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5章 直说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的态度,让周围的人都噤了声。

  安琪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翳,可她还是笑得得体,抬头看着他说:"我就是说他们说我是生女儿的料,曲哥你突然发火做什么?"

  表嫂清楚的,安琪跟曲贺阳是一对,小姑娘大概是因为,男朋友这会儿跟别人假扮一对,心里不舒服了。这不要说安琪了,换成叶旭这么去当人家的男朋友,她也得气得要命。

  所以她赶紧笑着打圆场道:"贺阳,这也是你的朋友,知道你顾忌外公,语气别太重了。"

  曲贺阳顿了顿,扫了安琪一眼,没有说话了。

  安琪反而眼睛稍微红了一点。倒不是装的,只不过突然被这么吼,她有些气不过,曲贺阳之前可是从来不这么对待她的。

  曲贺阳眉头微锁,偏开了头。

  叶老先生毕竟是长辈,人老了,也变得慈祥多了,不舍得太过难为小辈,耐心道:"安琪呐,外公倒也不是不高兴的意思,就是这话在小蒋面前说,不太合适。"

  安琪垂眸道:"我知道了。"

  蒋慧凡则是随意的笑了笑:"多大点事,外公生日,没必要计较这些不重要的事情。"

  叶老先生随时不忘夸蒋慧凡,对着曲贺阳道:"你看,还是小蒋懂事。"

  表嫂在安琪旁边,扶着她的肩膀,安慰了她几句。

  所有的人都笑着把这个话题给揭了过去。

  曲渡原本在玩手机,可能是被吵得有点不耐烦了,"啧"了一声。

  有点不尊重长辈。

  蒋慧凡还是想让叶老先生这一天的日子好好过去的,在桌子下面警告般的踢了他一下。

  曲渡扫了她一眼,尽管不太满意,但稍微收敛了一点。

  曲贺阳没什么语气的说:"你要是做不到礼貌,可以走。"

  "哦。"曲渡心不在焉的挑了下嘴角。随后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往楼上走了。

  叶旭冷声道:"外公,这种人你让他留下来做什么?你看看他,哪里有半点有礼貌的样子?"

  叶老先生似没有继续回答这个问题。

  蒋慧凡坐在位置上有点尴尬,其实很多人对她还是保留了很多,曲渡母亲之前的事,舅舅其实几次都差点脱口而出了,但碍于她在,都憋回去了。

  她觉得自己比安琪还要像个外人多了。

  蒋慧凡有些如坐针毡,然后她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曲渡的消息。

  ?上来。?

  蒋慧凡:?你在哪??

  ?楼上,左边转进来最后一个房间。?

  蒋慧凡正犹豫着要不要站起来,安琪就已经先一步从位置上起来了,表嫂替她解释了一句,说她是要去洗手间。

  曲贺阳很快也站了起来。道:"有没有果酱?"

  "厨房里有。"

  他点点头,抬脚走了。

  叶老先生怕蒋慧凡尴尬,跟她聊了会儿天。可是这一桌子的人跟她太不熟悉了,她想起了楼上的曲渡,想了想,说:"外公,我也想去趟洗手间。"

  蒋慧凡本来想往楼上的方向去的,只不过刚刚到转角,就看见蒋慧凡跟曲贺阳两个人站着,后者似乎是觉得有些棘手和羞愧,半天才把话说出口:"刚刚的重话,抱歉。"

  安琪仰头看着他,怎么样也不肯搭理他。

  曲贺阳道:"生日这种大日子,你说话不能太过分。而且那种话说出来,你自己想想,是不是会让人尴尬?"

  安琪还在生他的气,偏开了头,依旧一句话都不说。

  曲贺阳继续说:"你在这边反正也是受气,不如回去吧。"

  "你是觉得坐飞机不累么?"安琪有些讽刺的笑了笑,"我特地过来的,你这么对我,你自己不觉得自己过分吗?"

  蒋慧凡听到这里,就想走。

  他们的事情跟她并没有一点关系,一丁点都没有,她也无意窥探他们的任何事情。

  蒋慧凡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安琪的视线,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既怨恨,又恶毒。那种几乎恨不得让她去死的眼神。

  她看着看着,却突然对着安琪笑了一下。

  安琪突然软下语气,问曲贺阳说:"曲哥,你跟小蒋虽然是假扮一对。可我觉得你对她特别好,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

  "你爱蒋慧凡吗?"

  蒋慧凡就走了,沿着楼梯飞快的上了楼,哪怕她知道靠近曲渡也不是什么正确的决定,可是比跟下面的一对男女好多了。也比跟叶家这一大家子好多了。

  安琪看着蒋慧凡逃离的飞快,得逞的笑了笑。

  曲贺阳沉默了一阵,只道:"我跟她的事情,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没必要告诉你我的想法。你心里既然有喜欢的人,那就去追求,跟着你的心走。再怎么样,我也是希望你幸福的,希望你好。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帮你。"

  安琪低着头,不说话。

  ……

  蒋慧凡根据曲渡的信息提示,走到了他的房间。

  门没关,她随手一推就开了,曲渡正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在玩着手机。

  "来了?"他看见她,挑了下嘴角,把手机随手丢在了边上。

  蒋慧凡四处打量,发现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摆放什么的,都有些年代感了,甚至有一股子重重的霉味,应该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你住在这儿?"

  曲渡没什么情绪的说:"这是我妈的房间。"

  蒋慧凡不说话了,不想去撩拨他情感的禁区。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那是曲渡不愿意去触碰的一段历史。

  "你叫我上来做什么?"

  曲渡眉眼弯弯:"带你来看看我的童年。我小时候的玩具,可有趣了。"

  蒋慧凡皱着眉,有些不太相信,曲渡是会玩玩具的性格。她总觉得他的童年,应该就在做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曲渡随手打开了旁边的盒子,里面有许许多多的虫子的标本,还有小白鼠的,以一种极其工整的方式被解剖了。

  "跟你说我擅长解剖,相信了吧?"他随意的笑着说。

  蒋慧凡觉得有点恶心,又开始无比清晰的记起,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的眼神没有收敛,让曲渡的笑意浅了下去,他冷淡的说:"想什么呢?我之前的目标。是成为医生。这些不过是因为对医学的喜好,自学的而已。"

  "哦,这样。"蒋慧凡有点尴尬。

  曲渡突然不怎么开口跟她说话了,只无声的整理着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摆好,却没有带走的意思。只是重新放回到了架子上。

  蒋慧凡也知道是自己说话,让他心里不舒服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让他开口。最后只好主动开口道:"曲渡,你怎么不说话了?"

  男人的眼神有点冷,却突然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说:"你是不是就觉得我是个坏人了?"

  蒋慧凡无言以对,起码他在她眼里,算不上什么好人。

  曲渡倒是无所谓的扯了扯嘴角:"算了,反正大家都这样以为。"

  蒋慧凡头皮发麻,曲渡生气。总是让她有点发慌,瘆人,她想了想说:"起码你,长得帅啊。"

  "哦,帅到你心里去了吗?"他的语气有点风凉。

  得。

  示好也不行。

  蒋慧凡索性不说话了,她就想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待着,曲渡也去找自己的东西去了。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各干各的,曲渡却突然手顿了下来,然后转身往楼下走了。

  蒋慧凡也只好跟上去,不过为了避嫌,特地隔了两分钟。

  她下楼的时候,四处看了看,发现安琪跟曲贺阳也不在,两个人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蒋慧凡看见曲渡站在人群当中,冷声问道:"我妈的那副耳坠呢?"

  叶旭有些讽刺的说:"你以为我们穷到还去拿你的东西?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值得几个臭钱啊?"

  曲渡带着笑意的看着他。

  叶旭没来由的抖了抖,本来还想说几句话,却突然不开口了。

  叶老先生道:"东西我找人收起来了。"

  他说完话,顿了顿,赶紧让人去取。几分钟后,家里的佣人就把他口中的那副耳坠给带过来了。

  蒋慧凡的视线看过去,那副耳坠其实挺普通的,确实也不是很值钱,跟傅清也送给自己的那对比起来,差了不少的价钱。

  曲渡的手轻轻的在那副耳坠上抚摸了一下。不太在意的说:"说的不错,确实值不了几个钱。"

  没有人知道他的意思。

  曲渡的视线在人群中扫了一遍,然后像是突然抓到蒋慧凡似的,对着她弯了一下嘴角:"反正值不了几个钱,我就随便找个人送礼物。"

  他朝蒋慧凡招招手,说:"就你了。"

  叶老先生的脸色沉下来,原本一直没有对他说重话的他开口了:"胡闹!你难道不知道,你母亲说过。这个是以后送给她儿媳妇的。小蒋是你的嫂子,你怎么能够送给她?"

  曲贺阳上下打量蒋慧凡一眼,笑:"这不是跟曲贺阳,还没有真正结婚么?谁知道事情有没有变?"

  叶老先生眼睛都给气红了,怒目圆睁的看着他:"你这人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曲渡置若罔闻,只拽着蒋慧凡把项链给戴上了。他的动作之间就有几分不容置喙的味道,蒋慧凡还是不敢得罪他,所以没有动。

  "瞧您说的,说起良知,我比你们叶家人可要好多了。"说到这儿,他突然又话锋一转,"开个玩笑而已,外公这么生气做什么?耳坠这东西,谁戴着好看就给谁戴,在意那么多做什么?我这不是,看嫂子带着好看么?"

  叶旭小心点看着自己爷爷。道:"您还不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么?理他做什么。现在时间不早了,昨天你就睡得晚,今天这会儿夜宵也吃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吧。"

  叶老先生被劝着走了。

  剩下来的人,这会儿才想起另外两个不见的人,问道:"贺阳跟安琪呢?怎么没看到他们的人影?"

  于是表嫂说:"刚刚他俩一起出去了,人家小两口晚上出去逛逛,你们管那么多做什么。"

  另外些个亲戚又道:"你们现在这么忙着老爷子。打算什么时候坦白?毕竟这么忙着一直不是事啊。"

  叶旭道:"等生日安安稳稳过去,时间久点,我们慢慢做思想工作,这次太急了,我们不太想刺激爷爷。"

  "安琪被这样子对待,你别说,还挺可怜的。"有人唏嘘道。

  蒋慧凡就站在不远处,她认真的听着,又看见他们闲聊房间安排的事。

  表嫂欣慰道:"不过,他俩房间我安排在一块。人家小两口,晚上大概还是希望睡在一块儿。"

  叶旭搂着她,调侃道:"老婆,你真懂男人。"

  表嫂嗔怒道:"还不是你啊,要不是有你,我能懂你们男人的想法么。一天到晚就想不到点正经事。"

  蒋慧凡一个人默默的退了出去。

  水乡的环境还是很好的,晚风吹来。水波荡漾,心情也随着放松了。

  蒋慧凡在水边待了没一会儿,就听见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她回过头去看,发现是曲渡。

  男人朝不远处指了指:"你看那。"

  蒋慧凡寻声望去,结果看见曲贺阳跟安琪就在对面,两个人不知道在聊什么,反正也坐着呢。

  他们那边灯比较亮,她好看清楚那边的情况。不过自己这边暗的很,应该是看不见的。

  "带你去比较有意思的地方逛逛。"曲渡在她身后道。

  蒋慧凡说行,她自己也不认路,到时候乱走,走哪去了可能都不知道。

  两个人并排走着,曲渡没什么语气的说:"对于安琪而言,曲贺阳就是她的备胎。"

  "是啊,毕竟你才是首要人选。"蒋慧凡淡淡道。

  曲渡冷哼了一声:"我只不过是长得迷人了点,这也算是我的错误了?"

  "难不成还是我的?"蒋慧凡道。

  曲渡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笑:"要不是你,她可能对我真的没什么想法。"

  蒋慧凡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曲渡几分心不在焉。

  如果不是骚扰那个男人追过曲蒋慧凡,那么在他骚扰安琪的时候,他也不会动手。他也不过是想警告自己的情敌离自己女人远一点,哪里知道突然就成为了英雄救美,被安琪给惦记上了。

  曲渡那会儿一心想让那个男人长记性,其他的,都给忘了。

  他慢悠悠道:"一切事情,还得从你打篮球,篮球飞了,你来捡球,蹲下来,裙子飞起,惊现卡通底裤说起,那会儿,我坐在墙角……"

  蒋慧凡从来不记得之前有见过曲渡,这会儿却突然像是任督二脉被打通了一样,记起了他口中的那一次。

  她去捡篮球,然后学校围墙上,坐着一个男人。男人慢悠悠的晃着一条腿,带着笑意的看着她。

  蒋慧凡那会儿,只觉得这个少年为什么对她笑得那么灿烂,原来是她走光了。

  她冷冷的说:"你无不无聊。"

  曲渡不说话了。他俩走到了小城的祠堂,里面有很多人会过来打麻将,进行休闲活动。

  蒋慧凡还没有走进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说:"叶家那个养女的儿子回来了,你们听说没有?"

  "今天都传遍啦,哪能不知道?"另一个人声音不疾不徐。

  "他一出现,我就想起了他妈当年干的缺德事。叶家养了她,她不知道知恩图报就算了。还抢人家叶家大小姐的男人。当时和那个男人,两个人都私定终身了呢。之前也还有个男人,你说那孩子,到底是谁的?会不会真的是野种?"

  "谁知道呢?一个笑话罢了。"

  蒋慧凡下意识的去看曲渡,结果看见他脸色冷到不行,赶紧拉着他往外走:"咱们回去吧。"

  曲渡站着一动不动。

  蒋慧凡语气里带了点恳求的意味:"出去吧,别在这儿。"

  男人垂眸看了她一眼,抬脚往外走去。

  "你也别多想。小地方的人都互相认识,人一旦认识了,就喜欢讲闲话。什么事情到了他们嘴里,就会变味儿。是个人都知道这种话信不得。"

  曲渡眼尾垂着,懒洋洋的,眼里依旧有几分阴翳,根本就懒得搭理她。

  "那群人,该死是不是?"他舔着嘴角笑道。

  她心里一惊。

  就知道,那些话会让他动怒。

  蒋慧凡再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将那只被她拽着的手给抽中了,也没有说话,只不过走路的脚步快了点。

  她怔了怔,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了几百米远,曲渡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她的意思。

  她愣了一会儿,很快跟了上去。

  "明天回不回去?"

  "想回去。"她说,"这边挺无聊的。"

  "想回去,那就回去吧。"

  曲渡也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一直到走到门口,刚好看见曲贺阳跟安琪两个人站在老宅外的一个角落里。

  安琪说:"曲哥,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直接说吧,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之前的想法变了,还是觉得你好。我就想知道,你……还喜不喜欢我。"

  夜晚很安静,用万籁俱寂在形容,也挺合适。

  安琪的话很直白:"你不需要说些虚的,就一句,你喜欢,或者不喜欢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