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20章 不住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22 04:21: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渡的话,半认真,半吓唬。

  毕竟傅清也怎么样,他并不在意,唯一在意的点,无非就是她是一个对自己来说,比较重要的人质。

  有苏严礼跟着曲贺阳,想解决和曲贺阳之间的事情,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想让曲贺阳在曲家被边缘化,就得从苏严礼这里下手。曲贺阳失去了左膀右臂,就没有什么能跟他抗衡了。

  曲渡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盯着傅清也,她有了孩子,再好不过。苏严礼哪怕不考虑这个老婆,也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孩子。

  傅清也在他这里,他只需要耐心的等待苏严礼服软。只要他服软了,他会把傅清也好好送回去,如果他不,他也会让他后悔。

  蒋慧凡被他说的心里一紧。

  傅清也那么大个肚子,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她不敢想后果。生孩子,那可是女人的大事。稍微不注意,以后可是会落下病根的。

  "这是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扯到女人身上去呢?"蒋慧凡不太赞同的说,"我知道你在曲家,或许受到过不平等的待遇,可是一定要这么的不择手段么?"

  曲渡挑了挑眉,冷淡的笑说:"是啊,我就是这么不择手段的人。"

  蒋慧凡一时语塞,企图把曲渡劝回来,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那我能不能去看看她?"她到底还是不放心,努力跟曲渡打着商量。

  曲渡道:"等着你暴露我的方位,好让人把傅清也带走?"

  "我就是看看她而已。"

  "苏严礼的态度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会同意的。"他微顿,蒋慧凡能听见他躺在了床上的声音,语调也带了几分懒倦,"再者,你能给我什么?能给我生孩子,跟我上床吗?你要是愿意跟我做,我能让你过来见她。"

  蒋慧凡脸上有点臊得慌。

  曲渡对于这种事情,每次提及,都不忌讳。而她身边很多人,都很看重礼义廉耻,很少这样。

  难不成要真的去跟他睡觉吗?

  蒋慧凡这个念头不过升起来几秒,就被否决了。她可以为了傅清也奉献自己,可是她现在,已经答应了跟王云柾在一起了,她也得跟他等同的尊重。

  而且,她也不觉得曲渡就是想睡自己,他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

  蒋慧凡有些失望的把电话给挂了。

  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蒋慧凡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她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就看见曲渡给她发了一张比较香艳的动图,还有一条消息:?你让我试试这个,我就让你来看看傅清也。?

  蒋慧凡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火气。他既然有空开玩笑,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商量。因为这点火气,她怼了他一句:?你行吗??

  曲渡那边很快回道:?我也不确定,之前没试过。你来??

  蒋慧凡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表现得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明明光是接吻这种事情,他擅长得很。明摆着他经验老道。

  既然他不愿意让她看傅清也,所以她也懒得搭理他了。

  下午的时候,王云柾过来找她吃饭,她也给拒绝了。

  蒋慧凡又收到了魏容的电话,他们之间其实没什么交集,突然之间接到他的电话,她也有些愣神。

  魏容大概也觉得自己这通电话打得有些唐突,苦笑了一声:"今天我去了曲渡那里一趟。"

  蒋慧凡就明白了,他大概也是为了傅清也奔波,连忙问:"她怎么样?"

  "你知道的,二爷才不会管人家怎么样,他只要保证人活着没问题,其他的根本不会去管。"魏容道,"今天我也没有见到人,显然他这次就是抱着非逼着苏严礼跟曲贺阳反目不可。所以傅清也他看得很紧。"

  居然连魏容也没机会见。

  "苏严礼已经急疯了,再过几天。我猜他会坚持不住。"魏容叹了口气。

  如果真让曲渡得逞了,苏严礼跟曲贺阳之间一旦有了隔阂,以后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再称兄道弟了。

  不过人都是自私的,苏严礼抵不住压力示弱也在情理之中。但他跟曲贺阳之间业务牵扯颇深,曲渡伤了曲贺阳,苏严礼也得损失很大。再跟曲贺阳可能还得纠缠一波,就可能变成他们内斗了。

  如果曲渡胃口再大一点,傅家可能也得牵扯进来。苏严礼迟迟犹豫,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怕保不住岳母家。到时候傅清也可能得自责。

  蒋慧凡被他说的心里一跳一跳的,担心得不得了。傅清也在曲渡那里,绝对是会受委屈的。

  她纠结得不得了,甚至想跟王云柾道歉,说不在一起了。然后去成全曲渡。

  可没有人推她一把,她还是犹豫不决。

  蒋慧凡有些迟疑的说:"曲渡那边,还是给了我机会,让我过去的。只不过我还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太奇怪了。"

  魏容挑眉道:"他要求你什么了?"

  "……"蒋慧凡开不了口,要求的那种事情,也太昏庸和那什么虫上脑了。曲渡那种野心很大的人,提出这种要求,说出去,可能别人都不相信……

  魏容差不多明白了,蒋慧凡大概不知道,所有人想从他这里讨点好处,都是得靠卖命换来的。她这已经算是殊荣了,毕竟很多男人女人送上门,他都不会看一眼。

  曲渡其实不太爱把心思花在情情爱爱上,吃喝嫖赌这四样,他一样不占。送上门来的,也能做到坐怀不乱。会跟蒋慧凡提某些要求,说实话,其实挺能让人相信。

  "二爷这人,除了随时可能被人来上一刀,目的性太强,阴晴不定了一点以外,其实也还还算不错。"魏容淡淡道,"你要是真想去看傅清也,就厚着脸皮去磨他。说的多了,他嫌烦了,指不定就给答应了。"

  蒋慧凡还是相信魏容对曲渡的了解的,所以对他的话上了心,没事的时候,还是给曲渡发了想见傅清也的话。

  曲渡的态度也强硬。除了床上那一套,什么都不行。

  "谁叫你长得好睡呢?"他笑得坏。

  蒋慧凡这边没搞定,蒋家那边又打了一趟电话,说曲贺阳上门了,不知道跟蒋易凡聊了什么,后者的脸色很不好看。

  她一个头两个大,不得不转移心思,去探蒋易凡的口风,也就自然而然对曲渡这边稍微放了放。

  蒋易凡只是不太耐烦的说:"你别管。"

  蒋慧凡本来这几天就压抑的很,冷笑了一声:"蒋易凡,你别犯蠢,到时候出了问题,你看看有没有人会来帮你。"

  蒋易凡道:"你就管好你自己吧,曲总愿意跟我好,愿意提携我,碍着你什么事情了?"

  可是曲贺阳没事会主动来提携扶不起的蒋易凡?她不太信。

  几天的事情烦着她,蒋慧凡身体吃不消,终于病倒了。一点小感冒,她也就没有去医院,就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躺着。

  一连躺了两天,第三天稍微好了些,她本来想打算打电话给苏严礼问问情况的,还没来得及,曲渡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

  这次蒋慧凡隐隐约约听见有女人的啜泣声,她心都揪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傅清也。

  曲渡漫不经心道:"那天说你长得好睡,不高兴了?"

  蒋慧凡都快要忘记他说的是哪次了:"没有。"

  "那这几天都没有打电话过来,不在乎你的傅清也了?"

  她皱眉道:"刚刚你旁边的女声是不是傅清也?"

  "你觉得呢?"

  他不知道干了什么,那边女人又是一声尖叫。

  蒋慧凡不得不服软道:"曲渡,你别这样。清也她有孩子,你不能这样对一个母亲。"

  曲渡沉默了片刻,声音里面带了几分讽刺:"我放过苏严礼的孩子,可是当初他父亲可没有放过我。我体谅傅清也是个母亲,可是当初有人体谅过我母亲吗?"

  那边的女人已经开始哭了。

  蒋慧凡跟傅清也好似心连心一样的,她听见她一哭,自己也忍不住掉眼泪,她无声的伸手擦眼泪,只觉得无助到了极点。

  "你哭了?"曲渡那边的声音却带了点异样。

  蒋慧凡说:"曲渡,我真的求求你,让我看看她吧。你把我也带走,把我和她关在一起。"

  "你跟他们通风报信怎么办?"他随口道,"在这件事情上,我不相信你。"

  "我不会的。"蒋慧凡说。

  她算是明白了,曲渡说让她拿睡觉换,应该也是假的,是逗她的。看他这副警惕的状态,明白了就是不管怎么样,也不会让她去见傅清也。

  曲渡琢磨了片刻,声音如常:"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一般骗了我的人,我都不会留着。"

  他笑了笑,懒洋洋的:"上一个到现在还不能用腿走路。"

  这话只说的她整个人像是从冰窖里面呆着一样,刺骨的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过,你不会骗我的是吗?"曲渡心不在焉的说,"我觉得你没那个胆子。你胆小怕死,都不敢跟我有牵连的,又怎么敢做出这种让我记恨的事情。"

  蒋慧凡心跳得很快,她觉得曲渡的话,像是在跟她暗示什么一样,果然下一刻他说:"那么想来,就过来看看吧。今天晚上,我找人过去接你。"

  她有些难以置信,他居然答应了?

  "不过,一旦过来了,你很长一段时间都走不了。得在这边待着,准备准备行李吧。"他顿了顿,语气里面带了点风凉,"哦,还得跟你那个男朋友说清楚,不然突然不见了,人家还不得伤心得要命。"

  蒋慧凡跟王云柾说的是自己要出国几天,后者正巧也要赶到国外参加培训,他有事,让她松了口气。安安心心准备行李去了。

  当天晚上,果然有一辆车停在她楼下。车上坐着两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其中一个下车来,把她的眼睛给蒙上了。

  眼前的黑暗让她有些不适应,整个人差点摔倒,好在前面有个人扶住了她。

  "谢谢。"

  那个人没说话,手却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蒋慧凡顿了顿,有些警惕,这个人不会是在吃豆腐吧。

  她不太确定,只好不说话。

  曲渡却不太耐烦的"啧"了一声:"可以。我吃豆腐就要死要活,陌生人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还能忍气吞声。"

  蒋慧凡:"……"

  "双标。"

  "……"蒋慧凡哪里想到,曲渡会自己亲自来。再说了,她只是不确定人家是不是故意的,又不是真的不在意。

  上了车以后,蒋慧凡就安安静静的。

  曲渡的这个司机,车子开得并不算很稳,他总是朝她靠过来。最后一次,她感觉他捏住了她的下巴,然后又感觉他好像凑到了她面前。

  曲渡垂眸看着她小巧的鼻尖,说:"多少人想嫁给我,你但凡愿意给我生个孩子,还需要看曲家脸色?"

  蒋慧凡不动声色的偏了偏,道:"给你生个孩子,能不能活到成年都不一定。"

  他往后扯,没什么含义的扯扯嘴角:"你也太小瞧我了。"

  曲渡的手,伸到了她后脑勺,替她把蒙在眼前的布给揭了下来。又伸手在她眼前挡了挡,等她稍微适应了一些,才把手给拿开了。

  这次的地方,跟上次来的完全不一样,她依旧没有见过,唯一确定的只有,这是一座豪宅。

  "清也呢?"

  曲渡朝旁边的人看了看,"你带她去。我去换身衣服。"

  大概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他身上穿的也是一套保镖的衣服。

  蒋慧凡跟着那人往里走,在他推开一扇门的时候,蹲下来红着眼睛捂住了嘴巴。

  她没有想过曲渡居然会对傅清也这么随便,她被绑在一张凳子上,手腕都已经被磨红了,眼睛也被蒙着,嘴巴也被胶布封着。整个人都在忍不住的发抖。

  这该有多害怕呢?

  傅清也以前可是一直都是娇生惯养的,这简直是在虐待。

  蒋慧凡抬脚就要走进去,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人捂着嘴拖了出去。她拼命挣扎着。然后无力的看着面前的门被重重的关上。

  "你放开,让我进去!"她终于忍不住喊道,"你们老板还是不是人,居然这么对一个小姑娘?"

  后者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她都想夸曲渡手底下的人找的好了,果然像个死人一样,一句话都没有。

  "我说过的,我对别人,从来都生不出什么善心。我能不动她一下,每日三餐的供着她,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

  蒋慧凡猛地回头,果然看见曲渡就靠在墙上看着她。他一点表情都没有,冷冷的:"不然,我随便动她哪里一下,苏严礼早就来我面前跪着跟我求饶了。而不用到现在,还跟他打心理战。"

  他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语气冷冽得有些咄咄逼人道:"想说我不是人?的确不是,我对别人就是这么的冷血,生不出半点同情心。"

  蒋慧凡被他逼得只往后退,咬着呀一个字都没有说。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傅清也留在这里。

  "你想过来看看她,我让你看了。你也可以留在这里照顾她,但你不能让她知道那是你。"曲渡俯身看人的模样有些居高临下。

  蒋慧凡抿着唇不说话。手往后摸上了手机,打开了定位。

  "这么绑着她,她的手会很疼。"

  曲渡真的不太会将心比心,听她说完,脸色也没有多变半分,懒洋洋的说:"哦。谁还没有吃过苦头。"

  蒋慧凡就不说话了,她一个人去厨房默默的洗了菜,准备给傅清也准备点好吃的。

  煮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分心,把手给切到了。

  曲渡原本沉默的站在她身后,见状皱起眉。转身去给她拿了一个创口贴,给她贴完以后,她正打算重新回去把菜给切了。男人却推开了她,自己动手了。

  蒋慧凡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

  曲渡切菜的手法非常漂亮,不愧是一个擅长解剖手法的人。

  接下来她煮饭的时候,他也就在她身边站着,闻了闻味道,说:"小蒋,也给我煮一份。"

  她没有拒绝他,寄人篱下,也拒绝不了。

  "你要是手疼,那就算了。"他有些不太耐烦的说,"傅清也我终究不会饿着她的,你管她做什么?"

  她没有说话,当做没有听见他的话。

  当她给傅清也送饭过去的时候,看见傅清也一边吃饭,一边掉眼泪,眼眶也一点点湿润。

  曲渡像个恶魔一样问傅清也说:"这么害怕,要不要跟你老公联系一下,跟他说说你的恐惧?你老公舍不得你受苦的。"

  傅清也拼命的摇头。

  她再害怕,也不能让苏严礼慌。

  "哦,苏严礼知不知道你为了他活生生的忍着?你忍得住。你孩子能不能忍得住?"曲渡挑着嘴角残忍的笑道。

  蒋慧凡哭得直抽泣,她太能感同身受了,傅清也要承受的,不仅是心理阴影,以及对无知的害怕,还承受着心里的摧残。

  曲渡却并没有觉得自己残忍,他甚至觉得有点兴奋。大概他骨子里的确是个坏人吧,所以就喜欢看着别人求饶受苦。

  直到他偏头看见蒋慧凡哭成了一个泪人。

  曲渡盯着她看了几秒,眉头微锁,站起来朝她走了过去。随手抽了一张纸,给她擦了擦脸。然后把她给抱了出去。

  蒋慧凡拽着他的衣领说:"曲渡。真的,你放过她吧。"

  她光是看着,心都要碎了。

  曲渡同样也是冷冷的事情的拒绝:"不行。"

  她咬咬牙,索性朝他亲了过去,曲渡愣了愣,脚步顿住了,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做,随后把她放回到地面上,抵在墙上配合的亲了一会儿。

  "曲渡,我跟你睡,你放过她吧。"蒋慧凡觉得自己此刻挺可笑的,就她这种低劣的勾引人的手法,说出来挺寒碜人的。

  男人皱起眉看着她,"你为了一个傅清也,居然愿意答应这样子的事情?"

  "你就说行不行?"

  曲渡有些犹豫,迟疑了一会儿,自顾自道:"这次放了傅清也,计划得延后,不过把你搞到手,大概也不吃亏。"

  他说着,搂着她的手紧了紧。

  曲渡促狭的笑了笑:"能再给我生个孩子吗?我想要个姑娘。"

  蒋慧凡有点僵硬,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你放心,我疼孩子,也就只要一个。"曲渡低着头看着她,见她迟迟不答应,就讨好的蹭蹭她,说:"小蒋,你同意吧。"

  可是曲渡才二十三岁,这个年纪的男人,要孩子是真心的么。还是说,只是为了取乐的?

  蒋慧凡正要开口说话,却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有人敲门。

  曲渡摸了摸蒋慧凡的嘴唇,亲了亲嘴角,懒洋洋的对外头说:"滚。"

  "二爷,有急事。"

  曲渡这才放人进来。

  很快就有人凑过来在曲渡面前说了一句什么,男人脸色一变,冷冷的扫了蒋慧凡一眼。

  她起先莫名其妙,很快记起了自己开的定位。

  应该是苏严礼过来了。

  蒋慧凡在曲渡的眼神下,有些无处遁形,她辜负了他的信任。

  她以为,他会说几句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跟她说,就往外走了出去。

  蒋慧凡站在外头。心情复杂。

  她不是故意的,只是真的接受不了傅清也这么惨,苏严礼带她回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选择的,是一条对傅清也最有利的路。没有对不起她们之间的友谊。

  蒋慧凡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乱做了一团。

  更让她惊讶的是,外面居然有警笛声。

  苏严礼报警了。

  慌乱间,突然有一个人挟持了她,想用她当人质。

  蒋慧凡太害怕了,从穿着看。应该是这边被抓的人,到这会儿,也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然后她看见曲渡站在了她面前,阴沉的盯着那人说:"放人。"

  "二爷,我…对不起,我不想被抓。"那个人慌乱的说,"拿她出去当人质,肯定能找到机会逃跑的。"

  "放人!"曲渡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那个人咬咬牙,这次选择不听从命令:"二爷,对不住了……"

  蒋慧凡闭上眼睛。却听见刀子掉在了地上。

  然后她睁眼,看到曲渡满手的血,那个人被他按在地上猛地踹了几脚,等那人不动了,他才停住动作。

  "曲渡。"

  他却像没听见一样,也没有再看她一下,在几个人的掩护下走了出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