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4章 够了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顿了顿,帖横幅的手停了下来。

  表嫂说:"早上一直在哭,说非要见你。一直再问你在哪。这么娇气的小姑娘,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你别说,这么娇滴滴的,的确是够遭人稀罕的。"

  "她跟表哥怎么认识的?"曲贺阳问道。

  "不认识,所以我也在奇怪,她是从哪里要到你表哥的电话号码的。"表嫂话说到一半,就被人给喊走了。今天她有的忙的,没有那么多空余时间。

  蒋慧凡觉得自己下来的估计不是一个好时候,便抬脚要往楼上走,但还没来得及走上去,就听见安琪的声音传了过来,她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说:"曲哥。"

  这会儿更加不是什么好时候了。

  可是曲贺阳看见她了,开口喊了她:"小蒋。"

  蒋慧凡想当做没听见的,她没必要打扰他们叙旧。曲贺阳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就冷了下去,带了点命令的味道:"小蒋。你下来。"

  她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犹豫了片刻,她回了头,然后看见安琪正满脸不愉快的看着自己,那眼神真的不太好形容。

  曲贺阳的脸色,甚至有些难看。

  蒋慧凡琢磨着要开口说点什么,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她就看见外公走了出来,他眯着眼睛打量了安琪一眼,"这是谁?"

  曲贺阳还是盯着蒋慧凡:"外公来了,你还不下来?"

  "来来来,小蒋下来。"老先生笑眯眯的朝她招手。

  她没有办法,只得往下走。

  曲贺阳在她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就赶紧握住了她的手,她略微挣扎了一下,他的力气太大了,没有挣脱开。

  "喊你你为什么不下来?"曲贺阳的下颌线咬的有点紧,似乎是生气了。

  她没吭声。

  安琪主动开口道:"外公你好,我是贺阳的朋友。"

  老先生的情绪就淡了一些,不热情,就像对待普通朋友:"哦,贺阳的朋友啊,那就一起留下来吃饭吧。"

  安琪笑了笑,视线却满心满眼集中在曲贺阳身上,蒋慧凡被看的不自在了,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她转头往人少的地方走。曲贺阳却一直跟着她,很快拉住她的胳膊往旁边拽,道:"我有话跟你说。"

  "你干嘛拽我!"蒋慧凡也有点火大,她是来帮忙的,不是来给自己找罪受的,他凭什么那么对待自己?

  "曲贺阳,你有病是不是?"蒋慧凡伸手狠狠的捶了他两下,她恨不得就把他给捶死算了,"你是想逼着我跟外公坦白吗?"

  曲贺阳置若罔闻,他也在气头上,他说了无数次不管怎么样,他在现实当中是无法跟安琪扯上情侣关系的,可是她刚刚躲避的样子,显然还是把他们当成情侣了。

  蒋慧凡把他跟安琪想成一对,他真的又气又憋屈,反正他就是不喜欢她这么想。

  可她挣扎的动作太大了,今天邻里街坊的又有不少人,在别人怪异的眼神中。他不得不放开她。

  蒋慧凡冷着脸,飞快的走开了。

  ……

  安琪一个人被丢在原地,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何况,陌生的地方让她很没有安全感,眼眶倒是真的红了。

  红的娇艳欲滴,妥妥的一个美人梨花带雨。

  表嫂有些明白她为什么能抓住曲贺阳的心了,不仅好看,像一朵娇养的花,而且也有脾气,又甜又野的,能有几个男人不喜欢?

  "安琪,你也别多想,今天生日宴呢,他们演戏得咽全套的。贺阳外公,喜欢小蒋。两个人之间没什么事,连住都隔了十万八千里呢。"

  表嫂哄道:"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你看怎么样?"

  安琪点了点头。

  曲贺阳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整个人透露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息。

  表嫂看到他就忙走到他面前,道:"人家那么大老远过来找你,你也不去哄哄人家?"

  曲贺阳顿了顿,说:"今天手头上的事情还忙不过来。"

  话刚说完,就有人喊他干活去了。曲贺阳撸起袖子,今天他把西装也换了下来,难得的休闲装,让安琪趴在窗户上盯着他看了许久。

  曲贺阳抬起头的时候,视线正好跟她对视上,看见她给了自己一个相当轻佻的笑容。像勾-引,也像是是在示好,一时半会儿挺难琢磨透的。

  安琪从来没有用这样子的眼神看过他。甚至,连心平气和的,都少。

  他没什么情绪的低下了头,继续干手上的活。

  ……

  蒋慧凡一个人在湖边待了好久,才慢慢的起身往回走。

  她站在老宅门口,就看见曲贺阳在招呼客人,往里走了几步。就看见有个娃娃抱着安琪的腿,甜甜的叫她:"婶婶。"

  那是叶旭的小女儿。

  安琪说:"别这么叫,我不是。"

  表嫂笑了笑:"没事。"

  反正早晚的事情嘛。

  安琪有意无意的看了蒋慧凡一眼。

  蒋慧凡只朝着表婶点了点头,然后就抬脚走了进去。

  她一个人吃着果盘里面的零食小吃,听着来来往往的人操着一个南方方言交流着。本来以为,这样子也差不多能熬到等会儿祝寿了。没想到却突然人声鼎沸,不知道是谁来了。

  蒋慧凡跟着出去看热闹。

  旁边的人道:"不是跟叶家都闹掰了,还敢回来啊?"

  "也是说,这小野种,居然还敢回来啊?也不怕被人笑话。"

  "野种嘛,怕什么笑话。你看看他妈以前干的事情,就知道他能有多不要脸。"

  蒋慧凡顺着人群间的缝隙看过去,看到面前站着的男人,身材挺拔,眼角弯起一个弧度,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很精致,很好看,很英俊,足够艳压群芳。

  很奇怪的是,周围有这么多的人,男人居然透过人群,一眼朝她看过来,对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蒋慧凡怔了怔。

  她没有想到,她们讥诮的对象,居然是曲渡,是矜贵的二爷。也没有想过,曲渡和这边这座小城,还有牵扯。

  好在曲渡只是朝她笑了笑,就抬脚往里走,根本就不在意旁人的闲言碎语。

  只不过,在看到她以后,不论是叶旭,还是曲贺阳,甚至老先生的脸色,都不好看。

  曲贺阳冷冷的警告道:"事先告诉你,别在这儿闹事。"

  曲渡笑得邪乎,说:"别想那么多,外公七十岁了,我不过是代表我母亲来给老人家拜个寿。虽然她只是个养女,可这么重要的日子,也得出席不是?"

  叶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久远的记忆,让他没有办法露出个笑脸。

  老先生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以后,开口道:"能来也好,也好。"

  当着曲渡的面。旁边的人倒是也不敢说什么话,整个气氛几乎是立刻变了不少。

  蒋慧凡总觉得曲渡整个人冷到不行,不像是来祝寿的,反而像是来复仇的。她不知道怎么的,起了一身冷汗,也不敢再看他一眼。

  倒是安琪,看了他无数回,最后把视线移回到了曲贺阳身上,她朝他走了过去。蒋慧凡听见她说,要喝水。

  最后不知道怎么的,是表嫂带着她去了。

  蒋慧凡想,大概是曲渡的到来,让曲贺阳一时之间,也无心再顾忌安琪的情绪。起码这会儿,顾忌不了。

  她一边想着想着,注意力分的有点散。往外走的时候,一脚给踩空了。本以为就要这么摔倒。一双手却扶住了她。

  "谢谢。"

  "不客气。"曲渡的声音有些轻,乍一听上去,还挺温柔的。

  蒋慧凡有些发懵,然后抬起头来,今天曲二爷连皮肤状态都很好,但从长相来说,着实无可挑剔。

  只不过周围都是人,他的动作,多少有些不合适了。

  他还久久的没有放开她。

  一直到曲贺阳走了过来,他才转身往角落里坐着了。

  蒋慧凡不知道,曲贺阳为什么要用指责的语气看着她,以及一副她把他绿了的眼神,那种眼神虽然他稍微克制了一下,可她还是看明白了。

  一牵扯到曲渡,曲贺阳整个人的状态就变了,整个人的胜负欲都明显了不少。

  "有没有事?"他好歹是客套了一句。

  她摇了摇头,也走到一个角落里不说话了。然后她发现,周围的人看她的眼神似乎带了点异样。

  蒋慧凡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不喜欢这里的人。除了老先生,她对任何人都提不起什么好感,甚至有点排斥。

  好在,明天她就可以走了。只需要熬过今天。

  ……

  叶老先生七十岁大寿,其实办得不大。虽然附近的街坊邻居,叶家都请客了,但留下来祝寿的,都是至亲。

  老先生今天也很高兴,在曲贺阳跟蒋慧凡拜完寿的时候。他拉着蒋慧凡不断的给周围的人介绍道:"大伙看看,这是贺阳家媳妇儿呢。很早之前就在一起了,一直没有带回来让我瞧瞧,这次总算带回来了,说起来也是得亏我过生日了,不然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见面呢。"

  他呵呵笑两声,挺自豪的:"跟贺阳是不是很般配?"

  叶旭道:"可不就是般配么。"

  旁边的一群人都附和着说般配。

  蒋慧凡心想,他们也不容易,明知道真相是什么。却还是在这里演戏。这么多人里,只有叶老爷子一个人以为,她跟曲贺阳是一对。其他人都已经知道了。

  其他所有人,都见证了他们当时,闹得有多难看。

  所以,叶家的这些亲戚,对她很冷淡。而大多数,对安琪还算不错。

  也不知道有没有表嫂说了什么的功劳。

  叶老先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率先跟曲渡道:"按照你跟贺阳的关系,你得叫小蒋一句嫂嫂。"

  于是曲渡懒洋洋的看了蒋慧凡一眼,挑着嘴角,声音拉得老长:"嫂嫂。"

  叶老先生又跟其他亲戚说话去了。

  大家看起来都挺开心的。

  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蒋慧凡一个人很冷静的站在角落里,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她不是不会奉承打招呼,只是面对着这些人,她生不出上去客套的心思。

  主要是他们对着安琪热情,让她有一点反感,不太想接触曲贺阳的这些亲戚。

  曲渡在她身边,神色闲适的坐着。倒是比她看上去自在多了。

  蒋慧凡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在这边的名声这么差,许久之前,他母亲跟叶家到底有什么过节。

  两个人并排坐着,没有谁开口说一句话。

  男人倒是伸手,给她剥了两个核桃。

  曲贺阳在他把核桃递给她的时候,脸色猛地一沉,开口道:"小蒋,过来跟亲戚们打声招呼。"

  他眼里有不容置喙的意味。

  当然。既然是来办事的,那就得稍微拿出点诚意,在叶老先生面前客套,那也算是指责范围之内。

  蒋慧凡就站起来打算走的,但曲渡拿着核桃的手并没有收走,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曲贺阳催促道:"小蒋,来跟舅舅和小外公聊几句。"

  蒋慧凡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不想得罪曲渡得罪的太彻底,所以还是把他手里拨好的核桃接了过去。

  她爱吃核桃,上学的时候,教室里的课后吃核桃活动,就是被她给带动的。

  "一会儿你过来,还有。"曲渡说话的声音只有她一个人听得见,"不过核桃到底有什么好吃的?我觉得一般。"

  蒋慧凡顿了顿,回头看他的眼神有点复杂,他怎么知道的?

  曲贺阳警告般的看了曲渡一眼,在蒋慧凡走向自己的时候,就跟家里的长辈解释道:"这是小蒋。"

  其实也没有人不认识。也不知道他再介绍一遍,有什么意思。

  对方看了她一眼,敷衍的夸了她两句。

  蒋慧凡也是敷衍的应着,同样用得体的,客套的话,跟人家说了几句场面话。

  她想走得不行,可曲贺阳非得拽着她,他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她身上,反而跟人家自得的聊着天。只有她这个当事人。知道他的力气有多大。

  蒋慧凡道:"我去旁边喝杯水。"

  曲贺阳没有看她,只朝不远处的服务人员招了招手,然后要了一杯水,递给她。

  旁边的人视线也就再次落到了她的身上,朝她笑道:"蒋小姐跟贺阳分手了之后就没有重新再找?"

  蒋慧凡握着水杯,琢磨了一会儿,说:"哦,有几个认识的人。"

  她也就顺着他们的意思,继续往下道:"家里看着挺满意的,不过都在试探阶段。"

  "那挺好,这次你愿意来给贺阳帮忙,我们大家都挺高兴的,也很感激你。贺阳他外公年纪大了,我们生怕出点事情,发生意外。"开口说话的是曲贺阳的舅舅,他说,"等会儿舅舅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谢谢。"

  蒋慧凡说话的同时,以喝水为由,终于让曲贺阳放开了她。

  于此同时,她就转身离开了。

  曲贺阳迟疑了片刻,正要抬脚跟上去,就被安琪给喊住了:"曲哥,你来跟我说说话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太无聊了。我是因为你,才来这儿的。"

  安琪的眼底有请求。

  她太了解曲贺阳了,往常只要她这样,他就不会拒绝自己。

  曲贺阳的目光闪了闪,有些疏离的说:"我们之间既然没有以后,那你就应该别离我太近。这样子对谁来说都不是好事。成年人了,就得知道分寸。"

  安琪的余光下意识的去找了找曲渡的身影,他却不知所踪。她抿了抿唇,视线重新看向曲贺阳,偏着头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以后?"

  曲贺阳几不可闻停顿了一下,皱着眉正要说话,就听见叶老先生喊着他过去招呼他的老队友了。

  安琪握了握手掌心。站在原地不说话。

  蒋慧凡看到了她,也懒得搭理,她只听到曲贺阳舅舅用同样的语气说:"安琪,过来,也是第一次见到舅舅吧?来,过来,舅舅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言语之间比跟蒋慧凡说话,多了几分亲昵。

  她不动声色往边上走的时候,看到了曲渡正端着一盘核桃走了过来。因为今天人不少。也没有人发现他俩坐在一块。

  "你跟叶家,什么关系?"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曲渡扫了她一眼。

  蒋慧凡妥协道:"算了,我不问,知道的越多,到时候下场可能更惨。"

  曲渡"唔"了一声,"对,不知道的好。"

  "你对这里似乎很熟悉。"

  曲渡有些心不在焉的说:"嗯,之前住在这儿。"

  他显然不是特别想聊起这个话题。

  她也就不问了,只随手拿了几颗他剥好的核桃。熟悉的味道让她陷入了沉思。她看了他一眼,说:"我之前,就特别喜欢买这种剥好的。上学那会儿,我教室里总能收到一包跟这个剥得一样的核桃,我一直以为,是哪个男人暗恋我呢。"

  曲渡神情愉悦,凉凉的说:"哦。大概是哪个嫌弃你剥核桃剥的不好的人干的吧。"

  蒋慧凡道:"总不可能是你。"

  曲渡耸耸肩:"我看着像是那么无聊的人?"

  ……

  蒋慧凡是在晚上夜宵的时候,收到了叶舅舅说给的红包。

  她笑着把红包收进了口袋里。

  夜宵除了长寿面,就是饺子。

  蒋慧凡没有什么胃口,只象征性的夹了两个饺子。

  叶老先生看着无人搭理的曲渡,道:"你不喜欢吃面条,饺子也不喜欢?"

  "喜欢。"曲渡微微笑,散漫的说,"不是说,好吃不过饺子。"

  下一句是,好玩不过嫂子。

  曲贺阳的怒意几乎是在一刻被点燃了,只不过今天是外公生日,他也不想闹事,就活生生的把那把火给忍住了。

  叶老先生道:"这话怎么说的?"

  曲渡没什么诚意的说:"瞧我说的这是什么话,不好意思了。"

  所有的人都隐忍不发,哪怕蒋慧凡跟曲贺阳不是真的,但曲渡也太过分了,他就是个来闹事的。

  安琪看着蒋慧凡的眼神有些幽怨,她的手在桌子底下握的紧紧的,精神状态崩过了头,反而笑了笑:"外公,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叶老先生道:"女孩儿。"

  "我也喜欢女孩儿,他们都说我是生女儿的料。"安琪笑道。

  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

  叶老先生反应慢了半拍,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曲贺阳扫了眼安琪,冷冷的说:"你够了,你生什么,总跟我没有关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