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06章 结果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整个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又以很快的速度恢复了正常。

  他换了个台,认真的沉浸到了电视里去。

  电视里放着的是狗血伦理剧,男女主因为婆媳关系僵持得要命,争吵声接连不断。明明好好的日子,被搅和得不成样子。

  这种剧也就家里的长辈爱看了,大男人看这种剧,怎么看怎么奇怪。尤其还是曲贺阳这种几百年没有看过电视剧的。也不知道突然这么认真看着电视,是想逃避什么。

  张助理认真的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曲总,你在医院里好好休息先,大晚上的明天还有工作,我先回去了。毕竟手底下的事情让安盛接着,我也不是很放心。"

  他说完话,转身就要走了。

  可是曲贺阳却开口了,他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很像是随口问了一句一样:"你刚刚在给谁打电话?"

  张助理没隐瞒:"蒋小姐。"

  曲贺阳盯着他看了片刻,明白过来她那边给了什么答案了,没什么情绪的"哦"了一声,又继续看电视去了。

  张助理今天的唉声叹气就没有歇下去过,男人呐,真的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要是真的不在意,总是有意无意的打听做什么?

  "曲总,不是我说你,既然心里有人家,就别这样瞎折腾了。你以为是小说里的男女主,历经千辛万苦还能和好如初呢?"张助理道,"现在大伙生活节奏都快,一天两天换一个的都有,很多时候吵一阵子,这辈子就都错过了。"

  曲贺阳低声喝道:"又不是我非要吵架非要分开。"

  张助理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他略显讽刺的说:"我当初给她什么不是最好的,求婚是最好的,婚礼准备也是最好的,为了让她们蒋家有面子,我连工作都不知道耽误了多少。可是她突然玩消失,电话不接消息不回,一回就是要取消婚约。还带了男人回家。"

  曲贺阳越往后说,语气越冷。情绪波动越大:"后来我就明白了,她就是被曲渡勾-引走了,就非要分手不可。她选他就选他吧,以后有她哭的时候,曲渡那种冷血的人,连自己家人都能下手,能有什么真感情?"

  这好长一段话,全部都是揪着蒋慧凡的错误。

  张助理毕竟跟蒋慧凡关系不错,忍不住替她说了两句话:"曲总,你身边不也有安琪小姐么?"

  "我跟安琪之间,难道不够干净?"曲贺阳是喜欢安琪,可是她的不喜欢他也没有勉强过,当时决定了要娶蒋慧凡,就没有想过再跟安琪有什么,该承担的责任,他全部都担着。

  张助理还能说什么。他这显然就是不觉得自己有哪里错了,就算两个人是清白的,可是心里有人还去招惹人家小姑娘,这显然不对啊。

  不过憋了那么久,倒是终于承认在蒋慧凡的身上不甘心了,他就知道自己没猜错,折腾来折腾去,别扭来别扭去,还不就是为了博关注嘛。

  曲贺阳这会儿也没有心情再看电视了,很快就把电视给关了,他迟疑了好半天,才看着他开口道:"她不愿意过来?"

  张助理摸了摸鼻子,说话也得照顾照顾一个病患的心呐。他想了想,说:"今天蒋小姐有点事,来不了。"

  曲贺阳就没有说话了。

  "要不然我明天再问问?"张助理试探道。

  他没有说好,也没有拒绝,只是一个人躺回到了病床上。他的腿伤挺严重的,看着还挺让人心疼。

  即便他什么都没有说,张助理还是主动去联系了蒋慧凡几次。不过都被她给含糊了过去。这显然就是完全不想见的意思。

  好在曲贺阳也没有开口问过。

  张助理也就渐渐把这事情给放了过去,每天就处理工作去了,只在偶尔在下班之后,去看看曲贺阳。

  这天傍晚过来的时候,安盛也一起跟着。

  曲贺阳的腿伤依旧很严重,因为单脚行走不方便,这几天都不怎么下床。

  安盛看到他时就皱了皱眉,"贺阳,你这也太不小心了吧,怎么伤的这么重?"

  曲贺阳道:"这是被工作的事情折腾得烦了?"

  安盛被揭穿了,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笑了两声:"你也知道,我不是工作那块料。我也不是嫌累,就是怕工作的事到我手上。就处理不好。"

  又道,"来的巧,正好是饭点了,我下去给你带份晚饭。"

  安盛下楼去买饭了。

  张助理想起蒋慧凡的事情,琢磨了片刻,道:"我联系过蒋小姐了。"

  曲贺阳刷手机的手顿了顿,也就是几秒时间,又恢复如常。

  "她比较忙,这几天大概没时间过来了。"

  "嗯。"他似乎不在意,但是没过多久,手机就被他放在了一边。

  张助理也没有观察到这个细节,这几天他比较忙,要代替曲贺阳处理事情,等他抬起头来,才发现他正盯着自己。

  "曲总?"

  曲贺阳轻轻咳了一声,问:"她有什么忙的,去工作了?"

  张助理无话了半晌,不太确定的说:"可能吧。"

  "还是说,她是故意不来看我的?"曲贺阳不轻不重的补充了一句。

  "蒋小姐应该不至于这样吧。"张助理道。

  曲贺阳的话题也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去,哪怕是受伤了,工作上的事情他也依旧相当的上心,就多问了两句。

  安盛是在十几分钟以后重新上楼的,他手上带着份饭,是清淡的海鲜。

  曲贺阳道:"刚刚张助理说,你这几天也依旧不加班,到哪玩去了?"

  安盛道:"就是跟几个朋友一起,去南区那边挺远的,下班了过去,可能就来不及了。再说了,那也没告诉我要加班呐。"

  "南区"这两个字,让曲贺阳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他抬起头看着安盛,随意的说:"跟蒋慧凡出去的?"

  "对,她在那边朋友不多,也挺闲的。"

  曲贺阳开盒饭的手收了回去,变得有些沉默。

  张助理也有些尴尬,他前面才说蒋慧凡可能在忙,这立刻被拆台了,真的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偏偏安盛并没有任何异样,前那天他显然玩得挺开心,开心到甚至有分享的冲动:"小蒋不跟你谈恋爱了。整个人反而变得有意思了,她不愧以前跟傅清也是好朋友,知道的好玩的地方真多,认识的狐朋狗友也多。"

  他觉得跟蒋慧凡一块玩,还真的挺有意思的。除了他年纪稍微大了点,一切都挺好的。就是偶尔会被当成蒋慧凡的凯子。

  张助理看着曲贺阳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赶紧拿眼神示意安盛,好在后者的眼神还是够尖的。立刻发现过来不对劲了,连忙改了话题:"贺阳,我玩归玩,可是一点没有耽误工作的啊。"

  "吃饭吧吃饭吧。"张助理立刻打圆场道。

  曲贺阳坐着一动不动,只冷淡的扫了眼安盛带上来的饭,没什么语气的说:"你们吃吧,我没有什么胃口。"

  安盛皱眉道:"我买的不合你胃口?"

  曲贺阳像是没听见,他扶着拐杖。一个人去阳台上抽烟。

  安盛自己一个人倒是吃的开心。

  张助理也跟着去了阳台,脸色有些挂不住,道:"曲总,先去吃饭,别饿着了。"

  "抽根烟。"曲贺阳淡淡道,"中午吃得晚,现在还不怎么饿。"

  "蒋小姐……"他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感觉说什么好像都不是很合适。

  曲贺阳道:"她不想来你可以直说她不想来,没必要那么迂回,也不是什么大事。"

  张助理讪讪道:"就是怕我说的太直接了,您心里不好过。"

  "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曲贺阳沉默着,而后平静的开口,"她来不来,也是她的权力。另外,你明天带几份工作给我吧,安盛这状态处理工作,恐怕不太行。下半年曲渡都在国内,不能有一点差错。"

  张助理说明白,又道:"今天太太也打电话过来,问你这几天没回去,人去哪里了。"

  "先瞒着她,不然不知道她又要担心成什么样子。"曲贺阳沉思片刻,道,"告诉她,我出差去了。"

  张助理点点头。走的时候,把安盛也给提溜走了。回去的路上,他就叮嘱他说:"下次你说话,就别提蒋小姐了。"

  "不是吧,这分手归分手,提还不能提了?"安盛傻眼了。

  "完了倒是不可怕,可怕的就是这要完没完。"张助理又说,"这几天蒋家的事情。你也稍微注意点处理,别太放松,但也别太紧着人家了。"

  安盛本来对蒋慧凡就挺宽松的,处理这事不难。

  只不过他虽然稍微注意点了蒋家的事情,可是曲母那边,却没有管住嘴。曲贺阳住院的消息,到底还是通过他,传到了曲母嘴里。

  当天晚上,曲母就急急忙忙赶去医院了,看到腿上打着石膏的曲贺阳,眼睛瞬间就红了:"怎么就搞成这样了?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也不知道要爱护自己。"

  曲贺阳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妈,你也别太过担心了,倒是也没有你想像中那么严重。"

  "都下不了床了,还不严重呐?"曲母道。"你什么时候能跟阿渡学学,他就不会因为工作这么拼命。这几天你小叔跟他聊天,他说连媳妇都找好了,就等着人家答应了。"

  曲贺阳在听到曲渡的名字时,脸色就冷了下去。不知道他的好母亲要是知道自己受伤跟曲渡有脱不开的关系,还会不会这么想。

  "妈,我没什么事,你回去吧。"他道。

  曲母往左看看。又往右看看,一直没有看到王烟的身影,纳闷道:"你都受伤了,烟烟也不在?"

  在她看来,自己儿子可是在蒋慧凡以后,带了王烟跟她见过面的,她理所当然的认为,那应该就是自己最后的儿媳妇了。儿子受伤了,儿媳妇怎么能不在身边守着呢。

  曲贺阳则是没什么情绪的说:"她不知道这事,没必要通知她。"

  曲母在这儿也没有待多久,就被曲贺阳给劝走了。临走之前,只说明后天肯定还是要来看他的。

  这他也拒绝不了,只能让曲母自己看着办。

  而张助理也因为这件事情再度警告了安盛几句,反正什么事情一到他手上,那就绝对会出问题。

  这一来,工作上的事情他更加不放心了。原本那些让他着手解决的项目,他全部收回去自己处理了。

  谁知道这么巧,工作当中就正好有蒋家的一个项目,原本是这边一直卡着不给过的。

  张助理思考了一下结果,最后心底一横,擅自做主,把这活给批了。指不定他这一帮帮忙,事情还能稍微有点转机呢?

  不然每天看着自家老板像是等待又非似等待的模样。也怪可怜的。

  这放个项目,那也算是示好了,总归能有点用处吧。

  ……

  蒋慧凡是在家里躺了三天,然后突然被蒋国攀告知,蒋家的事情突然有了点进展的。

  "也不知道曲家什么时候有这个仁慈之心了。"蒋国攀调侃道。

  蒋慧凡说:"曲贺阳在医院里躺着呢。"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曲贺阳那边是封锁消息的。所以蒋慧凡这句话,让蒋国攀也挑了挑眉。

  "出了车祸,不知道是被撞了还是自己撞了别人。"蒋慧凡说,"腿都瘸了。"

  蒋国攀道:"就让你知道,估计那边是想让你去看看。曲家这次生意那边既然松动了,对咱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就代表蒋家去看看吧。"

  蒋慧凡倒是无所谓,她不去就是为了避嫌而已。但如果有正事,非去不可,她也不觉得有什么。说到底,为了利益,这些就不重要了。

  蒋国攀又道:"也不知道那边是又什么意图,还非得你去看了。该不会是他那心上人,还要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吧?"

  蒋慧凡笑了笑:"爸,你还懂得挺多。"

  蒋国攀有希望怅然若失道:"爸毕竟也是过来人呐,当年对爸有意思的女人可不少,不过爸都没有看上。"

  "可不是,连妈你也没看上,也不知道什么女人能入您的眼。"

  蒋国攀显得有些沉默,最后只叮嘱蒋慧凡,过去看人也得小心,有什么事都得联系他。

  蒋慧凡最后是在下午过去的。

  她买了一个很大的果篮,花了千把块,又花了笔钱让店家给她送到医院。

  但vip病房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她在门口的时候,就被拦了下来。护士朝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有预约吗?"

  "没有。"她如实道。

  "不好意思,这边怕打扰到病人休息,都是得经过预约才能进去的。"

  蒋慧凡看了看果篮,以及自己买的一箱补品,对护士道:"那能麻烦你把这个送进去吗?"

  曲贺阳住院,普通人不知道,可是跟他关系比较近的那一群客户,那都是清楚的。所以在他的病房外面。果篮都已经摆满了。

  蒋慧凡送的东西被随意的放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她在回去了以后,才想起来联系张助理。

  ︴礼物我让护士放在病房门口了。?

  张助理赶紧回了句:︴人都来了,也不进去看看??

  蒋慧凡:︴护士不让进。再说了,心意到了,也差不多了。?

  张助理也劝不住人。

  繁忙的工作,也让他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偶然有一天,他去了医院,然后看见曲贺阳病房外空荡荡的走廊时。才记起来上次跟蒋慧凡聊天的事情。

  他走进了病房,曲贺阳正在处理文件。

  "外面的东西都清理掉了?"他开口问道。

  曲贺阳淡淡说:"反正也没有人吃,就全部让人清理了。"

  何况,堆在外面也影响人走路,他是从来都不提倡送这些礼物的,只是来看望的人总是觉得他在客套,送来的东西也一次比一次铺张浪费。

  曲贺阳在解决了手头上的一份工作以后,才把移动办公桌给推开了,他捏了捏眉心,太久都没有工作了,这一天的强度着实让人有些吃不消。

  他道:"今天安琪过来了。"

  "安小姐也知道你住院的事情了?"

  曲贺阳道:"估计是我妈告诉她的,来这里做了一会儿,我让她回去了。"

  张助理道:"那这段时间来的人可真不少。"

  "可不是,想好好休息都难。"

  张助理看了看他,纠结了片刻,还是选择说了出来:"前两天,蒋小姐也来了。"

  曲贺阳猛地抬头朝他看过去,抿着唇,手下意识的拽住了病号服的裤子,很快又放开了。

  他不轻不重的说:"是吗?我怎么没有看见她。"

  张助理道:"护士没有让她进来。前两天的事情了,她进不来,说是送了一个果篮还有一箱补品进来。"

  "她不会打个电话么?"曲贺阳皱眉道,"我就在病房里躺着,她打个电话就行的。"

  "我估摸着,她也不是很想进来吧。"

  这一句话,让整个房间突然陷入了一阵死寂,气氛怪奇怪的。

  曲贺阳更是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僵硬。

  张助理一字一句道:"您觉得您自己没错,蒋小姐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样下去,估计就……"

  真的没结果了。

  这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