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6章 谁允许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琪的声音,热烈而又直接。

  这种表达方式,作为同样身为女人的傅清也,是很难学会的。她不是什么落落大方的人,在爱情里面更加不是,就连一句喜欢的话,也得想上好久,才决定要不要表达。

  蒋慧凡心里的喜欢,大概是嘴里的无数倍。

  所以傅清也说,她这种性格在面对爱情的时候,相当的吃亏。

  可没办法,性格这东西,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此刻,从蒋慧凡这的角度看过去,甚至能看见,安琪在说完那句话以后,是直勾勾的看着曲贺阳的,她的眼神很明亮,也带着强势,似乎是非要逼他做出选择不可。

  "曲哥,你就说说,你喜不喜欢我。"安琪道。"你这个人别那么含蓄,每次你都不在我面前承认对我的喜欢,可在别人面前,每次都是大胆直接的承认,你敢跟别人说,为什么就不敢直接对我说呢?"

  曲贺阳极淡的皱了下眉,道:"安琪,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怎么会?"安琪不太赞同,"不是说爱情这东西谁也说不准吗,曲哥,曲渡对我不好,你跟他比起来,不知道对我好上多少倍。你不愿意直接承认对我的喜欢,是我总是拒绝你,让你没了安全感是吗?"

  曲贺阳低着头看着她:"是我刚刚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我知道,你说的是,我们不会有以后。可我觉得有,我想要的一定会得到的。"安琪道。

  曲贺阳的心情有点复杂。安琪之前,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他说过话,每次喊他"曲哥"的时候,也总带着几分利用的味道,可是今天,她在服软。

  只不过,他这次来的目的,是想有多点时间跟蒋慧凡相处。他很确定,蒋慧凡要是不嫁给自己,他不甘心,以及有种他不太摸得明白的情绪。

  那一边,蒋慧凡已经离开了。

  叶老爷子的生日已经过去了,她明天就可以走,她想先回去看看机票。

  而曲渡并没有再跟她一起,他好像迈着脚步离开了。去哪了。她也不确定。

  或许,去找那些爱说流言蜚语的人报仇去了,也或许去忙活其他事情。但是就算是前一种,又有什么关系呢,谁叫那些人爱胡说八道呢?

  多行不义必自毙,古话当然是有几分道理的。

  曲贺阳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蒋慧凡坐着和叶老先生聊天,老人家今天心情好,情绪波动大,怎么样都睡不着,就干脆起床,下来找小辈聊天去了。

  当然,他的外孙媳妇儿,是他最想交流的对象。

  "外公。"刚刚进来的曲贺阳开口喊了他一声。

  叶老先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刚刚去哪了?"

  "出去走了走。"曲贺阳看看蒋慧凡,她坐着没动,也没有跟他有眼神交流,微微一顿,然后继续看着老爷子说,"今天晚上吃多了,出去消消食。正好许久没回来,逛了逛地方。"

  "一个人出去逛。就把媳妇儿丢在这里了?"叶老爷子把拐杖狠狠的往地上杵了杵,"小蒋第一次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也不好好想想,她一个人,有多孤单。"

  蒋慧凡笑着说:"外公,我没事,跟你聊天我也挺开心。"

  曲贺阳的视线再次移到蒋慧凡身上,带着点歉意说:"我出去的急,忘记把你叫上了,你想跟我出去走走吗?"

  蒋慧凡依旧维持着个笑脸:"不用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脸让曲贺阳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疏离感。

  对于蒋慧凡而言,这是最后一次相处了,他说,帮外公过完生日以后,就会彻底的,不打搅她。跟一个没有关系的,且心里有人的男人保持距离,其实是最应该做的,不是吗?

  她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她觉得保持异性距离,保持分寸,是一种礼仪。

  在被她拒绝了以后,曲贺阳抿了一下唇,然后继续坚持说:"出去逛逛吧,尝尝这边的小吃。回了a市,可就尝不到了。你不是最喜欢吃东西了吗?"

  她自己一个人逛的时候,就吃过了。

  蒋慧凡早就习惯了谁也不靠,自己一个人解决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很早之前,她喜欢什么事情都拉上傅清也,现在她也戒了。

  好朋友依旧是好朋友,只不过人家有了自己的家庭了,她就不应该打扰。

  叶老先生说:"你看看,小蒋不高兴了吧?你那个叫安琪的朋友突如其来的过来,就足够让人不高兴了。贺阳,不该不是和其他男人一样,安琪其实是你养在外面的小老婆吧?我看着她,就不太像个好姑娘,眼神太混浊了。"

  "外公,人家只是个姑娘而已,平常娇纵了一点而已,倒是也不必这么说她。"曲贺的语气稍微重了一点。

  叶老先生一生光明磊落,也自觉这么说人家不太好,把话给咽了下去。他看着蒋慧凡。笑得和蔼,道:"小蒋,这边外面很好玩的,保管有很多你没有见过的东西,还是跟出去逛逛玩玩吧。"

  蒋慧凡就不太好拒绝了,这会儿拒绝,会让老人家怀疑他们吵架了,本来就是演一场戏,倒不必让人家担心。

  她说:"那行吧。"

  只不过,虽然跟曲贺阳一块出了门,但是她话很少,也冷淡到不行。

  曲贺阳在一家小吃摊前停下,问她要不要吃烤猪蹄。

  蒋慧凡说:"不用了。"

  "试试,挺不错的,我小时候每次过来都买。"曲贺阳好心劝道。

  摊主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们:"你们感情真好。"

  蒋慧凡不语,当做没听见。

  几分钟后,猪蹄烤好,她连忙抢先扫码付了款:"我自己吃的,那还是我自己来的好。"

  曲贺阳有几分不悦,还有点懊恼,以及很浓烈的挫败感。

  她挺像块石头。

  蒋慧凡尝了一口之后,不太介意的跟他分享追妻秘诀:"这个安琪应该会喜欢,你给她也买一份吧。"

  曲贺阳沉声说:"你为什么什么话题都要带上她?"

  他是带她出来的,又不是带安琪出来的。

  蒋慧凡一边啃猪蹄,一边问:"你刚刚去哪了?"

  "说过了,出去逛了逛。"

  "跟谁一起?"

  "没有跟谁一起。"

  蒋慧凡就笑了笑,她说:"不,你跟安琪在一起。"

  曲贺阳脸色猛地一变,想伸手拉住她:"不是,我们就是有点事情要聊聊。"

  蒋慧凡避开他,风轻云淡的说:"其实你的那点事情,我基本上都清楚的,我们也没有必要隐瞒来隐瞒去的。你跟谁一起,都是你的自由。"

  曲贺阳问:"你看见我和她在一块了?"

  她那会儿就在对面呢。

  蒋慧凡没有解释,只把猪蹄的纸丢进垃圾桶:"猪蹄还可以吧,我吃完了,就先回去了。"

  她走的很快,特地避开了他。

  曲贺阳心里闷闷的,不喜欢她这种疏远自己的方式,有点压抑的喊了她一句:"小蒋。"

  蒋慧凡背对着他继续往前走,只伸手抬起来挥了挥,淡道:"我回去了。"

  曲贺阳脚步一顿。

  十几分钟后,他回到叶家,得知蒋慧凡已经回了房间,他迟疑了片刻,有些烦躁的捏了捏眉心,没有去打扰她。

  叶旭正好在,试探的问:"你跟蒋慧凡,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谈妥啊?"

  曲贺阳沉默。

  "还有安琪,怎么不见她?自己女人也不管好。"叶旭这还不是担心安琪一个人在这边出事。

  曲贺阳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却突然多了几分火气:"你们总是提安琪做什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在一起了?"

  叶旭微微一愣。

  曲贺阳冷静下来:"我跟安琪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就这样了。表哥,我希望你不要再当着别人的面胡说了。"

  "她不是说想跟你在一起了么?"叶旭纳闷了,心上人主意改了,那就在一起就是了啊。

  曲贺阳回答的语气极淡:"你以为她有几分真心?"

  叶旭惊讶道:"她还是不喜欢你啊?"

  "反正不要再提到她跟我之间的事情。"喜不喜欢。他能够察觉出来。安琪对他有多喜欢,其实说不上。而且他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她的告白也说不上多高兴。

  可能因为,他本来就知道是假的,就没有那种惊喜的感觉了。

  叶旭琢磨了一下他的反应,笑了笑:"贺阳,你该不会是不喜欢安琪了吧?"

  曲贺阳揉了揉太阳穴:"我不太确定,起码是对她失望了,想跟她在一起的心,从很早开始。就算不上有多强烈。"

  他跟安琪不会有未来,是他从一早开始,就有的认知。

  想让蒋慧凡当自己的太太,也是他一直的想法。

  叶旭道:"不想在一起,那不就是不喜欢了么。不过话也说回来,你这辈子耽误在她身上的时间,也着实太多了。你爱迁就她,所以你吃亏一点。找一个喜欢你多一点的女人,日子会比较好过,看你怎么选了。"

  曲贺阳点点头,上了楼。

  他回到房间以后。还是没忍住给蒋慧凡发了消息:?我跟安琪一起出去,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安琪问他要不要在一起,说喜欢他,他拒绝了。

  所以他觉得,这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蒋慧凡则是有些好笑,两个人在外头互诉衷肠,还什么都没有发生?

  也是,对于曲贺阳而言,两个人之间只要没有发生什么亲密的举动,就叫做清白干净。

  所以她只看了一眼,就把手机放在了床边。

  曲贺阳那边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回复,神情也随之变得越来越严肃,他道:?给我回句话。?

  只不过蒋慧凡早就是软硬不吃的人了。

  他是真的厌烦了她的冷漠,现在好像披了一层面具,对什么事都用一种平淡的笑意来代替,他越来越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曲贺阳上网百度了一下:什么时候会觉得一个人越来越陌生?

  然后一条回答映入了他的眼帘:

  --当一个对你敞开心扉的人渐渐的收回对你真情流露,觉得你越来越不重要的时候。

  曲贺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刺了一下,那种,被针扎了的感觉。

  是的,蒋慧凡对他越来越疏远了。

  可她之前不是这样的,她会特地去挑选他们睡的被子,洗发液沐浴露,甚至是厨房的碗筷。

  他接受不了蒋慧凡在他面前戴上面具的样子。

  他连忙给蒋慧凡发消息:?小蒋,你说句话吧。?

  这回他稍微带了点恳求的味道。

  这条消息,一如既往石沉海底。

  ……

  曲渡喝了点酒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看他的安琪。

  他懒懒的从她身边绕过去,却被安琪给喊住了:"我这次真的打算跟曲贺阳在一起了。"

  "哦。"他没所谓。

  安琪抿了下唇,道:"你还是在利用蒋慧凡么?我怎么觉得,你对她真心不错呢?"

  曲渡这下没有回答,抬脚继续漫不经心的往前走。

  "曲渡,你喜欢她。"安琪依旧不甘心的把他给喊住了。

  "哦。"他依旧是一副随便的模样。她说什么,他都应。

  "你今天为什么喝那么多?刚才被抬进医院的人,是不是你干的?"

  曲渡的脚步顿了一下,往后看了看她,那一眼,冷到不行:"关你什么事?"

  安琪有点僵硬,想问的话终于说不出口了。她看着他慢慢走远的背影,眼眶终于红了。

  她是真的打算选择曲贺阳了,尽管曲贺阳告诉她,他没有和自己的在一起的念头。可那样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她相信她有那个把握。抢回他的心。

  而曲渡,她绝望了。他对她爱搭不理的样子,让她心寒。

  安琪被宠惯了,这会儿委屈得不行,蹲在地上给曲贺阳打电话。

  那边接的比较慢。

  安琪一听到对面的声音就开始掉眼泪:"曲哥。"

  曲贺阳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有事。"

  "你出来接我回去吧,我心情不好。"安琪哭得越来越委屈,"我一个人站在路上,你来接接我吧。"

  曲贺阳语气不太好:"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一个人在外头待着干什么?"

  安琪琢磨了一会儿他的语气,虽然很重,但语气底下到底还是关心的,放松了点,乖乖认了错,"你来接我吧,曲哥。"

  那边似乎有点犹豫,但是不久后依旧很快开口道:"等着。"

  安琪在路边等了十几分钟,就看见曲贺阳朝她走了过来。

  "曲哥。"她朝他走过去。

  曲贺阳往后退了一步,道:"走吧。"

  安琪敛眉,道:"曲哥,如果我说我会一直跟你在一起,你真的不会接受我吗?"

  她的话,却让他想起冷冷的疏远的蒋慧凡。曲贺阳说话就显得冷淡了很多:"安琪,我说过,我还是想跟小蒋这样子的女人结婚,她温柔得体大方,而我跟你,已经过去了。"

  安琪道:"曲哥,我知道我之前的行为让你不太相信我,但是从今天以后,换我追求你。我会变成你习惯的模样的。"

  曲贺阳偏开了头,并没有继续听她说什么,而是带着她往回走。到叶家门口时。表嫂看了他们一眼,笑着打了声招呼。

  安琪也笑了笑:"表嫂好。"

  走到楼梯间的时候,她又问了曲贺阳一句:"曲哥,我说真的,我可以现在开始追求你吗?"

  男人背对着她站了片刻,道:"别费劲了。"

  安琪不确定曲贺阳是不是口是心非,但她觉得或许他是有一点动摇的,只要她从现在开始认真的努力,应该不至于拿不下他。

  她不追求爱情了,总得找一个能带给她还算不错生活的男人。

  "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一定会追求你的。"安琪在最后进房间的时候说。

  ……

  蒋慧凡是睡到半夜,突然感觉有人进了她的房间。

  再等她稍微清醒一点,就看见有个男人躺在了她的身边。她揉了揉眼睛,然后看见曲渡正往她被窝里钻。

  "你来我这儿做什么?"她推了推他。

  曲渡敷衍道:"睡了睡了。"

  "你喝酒了?"

  "唔。"他随口应道。

  "你赶紧回去,怎么能来我这儿。"特别这还是别人家里,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

  曲渡用乱蓬蓬的头发蹭了蹭她,平静又带了点撒娇语气的说:"他们给我安排了我妈的房间,我睡不着。"

  蒋慧凡一顿。

  大概是在那个房间里,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旧事。

  "你好歹也带个被子过来啊。"蒋慧凡欲哭无泪,这两个人睡在一个被窝里面,多奇怪啊。

  "不带了,有你睡过的被窝。真的香香的。"曲渡意味深长的说,"小蒋让我饿了。"

  蒋慧凡有些警惕的看着他,正要往后推,却被他一拉,整个人倒在了床上。

  男人又继续蹭了蹭她,以一种诱哄她的方式,亲了她好一会儿。

  蒋慧凡感觉到了他的威胁,一动都不敢动,只轻声说:"不可以。"

  曲渡喘了口气,带着点恳求:"好小蒋,给我吧。"

  蒋慧凡道:"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也不会让你白白吃亏的。以后我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你的。"曲渡不死心,又苦笑道,"我今天,真的很难过。"

  蒋慧凡又想起他以前的心愿。

  当医生。

  她不知道一个原本打算救死扶伤的人,到底是因为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蒋慧凡不说话了,她认真的看他,才发现他眼神底下,依旧带着几分冷意。藏的很深,应该是下午那些说他的人,让他还没有缓过来。

  她有些迟疑的摸上了他的侧脸,安慰了一句:"别难过了。"

  再多的话,她也说不出口,她不是当事人,也不能随口安慰。

  曲渡的眼神暗了暗,猛地一把用力,把她抓到了身下。

  蒋慧凡也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跟这么只小鸡仔一样。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房间的门再次开了,这可怕的不关门的习惯。

  "小蒋,下面再打麻将,你要不要参……"与字还没有说下来,表嫂的果盘就砸到了地上。

  床上的蒋慧凡和曲渡,让她有些难以置信,脸色发白。

  她指着他们:"你们……"

  蒋慧凡跟曲渡的脸色也难看的要命,一时之间僵着也动不了。后者还勉强替蒋慧凡盖住了被子,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他柔声跟蒋慧凡说:"别怕,没什么好怕的。"

  "都怪你。"她无语了。

  "嗯,怪我。"曲渡把错认了下来。

  表嫂看着蒋慧凡,眼神复杂:"才来一天多,你就跟曲渡搞上了?"

  果盘掉在地上的声音,也惊动了楼下的人,大伙纷纷往楼上走,没想到看到曲渡在蒋慧凡的房间里待着。尽管大家知道她跟曲贺阳不是真的一对,可跟曲渡一起,还是让人接受不了。

  蒋慧凡甚至觉得,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里面带了轻视,可见他们有多瞧不上曲渡了。

  "散了吧散了吧,反正蒋小姐跟咱们贺阳也不是一起的。她很谁一起,都是她的自由,别让爷爷知道了就行。"表嫂率先反应过来道。

  曲渡把蒋慧凡挡在身后,没有人看得见后面女人的表情。

  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琢磨着要不要开口说是自己看上她了,才偷偷进来的。可还没有开口。蒋慧凡就朝他摇了摇头。

  曲渡弯了弯眼角,真没有开口。

  曲贺阳是被房间外的一阵声音吵醒的,他起来问发生什么了,表嫂跟他说:"害,就是刚才进小蒋房间,问她要不要下来打牌,结果你猜怎么着,在她房间里看到曲渡了。我说我为什么不太喜欢小蒋,原来是早就察觉了,她跟曲渡关系这么进。"

  曲贺阳人几乎都有些站不稳。

  苏严礼明明说,蒋慧凡跟曲渡没有关系的。

  叶旭见他这副状态。却皱了皱眉。

  不太对劲啊,曲贺阳刚才的表情,明明写满了愤怒还有委屈的意思,他在心痛。

  这……

  叶旭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

  "贺阳,跟她相处,也算是为难你了。"表嫂继续说,"还以为是个乖乖巧巧的女孩子,哪里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叶旭连忙朝她挥了挥手:"别说了。"

  "不让我说什么?本来就是啊。"表嫂不太乐意道。

  曲贺阳冷声道:"表嫂,你得明白,嚼舌根这事。不是有素质的人干的出来的事。"

  他很快上了楼,不一会儿,楼下的人就听见楼上传来了打斗声,连忙上楼去看。

  曲贺阳正把曲渡摁在墙边,后者脸上挂了彩,却懒洋洋的笑着。

  谁也不明白,曲贺阳为什么会生气成这样。

  一直到他阴鸷的说:"谁让你碰她的?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表嫂突然捂住了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曲渡凑在他耳边漫不经心的说:"安琪还你,小蒋的心,你想都别想。"

  曲贺阳双眼猩红的警告道:"曲渡,那是我的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