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0章 惦记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烟看着曲贺阳突然改变的状态,有点奇怪。

  刚想说话,就听见身后有个女声开了口:"我过来拿耳坠。"

  王烟只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可一开始并没有确定是谁,等到她回头,当她看到蒋慧凡时,愣了好一会儿。

  蒋慧凡朝她和善的笑了笑。

  王烟跟蒋慧凡,其实并没有打过详细的照面。她对她的印象,也就是挺好看的,乍眼看上去,挺高冷,所以今天看到她笑,她稍微有点无所适从。

  在她看来,跟一个男人相关的两个女人见面,应该是没有那么平和的,可蒋慧凡似乎对她不太在意,准确点来说,是对她跟却曲贺阳两个人都不太在意。

  蒋慧凡的视线很快就回到了曲贺阳身上:"我和张助理约定好时间了。他让我过来拿的,你应该知道吧?"

  曲贺阳盯着她看了看,说:"知道。"

  蒋慧凡于是往病房走。

  王烟也一起走了进去。她看见她就站着,似乎是打算拿完东西就走。而曲贺阳弯腰翻箱倒柜,找了一阵子,东西没找到,反而让床头柜面上的东西掉了下来,砸到了他受伤的腿上。

  她率先说:"曲哥,没事吧?"

  东西砸到,放在平常,应该不疼的,可是他本来就有伤,就不一定了。

  曲贺阳又看了看蒋慧凡,淡淡说:"还好,没事。"

  蒋慧凡有些迟疑的说:"找不到没关系,要不然我下次再来拿吧。"

  "就放在这儿,能找到。"

  他又低下头去找东西了,不过这次很快找到了耳坠。

  蒋慧凡看到耳坠时眼神都亮了不少,可见耳坠对她而言,意义非凡。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送给她的。

  曲贺阳抿了一下唇,"这耳坠很值钱吧?"

  "还好。"她的视线完全集中在耳坠身上,像是完全都移不开眼睛的样子,"就是比较重要。"

  "哦。"他把耳坠递给了她,又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朋友送的?"

  蒋慧凡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审美应该偏年轻,送耳坠的人,年纪跟你差不多吧?"

  曲贺阳不觉得是曲渡。苏严礼已经说了,曲渡跟蒋慧凡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走到那一步。以他对她的了解,她是不喜欢收陌生男人的礼物的。当初他们没在一起时,她就从来没有收过他的礼物。

  可即便不是曲渡,也有可能是其他男人。

  曲贺阳有些不是滋味。

  尤其是蒋慧凡"嗯"的那一声,他感觉自己似乎更加的不是滋味了。

  他看到过蒋慧凡丢掉过的一堆东西,里面就有好多他送的礼物,剩下一部分,她也全部留在了他们以前准备的房子里,没有带走,都不要了。

  蒋慧凡把耳坠收进了包里,打算要走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聊,我先走了。"

  "我送你吧。"

  他也要跟着她往外走。

  蒋慧凡敏锐的察觉到,他的腿似乎有些问题。尽管在刻意掩饰,还是稍微有点一瘸一拐的。

  "你的腿是不是刚才伤到了?"她皱了皱眉。

  曲贺阳站着不吭声。

  蒋慧凡也不说话,就这么站着看着他。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最后她蹲下去检查了一下他的腿。果然看见绷带里渗出血迹了。

  伤口裂开了。

  蒋慧凡知道自己不应该管他的事,可她就是受不了这种假装没事的样子,傅清也每次这样,她也是生气到不行。她冷声说:"好吧,你说没事就没事吧,是你的腿,废了也不关我事。我问了也是白问,再见。"

  "小蒋。"曲贺阳赶紧拉住了她,眉头锁的死死的,他放轻声音,说,"你别生气,刚刚掉下去的是个杯子,确实伤到了。"

  "那是曲总自己的腿,我为什么要生气?"蒋慧凡没什么语气的说,"我哪里有空管你怎么样?我现在有我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事情要操心,没时间用来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这句不相干的人,着实让曲贺阳有点伤到了。

  她每次说这样的话,他总是感受到心里一抽一抽的,一开始他总觉得是他不甘心,是她说话太气人了。可是他最近发现,他是听到她撇清关系的言语,才会心里发紧。

  "小蒋,好好说话不行吗?"他其实不太会示好,当被讨好的人当惯了,哪怕是软点语气,都能让他十分不自然。

  她道:"曲总,这话在王烟面前说出来,您不觉得不合适吗?"

  他才想起来还没有正式解释过,他跟王烟不是一对。

  不过他没有来得及说话,蒋慧凡就走了出去。

  曲贺阳有点晕头转向的,下意识的抬脚就想跟上去,这一走没留意腿伤,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得很严重,疼得他当场就变了脸色。

  王烟被吓坏了。立刻起来扶他:"曲哥,你还好吧?"

  眼神往下一扫,然后看见他的腿都出血了。那条腿一动不动的,应该是动不了了。

  曲贺阳额头上直冒冷汗,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去给你叫医生。"王烟站起来往外走,还没有拉开门,就看见有医生已经走了过来,蒋慧凡站在不远处,应该是她出去以后去叫的。

  曲贺阳看到她以后怔了好一会儿,他还以为她真的就走了。

  他被扶到了病床上,医生替他检查了一遍,眉头几乎是立刻锁上了,说:"伤口二次崩裂了,需要重新缝合。"

  蒋慧凡做得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她这下真的要走了。

  这回还没有转身,曲贺阳就预料到她要走了似的,连忙开口道:"小蒋,你留一下。"

  他应该还是很疼,声音都是轻的,疼得都使不上劲说话。

  蒋慧凡假装自己没有听见。

  "小蒋。"曲贺阳这下的声音里是真的带上了恳求。

  挺奇怪的,听见他这样子说话,就好像家里的高高在上长辈突然低声下气了。蒋慧凡有些不适应,因为曲贺阳在很多时候,对待她的方式,确实像极了叔叔。他尤其偏爱用长辈的方式教育她。

  医生也忍不住劝道:"小姐,你留一下吧,等会儿曲先生动到伤口了,不好处理的。"

  她眼神里也有恳求,病人要是不听话,她这事情处理不好,对她也是有影响的。

  蒋慧凡对旁人,都算不错。一般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求求她,她也就都答应了。

  所以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走了过去。

  曲贺阳的眼神一直跟随着她,看得蒋慧凡不自在极了。好在很快有好几个医生走了进来,开始给他处理伤口,准备缝针了。

  曲贺阳对麻药有点过敏,虽然反应不大,可这一次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打麻醉了。

  "小蒋。"他在医生清理伤口的时候抬头看了她一眼。

  蒋慧凡还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等到她走过去,被男人握住手时,才愣了一下。

  这时医生已经开始给他缝针了,她也不好撒开他。然后她就感觉曲贺阳握住她的手越来越用力,她一下子没料到。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看了看她,手上的力道就小了不少。另外一只揪着床单的手,却抓得床单都扭曲了。

  蒋慧凡看见他的下颌线崩得紧紧的,显然在忍受着不小的痛苦。不过也的确,针针刺入皮肤,这种光是想一想,她就觉得头皮发麻。

  五针缝完,曲贺阳脸色苍白。那条腿更是一动都不敢动。

  "曲先生,您好好休息。这两天别随便走动了。"医生仔细叮嘱道,"伤口长到一半裂开,容易感染。本来都快好了,没必要活受罪不是?"

  蒋慧凡这会儿手依旧被曲贺阳握着,她感觉他的手心都是冷汗。

  "很疼?"她垂眸问了一句。

  曲贺阳沉默了一阵子,声音依旧有点虚,又带着几分不确定,像是不敢保证自己的话会不会让她生气似的:"也还好。"

  他又停了一下,说:"今天你在身边。就还好。"

  蒋慧凡听完这话,立刻扭头去看王烟,不过她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听说,年纪越大伤口越不容易愈合,你还是稍微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吧。"蒋慧凡道,"毕竟曲总你年纪也不小了。"

  "……"这句话让他再次眉心狠狠一跳。他跟蒋慧凡刚在一起那会儿,就知道他们之间的年龄是一个问题,而现在被她提起来,倒是让他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就老了。

  曲贺阳今年三十二,跟二十三的蒋慧凡比起来,确实相差不小。

  "你很在意年纪么?"曲贺阳的神色带了点复杂。难不成她当初非要分手,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吗?

  蒋慧凡顿了顿,仔细思考了一下,现在她是绝对不会再去找一个年纪比自己大很多的,这大概也算是在意年纪了吧。

  "嗯。"她说,"还是年纪差不多大的,比较能聊得来。"

  曲贺阳偏头看了看桌面上镜子里的自己,他保养的不错,这个年纪看上去跟二十几岁的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而且他长得高,身材也匀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二十几岁的小年轻,或许还比不上他呢。

  他张了张嘴,想说话。蒋慧凡的手机却接连来了几条微信。

  蒋慧凡想抽出被他握着的手去回消息,可是他却没有松手。

  "曲总,你缝好伤口了。我得走了。"

  曲贺阳却不愿意,他想起她刚刚还去给他叫医生,说明还是在意他的情况的,这点关心让他有几分暖意,总归不是见到他就跟一副陌生人一样的模样。

  所以他反而没有松手,而是一把把她拽到了自己面前,蒋慧凡哪里有准备,整个人都倒进了他怀里。

  曲贺阳已经很久没跟她好好的说过话了,更别提这种近距离接触。抱到蒋慧凡的一刻。他心跳都加快了不少,这种感觉太美好了,原本那些说不出口的话,也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小蒋,我们别吵架了好不好?"

  他也没想到,一向什么都沉得住气的自己,开口说话时居然哽咽了。虽然哽咽的程度并不是很明显,可是对于一个"大家长式"的男人而言,已经算是很大的变化了。

  蒋慧凡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小蒋,这么久了,你生气也生这么久了,别生气了。"曲贺阳道,"我们和好吧,我想跟你和好。我这段时间,都过的不太好,身体也不太好。"

  因为家里没有人等他了,他也不太想回家,于是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应酬上。一应酬就得喝酒,酒喝多了,就伤身体。

  他一开始,还以为蒋慧凡会主动找自己复合的。

  他不愿意低头,可是实际上还是想复合的,所以用了很多方法逼她,可是她都没有来找过自己。

  时间一久,他就渐渐的有些沉不住气了。尤其是她身边的男人越来越多。

  蒋慧凡在愣了片刻以后,冷着脸色想从他怀里爬出去。只不过男人的力道不小,她一时半会儿成功不了。最后挣扎得劲儿大了点,她一脚踢在了他腿上的伤口上。

  由于伤口实在太疼,他抱着她的手终于放开了。

  蒋慧凡也顾不上去看他的伤口有没有再出血,也顾不上再去管他的事情,脸色也疏离了不少,她皱着眉,一副很难以理解的样子。

  事实上,蒋慧凡觉得可笑极了。于是她开口问:"你在开什么玩笑?"

  曲贺阳哪怕伤口很疼,可还是认真的抬起头看着她,他说:"我没有在开玩笑。"

  蒋慧凡的眉头锁的越来越死了,随后放开来,她盯着他说:"曲贺阳,你有见过谁分手,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说复合就复合的?我从来就不是生气,我就是单纯觉得,跟你这种人我没有办法走下去而已。我说分手,都是认真考虑过的。"

  曲贺阳道:"那你刚才为什么给我叫医生?你要是一点都不在意我。为什么还要关心我的伤势?"

  蒋慧凡也没有想到,他在感情上的想法居然这么不成熟。

  她有些好笑的说:"你觉得因为什么?第一,我代表的是蒋家,我不能得罪你。第二,我也不是个冷血的人。这些都告诉我,我应该去给你叫一个医生,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意思了。"

  曲贺阳还是满脸不信,他很快想起了王烟。道:"我跟她真的没有关系。至于她今天为什么会过来,我也没有想到。"

  蒋慧凡垂下眼皮:"跟她没关系。"

  曲贺阳想起了安琪。

  显然蒋慧凡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道:"跟任何女人都没有关系。那会儿分手,可能在你眼里,是我的错,不过在我眼里,错误都在你身上,跟外头的人谁都谁都没有影响,只是你的行为,让我知道我们不合适。"

  男人的脸色终于难看了起来,不过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蒋慧凡还是不希望闹得太难看的,起码现在两家关系稍微缓和了一点,她不想重新恶劣起来,所以还是多说了几句话:"曲哥,我再这么喊你一声。其实我之前,很喜欢你的,觉得你是我的天,那个时候,只要看到你,我就好开心。"

  只不过,一切都变了。

  "现在,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蒋慧凡平静的说。

  曲贺阳听得心里一疼,就像心里头掉了一块大石头,砸的他隐隐作痛。

  他还是不怎么相信,也不太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小蒋,你跟我说说,我哪儿做得不好。大不了,我改了不行吗?"曲贺阳沙哑的说。

  蒋慧凡目光闪了闪,却不愿意再多说。她不愿意再让自己承受一次伤害了,所以,一个心里有其他女人,并且想法跟她完全不一样的男人,她不会再去招惹。

  因为,心里有白月光的男人,就像一颗没有爆发的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会为了心上人去做什么。

  当初光是把婚房让给他的白月光住,因为白月光一次又一次的不让自己回去。一次又一次的隐瞒,蒋慧凡就有些吃不消了,万一再换点更严重的事情呢?

  蒋慧凡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太容易陷进去了,所以她不会拿自己冒险。

  她离开的时候,简直像是在逃跑。

  曲贺阳看着她的背影,眼底写满了失落。好不容易敞开心扉,却还是这样子的结局。

  可是他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明明那么合拍,不论是哪方面的事情。

  曲贺阳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牵挂她。

  他一直坐着,坐了很久,医生过来的时候,对他有受伤的腿,简直无语。

  等到再次处理完伤口时,曲母也赶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曲母道,"就一条腿,也能受伤这么多次。"

  稍微在意点,也出不了这个事情吧?

  曲母气消了以后。又道:"今天烟烟过来看你了吧?"

  曲贺阳淡淡说:"我跟她没有关系,以后也不会有关系,您别再让她过来了。"

  曲母扫了他一眼,说:"烟烟说,你还惦记着小蒋,我寻思着是小蒋不太可能,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安琪?"

  曲贺阳怔了怔,很快垂眸,一声不吭的。

  曲母正要说安琪那还磨蹭什么,就听见他开口说:"她没有说错。"

  曲母一愣。

  王烟没说错。

  那就是,他惦记的是蒋慧凡的意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