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3章 找人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很快发现了蒋慧凡盯着自己的视线看的是哪,把腿往旁边藏了藏。

  "没事。"他说。

  蒋慧凡说:"哦。"

  等她抬头,才看见前面还坐着苏严礼呢,男人看了她两眼,道:"这腿伤了又伤,再出点意外,估计得出事。到时候跛了,你年纪又大,我看有什么女人愿意跟你。"

  曲贺阳偏过头去,看着蒋慧凡,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可她当做没看见。

  曲贺阳的手握了握,又松开,淡淡说:"反正都单身这么久了,大不了就这辈子单身,反正想娶的人也不想嫁我。"

  "不想要女儿了?"苏严礼挑眉道。

  曲贺阳完全不想作答,老婆都没有,女儿又从哪里谈起?

  蒋慧凡平静的说:"曲总不会没有老婆的。谁都可能没有,他不会的。外头想嫁他的女人多了去了,我逛个街,都能听到讨论他的。"

  曲贺阳想说话,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怕说的不好,遭她嫌弃。他想跟她好好说会儿话,可她对他太警惕了,也冷淡,搞得他没有什么欲望。

  "你呢,你应该不包括在里面吧?"苏严礼状似在跟她无意的闲聊。

  "当然。没必要总提我。"

  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曲贺阳沉默了一会儿,说:"外头的人,我不会娶的。我不喜欢,也没有想法。"

  苏严礼道:"哦?你喜欢谁?"

  男人扫了他一眼。抿着唇,有些迟疑,他怕自己说得不好,唐突了。

  也就在他焦灼犹豫之间,蒋慧凡替他回答了:"安琪的事情你不知道么?"她看着苏严礼说,"你们关系这么好,应该不至于不知道吧?"

  曲贺阳蹙眉道:"小蒋,我跟安琪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知道。"只不过是心里放着,像女神一样供着,她都明白的。他是尊重安琪的决定,所以甘愿退出了。

  这样的男人,你别说,站在安琪的角度看,还挺伟大。

  "我跟她没发生什么,但是我们当初……很好不是吗?"曲贺阳盯着她说,"咱们是有什么的。"

  夜夜笙歌。

  频率还不低。

  他也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克制过这种事情,一般想了就做了。

  在这方面,其实他跟她,比跟安琪会亲密许多。

  蒋慧凡原本平静的脸色却白了白,她不希望一个前任还提起那些事情。她挺在意的,把自己随便交给了一个错误的人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他能够随便提起,她不能,那段记忆告诉她,她是有多么的愚昧。

  "曲总,我以后,还是要交男朋友的,你但凡有点良心,也不应该随便提起这件事。"

  车子上不仅有他们,还有苏严礼,有司机,当着外人说这种事情,确实不够得体。

  尽管他只是在表示,他跟安琪没可能了而已。

  曲贺阳轻轻咳了咳,说:"我不提了。"

  蒋慧凡说:"谢谢。"

  她靠在位置上休息了,酒醒了没一会儿,还晕着,她得补补觉。还有刚刚喝的鸡汤,不知道谁做的,味道很棒。可能因为是热的,也让她清醒了不少。

  蒋慧凡想起了曲渡。

  其实,他在很多方面都是很好的,除了整个人阴晴不定了点,以及,太极端了点。如果稍微是个正常人。他的长相,还有很多时候的性格,其实很符合她的审美和要求。

  蒋慧凡想着想着,睡着了。

  等她醒来,外头的太阳已经很大了,光照进来的时候有些刺眼,很快她发现她的身上盖着男人的衣服。她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很快发现,那是曲贺阳的外套。

  大概是换了洗衣液,他衣服已经不是当初她熟悉的味道了。

  物是人非,那到底是物是人非。

  他也坐在她身边睡着了。至于前面的司机和苏严礼,已经不见了踪影。

  蒋慧凡本来想偷偷下去的,只不过她一动,他立刻就醒了。大概没注意,牵扯到了伤口,他疼到说不出话来。

  "谢谢你接我回来。"蒋慧凡说,"先回医院去看看伤口吧。别到时候真的瘸了,你虽然不会没有女人,但是有一部分人,还是不太会选择瘸的。"

  想了想,没看见安琪,道:"你没有过去接她吗?"

  曲贺阳说:"她喜欢曲渡,我带不回来的。"

  "哦,也是。"蒋慧凡不忍心告诉他,安琪在曲渡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不会跟折腾她他一样,去折腾曲渡。

  这就是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别了。

  她其实有些觉得,他是遭报应了,他现在的遭遇。就跟之前对待她跟安琪一样。

  果然一物降一物,谁舔谁卑微。

  蒋慧凡一边想,一边打开车门往下走,她寻思着,她是不是也该谈个恋爱了,或许是她之前太舔着曲贺阳了,所以不得善终。

  她走的时候,连句再见也没有。

  曲贺阳看看她的背影,再看看自己的腿,眼神有些复杂。

  他也是连夜去找的人,从医院出去,腿磕磕绊绊了无数次,却一点进展都没有。她是真的不喜欢自己了,可他连突破口都找不到,无从下手。

  曲贺阳觉得这比工作,简直还要棘手无数倍。比他拿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唯一的保研名额,还要难上无数倍。

  等到他重新回到医院,苏严礼直接的告诉他:"你死心吧。"

  曲贺阳本来正在看医生给自己处理,在听完这句话以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都能跟个陌生人似的,去调侃你结不结婚的事情,说明是真的放下了。清也说她这个人一向是喜欢快刀斩乱麻,也不太爱吃回头草。"苏严礼想起了之前他说的原话,道,"反正你之前也说,不过就是个女人,分了就分了。"

  他这还凶狠的往他心上扎上几刀。

  曲贺阳在听完他的话以后,干咳了起来。

  苏严礼一点也不同情他,这就是自己作的,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扭扭捏捏,也是活该。安琪的事情,他压根就没有处理好。什么叫她不喜欢他?解释的语序应该以他的感情为准,提人家女人做什么?

  不过他也不打算告诉他,反正蒋慧凡幸福就成了,他相信曲贺阳这样的男人,后面指不定还是经不住安琪诱惑的。

  而他自己想不明白,他再提点也没有用,之前他也已经提点了一次了。

  ……

  曲贺阳又被曲母教育了一顿。

  曲母道:"你这人追不回来,还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有什么意义?你以为你去找人家,人家就感动了?我看是你自我感动而已。小蒋都不喜欢你了,你也别缠着人家了。"

  曲贺阳不作答,他稳如泰山的在处理文件。不纠缠是不可能的,他只要一想到蒋慧凡嫁给别人,他心里就难受,比他在生意上输给曲渡,还要让他接受不了。

  "你外公七十岁生日,我看你怎么回去跟他交代。"曲贺阳的外公,还一直不知道他已经跟蒋慧凡分手了,还等着他带蒋慧凡回去给他看看呢。

  要是被老人家知道都分手这么久了,不知道得多少失望。

  他揉了揉眉心。

  曲母说归说,可是还是忍不住操心呐。虽然社会在变革,但她还是老一辈思想,不希望自己儿子单身。

  蒋慧凡是在一觉睡醒以后,接到蒋母的电话,要她回去一趟的。

  她问了句有什么事,那边只支支吾吾的说了句有客人。

  蒋家的亲戚,基本上都在乡下,蒋慧凡父亲蒋国攀在上完大学之前,都是一个穷小子。后来他原本倒插门的那户大小姐跑了,他得到了一笔钱,创业成功。不过蒋家的那些老亲戚,不管怎么样,都不想白要蒋国攀的钱,仍旧在小地方待着。

  蒋慧凡以为是这些老亲戚,也就收拾收拾回去了,不过到了蒋家,她才知道原来是曲母来看自己了。

  蒋母一看到她,就立刻把她往曲母面前拉:"曲太太,小蒋来了。"

  蒋慧凡勉强笑了笑,说:"阿姨好。"

  曲母认真的看了她好一会儿,道:"瘦了。"

  "平常都不爱吃饭,一个人去外面住也不知道注意身体,能不瘦么?"蒋母抱怨道,"也从来不知道回来看看。"

  蒋慧凡不想跟她吵,她去外面,很大程度上是她的功劳,她向着蒋易凡,在她儿媳妇和自己之间,选择了儿媳妇。

  "保持身材而已。"她说,"阿姨,我去给你煮杯下午茶吧。"

  蒋慧凡进了厨房,蒋母也跟了过去,她好奇的问:"曲太太是不是还希望你给她当儿媳妇?想让你们和好啊?"

  蒋慧凡不吭声。

  "你看曲家诚意都这么足了,说明人家家里是真的看中你,你不要还这里挑挑,那里挑挑了。"蒋母道,"小蒋,曲贺阳心里有别人,可是他对你还算不错。遇到个对你不错的,也算懒得了。"

  "你这么想要我嫁进曲家的原因是什么?"

  蒋母说:"当然是希望你过得好啊,你过的好,咱们蒋家日子也会好过不少。前段时间,你是不知道你弟弟那日子难过的,天天睡不着觉。"

  蒋慧凡说:"妈,你是真的希望我平常经常回来吗?"她刚刚抱怨她不回来。

  "当然了。"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叫我回来,曲阿姨来了,才叫我回来?"蒋慧凡的眼神复杂极了。

  蒋母无言以对,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这还不是怕你觉得我烦。"

  蒋慧凡没有说话了,端着茶出去。

  蒋母出来时对着曲母笑道:"曲太太,你跟小蒋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曲母道:"不是好久没看到小蒋了?不坐下来陪陪女儿?"

  蒋慧凡抿着唇不说话,她有些心寒,她越来越觉得,对于母亲而言,她不过是一件给弟弟铺路的工具而已。

  蒋母寒暄了几句就让开了,而蒋慧凡不知道这会儿怎么就有些叛逆了,甚至对待曲母,也只是客套。并没有跟蒋母希望的那样,两个人在热聊。

  曲母在最后道:"小蒋,上次跟你一块逛街的男人,是不是你男朋友?"

  蒋慧凡道:"我俩处得还不错。"

  她想了想,又补充说:"阿姨,我跟曲贺阳,我们真的不可能了,我觉得我们之间对待问题的处理方式不一样。他认为很正常的点,却是我心里接受不了的点。三观不合,很难相处的。我不太想过我父母那种生活。"

  蒋国攀跟蒋母的婚姻,全a市的人都知道。蒋父没出轨,可是几乎不碰蒋母。

  曲母看她态度坚决,叹口气道:"阿姨还是很喜欢你,挺舍不得你。不过,阿姨也尊重你的决定。"

  "谢谢。"到这儿,蒋慧凡算是终于放松了一点。

  曲母留在蒋家吃了晚饭。

  蒋国攀对待她的态度远没有蒋母那么热情,只点了点头,便看向了蒋慧凡:"回来了?"

  蒋慧凡点点头。

  "要知道你今天要过来,我就喊王云柾过来吃饭了。"蒋国攀提起他那是夸夸不绝,"他给爸配的疗程最有效,之前那些医生一天一个治法,每一个有效的。那么多名医比不过他一个小年轻,以后肯定有前途的。"

  蒋慧凡道:"我也觉得他不错。"

  蒋国攀说:"不错听你天天说,也没有见你这里有什么进展。既然觉得不错,怎么拿下人家。还需要爸教你?"

  "那我一个女孩子家家,也不能太主动啊。"蒋慧凡也想过,或许王云柾开口提,没准她就立刻答应跟人家在一起了。

  蒋母看一眼曲母,道:"你们父女,也别在曲太太面前聊这些事。再说了,我可不希望女儿就嫁给一个医生。"

  蒋国攀淡淡道:"小蒋的婚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蒋母脸色难看,张了张嘴,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曲母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蒋国攀就是做给她看的,告诉他他对她们家没什么想法,没想让女儿嫁进曲家。

  她浅笑着聊起了别的话题,没有再提一句蒋慧凡的私事。

  吃完晚饭歇了一会儿,她就打算告别了。

  蒋慧凡说:"阿姨。我送你出去吧。"

  两个人才站起来,蒋国攀就道:"小蒋,刚刚云柾跟我打电话了,说过来接你出去唱歌。"

  "哦。"蒋慧凡应了一声。

  曲母刚跟着蒋慧凡出了门口,就看到门口停着辆车,车子也不豪华,就是普通的奥迪a4。很快就有一个男人拉开车门走了下来,正是她上次撞见的陪蒋慧凡逛街的男人。

  "阿姨,那我就先走了。"蒋慧凡朝她客气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朝男人走过去,男人还体贴的替她拉开车门。

  两个人站在车旁聊了几句,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她直乐,眼睛都笑弯了。

  也就是这一刻,曲母觉得他们不仅是郎才女貌。就连他们喜欢的点都差不多,能一起笑,说明是有共鸣的。

  说实话,蒋慧凡和自家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乖,是讨喜。自己儿子也不会这么逗她笑,甚至很多时候管她很严,像是在管孩子一样。

  曲母重新撮合曲贺阳跟蒋慧凡的念头,是彻底被冲淡了。

  等她到医院,看到曲贺阳的第一句话就是:"贺阳,你跟小蒋算了吧。"

  彼时曲贺阳正在跟张助理聊着什么,因为这句话,原本正在说的话都卡在了嘴里。

  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他愣了好半天,试图重新把这句重要的话给说完,但还是顿住了。曲贺阳道:"抱歉,把话给忘了。"

  张助理有些尴尬的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曲母见曲贺阳试图把她刚刚说的话给揭过去,于是又说了一遍:"小蒋跟那个王医生的相处,比跟你要轻松得多,他俩合适。你就算了吧,再找一个。"

  曲贺阳把她的话在嘴里琢磨了好几遍,才没什么含义的笑了笑:"算了?"

  曲母抿着唇看他。

  "没法算了。"曲贺阳淡淡道,"算不了。"

  从她第一次没有拒绝他的求欢开始,就算不了。

  那一天,其实他挺难过。

  安琪在那天,再次拒绝了他的示好,并且把话说的一点都不留情面。他带着那样一副糟糕的心情去见了蒋慧凡,后者却温和的接纳了她,还是第一次,没有抱怨他的粗鲁。

  蒋慧凡是他的第二个女人,第一个,是在安琪去国外那会儿,他气不过,跟那个女人好了半年,后来,那个女人接到了安琪的一个电话,非要分手。

  他没有说过不负责,但她非要闹,他烦了,就没有挽留。

  而蒋慧凡,他也算是示好过,她同样不愿意用好脾气对他。曲贺阳不知道自己不耐烦的底线在哪里,只知道他在当下,的确还是舍不得蒋慧凡的。

  所以,他不会就这么放了她。

  ……

  曲贺阳的腿。再养了半个月以后,终于能下地走路了。

  不过,不能长走,不能剧烈运动,伤筋动骨一百天,还是得慢慢休养。

  他在出院的那天,给蒋慧凡打了个电话,以一笔丰厚的报酬,让她帮自己一件事--他外公的七十岁大寿,他还是得麻烦她,给他扮扮女朋友。

  蒋慧凡一开始不同意,不过给出的条件实在太让人心动了。

  他说,这次过后,他不会再纠缠她的。而且,许给她的那些好处。也同时做数。

  蒋慧凡没有拒绝的理由,她也是真的,不希望跟他再有任何牵扯了,而且也有了开始新恋情的打算,就等王云柾什么时候开口了。

  斟酌半晌,到底是决定博一把。

  而且,这种大寿,曲贺阳也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去的那天,两个人在机场碰了面。

  蒋慧凡率先观察他的腿,发现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起码穿着西装裤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出来。

  "东西我给你提吧。"曲贺阳多看了她两眼。

  瘦了。

  漂亮了。

  穿着也更加有女人味了。

  也不知道是在为谁改变。

  "不用。"蒋慧凡笑着不动声色的把东西往后移了半分,"我有手。"

  曲贺阳不说话了。

  这才刚开始呢,不能气馁。她真要疏离起来,恐怕后面还有的是避着他的招数。

  "就假扮两天,然后我就说我家里有事,提前走。"蒋慧凡虽然答应了,但是也是有自己的要求的,"还有,我的任务就是陪着你走亲戚,其他的我不太行。"

  蒋慧凡之所以答应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曲贺阳的外公年纪大了,老人家之前打电话过来都是要她去玩,她也不想让他生日的时候闹得不愉快。

  曲贺阳道:"交给你的任务也就是见见家长。"

  蒋慧凡点点头,不再说话,两个人在飞机上,也是分开坐。

  这次航班,有一个空少,长得不错。

  他往蒋慧凡面前凑了无数次,又是给毛毯。又是送白开水,很是热情。

  曲贺阳往那个空少扫了好几眼,最后朝他招招手:"你好,我这边比较急,需求多,你来问我吧。"

  空少有点不太情愿。

  蒋慧凡就闭上眼睛休息去了。她倒是也不需要什么服务。

  曲贺阳又特地跟蒋慧凡搭话:"小蒋,等会儿见了外公,他送你什么你就收着,毕竟第一次来见他老人家,不需要客气什么。"

  "哦。"她闭着眼睛应。

  曲贺阳这句话,让空少有点尴尬,他不知道他们是一对。不过好在他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喜欢替美女服务。

  他再也没有往蒋慧凡面前凑过。

  蒋慧凡一觉醒来,已经差不多到下飞机的点了。曲贺阳的外公家在江南水乡,出了机场就是扑面而来的诗情画意。

  除了外公以外。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分手了。所以来接他们的人,也很识相的让他们分开坐。接人的是曲贺阳表哥,叫叶旭,他拉着曲贺阳坐到了前面。

  蒋慧凡也识趣的坐在了后面。

  叶旭说:"蒋小姐,麻烦你了,老人家念叨你念叨得紧,你放心,你的吃住问题,我这边都会替你安排好。"

  可不是能让她放心么,她到了叶家才发现,她跟曲贺阳,两个人被安排在了古宅的一左一右,相聚最远的位置。

  "蒋小姐,上去先放行李吧,外公出去下象棋了,一会儿就回来。"叶旭道。

  "麻烦了。"蒋慧凡笑了笑,抬脚往楼上走。

  叶旭等他人影消失的时候,拍了拍曲贺阳的肩膀,道:"你看我这办事,是不是很靠谱?你俩住的这么远,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可是曲贺阳看上去,却并没有半点愉悦的意思,他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叶旭道:"不过蒋小姐长得好看是真好看,比你表嫂年轻那会儿还水灵。不过你表嫂就是管的住我,别人好看,我也生不出其他的想法。"

  曲贺阳打断了他:"表哥,路上挺累的,我先去休息了。"

  "行。等会儿吃饭我喊你。今天你回来,你表嫂高兴,可是亲自下得厨。"

  他回房间。本来是图个清净,但当他躺到床上,倒是真的困了。

  曲贺阳一觉醒来,正好就在吃饭的点。

  他下楼的时候,蒋慧凡正好端正的坐在位置上,老外公正一脸慈祥的看着她,佯装生气道:"你看看你这么瘦,可不要跟外头那些小姑娘一样,光为了美,就开始减肥。"

  蒋慧凡道:"外公,我真的没有减肥。就是最近气候变了,就瘦了。"

  "肯定是贺阳那小子照顾得不到位。"老先生一偏头,正好看到曲贺阳从楼上走下来,道,"贺阳。你看看你照顾的媳妇,是不是对人家小姑娘不上心?还不来给小蒋夹菜。"

  要说曲贺阳真正害怕的,也就只有这位外公了。年轻时候当过兵,揍起人来那是真的很,别看曲贺阳现在这么沉稳,年轻的时候可没少被揍。

  "您说的是,我这就来。"

  曲贺阳连忙来给蒋慧凡夹菜,她顿了顿,没有拒绝,只不过也没有多吃,他给夹的,她几乎就只吃了一点。

  外公很高兴蒋慧凡的到来,饭才吃到了一半,就让人把准备好的礼物给端了上来。

  当蒋慧凡看到那件玉饰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她自己也挺喜欢玉,光是看看,就知道那值不少钱,而且年份也久了,显然不是一般礼物。

  "这和田玉有些年份了,祖辈上传下来的,当时给了贺阳舅舅一只,剩下的本来给贺阳母亲,但她没要。现在拿来送你刚刚好。"老人家说着,还要给她戴上。

  蒋慧凡头皮发麻,可是这会儿拒绝人家,不是件礼貌的事情,尤其还是刚刚来见长辈的"新人"。

  玉镯子戴到蒋慧凡手上的时候,她几乎觉得手重得提不起来。

  可面上只是笑着道:"谢谢外公。"

  "外公喜欢你。"老人家看着蒋慧凡的眼神越发怜爱了,"贺阳这小子的眼光真好,居然让他找到了个你这么靓的,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蒋慧凡保持着微笑不动。

  老人家是真的喜欢她,本来早早就要睡觉的,今天却破例了,拉着她聊了几个小时的天。叶旭一家子怎么劝,都没用。

  一直到蒋慧凡打了个哈欠,他才拍了拍脑袋:"你瞧瞧我,都给忘了,你们一路奔波也累,就早点休息吧。"

  老人家休息去了。

  蒋慧凡在他一走的同时,就把手上的镯子摘了下来,递给了叶旭:"这东西收好。"

  叶旭也自然而然的接过了。

  如果是曲贺阳的媳妇,那要镯子天经地义,不过他们早就分手了,现如今不过是假扮的,叶旭也不能够让这礼物就这么给出去。

  毕竟,这也是传家宝。

  曲贺阳顿了顿,皱起眉,斟酌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开口。

  他的表嫂倒是热情的拉住他问:"贺阳,现在单身了,那有喜欢的女孩子没有?要是没有,表嫂这里挺多的,长得好看的也多,就是你别嫌弃人家来自咱们这种小地方。"

  曲贺阳看了看蒋慧凡,道:"表嫂,工作的事情就有的忙了,最近哪里有时间在意这些。"

  "工作再忙,那也不能耽误终身大事,你说是不是?"

  叶旭也道:"是啊。你妈就你一个儿子,以后传宗接代还是得靠你,你可得上点心。"

  蒋慧凡一个外人,其实不太适合待在这里,可是她这么走不太礼貌,要说什么,也不好开口,好在很快她的手机响了。

  这简直是救命符,打破了她这会儿的尴尬局面。

  蒋慧凡很快站了起来,说:"表哥表嫂,我出去接个电话。"

  曲贺阳盯着她出去的背影,敷衍了两句,也抬脚跟了出去。

  叶旭叹口气道:"他哪里看的上咱们这边的人,他谁也看不上。前几年倒是跟我谈过心,说心里有一个小姑娘呢。叫什么安琪。"

  表嫂道:"那总不可能这么多年还死心塌地吧,感情这东西不相处就能这么靠谱,我可不怎么相信。"

  "贺阳可不是一般人。别人你不信,你还不信他么?"

  ……

  蒋慧凡接起王云柾电话的时候,那边似乎有点紧张,一句话想说,但无数次,都没有说出口。

  那边声音挺嘈杂的,所以她开了免提。

  "小蒋,今天先跟你提一个事,说句实话,我还挺没有底的。"

  蒋慧凡盯着地面,那是掉落的银杏树叶,像把小扇子一样,乖乖巧巧的躺在地面上。她说:"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呗。"

  "你觉得,当我女朋友怎么样?"

  蒋慧凡一顿。

  突然觉得周围安静了。

  这比她想象中的,来的稍微早了点。

  蒋慧凡不想拒绝,现在也没有想同意,一时之间没有开口。

  "小蒋,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王云柾的声音挺真诚的。

  曲贺阳在她背后站了好一会儿,一直到看到他抬起的嘴角,才开口道:"小蒋,我有事跟你商量商量。"

  蒋慧凡猛地把电话给挂了。回头看了看他,说:"哦。"

  两个人聊了下明天祝寿的事情。

  聊完事,就散了。

  这天晚上,蒋慧凡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在跟一个看不见脸的人缠绵,她总想看清楚他的脸,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

  她有些无力的一遍又一遍问:"你是谁?"

  最后还带了哭腔。

  男人漫不经心的说:"小蒋。"

  她就醒了,满头大汗,依旧没有看清楚是谁。

  ……

  楼下今天热闹的很,还没有开始祝寿,居然就这么热闹了。

  蒋慧凡很快收拾完下楼,就听见曲贺阳的表嫂道:"贺阳,今天有贵客来了。"

  男人在帖横幅,随口问:"谁?"

  "你的那个心上人啊,好像叫安琪吧。"表嫂说,"一大早上,给你表哥打了个电话,说来找你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