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04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王烟的认识当中,曲贺阳一直是一个温柔的,很有耐心,且在某种程度上,像是一个长辈的存在。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用这么冷而且凶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她有点心寒,也意识到了某些事。

  王烟把睡衣裹紧了一点,看着他走到了阳台上去打电话,这会儿的天气其实已经很冷了,可他连外套都没有披一件,就直接出去了。

  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急切。

  --

  ……

  曲贺阳接连打了三次过去,并且每一次都是等到电话铃声放完,那边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音之后,才重新打。

  可是那边依旧没有人接电话。

  他这会儿的耐心算是彻底被磨干净了。最后联系了苏严礼。

  那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好半天才接了电话。

  苏严礼的语气不太好,带着某些事情被打断以后的不悦,"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

  曲贺阳捏了捏眉心,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又担心会不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犹豫再三,还是道:"她是不是出事了?"

  "谁?"

  曲贺阳道:"蒋慧凡。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又没接。"

  苏严礼不知道出于什么意味的哂笑了一声,然后冲电话那头朝傅清也喊了几句,不久后道:"这两天没联系过,不清楚。"

  停顿片刻,又意味深长道:"你担心了?"

  "没有。"曲贺阳否认道,"只是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不接电话。"

  苏严礼一提醒,也让他顿悟,他没有非联系她的必要。

  "挂了。"他突然说。

  苏严礼道:"曲渡那边,我给你盯着的。"

  "嗯。"

  不知道是不是时间晚了,他的语气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苏严礼琢磨了片刻,还是选择没有多问,他挂了电话,然后翻身上床继续抱着傅清也,道:"媳妇儿,曲哥刚刚打电话过来问蒋慧凡的事了。

  傅清也本来被他折腾得很困。然后瞬间清醒了,一溜烟坐了起来,眼睛都瞪大了:"你可不准告诉他我们家小蒋的事情,这朝三暮四的男人,配得上我们小蒋吗?"

  苏严礼附和道:"是,配不上。"

  傅清也凶巴巴的说:"我跟曲贺阳,你只能向着一个。不过你不要忘了,我也是在国外看你可怜,才陪你睡睡觉的。你要是敢向着曲贺阳,我就休了你。"

  苏严礼的恩情虽然有一大堆,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旧账,要翻出来,那她也能把他打入冷宫。光凭一开始居然脑子抽风强迫她,这种犯罪的事,就够下地狱了。

  哪怕有救命之恩,这也不是一个好男人做得出来的事情吧?

  所以苏严礼是好是坏。全看傅清也天平怎么倾斜。也好在她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换成其他人,苏严礼还有的折腾的。

  而且哪怕到现在,她也没有对苏严礼爱的有多热烈,大部分还是因为感动,以及觉得他适合过日子而已。

  苏严礼摸了摸鼻子,"当然跟你是一路的。我跟他一路做什么,他又不是我老婆。"

  至于兄弟,苏严征他都能翻脸,曲贺阳,那就更加不再话下了。

  傅清也冷哼了一声:"苏晋说你昨天还跟女人一起吃饭呢。"

  苏严礼好冤枉:"生意伙伴,我可是没有看人家一眼。"

  "你这可就睁眼说瞎话了,一眼不看人家,那不是没有礼貌吗?"傅清也用脚拇指勾勾他的腿,"听说长得可好看了,你就没有点想法吗?"

  苏严礼道:"有。"

  "你去死好了。"傅清也还真把自己给问生气了,用力的一脚直接踹了过去。

  苏严礼顺势接住她,无奈道:"我当时想的是,那女人要再靠近我一点,我就不跟她做生意了。不然你肯定又要吃醋。"

  不过他很喜欢看傅清也吃醋,也喜欢她在吃醋以后的无理取闹,各种凶他。这种时候苏严礼都会觉得甜甜的。

  苏严礼朝她蹭过去,放轻音量道:"媳妇儿,我们继续办事吧。"

  "我不要,不想动。"

  "我伺候你。"苏严礼亲了亲她的嘴角。

  屋外暴雨肆虐,屋内春色弥漫。

  ……

  相比起苏严礼这边,曲贺阳那边则要清冷很多。

  偌大的房间里面,只有一盏充满情调的壁灯开着,可是氛围却安静得很怪异。

  王烟已经以一个尴尬的姿势在床边坐了好久了,曲贺阳也没有再打电话,只不过依旧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似乎有点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曲哥。"许久之后。她有些不知所措的喊了他一句。

  曲贺阳回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语气的说:"我送你回去吧。"

  王烟整个过程都显得有些被动,她觉得有些局促不安,一直到上了车,整个人的状态也不太好。她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不知道是哪一点出了差错,才让他突然间走了。

  就因为,蒋慧凡的电话……

  王烟咬咬唇,开口道:"曲哥,我们之间,怎么办?"

  曲贺阳沉默了好一会儿,淡淡道:"抱歉。"

  过了片刻,又补充道,"王烟,本来我也确实想跟你好好处的,只不过……"

  他的话虽然还没有说完,可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其实从一开始曲贺阳抱住她,却一点都没有亲她时,她就差不多已经觉察到什么了。

  只不过,后面的电话,彻底打断了他。

  王烟仔细想了想,其实不止如此,从一开始她跟曲贺阳认识时,两个人之间都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

  "曲哥,你是不是还喜欢她啊?"王烟作为女人,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你们当初因为什么分手的?"

  曲贺阳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沉默的开着车,一直等到下车时,才淡淡说:"当初是她非要分。"

  王烟一怔。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曲贺阳又很快的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对她没什么留恋的,过去了就过去了,没必要在乎一个已经过去的人。"

  王烟听着听着,整个人的脸色反而更加难看了,她想说点什么,可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曲贺阳就说:"我走了。"

  他客气的朝她点了点头。

  那种客气完全不像是在谈恋爱之间的男女会有的那种亲密,简直像极了对待一个客人,一个朋友的妹妹。

  王烟看着他开车离去的背影,有些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他对她好了几天,她就有些迷失自我,以为自己可以拿下曲贺阳了。

  其仔细一想,他哪里是普通小姑娘能够征服下来的呢。

  至于曲贺阳心里怎么想蒋慧凡的,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

  王烟回到家里的时候,她的兄长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

  "哥,问你个问题。"

  "你问。"

  "曲贺阳当初跟蒋慧凡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行为举止亲密吗?"

  男人想了想。道:"在一起的时候,挺亲密的,平常打麻将什么的都在一起。这不是都分手了么,还问这干什么?"

  她却是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我跟曲贺阳,应该没机会了。"

  ……

  曲贺阳开车的路上,依旧有些晃神。

  他身上还有一股子女人的香味,这香味还很陌生。陌生到让人恍惚,这让他有些头晕。

  他最后打开了车窗,风吹进来的时候,他整个人觉得好过了些。

  曲贺阳把车子停在了一旁,原本打算抽根烟,手机却响了一下。他偏过头去看,结果发现是手机进了一条微信。

  他不太在意的扫了眼,只是在看见蒋慧凡三个字时,愣了好一下。

  她说:?对不起。?

  曲贺阳盯着这三个字看了好一会儿,还是先转头去点那支烟,然后才拿起短信看了看,发了一个"?"过去。

  半天没有人回答。

  他放下了手机。

  爱回不回。

  反正都分手了,也都过去好久了,这个女人发什么,不回什么,跟他又没有多少关系了。

  曲贺阳安安静静的抽着烟,寂静的夜晚,也有落单的女人大胆的来敲他的车门。

  女人说:"帅哥,来一个?"

  曲贺阳只是冷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不理会。

  女人于是笑了笑:"有主的啊。"

  男人的余光看了眼手机,手机依旧是空空荡荡,半点消息也没有,他很快又看了她一眼,语气疏离寡淡:"没主。"

  "瞧你现在这表情。不像没主。"女人是过来人,跟他要了支烟,似乎有长时间交流下去的架势,曲贺阳也不缺这根烟,索性整包都给了她。

  "怎么就不像没主了?"他随口问了一句。

  女人说:"一般单身的男人,就算拒绝一个女人的邀请,也会从上到下打量示好的女人一番。而你刚刚,兴致缺缺。像是吵架了的样子。看手机的频率也高,似乎是在等什么消息。还有半夜不回家,要不就是家里太空荡荡了,要不就是说话太凶不敢回去。"

  曲贺阳讽刺的抬了抬嘴角:"我都分手好久了,就是单身。"

  "估计不是你提的。"女人摸了摸下巴。

  "不是我提的,但是分了,没区别。曲贺阳道。

  女人笑着往前凑了一步,不知道想做点什么,可曲贺阳几乎是立刻躲开了她,疏远到不能再疏远的架势。

  "如果她现在来跟你复合呢,会不会答应?"

  曲贺阳顿了顿,淡淡说:"她不会找我复合的,她外头有男人了。"

  "如果呢?"

  他安静了好一会儿,有些笃定的清冷的道:"不会。我不吃回头草。我也不觉得她怎么样,跟了别人就跟别人吧,也没有什么。"

  女人这下是真的从上到下打量了他好一会儿。然后笑着给他递了一张名片,"等你心情好了,我可以来找我,我乐意为你效劳。"

  她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

  颇有暗示的意味。

  曲贺阳依旧冷淡,女人走后,那张名片掉在了车里的地上,他也没有理会。

  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家了。

  他有的是工作要忙。时间不应该就这么浪费了。

  只不过就在他发动车子的一刻,蒋慧凡的短信又进来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曲贺阳盯着那条消息看了许久。

  饶是他想了很多遍,也依旧想不出来,她什么时候打扰他了。

  曲贺阳几次想回消息,到最后都把发了的消息删了,他跟她反正都过去了,消息不消息的,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但没过多久,他就觉得还是得问问,虽然分手了,但是两个人也应该把话给说清楚,有什么疑问的事情,就得解决了。

  曲贺阳直接把电话给打了过去,蒋慧凡那边却总是不接电话。

  这让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不然她不会打了电话。最后他打过去,她也不接。

  曲贺阳感觉到了蒋慧凡一个人去乡下玩的那时候。

  不论他怎么打电话,她一直是不接的状态。

  这让他有些烦躁。

  挣扎矛盾间,他还是把手机给放下了。

  也就是在放下的这一刻,蒋慧凡那边突然给他发了句:?曲哥。?

  曲贺阳整个人就顿住了。

  蒋慧凡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叫过他了,现在突然这么一喊,让他在一瞬间有点手抖,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但还是打了字:?嗯??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打字回了消息。他甚至脑子还没来得及想,手就快了一步。

  曲贺阳整个人挣扎极了,他告诉过自己,不能妥协的。也没有必要给她发消息不是吗?她都跟别人在一起了。

  一个有尊严的男人,就没有回消息的必要。何况他是真真正正的被绿了。

  曲贺阳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在蒋慧凡家,他本来是去劝她哄她的,结果却在她家里看见了他最不待见的曲渡。

  后者在她家那叫一个自然。甚至比他更像是蒋慧凡的男朋友。

  曲贺阳那会儿真的很生气,大概是他这一辈子里,最让他生气的事情。

  尽管,他不愿意承认。

  可是他是真真正正的生气了,而且后来,蒋慧凡甚至不愿意开口给他解释。

  那边又没有人回复了。

  他等了很久很久。

  曲贺阳把手机紧紧的握着手里,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妥协,?小蒋,怎么了??

  同样没有人理。

  他总觉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

  曲贺阳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他又挣扎了片刻,回:?小蒋,我来找你好吗??

  曲渡盯着这条消息,弯了弯眼角。

  蒋慧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他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而她的手机放在了一边。

  "你该回去了。"蒋慧凡催促道。

  曲速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但还是老实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行吧,反正我又不敢反驳你。"

  "倒也不用这么装。"蒋慧凡受不了他这一天天的好欺负模样,昨天她还听见他打电话,解决生意上的手段那叫一个狠的。

  可不是这种娇滴滴一推就倒的模样。

  曲渡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两眼,睡衣也盖不住的好身材让他心情愉悦。

  只是时间问题,最后她会是他的。

  曲渡还想让蒋慧凡给自己添两个孩子,不管男孩女孩,都行。

  当然,在那之前。得把图谋不轨的曲贺阳给解决了。

  曲渡下楼的时候,催着蒋慧凡送他。

  蒋慧凡一脚就把他给踹开了:"去去去,你自己还没腿么。"

  曲渡撇撇嘴,心道从来没有人敢拒绝老子的要求,要你不是我媳妇,这会儿估计得可怜兮兮的掉眼泪。

  当初安琪稍微惹得他不高兴,他就让她再也见不到他。以及还有一些更过分恶劣的手段。

  另外一些女人更惨,比如当初的傅清也。差点得出事,还好有个苏家那傻小子非得出来挡。

  曲渡从蒋慧凡这儿离开之后,整个人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来接他的是跟了他几年的人,对他来蒋慧凡这儿已经见怪不怪了,只道:"安琪小蒋那边又约您见面了。"

  他懒洋洋的说:"不见。"

  "安琪小姐……"

  曲渡盯着男人看了两眼,却突然咧嘴一笑,邪得很:"曲贺阳的下场你难道看不见?"

  "这……"那人不太理解,也不敢问。只敢唯唯诺诺的不做声。

  "你有见过哪个男人老婆再身边,还跑去跟其他女人见面的?"曲渡道,"我这还一点机会都没有,你就尽在这里说傻事。"

  那人有点惊讶,"楼上那位……"

  曲渡弯弯嘴角:"那是你老板娘。"

  那人更惊讶了。

  当初在介绍安琪的时候,他不过随口一句,"人家家庭不错,跟我也认识,以后也能帮上不少忙,喊一句安琪小姐吧。"

  曲渡身边出现的女人还真不少,但是从来都是没什么身份的,这老板娘三个字,还真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出现。

  "你老板娘脾气不好,没事少上门,上门也得客客气气一点,以后小少爷可就指望她了。"

  那人简直无言以对。

  才多大的老板啊,之前还说不要娃娃的老板,居然想要小少爷了!

  果然男人心海底针啊!

  曲渡又皱眉道:"小公主也爱,别显得我重男轻女似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