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2章 不要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慧凡不重不轻,曲渡抱着她稳稳当当。

  男人脸上几笔小丑妆容,半擦不擦,又粗糙,又精致,怪异得很。

  曲渡心不在焉的抱着她往楼上走去,没有人上来打扰他,只有酒吧老板,脸色沉重。

  也不知道这个小丑,是从哪里来的。他不急的自己有请过这么一号人。何况有谁会找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丑,丑帅丑帅的,倒是能撩动不少的富婆。

  老板等到楼上的人影不见了,才反应过来,出大事了。

  他连忙给曲贺阳打了电话。

  曲贺阳接到电话的时候,脸色瞬间就变了。

  "一个小丑,不知道是什么人。身材蛮好的。"老板想了想,又补充说,"不确定是不是什么男公关,但是吧,光凭走路姿色,就知道挺不错的。"

  等到他半天没有得到回应,才反应过来,登时冷汗直冒:"当然,曲总你身材也好。"

  曲贺阳这会儿根本不在意这些奉承,他拔掉了正在挂的盐水,才下地,就发现自己的腿根本就走不得路。

  他心急没错,可也明白自己这副状态,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找人。

  无奈之下,曲贺阳只好联系苏严礼。

  后者听到他找人的活,琢磨了好半天,才说:"找蒋慧凡?"

  曲贺阳声音崩得厉害:"嗯。"

  "她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找她干什么?"苏严礼的声音里,难免有几分落井下石的味道。

  曲贺阳无奈道:"阿礼,别逗我了,你不是应该很早就看出来了?"

  苏严礼道:"但我老婆说,不想看见你们和好。跟你比起来,我老婆重要点。"

  曲贺阳对他的这种态度极其不赞同,冷哼了一声:"你也不要忘记了。当初爬山那会儿,你可是有把你老婆送给我的打算的。你说我要是在她面前提一嘴……"

  苏严礼挑了挑眉。

  很早之前的事情了,他当时也就是想想,后来还不是明里暗里防着出事情。

  但曲贺阳跟傅清也说,后者不管怎么样,那别扭绝对是闹定的。现在孩子都要生了,苏严礼不想节外生枝。

  "行吧,我去联系人给你跑一趟。"苏严礼起来换了衣服,临走前,又往傅清也的房间走了一趟。她肚子很大了,应该不太好受,睡着了也都是皱着眉的样子。

  苏严礼附身下去亲了亲她的脸。

  傅清也睡眠很浅,几乎立刻就睁开了眼睛,"干嘛吵醒我。"

  "媳妇儿,我要出门一趟。"苏严礼不太放心的说,"家里有很多人守着你的。想吃东西了想喝水了就喊楼下睡觉的阿姨们。给我打电话也行,我明天天亮之前肯定回来。"

  傅清也说:"这么晚你该不会是出去找小老婆吧?"

  苏严礼就笑了,鼻尖蹭蹭她的耳朵,"之前一有存粮不就交代给你了,哪还有那个精力去找小老婆?你以为我是超人还是怎么的。"

  傅清也撇撇嘴说:"去吧去吧,也就是我睡一觉的事情。"

  苏严礼离开了以后,立刻联系了苏晋。

  两个人刚到酒吧,老板就说:"那人刚才突然抱着蒋小姐走了,还把边上的小孩给吓哭了。"

  几分钟前,那个小丑抱着蒋慧凡下楼,路过的小孩看到小丑,就上来要捣蛋,却被前者给避开了。

  那个小丑脸色阴冷的说:"滚。"

  那种冷意挺慎人的,以至于酒吧老板也不敢上前阻止。

  苏严礼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他皱眉道:"去调附近停车场的监控看看。"

  只不过监控能看到的范围,就只有车子开出去的那一块,能确定方向,可是也依旧无济于事。

  苏晋道:"这么光明正大带走蒋慧凡的,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苏严礼"嗯"了一声,说:"估计是那位了。跟曲贺阳打个电话吧。"

  苏晋摸了摸鼻子:"我估摸着这一通电话打过去,曲贺阳很有可能坐不住了。他这人真是别扭的很,明明惦记得要命,还不肯低头,还想着人家能上门求他,现在好了,我感觉最佳时机都错过了。"

  苏严礼道:"挺可笑。"

  苏晋心道,你当初还不可笑么,你同样端得厉害,你老婆那么舔你了你还一副不喜欢的样子,现在五十步笑百步算什么。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呐,苏严礼跟曲贺阳,简直就是一副德性。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

  蒋慧凡睡着,又被车子的急刹车给颠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觉得有点冷,四下看了看,然后注意力被开车的男人吸引了一下。

  "醒了?"男人的声音刻意压低了。

  蒋慧凡按了按太阳穴,脑子还是糊的:"我们去哪?"

  "回家。"

  她勉强反应道:"你跟我不住一块儿。"

  "住一块,你刚才给了一笔钱,把我买了,所以我是你的人了。"

  蒋慧凡呆住了。

  她脑子里,确实又给他塞钱的记忆,还是领口,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

  "我……醉了。"

  "那怎么行?"他挺坚持,"一旦售出,就不退不换,这年头卖身也不好卖,不好找顾客,我不退货的。"

  蒋慧凡可不想再招惹男人了,她下意识的要跳窗,然后被男人拉住了,也不知道他往她面前撒了什么,她就听见他说了一句"睡会儿吧",她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曲渡停好车,抱着进了他家,又仔仔细细的给她洗好了一个澡。

  他盯着她打量了片刻,大美人的确是大美人,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是个假小子的。

  曲渡盯着她看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有人推门进来,他都没有立刻发觉。也有可能,是他单纯懒得遮掩而已。

  安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看到这样一副画面。曲渡会带着一个女人来他这边过夜,在此之前,一直都只有她有这个资格。

  他听到声音以后,也依旧没有回头,反而认真的给她擦干净了,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子。

  安琪浑身僵硬,血液几乎逆流,她感觉自己很有可能要崩溃了。

  曲渡随后很自然的转过身来,懒懒的伸了一个拦腰:"你怎么过来了?"

  他很少主动跟她说话,安琪不得不收回对床上那个女人的注意力,努力的抬起嘴角:"曲渡。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我……很想你。这段时间,你去哪了?"

  "哦,办事。"曲渡回答的心不在焉,余光在床上的女人身上扫了一眼。

  "可是,不能接我的电话么?"

  "不能。"

  这么直接的回答,让安琪很是难过,她的视线往床上扫。想看清楚床上人的长相。

  曲渡挡在了她的身前,说:"以后没空,就不要过来了。"

  "是你让我回来的。"安琪的眼神有点复杂,那会儿,她确实对于曲贺阳的好有些动心,可是是他的一句?"想回来?",让她彻底义无反顾的往国内赶。

  可是从他回国以后,他就不见她。

  曲渡随手从沙发上捡起了烟盒。他做事干脆利落,就连点烟的姿势也是,点点星火散开来。他没什么含义的笑了笑,挺邪气,"当中也有曲贺阳的原因吧?你拍她的那个背影不是挺好看?"

  安琪以为他介意自己跟曲贺阳之间的事情了,连忙解释道:"曲渡,我喜欢你,而他,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好人。你也说过,我只要听话,你就跟我在一起的。"

  男人笑了笑:"你应该了解我吧。"

  安琪皱眉。

  "那你怎么会想不明白,我不过就是随口说说的。"曲渡笑意不减,眼底几分疏离凉薄,"女人也就那样,绝色天仙又没有什么区别。"

  安琪苦涩的笑了笑,她在他面前已经足够战战兢兢了,说话办事都那么小心,她向来娇纵,可是在他面前是要多乖有多乖,本来她以为她总会让他另眼相待的,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他俩之间的那段美好,她以为是自己改变了他,没想到不过是三分钟热度。

  安琪实是在不久后明白,其实哪里是三分钟热度。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心动半分,像是一个冷血怪一样。

  但此刻,她总在想床上那一个女人是谁。她带着愤愤不平来到了客厅,而曲渡根本懒得管她在哪里待着。

  安琪明知道自己太卑微了,可是就是忍不住想看看他,没过多久,就开始满屋子找他,结果看见他在厨房懒洋洋的切着鸡块。

  "曲渡。你自己怎么能干这些呢?"安琪的世界观又被颠覆了,他向来养尊处优的,怎么可以这么随便的进厨房?

  他不知道是不是懒得开口,没搭理她。

  "家里是没有佣人么?"安琪说,"要不然我来吧,你想吃鸡公煲吗?"

  曲渡道:"煲个汤而已。"

  安琪的脸色又是一变,他并不是一个爱喝汤的人,也并不注重养生,一向随心所欲惯了,所以她觉得这烫,是煲给房间里的人喝的。

  曲渡回客厅打了会儿游戏,他玩得都比较慎人,安琪坐在一边不敢说话,看着他对着游戏虐杀。

  他是个情绪极端不稳定的人,跟他接触其实挺危险的,可是安琪就是爱惨了他的一切。哪怕知道他是深渊,她都义无反顾的往下跳。

  两个小时以后,他丢下了手柄,去厨房把汤给端了起来,径自往房间走去。

  安琪猜对了。

  她心里抽着疼,那种自己男人被外人抢走的无力感让她很想掉眼泪,可是曲渡不喜欢女人哭,她活生生给憋住了。

  里面的人大概是没有清醒。不一会儿,他又端着汤出来了。

  安琪的脑子里电光火石闪过一些片段,她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里面的人是蒋慧凡吗?"

  曲渡低头冷冷的看着她。

  "可是你说过,你就是想看曲贺阳难过,所以故意去把她抢走的。你不喜欢她的吧,她也不过是件玩具而已。"

  曲渡没那个兴致回答她的问题,随口说:"好像是说过。"

  ……

  蒋慧凡按着眉心的手顿了顿。

  然后她就听不到声音了,因为门被关上了。

  其实曲渡这样子的人,那么让人捉摸不透,不管他怎么样,她都在情理之中。她也一直不相信,曲渡就有那么喜欢他。

  蒋慧凡打量了房间好一会儿,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但也差不多估计出来,这个是曲渡的住处。

  她就坐着。不敢乱动,就这么过了半个小时,曲渡又再次推开门走了进来。

  "醒了?"他极淡的弯了下眼角,说,"你要不要喝鸡汤?我亲手……"

  蒋慧凡垂着眸,打断他:"我要回去了。"

  曲渡的笑容浅了下去。

  "我说过的,我不应该再跟你见面。我是真的不想跟你有太深的牵扯。"蒋慧凡很平静的说,"我们普通人。真的只适合过普通人的生活。"

  曲渡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

  蒋慧凡其实没有怎么看见他冷冰冰的模样,这算是第一次,这种压迫感让她头皮发麻,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叫他小恶魔。

  "跟你很熟,到时候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她耐着性子说,"你今天,真的不应该带我回来,真的不应该的。"

  她也没有心情窥探他的任何秘密,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反而会是最能安全活着的人。

  至于刚刚安琪说的他不过是习惯性的在抢走曲贺阳的东西,她没有提,不想让他恼羞成怒。

  曲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像是不太在意的说:"嗯,你上次就说过了,不过我看你醉的厉害,就带你回来了。早知道,就让你醉死在外面好了。"

  蒋慧凡不言不语,只一味表示自己要走了。

  曲渡扫了她一眼,凉凉的。他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他给她端来了一碗鸡汤,告诉她喝完了就可以走了。

  她盯着鸡汤没懂。

  曲渡看着她的目光深邃到不能再深邃了,里面写满了让人看不懂的情绪。他偏开头,漫不经心的说,"我还会下毒毒你不成?"

  蒋慧凡于是端着鸡汤,咕噜咕噜的喝完了。

  他还好心的告诉她出去的路在哪。

  蒋慧凡有些担心的说:"这个是你的秘密基地么?"

  男人眼神抬了抬。

  "要不然你蒙着我的眼睛,带我出去一段吧。别到时候我知道你地方了,到时候不放过我。"

  曲渡风凉的笑了笑:"你胆子这么小,哪里有那个胆子往外说。"

  蒋慧凡知道他语气里面带刺了,但是也不想惹恼他,于是沉默的转身往外走。

  曲渡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往外走,道:"小蒋,注意看路。"

  这会儿的语气倒是跟平常没什么区别。

  蒋慧凡没一会儿就不见了。

  曲渡转身往回走,神态自若的坐在沙发上重新玩起游戏来。

  安琪却觉得他杀敌人的戾气重了点,她刚想开口说两句什么,却被他阴冷的扫了一眼。

  曲渡的声音比他的眼神要冷一万倍,他说:"滚。"

  安琪整个人止不住的发抖,到底是什么都不敢说了。她也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冷漠的时候。

  她甚至。没有琢磨明白,他突然冷下去的点。

  或许是,因为蒋慧凡。

  安琪整个人瞬间就跟垮了一样,脸色也难看到不行。

  ……

  蒋慧凡往外走了好久,依旧没有看到外面的车辆。

  这个地方挺偏的,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块,哪里像是她记忆中的a市。

  蒋慧凡往外走了没几步,然后一辆车突然停在了她的身边。在这种地方突然撞上人。多少是有些吓人的。她有些警惕的后退了一步,然后车子的门打开了。

  紧接着她就看见曲贺阳在司机的搀扶下走了下来,腿上的绷带依旧扎着。

  曲贺阳本来是打算直接上门找曲渡,结果在路上看到了一个很像蒋慧凡的人,没想到停下来一看,居然真的是她。

  "小蒋。"他看了眼自己的腿,然后很快抬起头来看着她,"上车,我送你回去。"

  她往车上看了看,曲贺阳道:"里面没人。"

  蒋慧凡说:"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一句"我是来找你的"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她平静的说:"我不能告诉你曲渡住哪,不过,安琪在他那里。安琪今天好像挺伤心的,你应该挺在意她难过不难过的吧,你可以想办法把她接回来。"

  曲贺阳皱了皱眉。

  他说:"我知道曲渡就住在这附近,他也不是混混,更不是做某些不见光事情的,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妖魔化。"

  蒋慧凡顿了顿,她还以为,是秘密基地。怪不得曲渡一点不在意她怎么样,随便就把她给放出来了。

  "哦,你去找她吧,我自己去就行。"蒋慧凡可不想耽误他去找安琪,反正他心里的白月光他已经很清楚了,她自己也不是回去不了。

  曲贺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道:"你先上车。"

  蒋慧凡看他这态度,自己不上车,他大概不会放自己走。

  其实也行,等会儿他去接安琪,她就坐在车上不下去就行。

  她特地上了后排。

  没想到曲贺阳也上了后排,她看见他的腿,已经肿得不像话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