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7章 回去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6: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个人最后这段对话,声音都小,旁边的人都没有听见。

  曲渡懒洋洋的说:"你这样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的?我从来不觉得小蒋是我的,她不是物品,腰肢再软再迷人,那她也属于她自己。"

  曲贺阳这一刻的占有欲真的是到达了顶峰,他接受不了任何人碰蒋慧凡,他抬起手,眼看着一拳就要落到曲渡脸色。

  他不避不闪,就挑着嘴角。

  果然很快就有人上来阻止了曲贺阳的动作。

  蒋慧凡把曲渡护在身后,回头看了看他受伤的嘴角,皱了皱眉,说:"我们走吧。"

  "去哪儿?"

  "收拾下行李,回去。"蒋慧凡平静的说。

  曲贺阳怔了怔,双手用力的握了握。曲渡也收起了懒洋洋的模样,认真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回去吧,反正我想回去了。"蒋慧凡笑了笑。说,"我就是过来跟曲贺阳假装一下情侣给外公过生日的,现在也好了,可以走了。"

  所有的亲戚都噤了声,蒋慧凡想走,他们后知后觉的想来,可能跟他们的忽视跟冷漠是有关系的,而且,他们几次拿她跟安琪作比较,指不定她都听见了。

  曲渡抬了抬嘴角:"你想走的话,那咱们就走吧。"

  曲贺阳没想到蒋慧凡对曲渡居然会这么的偏心,他心里有一股气发不出来,只能冷冷的盯着前面的一男一女。

  他跟曲渡一直不太对付,可是想撕了曲渡,这位还是第一次。之前,他大部分注意力还在安琪身上,蒋慧凡跟其他男人好,他不舒服居多。

  可是现在,他好像不想跟安琪好了,他这次带蒋慧凡回来,就是想找机会,和好的。

  蒋慧凡低着头,在他面前路过时,情绪很淡。

  曲渡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曲贺阳瞬间就生出了一股子无名火,他一把拽住了曲渡的衣领,两个男人是一个比一个狠的人物,很快再次扭打在一起。

  "别吵到爷爷了!"叶旭在旁边喊了一句。

  但是两个人谁也没有听进去。一拳一拳的你来我往。

  蒋慧凡可真是太看不惯曲贺阳的样子了,她还是向着曲渡一点,上去拉人的时候,曲贺阳见了她更来劲儿了,那只揪着曲渡衣领的手怎么样都不肯放开。

  "你放开!"蒋慧凡力气虽然很大,可还是没能把他拉开。

  曲贺阳讽刺的勾了勾嘴角,没放。

  蒋慧凡的火气也起来了,曲贺阳今天的行为简直就是有毛病,就算她跟曲渡真发生什么了,那跟他一个外人也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她对着曲贺阳的手就咬了下去。

  蒋慧凡咬的很用力,她能很明确的感觉到,他被咬出血了。

  曲贺阳受过重伤的次数,其实也不少,比这痛的次数,也很多。可蒋慧凡下了狠劲的样子,让他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样。

  "小蒋。"他轻轻的喊了她一句,沉默了一会儿。说,"别咬了,疼。"

  也不知道说的是心里,还是手。

  曲渡伸手顺了顺蒋慧凡的头发,掀起眼皮轻轻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弯着眼角看着蒋慧凡,说:"小蒋,别跟他僵在这里了,不然回去的机票该买不到了。"

  她抬头看着曲贺阳,冷冷道:"松手!"

  曲贺阳扫了眼顺着被她咬的那个伤口流出来的血,忽然觉得有点冷,她居然能对自己做到这一步。

  他没有松手,也没有管自己的伤口,更加不在乎伤口有多重了,他甚至不想止血。只想把曲渡解决了,他想把他碎尸万段,没有他的挑拨,他跟蒋慧凡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安琪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曲渡被曲贺阳拽着衣领的模样,曲渡怎么可能打不过曲贺阳呢,起码也是不相上下的水平,只不过他这会儿弱,某个人就会向着他罢了。

  她心里有点怨恨,不知道一个蒋慧凡有什么值得他这样费尽心思去骗去哄去勾_引的。

  这样的怨恨,让她更加清醒了,她现在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她要跟曲贺阳在一起,得珍惜这么一个对她认真的男人。

  想到这儿,安琪连忙朝他们走了过去。当她看到曲贺阳出血的伤口时,整个人的脸色变了变。她有些慌张的看着曲贺阳,道:"曲哥,你别再纠缠了,先去包扎包扎伤口好不好?"

  她想把曲贺阳那只手给拽下来,不过力气还没有蒋慧凡大呢,简直是纹丝不动。

  安琪带了点恳求的看着曲贺阳:"曲哥,你听话。"

  蒋慧凡气得更想说几句什么。但安琪只看见她嘴角动了动,话却没有说出口呢,她认真的看了看,然后看见曲渡的手,正小心翼翼的拉着蒋慧凡呢,像是在安抚她别说话呢。

  安琪再次恳求曲贺阳的时候,他终于把手给收了回来。

  她心疼的看着他的伤口,小心翼翼的吹了吹,而后抬头看到了蒋慧凡嘴角的血迹,眼神里瞬间就带了点不悦:"你怎么能把曲哥咬成这样呢?你还有没有心?"

  蒋慧凡凉凉的看着她:"那他为什么对曲渡动手?"

  两个人倒像是各自护着各自的男人。

  只不过两个男人神情各异,曲贺阳眼底在酝酿着风暴,而曲渡整个脸上的笑意几乎是藏也藏不住。

  他大概伤口很疼,轻轻的"嘶"了一声。

  蒋慧凡的注意力瞬间就回到了他身上。她觉得他有点可怜,本来在这儿,他就很排斥,这会儿还要莫名其妙被揍。

  安琪跟曲贺阳道:"曲哥,我带你去包扎包扎吧。"

  男人依旧看着蒋慧凡,没动。

  他在等待。

  他不相信,蒋慧凡一句要跟他说的话都没有。哪怕问他一句疼不疼,或者担心的看他一眼,都行。

  可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她依旧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旭也上来拉曲贺阳:"先去包扎吧,不然感染了就不好了。其他事情……等会儿再说。"

  曲贺阳一个人终究抵不过几个人对他的拉扯,他到底是被拽走了。

  人群散开,有的人去看老人家醒没醒,有的人去看曲贺阳的伤势,总之没有一个人留在原地的。

  曲贺阳在安琪给他包扎的时候,周围的人就把他围得水泄不通,都在关心他的伤口。

  而他将人群打量了两边,也没有看到蒋慧凡的身影。

  "曲哥,你今天,着实冲动了点。"安琪道,"这样只会让担心你的人担心而已。"

  曲贺阳淡淡的说:"你回去吧。"

  "没关系的,我还不困,可以再陪你一会儿。"

  曲贺阳道:"我跟你说过,我跟你已经过去了,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跟你在一起。"

  安琪愣了愣,耸耸肩,说:"曲哥,你知道的,我是个固执的人。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你的。你对我失望了,我就重新让你捡起对我的信任。"

  她也没有纠缠,他让她走。她就乖巧的走了。

  周围的其他亲戚,在问候了几句以后,也都散了。

  只有叶旭还留着,他叹了口气,说:"我倒是没想到,你对蒋慧凡,也有点想法。不过,她都跟曲渡好了,那就是心里没你了。你之前不是因为安琪不喜欢你。才跟蒋慧凡在一起的吗?现在安琪都开始对你认真了,你还在意蒋慧凡跟谁干什么?"

  曲贺阳道:"我不想跟安琪结婚。"

  "可我估计她对你这股子殷勤的劲儿,大概是真的想重新追回你。"

  曲贺阳捏了捏眉心:"我对她没有在一起的想法,应该已经不喜欢她了。"

  "得了吧,你也就是暂时说说。"叶旭还是觉得,安琪要是认真一点,可能能追回他。

  白月光是男人一道过不去的坎。他是过来人,之前女朋友换了几个,也想过再也不会跟曲贺阳表嫂在一起。可是后来他表嫂一主动,叶旭没坚持多久,就缴械投降,重新跟他在一起了。

  "就看安琪能坚持多久了。"叶旭拍了拍曲贺阳的肩膀。

  ……

  蒋慧凡也拉着曲渡去做了简单的处理。

  也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怕疼的,就处理伤口这么点小事,他也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蒋慧凡听见他有些惋惜的说:"好丢人哦,打架居然打输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没什么语气的说:"谁叫你非要过来我这边的?你活该。"

  "我这还不是跟你最熟吗?"曲渡有些无辜的说,"我在那边,是真的睡不着。"

  蒋慧凡不理他了。

  过了片刻,又去看机票,但今晚是没票了,在包扎的时候,就给错过了。

  现在她怎么说都是不可能让曲渡留下来的,男人轻拭了一下嘴角,沉思片刻,说:"我出去找个酒店将就一晚吧。"

  蒋慧凡在晚上就怎么样也睡不着了,半夜她起床上厕所的时候,一开门,就看见曲贺阳站在她门口。

  也不知道抽了多久,她只看见他抽的那只烟已经差不多烧到了烟尾。

  她皱着眉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曲贺阳不答反问道:"曲渡在里面?"

  蒋慧凡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他的话多少有些牵涉到她的隐私了。

  她从他面前绕了过去,走进了一旁的洗手间,正要关门的时候,没想到他居然挡住了她,以一种蛮横的态度进来了,随手关上了门。

  蒋慧凡想大声呼喊。曲贺阳却捂住了她的嘴巴。

  他跟蒋慧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了,他的手挡在她的嘴上,甚至都让他头皮发麻,产生了一种战栗感。

  曲贺阳瞬间就明白了,他想她了。

  可是她对他那么狠心,咬他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

  曲贺阳心里一阵又一阵的疼,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发泄,只好也一口咬住了她。他咬在她肩膀上。

  蒋慧凡缩了缩肩膀。他感觉到了,松开了嘴。

  看啊,他就舍不得对她那么狠心,她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狠到把他咬出血来的?

  "小蒋,你是我的,是我的,你听到没有?"曲贺阳阴鸷的说,"那些对你有想法的,都别想好好活着。我会让他们都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他盯着她的耳垂,她的侧脸,她的嘴唇,或许这些都被曲渡碰过了。他带了点恨意的狠狠亲上了她,曲贺阳一直很稳重,但是今天,他知道自己那根弦绷不住了,甚至有点毁灭的欲望。

  "小蒋,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他沉声说。"今天咬了我以后,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见她不回答,他又苦笑了一下:"小蒋,你好狠心。"

  曲贺阳搂着她腰的手,更加用力了几分。

  甚至让她有点疼。

  蒋慧凡有些麻木,站着一动不动,随便他干什么了,只不过看着他的双眼有点冰冷。

  那个眼神,让他原本想接下去的动作僵硬住了。

  曲贺阳慢慢的放开了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两个人都安安静静的。

  蒋慧凡不疾不徐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她淡淡说:"曲哥,我再这么喊你一句吧。你比我大了快十岁了,经历过的事情比我多多了。我跟你在一起之前,就把你当成长辈,现在分手了,你同样算是我的长辈,我不知道你对一个小辈这样,心里会不会觉得异样。"

  曲贺阳有些粗鲁的道:"你算个屁的小辈。"

  他几乎不说脏话,蒋慧凡也是头一回知道,她一直觉得还算优雅的男人,也不过如此。

  蒋慧凡也不上厕所了,转身往外走,可是他依旧不肯放她走。

  曲贺阳的话开始说的有点难听起来:"你一开始不是也看不上曲渡,这突然看上了,怎么,被他伺候得舒服了?他活有多好能让你变成这样?蒋慧凡,你跟那些女人。有什么区别?"

  蒋慧凡道:"是啊,没有区别,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曲贺阳怔了怔。

  蒋慧凡道:"我可以走了吗?"

  曲贺阳连忙道歉说:"小蒋,我今天情绪不太稳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那些话了。小蒋,对不起。"

  蒋慧凡笑了笑:"没关系的,我不在意。别让我看见你就行。不过你得明白,我就算和曲渡好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曲总。我要是没记错,这次陪你过来,你的意思,是我帮你过老爷子的生日,你不再打扰我吧?"

  "小蒋……"曲贺阳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蒋慧凡这下是一眼都不看他了,她是真的厌烦了,也觉得有点累,分个手,何必搞成这副样子呢?

  曲贺阳低声说:"小蒋,我想明白了,我一直不想跟你分手,心里大概是有些喜欢你的。"

  大概是,喜欢的。

  蒋慧凡想明白了,大概是曲贺阳得不到,不甘心了。他在喜欢安琪的同时,也分出了一点对她的关注。

  一个男人心里有很多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正常归正常,她接受不了,也觉得没必要。

  蒋慧凡在这次回去的时候,越发觉得,她应该跟王云柾试试,既然都是有点好感的人,为什么不试试呢?

  曲贺阳总不可能还来骚扰一个嫁了人的人。

  "别跟着我,不然我今天晚上就走。"蒋慧凡在最后说。

  ……

  这一夜,似乎是彻底安静了下来。

  蒋慧凡用了很久的时间才睡去,她有点后悔来这儿了,翻来覆去,等到外面隐隐约约有人说话的声音了,才睡去。

  而睡去没多久,她就又醒了。

  表嫂过来喊她吃饭的时候,神情有些尴尬,也有点古怪,带了几分审视。

  "吃早饭了。"她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转身往楼下去了。

  蒋慧凡收拾完自己下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坐着了。

  昨晚的事情,让大伙对着她的时候都有点尴尬。

  叶老爷子朝她招招手。"小蒋,赶紧过来,来吃早饭。"

  蒋慧凡走过去的时候,叶老爷子又道:"昨天晚上,我听见你们外头在吵什么,怎么了?"

  蒋慧凡扫了眼曲贺阳,他今天大概冷静下来了,脸色还算冷静。

  她笑了笑,说:"昨晚起了点争执。"

  "吵架了?"叶老爷子笑眯眯道。"当初我跟你外婆也是,夫妻间吵架正常得很,床头吵架,床尾就和了。"

  蒋慧凡勉强的笑了笑。

  叶老爷子又意味深长的道:"生了孩子以后,更加有的受的,吵架只会越来越多,只有上了年纪了,两个人才会收敛下来。"

  蒋慧凡勉强的笑。

  老爷子吃完饭以后,就去散步了。

  安琪忍到现在。才去看曲贺阳的伤口:"曲哥,我看看伤口结痂了没有。"

  曲贺阳看了眼蒋慧凡,甩开了安琪的说,淡淡说:"注意点分寸。"

  安琪似乎有点难过,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表嫂过来告诉她要不然就别跟曲贺阳了,她又坚定的看着曲贺阳:"我肯定会把曲哥给追回来的。既然决定了,我一定要让曲哥看到我的诚意。"

  曲贺阳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蒋慧凡默默的擦了擦嘴,说:"我今天等会儿要回去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