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09章 好像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母晚些时候,还是忍不住去看了曲贺阳一次。

  虽然她的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淡然,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生病了,年纪也不小了,总是会给人一副孤苦伶仃的味道。

  自己儿子,自己心疼。

  曲母这几天一直没看到王烟,自己儿子也对她闭口不提,她直觉两个人是吵架了。她的儿子,说沉稳也沉稳,说不会说话也不会说话,就是不愿意向别人低头的。

  这样子哪里行?已经丢了蒋慧凡了,曲母着实不希望自己这第二个儿媳妇也出问题。

  曲母最后决定代替曲贺阳去见王烟。

  不过很巧合的是,她在去挑选礼物的时候,撞到了蒋慧凡。

  她正跟一个自己没有见过的斯文男人站在一块,两个人正在挑礼物,看上去倒是很般配。

  那个男人说:"你穿这个,肯定好看。"

  蒋慧凡笑着看着他。

  曲母就直觉这个男人大概有戏了,当一个女人讨厌一个男人的时候。那么他说什么都恶心,而一个女人要是觉得男人不错,那么总会对她笑。

  以前蒋慧凡看着曲贺阳,眼底都是含笑的。

  曲母叹口气。

  早就物是人非了。

  现在,也就各自安好吧。

  她还是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小蒋,来买衣服啊?"

  蒋慧凡在看到她以后,就笑着点了点头:"阿姨好,您也来买衣服?"

  "贺阳跟烟烟估计吵架了,我这个当妈的,只好替他出门去劝劝人家。"

  蒋慧凡说:"嗯,女人要靠哄。"

  "可不是?可惜他就是哄不来女人。"曲母叹口气,而后很快发现,这话说着有点不合适,她怕伤着蒋慧凡了。

  可后者只是点点头,随即就退开了。

  曲母也收起心思,去找了王烟。

  她一直都不是一个低调的主,豪车往校门口一停,就吸引到了不少小年轻的视线。

  王烟是在体育课上,被同学拍了肩膀。然后一回头,就看到了曲母站在排球场外,对着她笑。

  她几乎是立刻走了过去,乖巧的说:"阿姨,您怎么来了?"

  曲母怜爱的看着她:"烟烟,贺阳住院了,你怎么不去看看他?"

  王烟顿住了,皱眉道:"曲哥住院了?"

  "车祸。"

  "车祸?"王烟有点担心,可是更加迟疑。"曲哥应该不想看到我。"

  "怎么会?他那个人就是别扭。"曲母觉得自家儿子既然当初把人家带回家了,那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关系。

  "真的吗?"王烟说,"可是曲哥,似乎喜欢蒋小姐。他总说自己不喜欢蒋小姐,可是不喜欢一个人,也需要一遍又一遍的开口吗?我同学告诉我,这就是不甘心放不下又开不了口。"

  曲母一顿,突然间就不说话了。

  王烟朝她摆摆手:"阿姨,我还有课,去不去看曲哥,我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好的。"曲母朝她笑了笑,"课程重要。"

  王烟往排球场走的时候,同学朝她挤眉弄眼道:"没想到你还挺招长辈喜欢。"

  王烟笑:"招长辈喜欢又没有用,不招该喜欢的人喜欢啊。"

  说完话,又朝不远处的体委看了一眼,就一眼,便很快收回了视线,"不过。我也想明白了,同龄人有同龄人的好处,谈恋爱起码是甜甜的。"

  成年人的爱情,涉及到很多利益,复杂的紧。

  ……

  蒋慧凡跟王云柾,两个人把商场逛了一圈,后者才开车送她回去。

  车子还没有熄火,王云柾就率先发现了曲渡,偏头看她说:"你闺蜜。"

  蒋慧凡微微一顿,随后抬起头来,然后就看见曲渡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面无表情。

  王云柾道:"你这个闺蜜,长得真的很帅,他怎么就……"

  怎么就弯了?

  人家直得很。

  蒋慧凡也不方便开口解释,推开车门下去的时候,曲渡就迎上来搂住她的脖子,凑到王云柾车前,笑得那叫一个感恩戴德:"王医生,谢谢你把我们小蒋送回来。"

  "不客气。"

  "还是要谢谢你,她要是不回来,我晚上就得一个人睡,怪冷的。"曲渡懒洋洋道,"这个天气,降温降的厉害,我身体不行,都得靠人给我捂着。"

  王云柾眼神变了变。

  他跟蒋慧凡睡在一张床上?

  王云柾看蒋慧凡的眼神变得复杂了,男女闺蜜之间,有这么不计较的么。

  蒋慧凡道:"王医生,他睡我旁边的狗窝,你别听他瞎扯。"

  曲渡漫不经心的说:"狗啊,挺持久的。你在告诉我什么?"

  蒋慧凡语气带了点警告:"曲渡。"

  他立刻说:"对不起。"

  总归眼底,要说诚意,那是一点都没有,还带了点笑意。

  王云柾不太适应这种氛围,他总觉得曲渡每一句话都在针对他,没有待太久,就告别离开了。

  "曲渡。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分寸?"

  "那是对你啊小蒋。"他把领带给扯掉了,装委屈说,"今天一大早听到你们一块出去了,我一天心情都不好。你不让我动他啊,你要知道,当初高中那些男生……"

  蒋慧凡眉心一跳。

  男人耷拉着眼皮,挺无辜的:"哪个敢追你,哪个后面就再也不敢提到你名字。"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没死那也残了。

  "我高中哪儿跟你见过面啊?"蒋慧凡没好气道。

  "我天天都在你身边。"曲渡抬头望了望天,"是你没有注意到我。"

  本来他以为,凭借他的长相,应该吸引人才对。可她高中那会儿,他无数次在她面前刻意装一副斯文的样子,对着她笑得又撩又克制,欲拒还迎的,她每次都看不见他。

  结果在国外,他被一个男人堵在厕所,她倒是主动上来帮忙了。

  蒋慧凡喜欢清纯的,他就愿意装成清纯款。但碍于总是想勾_引她,他所扮演的清纯小男生,总会带着几分魅惑的味道。

  曲渡一把将她带到自己面前,低下头,鼻子在她侧脸蹭了蹭:"小蒋,跟我做吧。"

  蒋慧凡:"……"

  "我听话乖巧,某些实力好想让你见识见识啊。"他笑得荡漾。

  蒋慧凡无情的推开他,说,"曲渡,我对你没那种想法。"

  她在男人的视线中抬起头来,又补充说:"就算你不要我负责,我也不要。我觉得你的身子,没有什么意思,还比不过你司机的呢。"

  ……

  曲渡回到别墅时,手底下的几个人都偏头过来看着他。

  "二爷,去哪了?"

  曲渡懒懒的道:"去见老板娘了。"

  "又失败啦?"

  曲渡扫了那人一眼,含笑道:"你老板娘的性子,不太好拿捏。"

  "那是,毕竟是老板娘嘛。"而且,二爷求欢失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反正二爷也不以为耻,每次都是光明正大的承认,他们也就不避着这件事情了。

  曲渡抬抬下巴,若有所思:"你们老板娘,说我的身子没什么吸引力。"

  "……"

  众人摸摸鼻子。

  二爷的身子,那可不是一般的香。不然也不会十七八岁,就有一窝女人惦记了。

  曲渡似笑非笑的看了司机一眼:"你老板娘说,你的身子都比我好。"

  司机满脸冷汗,他都快四十了啊!

  这老板娘啥爱好啊?

  "这……"

  曲渡回过头,道:"各位先干正事吧,正事办完了,我在去勾你们老板娘。"

  看着倒也不是生气的模样。

  司机心道,这大概就是老板娘的魅力吧,不管干什么。这小魔头都能心平气和,倒是宠的紧呐。只不过,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再喜欢,也不过是玩物罢了。

  ……

  安琪再次来到了曲渡的住处。

  司机依旧是笑着恭敬的告诉她:"安小姐,实在不好意思,二爷不在。"

  "他这次去哪处理任务去了?"安琪难免有点担心,"任务难不难?他有没有受伤?现在跟你还有没有联系?"

  "不好意思安小姐,这些都属于机密了。无可否告。"司机道。

  安琪心情一直下沉,可是曲渡跟曲贺阳不一样,她不是自己闹闹就有用的,相反的,曲渡这人格外不喜欢别人武逆他,谁违背了他的意思,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比如她越想见他,就越见不到他。

  安琪压抑着心情,好脾气道:"如果他回来,你记得让他通知我一声,我想见见他。"

  "好的安小姐。"

  她点点头转身要走,却听见路过的人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老板娘"。

  安琪脚步一顿,朝那人道:"什么老板娘?"

  "安小姐,您怎么过来了?"那人客客气气的。

  "你刚刚说老板娘,什么老板娘?"

  "您听错了。"

  安琪却不这么认为,她找不到任何字眼,跟这三个字同音,曲渡身边或许已经真的有其他女人了。

  他说过蒋慧凡是工具的,应该不是她,那么是谁呢?

  安琪垮着脸,不管是谁,她都不会让对方取代自己的地位的。

  尽管她知道曲渡是在利用她,不过她不会让其他人比她更加有利用价值。

  虽然安琪并不怀疑蒋慧凡,可她一开始,还是先去找了她。

  蒋慧凡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安琪会在这时候再次见面。她那一头大波浪。以及化妆方式,跟她简直一模一样。

  安琪看到她也是一怔,但很快用墨镜掩饰住了情绪,语气疏离极了:"曲渡有没有来见过你?"

  蒋慧凡懒得理她。

  安琪道:"他的审美倒是一直一样,喜欢这种发型和妆容。"

  蒋慧凡皱了皱眉,这是她毕业以后一直以来的打扮,大波浪之前剪了一次,后来头发长了,就又重新烫了。

  不过曲渡跟安琪的关系。她之前以为他们是一干二净的,这会儿却有些怀疑起来。

  蒋慧凡有些迟疑的说:"你跟曲渡……"

  安琪很想告诉她,他们是一对,是日夜缠绵的一对。可是曲渡的事情,她什么也不能说。不然他会再也不见她的,或者冷落她好久。

  "我喜欢他。"安琪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沉默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他要是来找你,告诉我一声。我找他有事。"

  蒋慧凡心跳得很快,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晚上曲渡来找她的时候,她就直接说了安琪的事情。可是后者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上去疲倦极了。

  只懒洋洋的倒在沙发上喊了她几句"小蒋。"

  蒋慧凡道:"安琪找你了。"

  "哦。"他冷冷淡淡,不在意的样子。

  "她喜欢你。"蒋慧凡又说,"还有,你为什么一有事就来我这儿?你干了坏事,来我这里拖累我做什么?"

  曲渡抬起眼皮看看她,又检查了她一遍。确定安琪没有朝她动手以后,才弯着眼角开口说:"我就算死,也要拉你给我垫背。"

  蒋慧凡道:"你真恶毒。"

  曲渡却认真的翻身道:"你不知道,外头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我树敌这么多。我要没了,你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会有多难过。他们会折磨你的。"

  蒋慧凡狠狠的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她太气不过了:"还不是你非要让我跟你牵扯在一起。"

  "没办法,谁叫你小时候喊我什么不好,偏偏要喊我老公。"曲渡风轻云淡道。"我当真了,你就得负责到底。你放心,为了让你日子好过一点,我也会尽量活着不死。我要活着,没人敢动你的。"

  蒋慧凡凉凉道:"我谢谢你啊。"

  "不用,自己人。"他还当真了。

  蒋慧凡:"……"

  男人又继续倒在沙发上,只是神色有点难分,不知道是喜是忧。

  蒋慧凡说:"下次真的别来找我了。曲渡,我跟你说实话,我之所以不赶你走,不是我喜欢你还是怎么着,只是因为,我挺怕你的。怕你对我们家下手还是怎么着。"

  她说:"你大概不懂,我们这种正常家庭,有多怕招惹上你这样的人。"

  曲渡继续笑着说:"我不会对自己女人下手的。"

  "可是也就是嘴巴上说说不是吗?"蒋慧凡垂眸道,"当初曲贺阳也说非我不娶,你看他心里还不是有人。你们是一家人……"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曲渡给打断了。他眼底有点冷,浅浅的,不太好辨认,他说:"小蒋,谁告诉你我跟他是一家人的?"

  曲渡想抱抱她,被她给躲开了。

  他的眼皮也垂了下去,说:"小蒋,可是这么久,我都没有伤害过你一次。"

  蒋慧凡怔了怔。又听见他说:"其实,我也没有说的那么无所谓。你要是害怕,最近事情解决之前,那我就暂时不来找你了。"

  曲渡离开的时候,蒋慧凡发现他走路的姿势,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腿好像受伤了。

  她这会儿还听不明白他的意思。

  蒋慧凡也是在好久之后,才知道曲渡所说的拉她当垫背,不过是在玩笑,而他确确实实给她铺好了后路。

  但这会儿,曲渡走了,她只觉得轻松。毕竟曲渡的性格,很像一颗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了。

  这件事很快就被她抛在了脑后。

  因为蒋慧凡发现自己的耳坠不见了。

  耳坠是蒋慧凡送她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就这么不见了,她心里空落落的。

  她稍微回忆了一下自己带耳坠的时间,是在自己去看曲贺阳的那天,而那天除了医院,就只有车上,或者自己家里。

  家里自然是一无所有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多天不被发现。

  蒋慧凡又去找了找车子,发现同样干干净净。

  最后她把电话打给了张助理,后者不太确定,问了问曲贺阳。

  "在我这儿。"曲贺阳倒是直接开了口。

  张助理于是又回头传话道:"蒋小姐,在曲总这儿,你来医院去一趟吧。"

  ……

  王烟也是在犹豫了很久以后,才决定来看看曲贺阳。

  毕竟两家关系,还是需要维系的。

  她一个人打了出租过来,又问到了曲贺阳的病床号,才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

  门开的同时,他看见曲贺阳就穿着睡衣站在自己面前,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曲贺阳道:"你来得太急了,我刚刚洗完澡。"

  然后抬头看到王烟,整个人顿住了。他皱了皱眉,稍微拉了拉自己过于开放的衣领:"怎么是你?"

  王烟还沉浸在曲贺阳刚刚的模样里面,很显然那副样子不适合出现在陌生的女人面前,他这么秀身材,也不知道是秀给谁看的。

  "曲哥,是阿姨叫我来看看你的。"

  曲贺阳淡淡的看着她:"她跟你说什么,你不要相信。毕竟我妈的意思不代表我。"

  王烟怔了怔,说:"我知道的,曲哥。我就是代替我哥来看看你。"

  蒋慧凡到的时候,就看见王烟跟曲贺阳两个人站在门口不知道在聊什么,男人穿着浴袍一副闲适的模样

  蒋慧凡觉得似乎不太好打扰他们,就站在角落里没有动,可曲贺阳眼尖,还是发现她了。

  也不知道他抽什么风,看到她的一刻,瞬间往后弹开了一步,拉开了跟王烟之间的距离。连余光都不再看王烟一眼。

  这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表忠心呢。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