比认真道:"阿姨,这个问题,其实我从第一刻开始,就想明白了。我没有一刻是在赌气。"

  曲母叹口气,倒是也不好强迫她,也只能尊重她的意见。

  她在第二天见到曲贺阳回家时,把这事跟他说了一声。

  曲贺阳扯了扯领带,没什么语气的说:"她要想公布,就让她公布吧。"

  曲母沉默了一会儿,道:"贺阳。你年纪也不小了,安琪那边……"

  "她对我没意思,我们俩也不会走到结婚那一步。"曲贺阳琢磨了片刻,"不过您放心,最晚明年年初,我会让你抱上孙子。"

  曲母不太相信他的办事效率,在蒋慧凡之前,他一直因为安琪耽误了很多年,现在她回来了,他还有那么容易再找一个合适的太太吗?

  曲贺阳却已经不看自家母亲的表情,转身上了楼。

  曲母盯着他的背影,然后看向了跟着他一同过来的助理,"贺阳最近有什么情况没有?"

  助理恭敬道:"最近和h市王家那个小女儿走的挺近的。"

  曲母有些惊讶道:"那姑娘是还在上大学吧?"

  这也是一个比一个年轻。

  助理道:"曲总倒也不像是一副完全上心的样子,相比之下,跟蒋小姐那会儿,倒也还算得上亲昵。"

  而且,张助理觉得,自家老板似乎还没有彻底放下蒋慧凡。

  曲母听了更是连连唉声叹气,蒋慧凡她也喜欢,但这分都分了,提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

  在蒋慧凡跟曲家一同公布声明的前两天,是曲母的生日,为了让外人看上去两家更像是普通分手,这场宴会,蒋慧凡也参与了。

  她去的那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能送完礼物的人,已经都送的差不多了。

  蒋慧凡往曲母的方向看了看,曲贺阳就坐在她的边上,然而旁边却不是安琪,而是一个她不太认识的女人。

  她走过去送了礼物。

  曲贺阳跟一边的女人在闲聊什么,没看她一眼。

  曲母倒是拉着她说了一会儿话,她不太方便走开,没一会儿,曲渡走了过来,含笑朝曲母喊了一声:"大伯母。"

  蒋慧凡往旁边让了让。这一退,刚好碰到他,男人扶了她一把,手暧昧捏了捏她的腰,语气却相当得体:"小心。"

  "谢谢。"她垂眸道。

  曲渡笑意更加明显了一点:"咱们这么熟,蒋小姐就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了。"

  曲贺阳没什么情绪的扫了一眼过来。

  蒋慧凡不动声色的远离了他的方向,站到了一旁的角落里。而曲渡则是坐在了曲母的身边,陪着长辈说了一会儿话。

  "你跟小蒋怎么就很熟了?"曲母好奇道。

  曲渡余光看着蒋慧凡,浅浅笑道:"跟着蒋小姐喝了几次甜甜的水,就这么熟了。"

  蒋慧凡却听出了语气之间的暧昧,他怕不是说的就是接吻。

  曲母不以为意,劝完曲贺阳,面子上也还是得劝劝曲渡:"你这个年纪,虽然也不算大,可结婚也好提上日程了。你有心仪的女孩子没有?看上哪家姑娘了,伯母给你作主。"

  曲渡言笑晏晏的看着蒋慧凡,只一眼,就把视线给收了回去:"伯母能给我作主?"

  "当然。"话说目中无人,从来不多看女人一眼的曲渡能有喜欢的人,这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那就托伯母的福,我不仅有看上的姑娘了,还想生个儿子。"曲渡弯着嘴角,这时候人群当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话,所有的人都朝门口的方向看去,他也借此肆无忌惮的看着蒋慧凡。

  小抹胸,要是拖进洗手间,或者他房间里面干点什么,倒是方便。

  当然,就是有人会哭。

  所以有的事情,也就只能想一想。

  蒋慧凡冷冷的注意着他的视线,用手挡了挡她的事业线。

  男人目光微闪,这可小气了点。也不是没看过,她也没有什么好挡的。

  曲贺阳整个人的脸色都难看得不得了,蒋慧凡转头看见他的时候,都被他眼底的冷意给冷得打了个哆嗦。

  她不怕他,但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不自在。

  没一会儿,蒋慧凡就走开了,恰好碰上苏严礼,跟着他一块站在路边聊了几句傅清也的事,随着冬天的到来,她的肚子也大了,圆滚滚的一个,可见被喂的多好。

  "你跟曲渡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苏严礼随口问了一句。

  他刚才站在人堆里,看见曲渡在给她开男女之间的玩笑。有点意外,利用能做到这么亲密。挺难得。

  苏严礼最开始听说的,也是他们走的近。

  "他自己凑过来的。"

  苏严礼点点头,道:"我提醒你一句,跟他没有必要太熟。据我所知,他这个人不把感情当回事,爱捉弄你喜欢你,不代表他愿意守护着你。"

  调戏一个女人,跟愿意护她周全,那是两回事。

  "我有分寸。"

  哪怕到现在。她也觉得他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寻开心。

  宴席开始,由于曲母的喜爱,蒋慧凡很荣幸的跟她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一同的还有曲渡曲贺阳,还有一些曲家人。

  蒋慧凡身边坐着一个不认识的,是个长辈,她有些拘谨,坐了没一会儿。曲渡却突然走到了她的身边,跟那人说:"我坐这儿。"

  那人倒是无所谓的把位置让给他了,只是调侃道:"阿渡,你跟小蒋一块要聊什么呢?"

  曲渡道:"这边离门口近点而已,等会儿要走。"

  在他的旁边,坐着的是曲贺阳,他跟身边的长辈聊着什么,回头看了蒋慧凡一眼,然后就又继续聊天去了。

  蒋慧凡并不在意,这儿人多,她不相信他会做出什么。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曲渡这人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蒋慧凡没想到,他敢把控住她的手,去摸不该碰的。

  她脸色瞬间就白了。

  曲渡笑着回过头来看她,单手给她倒了一杯椰奶,因为冻过,有些浓稠的。

  蒋慧凡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异样,连忙喝奶。

  曲渡看着她说:"蒋小姐,牛奶好喝么?"

  她欲哭无泪,从他的笑容里面几乎是立刻看出了他的邪气,以及意思。

  曲贺阳淡淡的偏过头来。

  蒋慧凡桌子底下的手一动都不敢动,只能被迫感受着那条蛇。

  长辈聊得很慈祥,仿佛曲渡就是一个小辈。

  然而小辈骨子里坏到不行。

  他笑着跟蒋慧凡说:"蒋小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不吃人,我对你可是很信任的,脾气也好,坐在我身边。我很满意。"

  半天后,她冷着脸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路奔跑到洗手间,然后一个人冷静了好一会儿。

  外头的气氛越来越浓烈,曲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她手机里有他的消息。

  ?小蒋,我不小了。?

  男人蔫儿坏。

  ?我先走了,有事,玩得开心。?

  蒋慧凡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他不在她反而更加自在,在长辈面前做出这种粗俗事情的,恐怕没有什么人,也就独独他一个。

  显然这完全不是一个听话的善茬。

  不仅不听话,分明对长辈也没有半点尊重的意思,有的不过是最表面的那层伪装。

  蒋慧凡想,她这也来了,曲母也表示了和自己的亲近,她这估摸着也可以走了,这样总之交代声明的时候,可以坦荡的说:我们还是朋友。

  只是蒋慧凡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就看见曲贺阳拉开门走了进来,他有些粗暴的把领带给摘了下来,然后用脚给带上了门。

  这位已经醉了,双眼微微猩红,正冷淡的盯着她看。

  蒋慧凡不想跟他起冲突,绕过他就要走开。

  曲贺阳却一手抓过她,把她狠狠的摔到了墙上。用脚抵住她的腿。

  "曲贺阳!"蒋慧凡不由得拔高了音量。

  男人用领带把她的双手都给捆了起来,力气贼大,她完全都动不了,嘴巴上也被他随手扯下一匹毛巾塞进了嘴里。

  "你以为我那么好惹?"曲贺阳冷冷道,"是不是觉得我在你面前斯文惯了,就以为是是个斯文的人?"

  他说话时酒气全部喷在她的脸上,声音里面也带了几丝恶劣,他轻佻的捏了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以为你喜欢曲渡。我就会难过?你错了,我会让他彻底输在我手上的,我也,不会为你难过,我不会再让你插进我的生活里,我的人生也不会再为你动摇一下。"

  蒋慧凡知道,曲贺阳大概是真的喝多了,不然干不出来这种事。

  她努力挣脱了一下,甚至伸手去打他,没想到却更加让男人火起,烧的他恨不得办了她。

  "为什么不喜欢我?"曲贺阳一边搂住她的腰,一边小声的在她耳边道:"在洗手间这么长时间不出去,是在等谁过来?寂寞了?我行行好,满足你。"

  蒋慧凡真的难以置信,这种话是从曲贺阳嘴里说出来的。

  她用力的把嘴里的毛巾给吐了出去,咳了好几声,无语道:"曲贺阳,这是在你母亲的生日宴上。你要点脸。"

  曲贺阳这会儿喝多了,脑子里思绪乱得很。他是看见有个熟悉的身影进来了,然后就跟着进来了。

  现在脑子糊,见她今天穿的好看,下意识就想跟她亲近。

  这个女人他太熟悉了,熟悉到是那种,他想占有的地步。

  蒋慧凡真的头一回被气哭,然而他对她一点怜惜都没有,哪怕眼泪已经滴在了他的手臂上。也没有看见他有一丝动容。

  曲贺阳几乎已经忍不下去了,正拉住她的小裙摆,却突然听见一阵敲门声。

  蒋慧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抬头看曲贺阳,却看见他眼神已经有些迷离。

  他没有半点停顿的意思。

  然后低头亲了亲她的耳朵,沙哑的说:"安琪……"

  她似乎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可是怎么可能听错呢?

  他叫的就是安琪。

  蒋慧凡冷静的说:"你认错人了。"

  男人顿了顿,却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

  "我是蒋慧凡,不是什么安琪,曲总,您别认错了。"她甚至觉得有点讽刺,她跟安琪最近穿衣风格太像了,居然像到了能让他认错的地步。

  曲贺阳的头撑在她的下巴上,喘了好一会儿气,却没有离开,反而伸手更加用力的搂住她的腰。

  蒋慧凡道:"曲总,咱们声明明天都要发了,你也得注意分寸。您要是相信我,我可以跟你保证,安琪绝对没有她说的那样不喜欢你。我以女人的直觉保证。"

  她稍微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道,"她心里有你。"

  曲贺阳低头看了看她,目光深沉如水,似乎在知道她不是安琪以后,就顺利从欲望当中抽身了。他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整个过程当中,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理着衣服。

  蒋慧凡形容不出来此刻的气氛有多尴尬,她甚至不敢想象,他刚才那副急切的模样,对着她,却不是因为她。

  因为刚刚挣扎过了头,她这会儿的手还在发抖,曲贺阳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主动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衣物,琢磨了一会儿。说:"抱歉。"

  疏离的,后悔的,想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语气。

  正合了蒋慧凡的意。

  她说:"我没有骗你,她心里有你。女人爱口是心非。"

  蒋慧凡说完话,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曲贺阳很快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还有点醉,很快就被人扶上楼休息去了。

  曲母道:"小蒋,刚才阿姨找你呢,你去哪里了?"

  蒋慧凡说:"洗手间。"

  "我看见贺阳刚才也往洗手间过去了。你们没有撞上吧?"曲母有点担心,这要发声明了,两个人最好就得保持点距离,毕竟人言可畏。

  曲母见识过无数被舆论迫害的人。

  蒋慧凡摇了摇头,道:"没。"

  曲母又朝刚才那个坐在曲贺阳身边的陌生的姑娘身上指了指,说:"那是贺阳朋友新给他介绍的对象,你觉得跟安琪比起来,她怎么样?"

  蒋慧凡若有所思道:"恐怕这个,比不过安琪。"

  "贺阳的助理说。甚至比不过你。"曲母摇着头叹气,"我觉得没戏。"

  蒋慧凡笑着说:"除了安琪,大概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之所以他的助理帮自己说话,那是因为她当时帮了他不少,他感激她,自然什么问题都向着她一点。

  蒋慧凡待了没多久,就要告辞离开了,她得回家准备明天声明的事情,这是她近期的大工程,要好好准备。

  她走的时候,是曲贺阳助理送她去的停车场。

  助理想了想,说:"蒋小姐,曲总办公室里面您的照片,还没有被换掉呢。"

  "他来不及吧。"

  张助理摇着头往回走,一抬头,却看见曲贺阳正站在自己的房间往下看,看的就是蒋慧凡的那辆车哩。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