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05章 放不下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司机坐在位置上冷静自己。

  只能告诉自己,老板年纪到了,也该谈恋爱找对象了。不然这么优异的基因就浪费了,总不能一辈子打光棍吧。

  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么变态的,光挑自己的前嫂子下手。蒋慧凡好看是还挺好看,不过,也不是万人迷啊,严格说起来,苏严礼家的傅清也,还比蒋慧凡稍微惊艳一点。

  曲渡则是懒洋洋的坐在副驾驶上,笑着说:"可惜了。"

  蒋慧凡要是不赶他走。曲贺阳大概能看一出好戏。但也没有关系,毕竟聪明的男人,是不应该让女人烦自己的。蒋慧凡现在给他亲一下都不肯,这要真生气了,那还不得凉凉。

  曲渡收起心思,又开始询问工作上的事情:"最近曲贺阳那边解决得怎么样了?"

  "魏先生说,苏严礼也在暗里给他铺路,恐怕没那么好下手。"

  曲渡于是笑得更加明显:"他这是想报仇呢。"

  司机又是一头雾水。

  曲渡漫不经心的说:"不过,也要看他舍不舍得丢下些东西。"

  司机总觉得他这话说的意味深长,整个人忍不住抖了抖,老老实实的坐着,不敢说话了。

  ……

  曲贺阳并不知道蒋慧凡的具体住所。

  所以在路上,他不得不再次打电话联系她。可是蒋慧凡都没有接,几次都是冷冰冰的"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曲贺阳只得给蒋慧凡发消息:︳小蒋,我在来你那边的路上,有空记得给我回条消息,或者把你的地址给我,我不知道你住哪儿。︵

  他将车速降下来。从西区到南区,还是一段不短的距离。曲贺阳一边等回复,一边接着王邈打过来的电话。

  王邈今天也不太客气,护妹心切了,道:"曲总,您做什么了?一个大男人也总不该欺负我们烟烟一个小女生吧?她今天回来以后,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了。"

  曲贺阳有些头疼的说:"抱歉,我跟你妹妹大概处不下去。"

  王邈道:"曲总,你这做人恐怕不太厚道,我妹也是个小女生吧,这也太吃亏了。"

  "你想要的,我会给你。"

  实际上。他没亲过王烟,也跟她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说有多吃亏,其实也算不上。只不过他如今懒得再有什么纷争,况且也的确是自己给了这小姑娘错觉,害她觉得自己有希望。

  今天其实倒在床上那会儿,他就隐隐约约后悔了,因为那会儿他确实没有什么冲动。

  王邈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反而语气软了下去:"曲总,毕竟是我妹妹,你体谅体谅我,我也不能看着她吃亏。"

  曲贺阳无心跟他闲扯,蒋慧凡的消息还没有进来,他很快挂了电话,把车开到了蒋慧凡小区的附近。

  他正想把电话打给张经理问消息,就看见小区里开出来一辆车。

  曲渡的耳边挂着耳机,无意中一眼余光看到了曲贺阳,他下意识的弯了弯嘴角,把车窗彻底摇了下去。

  "来找小蒋啊?"他略显热情的说,"不太凑巧,刚刚小蒋洗完澡睡了。"

  曲渡狭长的眼睛也随之弯起,"而且,她不会见你的。"

  曲贺阳的脸色不太好看:"她先找的我。"

  "是吗?"曲渡似乎有些意外,"她会找你吗?"

  "我们俩之间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曲贺阳语气冷下来,他无意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重新发动车子打算进去,就听见曲渡风轻云淡的开了口。

  "你惦记上我老婆了,还说的出口,这跟我没有关系?"

  曲渡偏过来看着他,似笑非笑,"小蒋是我的,老子守了十几年,你能抢走么?生是我的人,死也得是我的人。"

  曲贺阳了解曲渡,更加清楚他这个人就爱抢走他身边的一切东西,就像当初抢走安琪一样。他年轻气盛那会儿,会因此恼羞成怒,可现在他冷静的很。

  所以他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开着车打算进去。

  曲渡就笑了:"忘了告诉你,今天的短信和电话,都是我打给你的。我老婆都跟你划清界限了,又怎么可能会主动找你呢?"

  曲贺阳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猛地转过头朝他看过来,阴鸷的看着他。

  "就是想试试,看看你到底抱了什么心思。"曲渡盯着他说,"她那边把你拉黑了,我只是放你出来回了几条消息,就继续把你关回去了,你等不到她消息的。"

  他说完话,冲他扯了下嘴角,说不上来是讽刺还是其他什么意思。

  唯一让曲贺阳觉得有些不安的,是曲渡太过胸有成竹了,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去找蒋慧凡。根本都没有阻止他。而是让司机开着车走了。

  他很想告诉自己,这是曲渡用来诓他的战术。

  可他的心还是沉下去。

  曲贺阳最后也没有去试探曲渡的话是真是假,到底是被他扰乱了几分心情,他的车子也没有继续再开进去了,只在蒋慧凡的小区门口停了好一会儿,再接到曲母的电话以后。就开着车子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他有点心不在焉,出了事。

  曲贺阳也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碎的七零八落的车窗玻璃,才预料到发生什么事了。然后他就感觉到了额头上一阵疼痛,紧接着,就有鲜血涌了出去。

  他的思绪有些涣散。在闻到了汽油味以后,稀里糊涂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曲贺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晕倒的,也不知道自己下车以后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醒过来以后,就在医院里待着。

  医院里的味道让他皱了皱眉,然后不自觉的出了声。

  医生也就发现了他,急忙朝他走过来,道:"曲先生,您现在还算好吗?"

  曲贺阳想坐起来动一动,然后发现自己的腿也动不了了。

  "您腿也伤了。"医生赶紧过来阻止了他,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在确认无碍了以后松了口气,道,"您伤的不轻,可得稍微注意一点情况,不然真的得出问题的。我们已经联系您身边的人赶过来了,你不要急。"

  曲贺阳视线扫了自己的腿一眼,果不其然。这会儿腿上正扎着绷带呢,上面还渗出了浅浅的血迹,显然是真的伤的不轻。

  "嗯。"他稍微试了试自己的腿,就有一股疼痛感传来。

  曲贺阳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动了,只问:"谁送我来的?"

  "一个路过的货车司机给医院打的电话。"

  "他人呢?"

  "已经走了。"

  曲贺阳失血过多。不一会儿,就困意来袭。

  再等他醒过来时,就看见张助理就在病床旁边的沙发上坐着,见他醒来,立刻走过来道:"曲总,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吃得消吃不消?"

  曲贺阳说"没事",顿了一下,又问他工作上的事情有没有安排好。

  "交给安盛动手去办了。"张助理纳闷道,"您昨晚不是和王小姐在一起,怎么会突然出了车祸?还是是您送王小姐回去了以后,回来的路上不小心出的事?"

  曲贺阳只捏了捏眉心,并没有回答。

  张助理以为他这是默认了。也就没有多问。他就是觉得这王小姐挺冷漠的,现在自家老板都住院了,都没有过来看一看。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女方突然不过来,八成是吵架了,至于吵架的原因……

  张助理打了个冷颤。昨天晚上,按道理来说曲贺阳跟王烟该发生什么,那可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王烟在曲贺阳面前也就是一副小女生姿态,一般来说不会生什么气的。

  除非是吃醋计较了。

  曲贺阳对蒋慧凡一贯冷淡,而且颇有一刀两断的架势,这应该没什么。

  那大概就是因为安琪了。

  毕竟这位爷对安琪有多维护,他是见识过好几回的。

  张助理在心里叹口气,这最爱的还是只有安琪呐,只不过安琪不喜欢他,曲贺阳不得不放弃而已,退而求其其次,选择了蒋慧凡。反正蒋慧凡对他而言意义不大。之后又选了一个差不多的王烟。

  他也不知道该评价曲贺阳是情圣,还是人渣了。

  ……

  曲贺阳怕曲母担心,到底是把自己受伤的事情给瞒了下来。

  张助理照顾他照顾到晚上七八点,差不多就要走了。

  他看着一个人待着看电视的曲贺阳,琢磨了一会儿,道:"曲总。要不然我喊她来照顾你吧。"

  曲贺阳拿着遥控器的手顿了一下,偏头看了他一眼,声音并没有什么起伏:"你说的谁?"

  "安小姐。"张助理道,"您不是想见她吗?我刚刚跟她聊过天,她今天并没有什么事情,还挺空的,您要是无聊,可以让她过来陪你聊聊天。"

  曲贺阳想也没想就道:"她跟我已经没有可能了,现在要是还独处,到时候会引的不少人说闲话,还是别独处的好。"

  张助理将他的话翻译了一遍,这就是不想见安琪的意思呗。

  他仔细想了想,其实也就是安琪最先回来那段时间,曲贺阳的心思都放在了安琪身上。再等到跟蒋慧凡分手了以后,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好像就没有那么多了。

  只不过,曲贺阳最先的那套房子被安琪住着,他自己倒是也没有在那边住过。

  张助理又看了看曲贺阳,他在说完话以后,视线又集中到电视上去了。

  只不过手指却总是摩挲着遥控器,这是一种相当奇怪的心理,他显然是一副还有话要说,却没有说的样子。

  张助理琢磨了一会儿,道:"喊王小姐过来?"

  曲贺阳这回拒绝的很快,道:"不用了。"

  张助理就有些摸不准曲贺阳的意思了。这安琪也不要,王烟也不要,看着似乎也不是想一个人待着的样子。

  难不成想见的另有其人?

  这个念头一出来,张助理的眉心就狠狠的跳了跳。

  他脑子里闪过了一个不太可能的人,蒋慧凡。

  总不可能曲贺阳是想见蒋慧凡吧?两个人之间都闹成这样了,一个连好脸色都不肯给了。另外一个又把人家家里往死里折腾,哪一对心里有对方的人会这样啊?

  张助理在心里否认了自己的答案,可是与此同时,心里又忍不住想要试探。他确实是最看好蒋慧凡的,最起码一开始是。

  蒋慧凡的性格什么的都是最适合曲贺阳的,安琪太偏激。而王烟太小了。

  "曲总。"张助理在迟疑了好一会儿以后,才开口道,"要不然让蒋小姐过来看看你?"

  曲贺阳握着遥控器的手在一瞬间紧了紧,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想法,只是没法开口说出拒绝的话。

  他在犹豫了好一会儿以后,才淡淡的说:"她不会来的。"

  张助理顿了顿。

  曲贺阳这就不是拒绝的意思了。

  他想了想,道:"要不然我给蒋小姐打一个?

  曲贺阳说:"不用了。"

  张助理没有说话,但还是去试了一下,蒋慧凡对他还算友好的,他的消息,也都挺认真的回复了。

  只不过在聊到曲贺阳住院的消息时,她连一句祝他早日出院都没有说。

  蒋慧凡说不出口,最近蒋家真的是被折腾得太惨了,她甚至觉得有几分痛快。

  "张助理,咱们有空可以一起约个饭,也的确是好久都没有见面了。"蒋慧凡很快的转移了话题,"听说您太太的孩子都快要出生了,恭喜。到时候我一定来给您包一个大红包。"

  张助理叹口气,也不好再往曲贺阳身上扯了,显然蒋慧凡是在避嫌。

  而她这个举动其实很合理,毕竟两家关系现在势如水火。一旦走的近了,肯定会有人出来说,蒋家还舔着曲家。

  另一层意思,就是蒋家不行了。

  犯不着这么吃力不讨好。

  张助理在打完了电话以后,又回头去看了曲贺阳。

  他这会儿正在换药,电视上的剧也进入了广告。

  琢磨了片刻,问道:"曲总,咱们认真的说,你是不是,放不下蒋小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