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严礼傅清也 第122章 警惕

小说:苏严礼傅清也 作者:三慕里 更新时间:2020-10-26 18:47: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贺阳跟曲渡之间,不论是前一辈的恩怨,还是现在他们自己结下的仇,都注定他们之间,不会有兄弟情。

  曲渡从小的表现,就离经叛道。不论是在叶家,还是在曲家,都跟他的母亲大相径庭。所有人见过他母亲的人都会感慨:那么温柔的女人,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性子的玩意儿。

  只不过在曲贺阳眼中,叶佳敏虽然温柔,却也是个心急颇深的女人。自家母亲,在她头上也吃过不少亏。尽管最后,他们分别嫁给了两兄弟,可对曲贺阳而言,他并不打算让曲母受过的委屈,就此善罢甘休。

  该要的债,他都会一一要回来。

  所以这次,曲渡受伤,对他来说,不是件坏事。纵使生死未卜。那也是他之前造的孽。

  曲贺阳这次过来,就是想跟苏严礼商量商量,把握好这次的机会,这会儿或许可以联合人把曲渡的事情解决了。

  苏严礼还对上回的事情有阴影,可不敢随便上去冒险:"你就知道,这不是曲渡设计的一个圈套?"

  其实这有多不可能,他心里也清楚,曲渡的仇人恨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能跟曲渡联手来设计他们呢?但小心一点,也总归没有错。

  曲贺阳也明白他的顾虑,兄弟间,有话直来直往就够了:"我也知道你孩子才刚出生,很多事情我也不好太逼着你。阿礼,这样吧,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的话,我这边就自己动手。"

  苏严礼似乎正在思考,蒋慧凡脚下不小心弄出的动静,却打扰到了正在交谈的两人。男人对视了一眼,苏严礼道:"清也和宝宝就在楼上,你自己上去就好。"

  曲贺阳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径自朝她走过去,脸上带了浅浅的笑意:"今天够巧的,咱俩居然也能这么碰上。算起来也有三五天没有见面了。"

  苏严礼则是去了书房,给他俩留了单独空间。

  蒋慧凡一边换鞋,一边问:"你们曲家,最近传得挺热闹,出什么事情了?"

  曲贺阳眼底有几分冷意,这是想起了曲渡想利用蒋慧凡威胁自己的事,他琢磨了一会儿。淡淡道:"小蒋,他欠了你的,我都会一一让他还回来。"

  他凑得太近了,她满鼻子都是他的味道。

  蒋慧凡不太习惯的往后退了几步,说:"我没觉得他欠了我,挟持我的人也不是他。是你自己跟他有仇,是你自己要算计他,没必要张口闭口都是为了我。我也承受不起。"

  曲贺阳不太满意她往后避的动作,皱了皱眉,道:"小蒋,你太年轻了,还不明白,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不是他动的手,不代表就不是他的意思。"

  蒋慧凡道:"每个人对于事情见解不同,你可以说我理解有偏差,想问题不够全面,但真没必要说我太年轻了。"

  她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他:"你的意思,像极了我是一个小辈。"

  其实当初他们恋爱,她也有点像是把他当成了长辈。所以一直听话、乖巧、懂事,她对他的依恋,很像是一个长辈对小辈的。

  曲贺阳有点无奈,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小蒋,一个男人要是对小辈有了想法,那可真的是禽兽不如了。"

  这意思,就是真的没有拿她当小辈。

  之前有一点,但在床上不会,在床上他是彻彻底底把她当成女人对待。

  其实曲贺阳午夜梦回最多的,还是蒋慧凡哭求时候的撒娇模样,可是时至今日,他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她给过自己一句好话了。两个人不是在争吵,就是她在躲避。

  他不想再让她越走越远,万一发生点什么,那就真的成了终生遗憾了。这次,蒋慧凡被挟持,那天看见她迷茫的坐在地上,他心里闷闷的,很难受,就突然想明白了,他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她出事的。

  蒋慧凡没有再搭理他,自顾自走上了楼。身后的男人不紧不慢的跟着她,她听见了他的脚步,可是没有说话。

  傅清也正在抱着孩子哄,小滚球小小的一只,脸蛋肉嘟嘟,两只眼睛圆溜溜,正盯着傅清也看。

  蒋慧凡想抱一抱,可孩子一上手就哭了。

  傅清也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认生,除了我,谁抱都不行。孩子她爸抱一下也是跟受了天大的苦似的。苏严礼还羡慕孩子跟我亲,他是一点没想到,我是快要累死了。"

  带娃那可真是体力活。

  说句实话,傅清也某些时刻不耐烦了,还真是后悔自己当初干嘛非要生孩子。当个丁克,多自在。

  蒋慧凡怎么哄也哄不好,她没带过娃,有点手足无措了:"小滚球是不是饿啦?"

  傅清也有点想喂孩子,看了眼背后的曲贺阳。男人摸了摸鼻子,抬脚走了出去。

  她一边喂奶。一边说:"曲哥最近来家里来得特别频繁。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过来偶遇你。"

  蒋慧凡却问:"生孩子疼么?"

  傅清也顿了顿,随后道:"也还好,过去了就不疼了。现在看着也挺让人自豪的不是吗?我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好看的小家伙。"

  蒋慧凡跟曲贺阳在一起的时候,他一开始,并没有提过孩子的事情。倒是曲渡跟她提过好多次。她有点想不明白,他那样的一个男人,要什么孩子,难不成还是真的拿来玩么?

  她怎么想,也想不出他跟孩子相处的画面。

  要是孩子生出来跟他一个性格,那还不得玩完。

  "这几天,曲渡的事情你有没有听说?"蒋慧凡一边逗着孩子,一边开口问道。

  傅清也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听我爸说,曲渡当年把曲渡搞起来,才十几岁。十几岁的男人办事,能用什么好方法啊。他做事又偏激,狠戾的根本不怕得罪人。现在人家好不容易逮到他了,哪个愿意就这么放过他?

  不说别人,就拿苏严礼来说,这次绑架她的事,他绝对在心里惦记得清清楚楚的,以后要是有机会,绝对会摆上曲渡一道。

  蒋慧凡垂眸道:"会死么?"

  "曲渡是个聪明人,虽然说生死未卜,但死肯定不至于。只不过……"

  "只不过,现在明里暗里还有不少人在找他,他去不了医院,身子骨会不会落下病根,就不一定了。"蒋慧凡把她想说的话给补完了。

  傅清也说:"年轻积累得伤太多,那就活不到长命百岁的时候了。躲过了这一次,但是谁也不知道,他能扛多久啊。小蒋,他这个人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你离他远远的,其实是正确的选择。"

  "嗯。"蒋慧凡也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

  愧疚归愧疚,可不是一路人,就是不是一路人,怎么着都没有用。

  与此同时,门外的两个大男人也在讨论着孩子的事情。

  曲贺阳有些感慨的说:"我也是才知道,小娃娃居然这么可爱。"

  苏严礼挑眉道:"既然觉得可爱,那就自己赶紧生一个。想在我家抢,那可不允许。"

  那得拼命了,兄弟得反目。

  当初跟他争的苏严征,都不好意思回来看娃娃,就只包了一个大红包。

  曲贺阳看着里面的蒋慧凡,叹了口气:"你觉得她这个样子,有半点愿意跟我生孩子的意思?我上哪生去?"

  苏严礼淡淡道:"你不是还有安琪?"

  曲贺阳捏了捏眉心,道:"你这边孩子一生下来,我妈那边。催婚催得越紧了。"

  "你以为不缺女人。"

  曲贺阳不说话了。

  是不缺,找他示好的女人千千万万,但是她们都不是那个时候跟他一起看电视吃饭睡觉的小蒋了。

  他还是得努力。

  ……

  小滚球吃饱喝足,睡着了。

  也就是在睡着了之后,孩子爸爸才有机会抱着亲一会儿过过瘾。

  从苏严礼抱孩子的姿势,就能看出来,他是一个熟练并且乐于带孩子的超级奶爸。

  谁能想到,这么帅的男人,到头来却天天做饭,哄老婆。带孩子,妥妥的家庭妇男。

  蒋慧凡记不清楚,以前文质彬彬绅士一样的苏二少爷了。

  聊了没多久,她就要回去。

  曲贺阳要送她,她没同意,他也没有坚持。两个人各自上了各自的车,各奔东西。

  蒋慧凡却没有回家,一个人实在太无聊了,她逛了下街,看了场电影。出来的时候,天正好黑下来。

  她开车到半路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带着帽子的人拦车。

  蒋慧凡一个急刹车,这里比较偏,大概是需要她帮忙带他去市中心。

  她刚打开车门,门外的人却猛地冲进来,带进来的还有一股子恶臭味,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之后才有的味道。

  这种味道让她作呕。

  可她来不及考虑恶不恶心的问题了,因为她很快发现,有什么东西抵在她腰上。

  蒋慧凡真是后悔死了她莫名其妙泛出的善意和同情心,世界上有需要帮助的人,也有坏人。她碰上了后者。

  这段路边很黑,虽然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人除了轮廓,也不是不怎么瞧得清楚的。

  "带我去附近的药店买点绷带和消炎药,再送我回来。"男人的声音也虚弱,非常时期他又怕对方报警惹事,又勉为其难的放低了声音,"我没有恶意,也不是坏人,更加不会伤害你,只不过需要帮忙而已。"

  这个声音,让蒋慧凡浑身冰冷。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在这种地方遇见曲渡。

  "是我。"蒋慧凡语气都很复杂,"除了绷带和碘酒消炎药,你还要什么?"

  男人听到她的声音,猛地一顿,然后干脆利落的下了车。

  但他受伤了,速度比不上平时敏捷,蒋慧凡抓住了他的一个衣角:"曲渡。"

  男人甩开她的时候。身子晃了晃,然后冷冷的说:"你滚。"

  蒋慧凡不知道他伤的有多重,才会连甩开他这么简单的动作,他做起来也会踉踉跄跄,几乎站不稳。

  "我……"

  男人没等她开口,就迈步离开了,似乎有些急切。

  "我买好绷带,等会儿放在路边,你过来取。"蒋慧凡大声喊道。

  一阵风吹过来,好像把她的声音吹散了。

  这块地方。监控和红绿灯都很少,某种程度上算是安全的地方。至于曲渡为什么藏在这里,或许是不敢贸然行动,也不敢随随便便用手机联系他的人,指不定,手机都被他丢了。

  去买绷带的一路,蒋慧凡想了很多,整个思绪都是复杂的。

  其实曲渡恨上自己了,也情有可原,毕竟他很痛恨欺骗。

  而对她自己而言,他不需要她帮忙,不用让她牵扯进去,或许是件好事。

  只是有一点,她真的不适应这个冷冰冰阴鸷的曲渡,像是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哪怕她知道,这才有可能是他真正跟别人相处时的模样。

  ……

  半个小时以后,蒋慧凡带着绷带碘酒以及一些吃的,来到了原地。

  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路边,说:"今天我正好撞上了你。所以才顺便帮你一把。以后我不会再过来。"

  没有人回答。

  蒋慧凡也不再耽误,起身开车走了。

  曲渡坐在河岸边讽刺的不在意的抬了下嘴角,这才是蒋慧凡,生怕自己被牵连,却还要假装好心。

  什么帮助他?他看是她好弥补她那颗,因为找来苏严礼而害他出事的愧疚的心。

  曲渡看清楚了她的人,自然也就不抱任何希望,连带着她的施舍,也一并入不了他的眼。

  ……

  蒋慧凡在回去以后,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满脑子都是。她撞上了此刻正在风口浪尖的男人,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发现,有人找上她。会不会一同被带进这个沟里。

  好不容易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王云柾的声音吵醒,今天是周末,他约他爬山。

  "好啊。"蒋慧凡正好也很需要做点什么,让她可以分分神,别想着那些事情了。

  她化好妆洗完漱出门,开车路过昨天那段路时,速度却不由自主的慢下来,然后看见自己昨天买回来的东西,全部都在原地好好摆着,他什么都没有要。

  蒋慧凡皱起眉,下意识的想下车,还没有打开车门,她猛然醒悟过来,就算下去了,也于事无补。

  她收回思绪,重新开车走了。

  跟王云柾道爬山。也挺解压。只不过今天,她的话着实很少。

  "怎么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王云柾停下脚步来看她。

  "伤口化脓烂了,但是就是不去治,是不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她随口问道。

  王云柾是个医生,对这类问题相当的敏感,他几乎是立刻不赞同的开口道:"轻则久久不恢复,免疫力变差,引起各种各样的并发症,重则感染截肢。要是你的朋友,赶紧劝劝。别犯懒,不然指不定会造成多大的问题。"

  蒋慧凡默然,几秒钟后道:"我就是随口问问。"

  "吓我一跳。"王云柾道,"我们去那边看看怎么样?都说在这里俯瞰山脚很漂亮,我们过去试一试。"

  她笑了笑:"好啊。"

  ……

  蒋慧凡跟王云柾爬完山,还是上午,两个人就一起吃了午饭。

  两个人就这么巧合的撞上了安琪,后者的脸色十分难看,她红着眼睛指着蒋慧凡的鼻子骂道:"你还是不是人?如果不是你,曲渡现在不会这么惨。"

  蒋慧凡没吭声。

  "你等着吧,曲渡要是出事了,我不会让你日子好过的。"

  想不到安琪到了这会儿,还是有些惦记曲渡的。也是,那毕竟是她爱了很多年的男人。

  王云柾道:"这位小姐,说话倒是不用这么咄咄逼人。"

  安琪却看也不看他们,抬脚走了。

  王云柾看着蒋慧凡,想要安慰她两句,可她却一直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吃着饭,看上去不像是被打扰了的样子,然后找来服务员说:"这个菠萝炒饭,再给我来一份。"

  王云柾道:"你打包回去给谁吃?"

  蒋慧凡说:"味道不错,留着当夜宵。"

  回去的路上,她路过时,把那份打包带来的菠萝炒饭,放在了路边。

  边上的草丛很高,她看不见里面的光景,更加不知道曲渡在不在这里,可能也已经被手底下的人带走了。

  蒋慧凡看了两眼,她打算抬脚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地面上散落的她买来的药和吃的,就有种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味道。

  她咬咬牙,拿起打包的那份饭,往草堆里面走。

  这一走,就看见曲渡坐在草堆里换药,他坐着,高耸的草堆足够把他整个人都遮起来。

  他的整个背,几乎都在化脓。

  听到脚步声,他猛地一转头。就正好这么和蒋慧凡对视上了。那一双眼睛,锐利的让她几乎想要后退。

  蒋慧凡盯着他的背,这个位置他正好看不见,上药其实不太好上。

  她正想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吃饭。却听见曲渡冷冷的问:"你告诉曲贺阳跟苏严礼了?"

  蒋慧凡浑身僵硬,勉强笑着摇摇头:"我没有。"

  曲渡眼神里没有半点情绪,他阴冷的盯着她:"你上次也这么说。如果你打给了他们,别怪我不念旧情。"

  "旧情"两个字,有些沉重。

  原来他阴晴不定的时候,也比彻底散发冷意。要好许多。

  蒋慧凡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好一会儿才走到他的身边蹲下去,把饭递给他:"你要不要先吃……"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曲渡打翻在地上。

  他疏离的说:"不需要。"

  蒋慧凡盯着地面上被打翻的菠萝炒饭看了片刻,敛眉说,"你一个人,吃得这么解决的?这个伤口,很严重了,不仔细处理,要出事。"

  他凉凉的笑了笑:"怕什么。大不了一死。你现在滚蛋就是了。"

  蒋慧凡头也不回的走了。

  曲渡脸上也没有任何惋惜后悔,他只是盘算着蒋慧凡到底有没有告诉别人他在这里。不管有没有告诉别人,这里他都不能再待了,他得尽快联系到他的人。

  伤口现在,有点严重,那层腐肉恐怕都得刮掉。再不处理,可能真的没救。

  只不过,现在传消息,有点困难。

  让蒋慧凡传,显然不可能。她已经被拉进了黑名单。她不可能再相信她。一旦消息泄露,那就是真的玩完。

  而且,她还怕事,根本不可能有那个胆子。

  曲渡冷冷的想,他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再栽在一个女人身上。爱情这玩意儿,没什么意思。

  他正想着,却又听见了脚步声。

  不知道是什么人。

  曲渡霎时间,浑身紧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