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21章 未卜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23 10:0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找到蒋慧凡的时候,她整个人正愣愣的坐在原地,抱着膝,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蒋。"他连忙朝她走过去,说,"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蒋慧凡有些愣愣的看着他,可是看见的却不是曲贺阳的脸,而是曲渡血流不止的手。那只手很漂亮,修长且白,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手,如今受了伤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伤口很深,那会儿他大概直接徒手夺刀。

  原来他是真的不怕死,也不怕受伤。

  只不过,那会儿明明挟持她,他应该更加容易全身而退的,他手底下的人,其实没有做错什么。可是他为什么放过她了,还救了她?

  蒋慧凡的眼神逐渐复杂。

  曲渡这个人,真的太难懂了。

  曲贺阳见她视线聚不了焦,心下一惊,连忙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这一挥,蒋慧凡总算回神了,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小蒋。你还好吧?"曲贺阳蹲下来,似乎想抱一抱她,却被她给避开了。

  "你怎么在这儿?"她疏离的问。

  "我看见了你手机上的定位。上次去我外公那里,我给你手机装上的。"曲贺阳直言不讳,没有隐瞒,"我看见了你在曲渡的地盘,想到了傅清也的事,不放心,就报警了。小蒋,你不要被曲渡骗了,他就是想利用你。带你过来,也正好利用你来威胁我。我……"

  蒋慧凡偏开了头:"清也呢,她怎么样了?"

  曲贺阳顿了顿,也知道眼下什么比较重要,收回了想说的话,道:"苏严礼抱着她刚刚出去,走,我带你去看她。"

  他作势要抱起她,蒋慧凡赶紧说:"我一点事情都没有,自己走就行。"

  曲贺阳只得作罢。

  两个人才走到车旁,蒋慧凡就听见了苏严礼的声音,沙哑极了,哽咽极了,却还在拼命压抑自己的情绪:"不怕啊,没事了。"

  傅清也责怪道:"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啊?是不是对我不上心,想换一个了?"

  蒋慧凡听的心酸。

  所有人都觉得傅清也没心没肺,还作。可是蒋慧凡知道,她只有故作没心没肺,才会让苏严礼好过一点。如果让苏严礼知道她为了不拖累他,明明害怕却强撑的事,他只会更加自责。

  她太懂苏严礼了,看上去所有的抱怨,不过都是安慰他。

  傅清也跟苏严礼,不止是他对她的宠,也有她对他的信任和付出,他们从来都是双向的。

  "怎么会。最爱你了。"苏严礼似乎笑了笑,低声说,"我媳妇儿这么好,哪个能比?"

  可是从蒋慧凡的视角看去,却看见他眼角泛出的泪花,晶莹剔透。

  傅清也的肚子很大了,行动其实都有些困难,不过她还是尽力直起身子,亲了亲他的侧脸,然后蹭了蹭他:"也还好,没怎么为难我,就是双手被绑疼了,还管饭的呢,阿礼,你也别太难过了,都还好,一切都还好。"

  "那就好。"他像是松了一口气。

  蒋慧凡想,苏严礼大概是不相信的,也明白傅清也的意图。不然他明明如释重负怎么还会双手颤抖,那么的害怕?

  她一声不吭的上了车,曲贺阳坐在她的身边。

  两个人都安安静静的,谁也没有打扰,苏严礼哄傅清也。

  "媳妇儿,以后我不去上班了。天天陪着你。"

  "那怎么行?我喝西北风吗?"

  "咱们有家产。"

  "那是小滚球的,你休想挥霍我们小滚球的财产。"

  苏严礼摸着她的侧脸,眉眼温柔,"那你给我当秘书吧。"

  "我给你当秘书,你还上班不上班啦?想当昏君,你想得美!"

  男人笑而不语。

  傅清也说完这句话,像是失去了力气,沉沉的睡去了。

  蒋慧凡没有问后续,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曲渡似乎栽了一个跟头。

  而她,是罪魁祸首。

  以前她总觉得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可是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因为,大家立场不同,所以干的事情不一样。

  蒋慧凡没有问结果,就像是把自己关在一个狭小的角落里,下车的时候任凭曲贺阳怎么喊,她都没有理会。回到家倒头就睡。

  睡梦里,还有曲渡冷冷的声音,"我恨你。"

  梦里的她,被他剖开了肚子,他要报复她,要她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蒋慧凡被吓醒了,躺在床上想了半天,曲渡说,最恨对他撒谎的人,那么他是否会报复自己?或者跟上一个人一样,一辈子没站起来。

  这个问题还没有想通,她就接到了苏严礼的电话,说傅清也肚子突然疼,大概是要生了。

  ……

  蒋慧凡顶着一身疲倦,连夜开车到医院。

  苏严礼回头看她时,脸色惨白,双手也交握着,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子的事情,有些手足无措。

  蒋慧凡坐在了他的身边,说:"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清也曾经联系过无数次生孩子的场景。不用觉得她吊儿郎当,其实她很仔细,看过的孕育方面的书,绝对要比你多多了。"

  苏严礼顿了顿,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一直觉得,你照顾她太辛苦了,所以她一直很努力。有一次出了点血,她慌的要命,但是也怕你慌。所以自己一个人找医生,她是打算有问题再告诉你。没问题,就不让你瞎操心了。"

  蒋慧凡道,"别看她一副嫌弃你嫌弃得要命的模样。可是别人每次一夸你,她就开心得不得了。别人一骂你,她就绝对要上去找别人理论。她自己被人说,她反而没心思管了。"

  苏严礼无奈的笑了笑:"我知道的,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他顿一顿,笑容又浅下去,"所以我今天一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她,我就料到我要撑不下去了。她每一句安慰我的话,都让我心里在滴血。那一刻我是后悔的,我就在想,我为什么不早点答应曲渡算了。"

  公司就算完全没了,那又怎么样?

  跟曲贺阳掰了,又怎么样?

  傅清也哪怕接受不了他屈服于曲渡,他也可以慢慢哄。

  何必再三坚持呢?

  苏严礼深吸了一口气,道:"小蒋,我真的很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定位,清也可能还得受更多的苦。你得罪了曲渡,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生出恨意,来报复你。如果他来,我一定会尽可能的护着你。小蒋,我欠你一条命。"

  也就只有苏严礼,会把傅清也当成自己的命了。

  所有的人都觉得,她发出一个定位,是不知道有多难的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曲渡可能是因为她胆子小,也可能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根本就没有提防她。

  "你们赢了他吗?"她有些复杂的问出了这句话。

  苏严礼摇了摇头:"还没有,你太低估曲渡了,别看今天曲哥报警了。可是曲渡脸都没有露过,完全能够全身而退。只不过他也不是一点损失都没有,曲哥现在趁胜追击,还是有赢面的。"

  至于他自己,傅清也生了孩子,他就不会再参与他们之间的事了。

  苏严礼有妻有子,还是决定明哲保身。

  短暂的聊天,让他暂时放松了会儿思绪,只不过当他重新记起傅清也在生孩子以后,整个人又重新紧张起来。

  苏、傅两家人赶到了以后,苏严礼就赶着去安慰长辈了。

  整个场子里,傅母和苏母都是生过孩子的,还算镇定。而傅国山的脸色跟苏严礼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傅国山别提有多恨了,当初他经历了老婆生孩子,还不算完事,现在又要让他经历一次女儿生孩子,生的还是其他人家的孩子。

  两个大男人提心吊胆了两个小时,里头的医生终于走了出来:"恭喜,是个小公主。"

  两家人都是喜欢女孩儿多于男孩儿。

  孩子被抱出去洗澡,长辈们就都看孩子去了,蒋慧凡则是进去看了看傅清也,也没有多留。

  苏严礼是在蒋慧凡离开了以后,才进去看傅清也的。

  刚刚完成了一项大任务,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虚弱得厉害。

  "阿礼,我的小滚球变成女孩子了。"傅清也有些委屈的说。

  她想要的。一直都是男孩子呀。

  苏严礼摸了摸她的侧脸,给她擦了擦汗,温柔道:"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公主,跟你一样漂亮。"

  "那还差不多。"傅清也闭上了眼睛,说,"阿礼,我今天是不是很厉害。"

  "那可不是,可厉害了。"苏严礼夸道,"我媳妇儿最厉害了。"

  傅清也抬了抬嘴角,心满意足:"我有点困了,那我睡觉了。"

  "嗯,睡吧。"

  苏严礼没有打扰她。却一直在她身边坐着。

  他看了傅清也的睡颜,忍不住低下头来亲了亲她,声音压得更加轻了:"老婆,辛苦了。"

  傅母在门口挑了挑眉,本来想进去看看女儿的她,到底是没有进去。

  ……

  傅清也生下了孩子,苏家真的就热闹了。

  没有了肚子,她终于可以穿美美的婚纱了,原本一拖再拖的婚礼,也终于安排上了日程。

  这么热闹的事情,蒋慧凡也被安排上了任务,陪着傅清也挑选婚纱。

  只能说傅清也这人实在是太让人嫉妒了。在生完孩子的短短一个月时间里面,她的身材又恢复如初了。

  蒋慧凡跟她在婚纱店的时候,两个人不知道怎么样的,就聊起了她被带走那天的事情。

  "其实倒也还好,就是逼着我跟阿礼诉苦,好让阿礼服软。"傅清也道,"除了绑着我,倒是也没有对我做什么。只不过,我小时候被绑过,有心理阴影,心理承受不住,所以比较害怕。"

  蒋慧凡皱了皱眉。

  "他跟你是不是还挺熟的?"傅清也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她。

  "也还好。"蒋慧凡再次想起了曲渡受伤的那只手。

  她多少还是愧疚的,尽管只是因为各自立场不同,但一切原因还是归咎于她的定位。他也算是救了自己。没有人知道那个威胁自己的人是不是人渣,也有可能为了活命,会丧尽天良,真的对自己下手。

  傅清也想了想,说:"几次对我挺不耐烦的,但也只是冷冷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我什么请求,他一直是不搭理的,后来无意中说到了你,那次他居然破天荒的跟我聊了两句。"

  也不知道那会儿是他手底下谁说了句"傅小姐这娘们还挺好看",曲渡就凉凉的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说:"什么审美,她这叫好看啊?"

  有人问他,那什么叫美女。

  曲渡琢磨了一会儿,风轻云淡道:"她朋友好看。"

  傅清也那时候隐隐约约觉得,蒋慧凡跟曲渡的关系,似乎不一般,起码不是苏严礼他们所说的利用关系。

  可她又觉得,按照她的性格,应该不会和这样的男人走的近。

  蒋慧凡听了以后却沉默了。

  好在傅清也只是随口提了一句,也不是真的想问出个所以然来。男女之间,不外乎那么点事情,估摸着就是一方有点意图了。

  只不过。傅清也也没有那么乐观,她虽然不觉得曲渡对蒋慧凡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认为她也不过是一时图个新鲜。

  她没有再提起曲渡的事,反而跟蒋慧凡认真挑选起婚纱来。

  傅清也跟苏严礼的婚礼,未婚的蒋慧凡,自然是要胜任伴娘这个职位的,所以也顺便挑选了伴娘服。

  两个人磨磨蹭蹭到了傍晚,就在要走的时候,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服务人员告诉她们:"是曲总过来了。"

  自从上次事件以后,蒋慧凡总是被警察叫去做笔录,她把被人挟持的事情如实都说了,曲贺阳当时脸色不太好看。

  然后就经常会赶过来接送她。

  无论她怎么拒绝。他都跟没有听见一样。蒋慧凡也就随着他去了。

  蒋慧凡下楼的时候,曲贺阳就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不用了,送我回去就行。"

  曲贺阳也没有强求,只目视前方,道:"曲渡挟持你的事情,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太行。虽然那边不能拿他怎么样,可最近他也不敢明着出来办事了。"

  蒋慧凡闭着眼睛,心里道,这可不管曲渡的事,但她没有说话,懒得搭理。

  曲贺阳也没有打搅她,只不过过了片刻,他的手机响了。

  蒋慧凡因为突然响起的铃声,睁开了眼睛。

  她看见曲贺阳似乎迟疑了片刻,但最后还是把电话给挂了。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蒋慧凡就给王云柾发消息,问他要不要过来吃晚饭,她今天想下厨。

  曲贺阳无奈的说:"小蒋,你是在怪我和曲渡之间的矛盾,牵扯到你了吗?"

  蒋慧凡疏离的说:"没什么牵扯不牵扯的,命中注定吧。"

  男人似乎不太满意她的态度,可也只是把她送回家而已,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也没有再跟之前一样,纠缠不休。

  在她快要下车的时候,他却叫住她,又说了一句:"安琪最近对我的追求,的确很猛烈。从几年前到现在,我算是第一次尝到被她示好的味道。"

  他盯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只不过,我似乎没有任何愉悦的情绪。小蒋,我高兴不起来。"

  蒋慧凡给他的回应是直接走了。

  她一个人在家里坐了好一会儿,听到门铃的时候,她去开了门。王云柾过来,带了很多菜。

  "冰箱都有。"蒋慧凡叹了口气。

  "没事。"王云柾微微停顿,又道。"刚刚我在楼下,遇到了曲总。他对我,似乎有几分敌意。"

  蒋慧凡让他别搭理他就是了。

  这段时间,王云柾有空就会往她这儿跑,两个人之间也熟络了不少。就是蒋慧凡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本事,觉得两个人越来越像朋友了。

  ……

  最后,还是王云柾做的饭。

  蒋慧凡在旁边看着他切菜,没来由的喊了一句:"小心切到手。"

  "不会的,我们做医生的,怎么可能不擅长这个。"王云柾笑了笑,又道,"不过,对我们医生来说,手毁了,事业可能就毁了他们做解剖的,手就格外的重要。"

  蒋慧凡不知道想起什么了,有点愣神。

  "而且,手上的神经分布也不少,真要切到手了,也疼。"王云柾又补充了一句。

  蒋慧凡就更想不明白了,曲渡为什么要徒手去抓刀子呢?明明他手上也不是没有工具。她感觉那刀子陷进他的手掌,差不多有一厘米的深度。

  王云柾做了两荤一素。

  刚刚吃完饭,他就急急忙忙要走,蒋慧凡问了下。才知道他晚上要加班,这会儿就是特地过来跟她吃一顿饭的。

  "既然这么忙,那又何必过来呢?"随后她想起是自己让他过来的,就有些自责,从她住处开车回去,也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真没什么关系。"王云柾道,"我每次和你见面的时间那么短,说起来,我才是需要道歉的那一个。"

  蒋慧凡送他去了楼下,在目送他开车离开以后,才重新往回走。

  走到门口时,就看见她门口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谁?"蒋慧凡有些警惕。

  那个人手上拎着个公文包。轻轻咳了声:"蒋小姐别怕,是二爷叫我过来的。"

  怕她不相信,又客气的加了一句,"二爷手上的伤口,除了不太灵活,已经没有什么事了。"

  蒋慧凡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请人家进去坐。

  对方也不浪费时间,很快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支票:"这个是二爷让我交给你的,他让我转告你,你们蒋家绝对有用的到这笔钱的时候。"

  蒋慧凡看着那张数额庞大的支票,心里百感交集:"他现在在哪?"

  "不好意思蒋小姐,您有前科,这个恐怕不能说。"

  "前科"还就在一个月以前。

  曲渡本来就是一个敏感的人,不太容易相信人,在经历过一次被出卖以后,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第二次陷入这种窘境。

  "这钱我不能收。"

  男人却不肯把支票收回去,只是诚恳的看着她:"蒋小姐,你不必有心理压力。二爷说你也给过他一段时间的好心情,这笔钱,全当对之前的买断吧。反正从今以后,二爷也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一刀两断是么?"蒋慧凡笑了笑,"我应该打断了他不少计划吧?现在不少东西可能都得重新布署。我做了这么些事,他还能放过我啊?"

  对方笑笑不说话。

  蒋慧凡也就没有拒绝这笔钱,一来现在蒋家其实在周转方面确实随时都可能遇上危机,二来蒋易凡最近没来由的跟曲贺阳走到一块,也让她心里沉甸甸的。

  "替我跟他说声抱歉。"蒋慧凡道。

  "不必了,二爷这个人,从来不接受别人的抱歉的。"男人站起来,神色很淡,可仔细看去,其实有几分火气的,大概是在替他们老板叫屈吧,"蒋小姐,其实你很厉害,能让二爷短暂恋爱脑的,也就只有你了。不过以后就不会了,说起来,也还得谢你一句,让二爷重新回归正规了。"

  蒋慧凡算是体验了一波哑口无言的感受。

  在送走了男人以后,她觉得还是得跟曲渡说句感谢以及对不起,她找到了他的微信,只不过给他发了条微信以后,她立刻发现自己被删了好友。

  蒋慧凡只好收起手机,让这件事顺其自然的过去。

  第二天,王云柾过来的时候,突然提起了一句:"怎么这么久了,都不见你那个男闺蜜?"

  蒋慧凡被他问得发懵:"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王云柾道:"之前他不是缠你缠得挺紧,时不时就来你面前呆着。这都一个多月没有出现了。有点奇怪。"

  蒋慧凡"哦"了一声,说:"他不会再来了,我们闹掰了。"

  王云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如同恍然大悟一般道:"怪不得你这段时间心情看上去一直不太好,好朋友之间闹什么矛盾,一般很快都能好的,你也别太担心了。"

  "我不担心。"蒋慧凡一心一意的整理着桌面上的东西,"我们也不会和好。"

  王云柾跟蒋慧凡,不过是名义上的女朋友,两个人之间什么亲密举动都没有,其实很多话题都不好说,这会儿也不好意思多问。

  蒋慧凡也一直在忙碌傅清也的事情。很快把曲渡忘在了脑后。

  直到几天以后,整个a市又有一条谣言来势汹汹。

  曲家出事了。

  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详细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曲家最近人心惶惶的,进进出出的人非常多。

  蒋慧凡没有去了解过详情,只在某天去傅清那儿看孩子时,正好撞见曲贺阳跟苏严礼两个人聊天。

  "曲渡被人算计,也不是意外。他这次伤的不轻,之前那些仇家自然不会放过这些好时机的。"

  苏严礼道:"你家叔叔那边现在在找他?"

  曲贺阳道:"前两天被人偷袭,一刀子直接扎进他身体里,后面的人要做肯定做绝,前两天怕被人找到补刀,他连医院也不敢去。这几天不知道怎么样了。"

  也算是老天爷帮他。之前曲渡占去的优势,这一下子全部吐给他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