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1章 白高兴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家儿子还惦记蒋慧凡,这个事情真的让曲母有些意外,可也在情理之中。

  意外的是,他曾经无数次否认,合理的是,她曾经几次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太对劲。一提到蒋慧凡,整个人就说不出来一句好话。

  可是曲母也没有多想,总觉得他是被提分手了,而且这件事情的解决不太平和,才整个人状态不对的。

  "可是小蒋,她最近身边好了个医生。"曲母本来还在祝福蒋慧凡,这会儿心情就难免复杂起来,"那天我还看到他们一起买衣服呢。"

  曲贺阳皱眉道:"不是曲渡?"

  曲母脸色就变了:"曲渡跟小蒋能有什么关系?"

  尽管有不少人看见过曲渡跟蒋慧凡共同出入,但那也是年纪较为年轻的跟他们混一个圈子的,上了年纪的人对此自然是一无所知。

  曲贺阳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应该提起不相干的事,立刻转移了话题:"反正王家那边您注意些。以后也没有必要走得太近了。"

  曲家跟王家,本来就不在一个档次里,曲贺阳自然没有反哺别人的道理。

  "那小蒋呢,你打算怎么解决?"曲母这会儿可不在乎王家怎么样,她还是比较担心蒋慧凡那边怎么解决。

  不是她打击他,那看上去,几乎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意思。

  而曲贺阳也沉默下来,只扫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腿,没有说话了。

  ……

  自从蒋慧凡从曲贺阳那儿离开的那天以后,曲母联系她的频率又逐渐频繁了起来。

  蒋慧凡都一一应着,只不过她约着自己出去见面,自己都委婉的拒绝了。

  曲母也没有强求过。

  于是蒋慧凡渡过了一年当中最轻松的几天,曲渡没有找过她,她也没有再烦心过曲贺阳的事情。

  要不怎么说单身保平安呢。

  蒋慧凡一空下来,就恢复到之前,花大把大把的时间看傅清也去了。

  不过傅小姐挺神奇,怀孕了光胖肚子,跟之前相比,变化倒是也不是很大。依旧唇红齿白,貌美如花。

  ……怪不得苏严礼没有安全感,要天天守着。

  傅清也看见她就说:"小蒋,单身没什么不好,等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就跟你一起单身。我也不是很喜欢苏严礼的。天天看到他那么寡淡的脸,我都腻了。小蒋,等我恢复成魔鬼身材,我们一起找帅哥去。"

  蒋慧凡觉得苏严礼惨。

  人家老婆怀孕,都是想着孩子和未来,他的老婆就光想着以后怎么着帅哥了。而苏严礼自己长得那么俊,被一般人比下去,应该会很不甘心吧。

  不过恐怕他自己也是清楚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居安思危。

  "注意胎教。"蒋慧凡有点无奈。

  傅清也说:"你不来陪我玩,我真的好无聊。"

  蒋慧凡说:"你之前不是说苏严礼身子好玩?"

  傅清也说:"那天天玩,再好玩也腻了啊。而且,他天天就是问我举行婚礼的事情。说实话我挺受不了的。他现在也不爱应酬了,一下班就回家陪我看电视抠脚。"

  傅清也忘不掉前两天她提醒他该刮胡子了,都冒出来胡茬了,可他就是摸了摸下巴,挺无所谓的说:"没事。反正也没想给什么人看。"

  她真的想跟他说一句,她还得看呢,他就不能点注意点形象吗?还有,傅清也记得他以前换新西装的频率可高了,现在就无所谓多了。生活的情趣都给他磨完了。

  傅清也突然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还跟个舔狗似的去舔这号男人。

  蒋慧凡去摸了摸她的肚子:"快要生了吧?"

  "还有一个月。"

  "苏严礼能放你一个人出来?"蒋慧凡惊讶了。

  "不能啊。"傅清也往门口一指,门口不远处站在车子边上的,不是苏严礼又是谁?

  傅清也:"我现在,要不是被他守着,要不是被我妈守着,几乎没有人身自由。小蒋,听我一句劝,如果那个男人不是让你特别心动,还是别急着结婚了。"

  苏严礼是在门口看到傅清也朝他一指,以为是有什么事情,才急急忙忙走了进来,没想到一进来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他挑了挑眉,说:"媳妇儿,该回家了吧?"

  傅清也叹口气,是该回去了,不然跟蒋慧凡越聊天,她就越向往自由,这可不太行:"走吧。"

  苏严礼朝蒋慧凡点了点头,带着傅清也上了车以后,给她寄好了安全带,开口道:"媳妇儿。"

  傅清也没有理。

  "媳妇儿?"

  傅清也说:"听到了听到了,你要说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太迷人了啊?"他琢磨了一会儿,说,"这几天看你总是微博发追星的,都是些男明星,有想法了?"

  傅清也瞪大了眼睛,眼睛亮亮的:"你要不然给我开一家娱乐公司吧。"

  苏严礼本来是想提醒提醒她的,没想到她反而肆无忌惮。脸色浅了些,淡淡的说:"不。"

  "你小不小气?"傅清也白高兴了一场。

  苏严礼却不说话了,整个人沉默得不得了。

  傅清也一开始没有注意,一直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发现他整个人都异常的很,话少到不能再少了。

  她吃饭的动作停住了,皱眉看着他:"怎么不说话?"

  苏严礼偏了偏头,淡淡说:"没事。"

  傅清也可不相信,直接往他面前走,把他的头掰正来仔细端详,看见他有些难过的样子,终于老实了点,语气也低了下来,"怎么了嘛?"

  苏严礼顿了顿,然后搂住了她的腰,"媳妇儿。"

  傅清也看着他的头顶,声音温温柔柔的:"嗯?"

  "你以后会不会离开我?"苏严礼对她跟蒋慧凡说的那句话在意得不得了,什么劝蒋慧凡要是没有碰到很喜欢的就算了,这一副过来人的语气,直接把他心态搞崩了。

  傅清也就有些不自在了,有过这个念头,但还不是没有实施吗,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其实还是有几分对他不满意的。

  "会不会?"

  傅清也说:"不会。"

  还没有等苏严礼松一口气,又听见她说:"但是我今天之所以去见蒋慧凡,就是因为你昨天晚上让我不高兴了。"

  "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了,嗯?"

  "昨天晚上我很热,怀孕以后经常会觉得热,我叫你自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去,你总是不。"身为孕妇,傅清也敏感得不行,"我就觉得你不顾及我,就想着你自己了。"

  苏严礼赶紧道:"媳妇儿,我不知道是这个原因。昨天你怎么不说?你说清楚了,我就不会这样了。"

  "那会儿在生气。"

  苏严礼把她揽进怀里,歉疚道:"这是老公我的错,但是我是怕晚上不在照顾不到你呢,我现在只要不守着你就睡不着,你不在我视线五分钟我就焦灼得要命,害怕得要死。"

  傅清也这段时间十分多愁善感。其实本来也就是找个借口好让他跟自己说句话,不要再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结果他几句话反而把她哄的热泪盈眶。

  "抱抱。"傅小姐这就又开始撒娇了。

  苏严礼心里那点不愉快也瞬间烟消云散了,他有些无奈的说:"这不正抱着呢么?"

  "那亲亲。"都是老熟人了,傅清也蹭了蹭他,知道他最喜欢这样子的小动作了。

  这种对于亲老婆的事情,苏严礼一向乐意至极,她才刚开口。他就毫不犹豫的亲了下去。

  傅清也说:"你老婆是不是很香?"

  "那可不是,不然我能这么神魂颠倒吗?"苏严礼配合道,"我现在看外头的女人就像野兽一样,半点美感都没有。"

  傅清也又抬头睨着他:"那你最爱谁。"

  "最爱我老婆。"

  傅清也冷哼了一声:"算你识趣。"

  苏严礼也开始反击了:"那你呢,你最爱谁?"

  "最爱小滚球,然后爱我爸妈,然后爱妈,然后爱蒋慧凡。小可乐,然后是你。"傅清也一一说给他听。

  小可乐是他们家养的狗。

  苏严礼微哂:"得,我输给前面那些就算了,怎么连只狗都比不过。"

  "小可乐可是会讨好我的。"明明是很凶的一只狗,在傅清也面前,却舔得不行,每次见到她,尾巴几乎要摇断。

  "我就不够讨好你么?"

  他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蒋慧凡面红耳赤,狠狠的捶了他一下,凶狠的瞪着他:"你怎么脑子里都是这种东西?"

  苏严礼眼里带笑,语气比较淡:"我要不想这些了,等会儿你更得哭了。"

  傅清也狠狠的拧了他胳膊一把。

  "我有说错什么吗?你想想你自己对那种事的爱好,你凭良心说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平常叫你喊我声老公,怎么都不愿意的。那种时候就老公老公的喊……"

  两个人又腻歪了一会儿,苏严礼才上楼替蒋慧凡整理另外一个房间,今天晚上他得住她隔壁了。

  苏严礼正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曲贺阳的电话打了进来,住院还打电话,莫约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他顿了一顿,然后去书房接电话去了。

  ……

  蒋慧凡跟傅清也见完面,一个人无聊,就去了酒吧。

  她也有几天没来这种地方了。本来想约王云柾的,可是医生这个职业相当的忙碌,他没有时间。

  但是酒吧这种地方,格外容易遇到老朋友。

  她一进去,就看到了曲渡正在人堆里扯着一丝心不在焉的笑意,边上一群莺莺燕燕,围着他转。

  果然是只花蝴蝶。

  他看了她一眼,眼神顿了好一会儿。却并没有过来。

  蒋慧凡不做声的去前台,打算要一杯酒,却被拒绝了:"蒋小姐,今天曲总特地打电话过来叮嘱过,不能让你喝酒。"

  又来了。

  这又开始跟以前一样管上她了。

  蒋慧凡说:"他是他,我是我,你觉得他凭什么管我?"

  "曲总也是怕你一个人出事。"老板和善的笑了笑,"毕竟酒吧里什么样的人都有。"

  蒋慧凡笑了笑:"你给他打电话。"

  老板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顺从了她的意见。

  那边声音传来的一刻,蒋慧凡就开了口:"是我。"

  "小蒋?"曲贺阳道,"你去酒吧了?那边一个人少去……"

  蒋慧凡冷冷的说:"你凭什么干涉我?"

  "我……"

  "我喝不喝酒关你什么事情啊?"蒋慧凡说,"曲总,你这人的控制欲奇怪不奇怪啊?人家控制欲都是对心上人,你倒好,连我这个前任都不放过。"

  曲贺阳那边沉默了。

  老板和蒋慧凡,都觉得他这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是为了不发作出来而已,跟往常一样为了表面功夫。

  可是他那边居然妥协了。

  曲贺阳说:"抱歉,是我欠考虑了。你要喝酒是你的自由,我不干涉你。"

  他又跟老板说:"她要喝什么你让她喝就是了,到时候稍微注意一下她的安全。"

  老板说好,不管蒋慧凡再点什么,他都照做了:"蒋小姐,我本来还以为。你们分手了,闹得那么难看,之间就彻底凉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你们之间有好消息。"

  蒋慧凡略显冷淡的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好消息?"

  老板摸了摸鼻子,男女之间那点事,他差不多明白了,浪子回头,还是觉得蒋慧凡这样的更加适合当太太呗。

  男人都这样的,外面的怎么样都可以,有趣就行,家里的就得上的了台面。蒋慧凡的确是很适合当太太的人选。

  蒋慧凡一个人坐在了角落里。

  她心情不太好,也有点孤单。她其实羡慕傅清也的,她嘴上怎么埋汰苏严礼,但是两个人之间的那种相处模式还是很亲近的。

  阿文在喝酒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注意到了蒋慧凡,一时之间也没有认出来这是老板亲口承认的老板娘,就觉得是个大美女。一时之间就多看了几眼。

  一多看,就容易被人发现。

  旁边的人笑着问:"看什么呢?"

  阿文的手朝旁边指了指,说:"那边那个小姐姐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曲渡的余光扫了一眼,懒洋洋的情绪消失了,视线直直的看着那边。

  "是老板娘诶。"有人指出蒋慧凡的身份。

  曲渡就坐着不说话,抿着唇看那边的人一下接一下的喝酒,她酒量挺好的,但是应该架不住她这种喝法。

  "老板。老板娘难受了,您要不要过去哄哄?"

  曲渡风凉的说:"她觉得我见她是累赘,我才不去自讨没趣。"

  "老板,再喝下去就要醉了,真的不去?万一有坏人……"

  曲渡没反应了。

  里头有女人笑:"二爷哪里会在意这么些小事情。"

  男人扫了她一眼,冷冰冰的,然后很快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阿文旁边的男人似笑非笑道:"看见没,老板娘到底是老板娘,跟那些阿猫阿狗可不一样。"

  ……

  蒋慧凡喝酒,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只不过算是她的一个兴趣爱好而已。

  她也算是一个女酒鬼了,喝醉的情况不再少数了。今天她倒是也不算难过,就是被曲贺阳这种心里明明有别人,却总要在自己面前出现一下的情况有点烦了。

  但今天这酒挺新,她没有想过会这么上头,一开始倒是没事,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是有点晕了。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小丑。

  身材很好,就是脸上的小丑装不太好看。

  他给她变出了一朵玫瑰,娇艳欲滴。

  蒋慧凡眼皮直打架,晕的,勉强看着他:"谢谢你。"

  小丑又做了两个滑稽的动作哄她开心。

  蒋慧凡感觉到了他的努力,也配合他笑了笑,她决定的他做这种哄别人开心的事情挺不容易的,于是朝他招手。

  小丑听话的朝她走了过去。

  蒋慧凡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能看见他的鼻子,非常非常的高。

  不知道脸长得怎么样呢。

  可她直觉还不错。

  蒋慧凡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纸币,真的不是她不愿意多给,是她真没有什么现金,这些已经是她全部的现金了,她想把这钱给他,可是她喝的太醉了,手一打滑。这钱就从他的领口滑了进去。

  暧昧了点,不正经了点。

  小丑扫了眼自己的领口,然后抬头不咸不淡的看着她。

  那双化了妆的眼睛,也是格外尊贵,看上去并不太像干这一行的,反而像是一个贵公子,很养尊处优的感觉。

  小丑若有所思的说:"你在调_戏我?"

  蒋慧凡有些尴尬的说,"不是。不是,我喝醉了,做事不太敏捷。"

  小丑低下头去:"哦,看来白高兴一场了。"

  蒋慧凡:"……"

  她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啊。什么叫白高兴一场?他在高兴什么呢?

  她更加尴尬了,得找点什么事情做,然后端起边上的酒猛灌。

  本来也就是有一点点醉,她这么一个猛灌,那就是真醉了。

  小丑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蒋慧凡说:"对……不起。"

  她晕了。

  往前栽。

  栽进了小丑的怀里。

  小丑说:"没关系。你爱调戏就调戏吧。"

  蒋慧凡听不见了,她已经彻底昏睡过去了,喝多了睡的死。

  曲渡擦了擦脸,蹲下来,抱起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