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8章 可以试试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20 03:03: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在听到蒋慧凡的话以后,神色不由得紧绷。

  表嫂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急着回去了?"

  蒋慧凡说:"家里有事。"

  其实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也不一定就这么急着走。

  曲贺阳在蒋慧凡即将站起来的时候终于开了口,道:"几点的机票?我跟你一起回去。"

  蒋慧凡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自己一个人转身上了楼。

  曲贺阳的脸色阴沉得很厉害,不管旁边是安琪怎么劝,始终缓和不下来。

  最终还是叶老爷子回来了,他才不得不勉强打起精神。

  叶老先生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以过来人的态度给他出主意:"吵个架而已,放低姿态去哄哄,就没什么问题的。大男人的,给自己女人服个软不丢人。"

  曲贺阳闷闷的不吭声。

  "贺阳,不是我说你,你这孩子,就是喜欢端着。"叶老先生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小蒋是多好说话的孩子。你就是不用心。"

  曲贺阳心里想笑,蒋慧凡好说话?他可是一丁点都没有看出来,反而心里跟头牛似的,倔的很。

  蒋慧凡的确很倔,她说要回去,那就是一定要回去的。她也不需要任何人给她做伴,自己一个人买了机票,拎着行李,在下午没有人的时候,就打算走了。

  叶家静悄悄的,大厅里没有一个人。

  蒋慧凡正叫好了出租车,车子到的时候,她从院子里抬头往里看,正好看到曲贺阳在窗户旁边伸懒腰。一贯一丝不苟的他,头发乱糟糟的,大概是刚刚午睡醒。

  两个人视线对视上,他整个人顿了顿。

  蒋慧凡平静的收回了视线。

  几分钟后,曲贺阳走到了她面前,他的脚上,甚至还穿着拖鞋。

  曲贺阳的视线在她放在身边的行李箱上看了几眼,抿了下唇,掀起眼皮来看她:"要回去了?"

  蒋慧凡道:"嗯。"

  门口的出租车等了她有一会儿了,她提着行李箱要往外走,不料却被曲贺阳一把拽住了。

  男人下颌线压得有点紧,说:"非要这会儿回去?"

  "买了机票了。"她淡淡道。

  曲贺阳又看了她一眼,说:"那好,我上楼换个衣服拿个证件。我跟你一起回去。"

  蒋慧凡盯着他说:"没必要,你这边都没有告别。"

  "等会儿打电话来跟他们说就是了,你既然要走,那我就要跟你一起。"曲贺阳的声音里面有几分不容置喙,他说着真要回去拿东西,一面还要认真的叮嘱她:"在这儿等我几分钟。"

  蒋慧凡往外头的司机扫了一眼,自己要是不答应,还不知道他要闹什么幺蛾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声:"好。"

  曲贺阳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总怕她会立刻走掉。可是他认识她这么久了,她一直也算个说话算话的人,就稍微放心了点。

  他很快上了楼,拿好证件的时候,往楼下一扫,却看见蒋慧凡不见了。

  曲贺阳有些难以置信,他其实真的不相信蒋慧凡居然会这样子戏耍他。说好了等他的,结果却自己悄悄的离开了。

  他几乎是沉着脸往下走。要追上去,不料安琪却从身后跟了上来,说:"曲哥,你要去哪?"

  "小蒋回去了,我也得回去。"曲贺阳有些不太耐烦的说。

  "曲哥,我刚刚看见她提着行李从大门口垮了过去,应该已经走了。"安琪道。

  他怔了怔,正打算重新抬脚跟上去,女人却从他身后一把把他给抱住了。

  安琪的脸紧紧的贴着他的背,像是在安抚他,同样也像在安抚自己。她轻声说:"曲哥,你别这样,她走了,选择别人了,而且,你相信我,你只是对她不甘心。"

  她听见他身边的人说,他看到蒋慧凡的第一面,就说对她很眼熟,而蒋慧凡的着装风格,可不是跟她一样么。

  曲贺阳应该,是把蒋慧凡当成了她的替身了。

  男人皱着眉,正打算让她松开自己,却听见身后传来叶老先生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安琪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的就放开了曲贺阳。

  两个人回头看时,就看见老先生正冷冷的看着他们,像是在看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似的。

  曲贺阳只觉得脑子发白,什么记忆都没有了,甚至忘记了要怎么开口。他走过去想解释的,没想到叶老先生一个耳光就这么重重的朝他扇了下来。

  "你这样对得起小蒋吗!"老先生怒目圆睁的看着面前的外孙,一时之间只觉得他陌生到了极点。

  曲贺阳瞬间就感觉到了一阵子心酸,他是想好好把蒋慧凡给哄回来的,可是,是她不想要她了。或许是嫌弃他年纪大,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是她。一副一点不想跟他有牵扯的样子。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解释,只是站在原地不说话。

  叶老先生虽然老了,但到底还是没有缺少年轻那会儿的威严,看着人的时候气势十足,他道:"那天你怎么跟我说的?说不会搞那些不正经人的那一套,结果你把外头的相好带到外公家来了,成何体统?"

  曲贺阳不知道怎么样开口,就站着没说话。

  安琪有点委屈,外公说的她跟个小三一样,可是曲贺阳是单身,自己也是单身,两个人就算在一起了,那又有什么错呢?

  她往前走一步,说:"外公,你何必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也是正经人家的姑娘,那种当人家小老婆的事情,我也不会允许自己做。我之所以还跟贺阳在一块,还在用心的追求贺阳,那是因为,他跟蒋慧凡早就分手了。"

  安琪微微停顿,又继续说:"只不过贺阳怕你接受不了分手的事情,所以才让蒋慧凡暂时来给他假扮一回女朋友的。所以外公,贺阳是单身的,他有重新开始任何恋情的权力,不违法也没有不道德。"

  叶老先生整个人的身子都晃了晃,看着曲贺阳说:"这人这么胡说八道,造谣你跟小蒋的感情,你还留着这样的朋友?"

  曲贺阳的神色却让他脸色微变:"还是说,她说的都是真的?"

  安琪道:"外公,我要是有一句假话,我就遭天打雷劈。"

  "贺阳,说话!"

  曲贺阳正要开口说话,表嫂也站出来给安琪撑腰:"爷爷,这是真的,所有人都知道。其实也不是大家非要骗你,就是怕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害您闹得不愉快。您也别总是觉得安琪太坏,人家小姑娘是合法的正经追求你家外孙呢。而且,在小蒋之前,他们俩本来就是一对。"

  今天这一会儿功夫的时间,让叶老先生有些难以消化自己听见的话。

  他一直以为的外孙媳妇儿,居然是一个陌生人。

  曲贺阳到底是有些难以解释了,他在老人家的眼神中,到底是撒不打去谎了。不敢看他,却也没有否认。

  叶老先生扶着额头,叹了口气:"让我缓缓。"

  "您先到沙发上坐坐,休息一会儿。"曲贺阳扶着他回到了客厅。

  安琪跟进去的时候说:"爷爷,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要说这些话激您的,我只是不想贺阳被说的太难听。"

  叶老先生道:"可是当初打电话进来,一口一个小蒋,感情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

  他是真的有点搞不明白了。他年轻那会儿的爱情,也不是这样的。

  曲贺阳要怎么回答呢?其实他那会儿没觉得蒋慧凡有多重要的,只觉得她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可是最近,他发现好像除了蒋慧凡,他不想跟任何人结婚,就连安琪,他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你们年轻人的爱情,我可能看不懂了。"叶老先生叹了口气。整个人都疲倦了不少,道,"你们下去吧,让我一个人缓一会儿。"

  也没有敢打扰他,他一声令下,该走的人都走光了。

  安琪是在犹豫了好久以后,才决定出来找叶老爷子说说心里话的,老爷子对她的态度是不冷不热的。

  "外公,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我,不过,我还是想跟你保证一下,我是真的打算好好追贺阳的。他跟蒋慧凡分了,从今以后,我会站在她的位置上,不仅会认真对待贺阳,也会好好孝顺您。"

  叶老先生只是有点惋惜失去了蒋慧凡这样一个小辈,可是他在意的,还是自家外孙的幸福,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你们后辈的事情,你们自己折腾去吧,我老了,也不想参和咯。"

  ……

  曲贺阳只在这边留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买了机票飞走了。

  安琪也跟着他一块。

  两个人在机场时,曲贺阳就疏离的说:"安琪,我跟你真的没有可能了,我也不想再跟你说一遍。"

  "我也告诉你。我不会放弃你的。"安琪也是相当的笃定。

  曲贺阳偏开头,回了一趟曲家。

  早就已经嫁了人的曲如岁,也难得回来了。她被安琪约了一次,有点惊讶,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曲贺阳身边的女人还是她。

  男人对女人的死缠烂打,其实是吃不消的。

  曲如岁觉得现在的安琪和曲贺阳,就像当初的苏严礼和傅清也,当初苏严礼那么讨厌傅清也。一副看她恶心到不能再恶心的样子,可是现在,她几乎没有见他出门玩过。

  当初也还会跟某些不怎么样的狐朋狗友混混,现在那些稍微不正经点的,他根本都不会见。

  所以,安琪拿下曲贺阳,绝对是迟早的事。

  曲如岁见到曲母的时候,也顺嘴提了一句安琪的事情。

  曲母也听到了这两天,安琪到公司,给自家儿子送饭的事情,而且不管自家儿子多么冷淡,她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笑着第二天继续来。

  "安琪我也没觉得不好,就是当年,贺阳在她身上吃太多的亏了。"曲母叹口气道,"你觉得她追贺阳,有几分真心?"

  曲如岁道:"这点我也不敢保证,咱们再认真看看吧。"

  曲母点点头。

  几天以后,安琪就买了礼物上门看她。

  曲母对着安琪。算不上热情,但也不会太冷漠,姑且算得上中规中矩。

  "阿姨,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你。"安琪有些紧张,道,"可能您对我的印象,或许不太好。以前我确实让曲哥受过挺多委屈的,也不懂得珍惜他,不过。我现在是真的打算追求他,希望阿姨您能给我说说好话。"

  曲母道:"这还是得看贺阳自己的心意,你也知道他的脾气的,他决定的事情,我再怎么劝,那也没用。"

  安琪道:"没关系,您能接受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曲母的话说是这么说,只不过她前段时间,就觉得蒋慧凡跟王医生般配,打算劝自家儿子别再花心思了。

  既然她早就决定好了劝自家儿子放手,那么替安琪说上几句话,也不是什么大事。

  何况,她这几天观察下来,安琪倒是比她想象中的要认真许多。

  不过曲贺阳回到她这儿,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

  曲母是在吃晚饭的时候,顺带想起安琪的事情的,于是顺嘴提了一句:"哦。对了,前两天安琪来了我这里。给我送了一大堆礼品,我看她态度还算不错。"

  曲贺阳对于她的话题保持缄默。

  "贺阳,你之前那么喜欢她,现在呢,对她怎么想的?"曲母一边问,一边表述着自己的想法,"我现在是觉得,只要你喜欢。妈也就喜欢。你不用担心婆媳关系,妈不会给你带来困扰的。"

  曲贺阳淡淡说:"妈,我跟她没什么,说了跟她不会有后续,那就不会有后续的。"

  "可是……"曲母琢磨了一会儿,说,"今天如岁说,你跟安琪现在的这种关系,就像极了苏严礼和傅清也,你看他们现在,关系好成什么样了。"

  曲贺阳愣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话,沉着脸。

  曲母叹了口气,"你跟小蒋,虽然我也喜欢小蒋,不过一般闹成这样还分手的情侣,真的很难复合的。而且你们真的不合适……"

  "我吃饱了。"曲贺阳打断了她的话。

  "你何必……"

  "公司里面还有事情,我就不在这里陪您了,您好好吃饭,我先走了。"他朝她点点头。

  "贺阳,你别太计较进去了。当初在安琪身上钻牛角尖,现在又在小蒋身上钻牛角尖。"曲母说,"妈也感觉出来了,你或多或少,是喜欢小蒋的。"

  "您既然觉得我喜欢小蒋,又何必再提起安琪的事情呢?"他淡淡的反问道。

  ……

  蒋慧凡自从回到a市以后,其实收到了曲贺阳不少的消息。

  除此之外,叶老先生也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有些心疼的说:"傻孩子,分手了就分手了,何必要这么来哄着外公呢?现在外公可算是白高兴一场咯。"

  蒋慧凡道了歉。

  "也不是你对不起外公,到什么歉?"叶老先生道,"就是外公不知道,问题是出在你身上,还是贺阳身上?"

  她琢磨了好一会儿,说:"都有问题吧。要只说一个人的问题,不太合适。"

  假如她跟曲贺阳构思里面的女人一样,不在乎他在外面对其他女人有多好,也不在乎他有没有喜欢的人,其实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但是蒋慧凡实在是不愿意将就自己。

  再假如,她不受诱惑,反正早就知道他心里有安琪了,刚开始就不跟他在一起,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叶老爷子只告诉她。来年开春了,满山的桃花开了,可以过去玩。

  蒋慧凡还是挺感激的,叶老先生明知道她跟曲贺阳已经分手了,还能对她这么好。

  这天蒋慧凡挂了电话以后,就去跟王云柾见了面。

  王云柾似乎是有话要说,两个人在咖啡馆的时候,他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你直说呗。"蒋慧凡道。"我看着也不像是那么不好说话的人吧。"

  王云柾苦笑了一声:"是我的问题。"

  "好看的人还有什么问题?"蒋慧凡故作惊讶道,"我还以为颜值给你带来了很多自信呢。"

  "后天是我的生日。"王云柾道,"你来吗?"

  "那我得好好跟你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不用礼物。"王云柾连忙摆摆手道,想了想,又说,"如果你真想送我一件礼物,我有一件东西,是真的挺想要的。"

  "你说。"蒋慧凡道,"只要你想要的,我肯定都送你。"

  "当我女朋友,也可以吗?"

  蒋慧凡怔了怔。

  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王云柾勉强镇定道:"上次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你当时是直接挂了。我知道你大概是在拒绝我,不过我还是想当面问你一遍,万一当年,你就同意了呢?"

  他笑了笑,有些无奈:"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我想多了。"

  蒋慧凡摇了摇头,她说:"我是怕我不够好,身边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处理。怕我到时候害你很麻烦,只要你不介意,我愿意跟你试试。"

  王云柾的眼神亮了亮。

  蒋慧凡道:"其实你也挺能让女人心动的,不过,让我考虑一晚吧。"

  王云柾刚要说话,一回头,却看见了蒋慧凡身边那个男闺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