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19章 烦人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21 04:1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云柾提醒蒋慧凡道:"你朋友。"

  她往后看,果然看见曲渡叼了支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有点冷。

  蒋慧凡回头看了他一眼,也有点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怔了怔。

  曲渡抬脚走过来,语气惺忪,带了点疲倦的味道:"不是说一起回来,怎么自己一个人就回来了?"

  蒋慧凡说:"怎么方便,就怎么回来了。"

  曲渡"啧"了一声,点了支烟,笑着对王云柾道:"在聊什么呢,额头上都出汗了?"

  不知道怎么的,表白求偶也不过是人之常情,他却有些说不出口。

  曲渡懒懒散散的眼神底下,倒是挺有耐心的模样。他似乎是非要等他出口个结果来。

  蒋慧凡却觉得他这是在欺负人,道:"没聊什么。"

  "还挺护短。"曲渡继续笑了笑,又跟王云柾说,"人我借走一会儿,聊点事情。"

  他这语气还挺商量的,只不过那只按在蒋慧凡肩膀上的手。却带着非聊清楚不可的味道。

  她顿了顿,站起来,率先往外走去。

  曲渡说:"上车聊。"

  蒋慧凡不声不响的上了车。

  他上了驾驶座,关上车门,语气也足够平常,只不过还是刚刚那句话:"还没说呢,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蒋慧凡说:"不是说过了?"

  "你就是躲着我。"他冷哼。

  "我躲你干什么?"

  男人笑了笑,笑得那叫一个好看:"小蒋,咱们也就不用装了。我在你面前多好说话啊,脾气都没有发过。哄着你的次数,你自己数数,算不算多?为什么对你好,你心里没数么?"

  他倏然间收起笑容,阴冷的说,"我这么供着你,你他妈告诉我,你要跟别人处对象?是不是我在你面前好说话,你就真以为,我是个好说话的人了,嗯?"

  一个字一个字,语气都阴冷的像是要吃人一样。

  蒋慧凡看着他沉着的脸色,平静的说:"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你抢惯了曲贺阳的东西,喜欢看他在你面前伤心难过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曲渡皱眉道:"你胡说什么?"

  她却突然笑了一下,有些感慨的说:"其实就是一个女人,怎么能叫你曲二爷惦记成这样子呢。不管是攀比和占有欲,我都理解,毕竟你跟他之间的渊源太深了。哦,对了,这段话,是我亲口听见你跟安琪说的。"

  他眼神锐利极了:"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曲渡,我放弃了曲贺阳,但是同样不会跟你一起。你在我面前出现了这么多次。但是我的想法没有改变过,我不想跟你在一起。"蒋慧凡的态度很坚决。

  曲渡道:"那你在外公家,为什么要在曲贺阳面前护着我?"

  "可能有一部分,是喜欢看曲贺阳睚眦欲裂的样子。"另外一部分,她也不清楚了。

  曲渡沉默了好一会儿,冷笑了一声,这一声笑,让她有些毛骨悚然。果然懒懒散散的外表底下,他有着一颗高度警惕的心。

  蒋慧凡听见他说:"你可能不知道,我比你想象中的要冷血多了。选择讨好你,跟选择毁了你,不过就是在一瞬间的事情,看你自己怎么选择。"

  "所以你想怎么样?"她偏过头去看着他。

  这个男人怎么看怎么都是绝世美颜,只不过好看的东西,还是得敬而远之,不然会很惨。

  曲渡又恢复成了平日里漫不经心的模样,"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没有。"她垂眸说。

  "成啊,没有就从车上跳下去吧,跳下去了,我们就一刀两断了。"曲渡挑着嘴角笑道,"一道两断什么意思,你明白吗?"

  蒋慧凡扫了他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这是,她的选择。

  车上的男人,透过车窗,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几分钟后,他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蒋慧凡想,那天他说的排斥他母亲的房间,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告诉她秘密了,所以这到底算不算,他在自己面前,暴露了弱点呢?

  也有可能,只是他随口一说罢了。

  揣测人心这事,她自认为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

  蒋慧凡跟王云柾说要考虑,后者欣然答应。

  她回到家,就把这事跟蒋国攀探讨了一下,后者道:"是个不错的孩子,就试一试,也未尝不可。"

  试一试,那就试一试。

  蒋慧凡不是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她当初喜欢曲贺阳,也是长日累月,从一开始的当成长辈,变成了后来的喜欢。那种喜欢,有一阵子甚至还陷的挺深的。

  她第二天早上,把试一试的消息,告诉了王云柾。

  后者在电话那头愣了很久。

  蒋慧凡说:"怎么不说话?"

  "有点意外,本来我觉得,你思考一晚上以后,肯定会拒绝我的。没想到你答应了。"王云柾的声音里明显带了几分愉悦,"从今天以后,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蒋慧凡谈起恋爱,一向不喜欢遮遮掩掩,带回蒋家吃饭的那天,蒋母跟蒋易凡的态度都挺冷淡,好在王云柾不在意,反而热了场,才让蒋母勉强笑了笑。

  饭吃到一半,她就被蒋母拉进了厨房。

  "小蒋,你就真的确定跟这么一个男人了?"蒋母语气里显然有几分不悦。

  "王医生很好。"

  "你觉得凭他那点工资,养的活你吗?"蒋母道,"而且,他能给咱们家带来什么啊?"

  以前她说这些,蒋慧凡忽略过去就是了。可是现在听见这些,她觉得不舒服极了。那种她像是一个被当做交易法码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她淡淡说:"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能有你的婚姻大事重要?"

  "你是不是,真的半点都不爱我。"

  蒋慧凡又想起曲渡了,那天他好像问了她一个类似的问题。

  蒋母道:"小蒋,你怎么能这么想!你说出这种话,妈真的难过死了。我要不爱你,谁愿意养你啊。"

  带着王云柾回来吃的这顿饭,从这以后,氛围就稍微好了一点。

  蒋慧凡不仅带着王云柾见了她所有的朋友,连最好的傅清也也见了,还正式的在她的朋友圈官宣了。

  她官宣的照片也很正常,就是两个人拉着手的照片,毕竟他们都慢热,也就是试着相处的阶段,他们的性格双方都做不出比较主动的事情。

  朋友圈里面,却清一色叫好说般配的。

  她甚至还看见曲渡点了个赞。

  一刀两断以后,他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她的世界里,还是以这种很坦然已经放下拿她当玩具的方式,点了她官宣的的动态。

  只不过蒋慧凡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赞也代表着他无论做什么也不会再心慈手软的意思。

  这会儿的蒋慧凡,对一一祝福她的人,道了谢。

  安琪是在曲贺阳的办公室门口,听见有人说蒋慧凡官宣恋爱消息的朋友圈的。

  她在看了以后,松了很大的一口气。恋爱了,也就说明蒋慧凡已经往前看了,以她对她的了解,曲渡曲贺阳谁还有心思,她都不奉陪了。

  安琪高兴的是,曲渡的爱而不得。也是高兴自己在曲贺阳面前的排面,又大了一点。

  这不,她端着咖啡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只是扫了她一眼,没有再像昨天前天一样,赶她走了。

  安琪把咖啡放在了他的面前。

  "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情,你想不想听一听?"她故作神秘道。

  "说说看。"话是这么说,只不过他看上去完全不像感兴趣的样子。

  "蒋慧凡官宣了,跟王医生。"安琪说完话,仔细观察他脸上的表情。

  曲贺阳写字的手一顿,随后若无其事的说:"哦,这样。"

  安琪觉得也还好,这反应也不算很大:"真快,她又找到新男票了,那个男人挺靠谱的,估计两个人是奔着结婚去的。"

  曲贺阳感觉自己越写字,手好像越颤抖,字越来越丑。

  他写着写着,突然冷冷的把钢笔丢进了垃圾桶。

  安琪吓了一跳,问:"怎么了?"

  "这笔质量太差。"他没什么情绪的说。

  安琪眼神复杂,突然之间像是明白了点什么,说:"是吗?真的是笔的质量问题吗?"

  曲贺阳在位置上坐了没一会儿,却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安琪看着他往外走,连忙喊住他:"贺阳,你要去哪?"

  曲贺阳没有搭理她,在安琪过来拉他的时候。直接把她给推开了。

  "你让开。"

  安琪没有想到他的力气居然会这么大,撞到了一旁的桌子,疼的面部扭曲。

  曲贺阳也冷静了下来,皱着眉道:"你没事吧?"

  安琪摇了摇头。

  张助理进来的时候,看到他们时顿了顿,不过良好的职业修养让他没有表示出半点的不对劲,只凑在曲贺阳身边说了几句什么。

  "他真觉得他有那个本事无法无天不成?"曲贺阳冷着脸色道。

  张助理道:"要不要联系苏严礼?"

  苏严礼那边,其实不太想参和进这件事情里,无论是他现在的生活方式,以及对职业的热情已经不是巅峰状态了,他都不觉得和曲渡对着干。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只不过曲渡已经开始直指曲贺阳了,他这个人跟曲贺阳相比,就是阴招多,也乐于耍阴招,又在暗处,其实挺难搞的。

  这次曲家几个早前的负面消息都被放大了,不是有人故意干的,几乎不可能。

  消息又来得突然,曲贺阳的公关都来不及反应。

  苏严礼本来以为,曲渡在给曲家制造危机的时候,大概也不会放过他们苏家。毕竟他和曲贺阳算是一条船上的人。

  为此,他早早做好了应对措施。

  可是在曲贺阳不停的在电视上接受采访,曲家不停做危机公关的时候,苏严礼这边却一点影响也没有。

  事出反常,必然会有原因。

  就在苏严礼在想当中原因的时候,曲渡居然主动找上了他。

  "谈谈?"曲渡道。

  苏严礼不动声色:"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当年发生的事情。"

  曲渡无辜的笑了笑:"谁能想到,当年你能那么豁的出去,玩一出英雄救美呢?我一开始,想针对的可不是你。"

  何况,他俩暗中几次对上,明知道是他对当年还有报复的欲望,他都主动给让开了。

  苏严礼的语气冷了点:"傅清也是我老婆,即便你针对的不是我,是她,你觉得这跟针对的是我有什么区别?"

  曲渡心不在焉道:"如果不是你太太说话口无遮拦,我也不会对她有动手的想法。"

  "光是说说,就打算要她的命?"

  曲渡眯了眯眼睛,却突然笑了笑,"你非得跟曲贺阳一条线,做不了朋友,那就只能当敌人了。告辞。"

  苏严礼却突然变了脸色。

  他总觉得事情不对劲,今天来公司之前,傅清也说要跟苏母出去逛一逛,买买孩子的生活用品的。

  苏严礼不太放心,联系了苏母问她们人在哪,在得知他们在商场以后,他急忙赶了过去。见到苏母的时候,后者正在挑选睡衣,四周却不见傅清也的身影。

  "清也呢?"他走过去问。

  "这么快就过来了啊。"苏母说,"清也在换衣间里面试衣服呢。"

  苏严礼松了一口气,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他随手拿起一本摆放在旁边的时尚杂志,十分钟后。依旧不见傅清也出来,皱了皱眉。

  "清也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在里面昏倒了吧?"苏母有些不太放心。

  这话听得苏严礼心里一沉,他立刻朝试衣间走了过去,推开门的时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一时之间,他动弹不得。

  苏母跟过来也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换衣间,人几乎都要站不稳:"清也去哪里了?"

  苏严礼赶紧给傅清也打电话,结果电话也没有人接。

  "阿礼,发生什么了?"苏母有些慌张的说,"清也呢。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苏严礼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去了保安室,可是监控里并没有看见傅清也的身影。

  这就代表,她肯定是被人给带走的。并且,带走她的人,相当的有计划,避开了所有的监控。

  除了曲渡,他想不到任何人。今天他来找自己,也是一副相当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有备而来。

  苏母早就哭的不像话了,苏严礼忍住自己心里的慌乱,将苏母安慰了下来。

  尽管已经料到了是曲渡,他还是派人在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圈。到最后基本上确定了是曲渡带走了傅清也以后,他并没有打草惊蛇。

  曲渡是有事情找自己谈,傅清也只不过是筹码而已,这也说明,傅清也暂时不会有危险。

  苏严礼不得不主动联系了曲渡。

  后者在接到他的电话以后,只是懒洋洋的笑了笑:"苏总不是都拒绝了我的合作,还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你想怎么样?"他忍住怒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心平气和些,"我老婆她有孩子,曲渡,但凡她出点事。我不会放过你。"

  "苏太太跟我又怎么牵扯上关系了?"他依旧散漫,"当初我给过苏总机会了,却没有被珍惜,现在又突然想重新过来跟我谈,总得给我点见面礼吧?"

  苏严礼琢磨了一会儿,道:"我给你介绍两条人脉。"

  曲渡的大本营都不在国内,人脉对他来说,也算是现在迫在眉睫的东西了。苏严礼明知道这会让曲渡壮大,也知道他现在还不敢对傅清也怎么样,但理智根本打不过此刻的情绪,哪怕知道一切都正常。他还是不敢让傅清也冒那个险。

  只是他认为的诚意,在曲渡眼里一文不值:"苏总觉得,我缺那两条人脉?"

  这话说的苏严礼心下一沉,要么曲渡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要么他的动机,和自己想的有出路,到目前为止,他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他也来不及再说话,曲渡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苏严礼这会儿不仅是无力,还头大。如果是其他事情,他大可以设几个局去对抗对抗,可是涉及了傅清也,他就连试一试也不敢了,要是出什么意外,他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

  他先是去找了魏容。

  两个人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后者听了他的话以后,皱起眉:"他带走了清也?"

  随后又站起来,"我去找他。"

  苏严礼跟魏容之间,一直不太对付,平常见面,招呼都不打,这回他倒是真诚的跟他道了谢:"魏容。谢谢你。"

  他俩谁都清楚,魏容对傅清也,其实是有那么点好感的,只不过碍于现实问题,才不得不放手。

  魏容扫了他一眼,道:"我能保证她的安全,只不过,估计没办法让他放了她。曲渡这个人,要比你想象中难搞许多,他软硬不吃,我从来左右不了他的想法。"

  即便这样。苏严礼也足够感谢他了。

  魏容又沉思片刻,道:"其实,你可以联系联系蒋慧凡,她说话,或许会比我管用许多。"

  苏严礼一顿,当下就联系了蒋慧凡。

  魏容的话其实是让他有些惊讶的,他一直认为曲渡对蒋慧凡,是某种算计或者利用的关系,可是魏容的意思,显然不是这样。

  苏严礼没有耽误任何时间,几乎是立刻就联系了蒋慧凡。

  蒋慧凡有些难以置信:"他带走清也做什么?"

  苏严礼有些头疼,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只简单的跟她解释了几句,道:"你能不能帮忙联系联系他?"

  "我跟他前几天闹掰了。"蒋慧凡有些迟疑的说,"他走的那天,挺冷漠的。我不确定他还接不接我的电话。不过如果真的是他带走了清也,我肯定会尽量帮忙的。你……就不能报警吗?"

  "你觉得曲渡这人,报警对他来说有用吗?"苏严礼道,"他显然不怕,曲渡明着是做生意的,背后的势力其实错综复杂,这种事情能私聊就私聊。"

  他也不敢激怒了他。

  苏严礼现在是寸步难行,步履维艰,只能自己干焦急吓担心。他现在连休息也无心,手下的所有的会也起全部都取消了。

  傅清也胆子不算大,对于小时候被带走的事情也还有阴影,这会儿会不会哭会不会手足无措?他不在她身边,她应该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吧?

  "麻烦你了。"苏严礼不敢再想下去了,说话的声音也沙哑无比,"小蒋,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我肯定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了,不会来这么麻烦你。"

  蒋慧凡安慰他说:"清也也是我的家人,我俩感情比你还要长久呢,什么叫麻烦我?你也别太担心了,清也肯定会好好的。"

  她在挂了苏严礼的电话以后,尝试的给曲渡打了个电话,后者没有接,她也发了微信过去,那边同样没有搭理她。

  蒋慧凡就知道,曲渡这人,说一刀两断,那肯定就是真的一刀两断了。其实在这种关系下,她也不太想求他。

  她咬了咬唇。尝试着去联系了下自己加比较熟识的人,只不过提到曲渡,大家都是避之不及。

  蒋慧凡又试着联系了一下曲渡身边的人,同样没有人搭理她。

  她自私的想,自己那番话,要是稍微晚说一点就好了,尽管哪怕是没有一刀两断,曲渡也不见得听自己的,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想,她不应该在前几天说那番话的。

  如果傅清也出事,她接受不了。

  蒋慧凡在家里坐着干着急。到大半夜也睡不着,她在认真的翻着自己的朋友圈,试图找出点能帮得上的人脉来,也就是在她翻通讯录的时候,曲渡的消息进来了。

  蒋慧凡这会儿,多少有点受宠若惊的味道。

  她再三犹豫,还是厚脸皮道:"可以电话里说吗?"

  曲渡那边就又没有消息了。

  蒋慧凡以为,也就这样了,这联系大概是联系不下去了。可是曲渡那边直接把电话打了进来。

  他大概是刚刚洗完澡,声音里面还带了点雾感,电话里也能听见他的脚步声。应该是往房间里走:"说吧。"

  蒋慧凡沉默了一会儿,说:"现在方便吗?"

  "不太方便。"他的声音有点风凉。

  "那我先挂了,等你方便再打给你。"

  "下回我可能更加不方便。"曲渡说。

  蒋慧凡问,"那我现在可以说么?"

  "随你。"

  蒋慧凡:"……"

  她总觉得,他字里行间都有抬杠的味道。

  她就不说话了,也不挂电话,一直沉默着,想的是,等他什么时候那边空了再说话。可他也不说话,手机就这么空了十几分钟。

  "这么晚了,不用陪你的王医生?"曲渡却突然反问道。

  蒋慧凡顿了顿,不答反问:"清也在你那里吗?她是我的朋友,很好的朋友,曲渡,你行行好,别欺负人家。"

  "你跟我什么关系?没关系。又不是我女人,你的朋友关我什么事?"曲渡挑刺道,"还有,她在不在我这里,又怎么着了?"

  蒋慧凡几乎可以肯定了,傅清也绝对在他那里。

  她放轻声音说:"曲渡,你别这样。好好说话行不行?"

  "跟一刀两断的人好好说话,我觉得不太行。"他那边淡淡的说。

  蒋慧凡有点尴尬,紧紧的握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

  曲渡躺在床上,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他真是烦死了她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

  于是曲渡说:"是在我这,我看她肚子挺大,我可真怕她突然生了,我这可没有半点医疗设备。"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