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02章 自欺欺人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本来也不打算多待。

  她甚至没有看曲贺阳一眼,只看着蒋国攀,道:"爸,咱们走吧。"

  张助理看了看果盆上的小食,又看看一言不发的曲贺阳,主动道:"蒋小姐,我送你出去。"

  蒋慧凡知道他这大概是有话跟自己说,也就没有阻止,走到门口时,就让蒋国攀先去车上等着了。

  "您还有事?"张助理也三十多了,蒋慧凡觉得也算是长辈,再加上两个人都挺和谐,说话也还算客气。

  "蒋小姐,照片曲总看了。"

  这个苏严礼早跟她说过了,看了也就看了,他要怎么以为,那是他的事情,跟她没有半点关系:"我知道。"

  张助理压低声音道:"本来他也没生气,你发安琪朋友圈里那张照片,他都没生气。就是问我你是因为安琪才总闹脾气还是怎么的。然后后来看到那组照片了。本来开完会心情还好的,看了照片以后,自己一个人一声不吭的在办公室里面坐了一个多小时。"

  他顿了顿,继续说:"我听进去送文件的副总说,曲总坐在那也不知道干什么,就是发呆。"

  蒋慧凡认真的听完,然后发表意见道:"您想告诉我什么?"

  张助理叹口气:"今天你来之前,曲总跟您父亲其实还算好,两个人就是干坐着,没怎么交流而已。后来态度差,也是因为您戳到他痛处了。蒋小姐,好好说话,别针锋相对的,比什么都强,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没那么狠心的。"

  蒋慧凡也知道他毕竟是跟了曲贺阳十年的人,挺了解曲贺阳的。只不过她跟他也很熟悉,他对安琪的喜欢不可能是假的。

  张助理说,是她说话不到位。可安琪的脾气远比她坏,可曲贺阳从来不那么对她。这当中区别已经高下立判了。

  再者,他但凡念一点旧情,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蒋慧凡说:"张经理,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的,都是虚的。现在的人最不计较这些。我都没念这个旧,他更加不会。"

  张助理说:"蒋小姐,你到底还是不一样的。现在身边那个王小姐,曲总那天在你走后,见都不愿意见她。"

  张助理张了张嘴,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见曲贺阳在身后不悦道:"没工作?"

  蒋慧凡默默的转身往车上走,动作干脆利落的关上车门。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曲贺阳沉默的转身进去了。

  张助理无声的跟在身后,等到看着他做回到沙发上,才无奈道:"曲总,何必呢。您在商场上驰骋了这么多年了,应该最清楚咄咄逼人没效果,很多时候只会适得其反。"

  曲贺阳不太在意的笑笑,"你想多了,分了都分了,我自己不多想,你们身边的人一个个非得补充出一整部虐恋情仇大戏来。我当初之所以娶她,只不过是我正好缺少一个太太,她乖,我妈有喜欢她。你看她玩男人玩得比谁都溜,适合当什么太太?"

  话倒是挺多。

  张助理却依旧觉得蒋慧凡的地位不可撼动。

  毕竟当年曲母跟曲贺阳因为安琪的事闹得很僵,后者甚至放话,这辈子要是安琪不过门,他这辈子不会再去。而蒋慧凡是他从那以后带回家的第一个女人。

  张助理总是认为,蒋慧凡会是最后一个。

  曲贺阳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出门约了安盛谈生意。

  安盛见到他时,脸色不太自然。

  蒋慧凡发的那张截图。他自然看到了,自己小侄女安琪拍他裸着的背影,当然让人浮想联翩。

  以及平常,曲贺阳对安琪的态度……

  安盛自然而然想起了男人对女人的讨好。

  曲贺阳见他脸色奇怪,淡淡道:"你有什么想说的,说去就是了。"

  "你喜欢我侄女很多年了?"安盛说出这段话的时候,甚至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曲贺阳扫了他一眼,没做声。

  安盛又问:"你跟她在一起过?"

  "没有。"曲贺阳终于觉得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但凡我跟她在一起了,也不会有后来这些事,更加不会跟蒋慧凡有婚约,如果当初安琪愿意跟我在一起,我说什么也会娶她的。"

  "那现在呢?"安盛继续问道。

  "你侄女不喜欢我。"曲贺阳琢磨了一会儿,道,"我也有我的日子要过,年纪也大了,已经没有年轻时那种激情了,这两年里,我肯定要结婚。"

  安盛问:"那蒋慧凡呢?"

  "她不过就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安盛没有谈过恋爱,不太理解道:"都一张床上睡过了,平常又什么都在一起,真的能就这么过去了吗?平常偶尔想起她以后要嫁给别人,就不会觉得不太舒服?"

  "不会。"曲贺阳寡淡道,"我平常都不会有想起她的时候。"

  安盛耸耸肩:"真冷漠啊。我就跟她出去玩了几次,我偶尔都会想到她呢。"

  曲贺阳的电话响了,手机铃声似乎把这句话给盖了过去,他没有听见,也没有回答。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是谁,他说话格外的温和,就像当初也接到蒋慧凡的电话时候,那种体贴的语气。

  安盛曾经开玩笑道:"你娶一个老婆,还是娶了一个祖宗啊?说话就说话,还非得低声细语做什么?"

  可是现在,他在怀疑,这就是他对待女人的态度。

  曲贺阳接了电话没一会儿,就起来说要走了,安盛问他要去哪儿,他说:"王烟找我吃饭。"

  这积极的态度,也像是之前对待蒋慧凡一样,看来这大概真的不是特例。

  张助理跟他打赌道:"我还是站蒋小姐。"

  安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这也太盲目了,真好也不至于到现在这种地步,两家关系都僵硬成这个样子了,还需要站什么站啊?"

  "你看过曲总跟哪个女人主动提结婚?"

  安盛胸有成竹的说:"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他肯定会跟王家那姑娘说同样的话。"

  ……

  蒋家的事,一团乱麻。

  蒋慧凡知道从曲贺阳那下手无望,最后去找了曲渡。

  男人双眼耷拉着,特别无辜,"我没有钱。"

  蒋慧凡可不相信。

  曲渡真诚的说:"真的,我的钱,现在都在我母亲那。你想要问我借,就得去找她。"

  他顿一顿,"当然,我妈特别好说话。"

  蒋慧凡道:"这次舆论的事,你总有办法解决。"

  曲渡道:"有。"

  蒋慧凡说:"你去办。"

  曲渡看看她。

  "我脸上有什么?"

  曲渡弯着眼角道:"你是第一个找我办事不打算给好处的人。"

  蒋慧凡这才反应过来,"你想要多少钱?"

  曲渡暧昧的看着她,懒洋洋的笑:"想要你。"

  蒋慧凡:"……"

  曲渡道:"只要你肯点头,我给你办事,还给你钱。"

  蒋慧凡有些无奈道:"你又不缺女人。"

  "缺,怎么不缺?"曲渡看上去似乎有点颓废,睡衣领口也开得有些随意,他打了个哈欠,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终究是要从了我的,晚点早点的事。越早我心情越好,就越心甘情愿给你办事。晚点的话……"

  蒋慧凡蹙眉。

  "晚点的话,就先在梦里熟悉熟悉业务操作。"他笑容看上去很是单纯,"小蒋,为了你,我可是连梦里都在努力啊。"

  蒋慧凡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但是他倒是很少有为难她的时候,等她陪他吃完饭,他就随口答应了。

  只是看到网上他俩抱在一起的照片,不太愉快了:"这拍照的人技术水平真不怎么样,都这样了,居然还拍不到我正脸。"

  露个脸,事情不就好解决了么?碍于舆论压力,蒋家不敢轻举妄动,他直接把她娶回家就成。

  ……

  曲渡最后要了一件礼物。

  他要蒋慧凡跟他用微信情侣头像。

  蒋慧凡一大把年纪了,觉得这挺无聊,但奈何不了他的要求,最后换上了一张曲渡的腹肌照。

  这一换,真的让不少人意外了。曲渡这张脸,谁不认识啊,蒋慧凡这一用曲渡这种尺度还不小的照片,吓得很多人心肝直颤,劝删。

  曲渡直接进了蒋慧凡朋友圈,婚礼取消了,不用在意她的面子问题了。他得开始大面积圈地盘。

  蒋慧凡睡完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朋友圈有99 的好友提示,点开一看,全是曲渡的点赞,还有评论。

  她自拍不少,曲渡在每一条下面都夸她美。各种夸,花式夸,说美得他想满地生孩子。

  毕竟是大名鼎鼎的黑阎王变态心狠手辣第一名的曲家二爷,这在蒋慧凡底下一留言,还是舔狗一样的留言。比蒋慧凡退婚,消息还要来得轰动。

  在一看那张腹肌照,手腕上那块手表,跟外出那张蒋慧凡的"出轨图"上男人戴的,可不就是同一块吗?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头人不知道,不过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差不多了解了。

  曲贺阳带着王烟外出的时候,就听见有人瞧瞧问起:"曲哥,我看蒋慧凡用上曲渡照片当头像了,他俩这是官宣了?"

  男人沉默几秒。没什么语气的说:"他们的事情我不清楚。"

  "别说,还挺甜,曲二爷那样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男人,居然还会夸人家美,夸得还挺有水平。"说话的人咋舌道,"不过,我怀疑他是不是老毛病犯了,故意就是想抢走你身边的人。诶……不对,不对,曲哥你也不是真心喜欢小蒋啊,他抢不抢,也没有什么区别。"

  王烟不太想听蒋慧凡这个前任的事,喊了一句:"曲哥。"

  曲贺阳喝了一口酒,手指摩挲着杯壁,神色淡淡道:"别聊那些了。"

  "好嘞。"那人又朝王烟道,"王小姐也不比她差,不用太过在意。就是调侃两句而已。"

  王烟笑了笑,没说话。

  如果一个现任比不过前任,那么这个现任也太失败了。

  王烟觉得,自己或许该表示表示了,试探下自己到底能是怎么样的地位。

  当天晚上回去的时候,王烟抬头认真的看着他:"曲哥,你觉不觉得,我学校离你这边有些远?"

  曲贺阳琢磨了一会儿,问:"你想搬过来?"

  王烟到底还是个姑娘,这会儿被他直接这么问,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脸红了一大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住的确实有点远,要不要搬过来。你自己考虑考虑吧,我尊重你的意见。"曲贺阳道。

  王烟按捺住自己的情绪,说:"那我想想看。"

  "嗯。"

  等到送她到了家门口时,她又问:"还有,我想问问,咱们之间,算是什么样的关系?"

  曲贺阳侧目过来看着她。

  他似乎有回答的打算,但是不凑巧的是,张助理的电话打了进来,那边似乎有比较重要的事情。曲贺阳都皱起了眉。

  王烟也不是那么不知道分寸的人,很多问题就该在适合的时候问,在不该问的时候就得老老实实的,比如现在,她觉得打扰人家工作并不是一件讨人喜欢的事。

  "曲哥,那我先走了。"

  曲贺阳朝她点了点头,他的视线很快重新转移到了手机上。

  他跟蒋慧凡的事情,被另外一条消息给压了下去。一条关于曲渡搂着一个大明星的腰从夜店走出来的视频上了热搜。

  明星的热度,自然大过这些企业家。而曲渡,在传闻中很神,挺多小女孩也把他当成小鲜肉对待,一段这么轻浮的视频,自然风头更甚。

  他要是不想,这些东西当然流不出来。

  曲贺阳揉了揉眉心,告诉自己这是好事,起码没有人的注意力再挂在自己身上,至于曲渡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这么做的,是不是为了那个变心不要自己的女人,这就和他无关了。

  蒋慧凡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只是扫了曲渡一眼:"挺有手段。吴茹这样子的大明星都撩的到。"

  "明明是她在吃我豆腐。"曲渡何其无辜,"我说拍照,她非要往我怀里缩。都怪你总是疏远我,我义正言辞的跟人家说我老婆会生气,都没有人相信我。"

  蒋慧凡无奈说:"二爷,你得弄明白了,我不会是你老婆。"

  "总有一天会是的。"曲渡心不在焉的笑了笑,太过出众的五官仿佛都在描述一个成语:胸有成竹。

  曲渡道:"你信不信,总有一天,我不用睡你。你都会对我欲罢不能。"

  蒋慧凡觉得男人都有一股迷之自信,也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而曲渡也没有再提起过,只是买了一件很性感的裙子,挂在了床边,他拍了一张照,发了一条与他画风完全不一样的朋友圈。

  这张照片在他那暗沉沉的画风下,显得格格不入。明艳的性感衣服,怎么看怎么变态,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欲望。

  曲渡在审美方面,有奇特的天赋,这件衣服选的性感的让人咋舌。

  同样是男人,都知道买这种衣服是用在什么场合的。

  安盛上班来得格外的早,没想到张助理比他更早。两个人站了一会儿,道:"你觉得曲渡发那条裙子,是想买给小蒋穿,还是吴茹啊?"

  张助理觉得这裙子不适合蒋慧凡的画风,而吴茹又是性感那一挂的,几乎没有多想,就道:"吴茹的吧。至于蒋小姐,我觉得曲渡不是喜欢。他就是想挑衅曲总。"

  曲贺阳刚从外面进来,就听见了他们在聊什么裙子,淡淡道:"什么裙子?"

  安盛把照片翻出来给他看:"据说吴茹没有男朋友,却发展得顺风顺水,你说这几年她背后的男人,是不是就是曲渡?他总不可能这么大了,连一个女人都没有。"

  曲贺阳起先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然后很快发现了裙子上面有一个小小的j。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是蒋。

  曲贺阳是最知道蒋慧凡身段的人,她跟傅清也站在一起。第一眼可能那样她那么突出。可是蒋慧凡但凡穿得紧身一点,就能让人知道她的身材有多好。

  这条裙子,蒋慧凡穿上,会比大多数女人都好看。

  曲贺阳站了一会儿,然后神色如常的回到了办公室里,照常上班,照常开会。

  王烟过来的时间已经不太早了,公司里的人大多数对她都挺客气的,她也很受用。那些人直接给她指了曲贺阳办公室的位置。

  可就在她推开门打算进去的时候,张助理却阻止了她。

  王烟不太愉快,情绪都直接写在了脸上:"张助理,你不太喜欢我。"

  "我绝对没有,只是曲总的办公室,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的。"他道。

  王烟说:"我也不行么?"

  "当然。"

  王烟心里更加不愉快了,不愉快的情绪让她不想跟他说话,可是她心里又好奇,可以擅自进去的有谁。

  她问了出来。

  张助理从容笑道:"能够擅自进去的,许久之前算有一个安小姐,然后就只有蒋小姐了。"

  王烟心里更加不愉快了,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安琪,她更加介意蒋慧凡。或许是因为,她有自知之明,不觉得自己不得过白月光,可她不想连一个只是普通的结婚对象也比不过。

  "张助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护着蒋慧凡,但是你得搞清楚,她已经是过去式了。"王烟道。

  在张助理看来,也就是现在的小姑娘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他没有说话,可整张脸上写满的表情分明就是:是吗?蒋慧凡真的已经是过去式了吗?

  王烟觉得有些委屈,年纪小,眼泪是真的说掉就掉。

  张助理讥诮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认真安慰她。

  曲贺阳开会出来,就看见王烟有些失落的坐在一边,他上去问她怎么了。

  王烟委委屈屈的说:"曲哥,你的办公室一般人真不能进去吗?"

  曲贺阳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王烟说:"可是曲哥,我想进去。"

  她也想成为能让他破例的那么一号人。

  张助理在一旁道:"王小姐,这是我们公司的规章制度。希望你别让曲总为难。今天为你破例这么一次,明天为别人再破例一次,那要这么多规章制度做什么?"

  王烟今天说了,她就一定要一个结果来的。

  她固执的看着曲贺阳,道:"曲哥,我要进去。"

  "王小姐,你别再麻烦曲总了。"张助理看不下去了。

  曲贺阳却道:"只不过就是一个办公室,你想进去,那就进去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看着张助理,道:"以后我要是不在。烟烟自己一个人过来,你就放她进去吧。"

  王烟偏过头来,得意的看着张助理。

  她说过,她一定也会成为让他破例的那一个的。

  张助理只能沉住气说了句是。

  可他心里依旧不赞同这种做法,等到王烟跟着秘书小姐去泡咖啡了。他走到了曲贺阳身边,道:"曲总,你这样做,蒋小姐就真的再也不可能会回来了。"

  曲贺阳却只认真的看着手上那份财务报表,原本严肃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略显讽刺的神色,他说:"张助理。是你一直以为,我在等着她回来。我说过几次了,分手就分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没必要觉得她不在了我的天就要塌了。"

  他没什么情绪的说:"没了她地球就不转了吗?我每天吃得好喝的好,体重也没有降过一点,看着像是难过的样子?"

  张助理有些复杂的盯着曲贺阳。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理解错了?

  他跟了曲贺阳这么久,一直都认为自己足够了解他。他是真的觉得,曲贺阳因为蒋慧凡走了,挺难过的,最近很多行为举止都稍微有点不正常。比如,跟蒋慧凡养成的早睡的习惯,再也没有了。

  而且,还爱发呆。

  张助理道:"曲总,这要是是你心里话,我无话可说。骗我无所谓,只要别把你自己骗了就成。"

  曲贺阳的手顿了一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