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第三百九十七章 秋高出门去(二)

小说:魂穿之成了女驸马 作者:九色卦 更新时间:2020-11-22 06:10: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姐姐,嫣儿她笑得会不会太高兴了一点。”

  谢元诚过来揽着我的肩膀:“盈儿,姐姐和嫣儿还有事情要办呢,你别总是打扰她们。”

  “我这个弟弟真的是太会办事情了,连我要做的事情你都帮忙想好了?可是我们只是在门口站一会儿,可不是做什么事情。”

  “是啊,盈儿,我们快走,免得姐姐她反悔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被谢元诚拽走了,等上马的时候我再回头,李若微和嫣儿已经不见了。更新最快s..sm..

  “你们别总是吵架吧,就算是感情好,也要相互给点面子嘛。”

  我回头和谢元诚说了一句,他连忙点头,然后就不说话了。我摸了下头上戴着的小簪子,只有骑马的时候,我才能穿着男装。

  “盈儿,我们就是随便斗斗嘴,又不是真的在斗气。”

  谢元诚靠了过来,不时戳着我的腰,我特别喜欢这条腰带,他就是想捣乱,还扣着上面的碎玉。

  “是了,我是看你们在斗来斗去的,我又不能帮忙,心里为你着急嘛。姐姐帮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心里担心不能为你做事情,姐姐帮忙了,你还要和她生气。”

  “好,我跟你保证,我和姐姐以后不吵架了。”

  “真的吗?你不用顾着我的话,我就是想让你稍微让一点点,女儿家忙事情的时候想的东西很多,姐夫也要帮忙做事情,你要是再去气姐姐,小心她说你。”

  “是,盈儿说的都是对的。”谢元诚扯了下缰绳,我心里稍微放心店。

  李若微很少提起孟安石,上次我撞见他们,好像在吵架,真担心谢元诚去刺激她,万一姐弟俩真的吵起来,很伤感情的。

  秋天真的是很好,这次出来,路过热闹的地方,就没有上次那么乱了。很多店面都开着门,外面摆摊的小贩们也很守规矩。

  虽然还是有人过得困苦,但是规矩不可以乱,谢元诚又不是神,什么人都能照顾到。再说了,还有很多人想要打他的注意呢。

  这里确实算是一片净土了,如果他们不愿意,也不会强求着留下来,他们只要走了,还是有很多人会进来的。

  走了一路没有遇到来拦路的人,很有可能我们骑马,所以没有小不点们撅着屁股跑出来,又是卖惨又是哭,还要着带她们回去养着,当成祖宗一样。这个难度太高,我连曦之他们都带的少,有嬷嬷她们帮忙。

  路上的小贩看着算是换了一些人,都是十八岁往上走的,年纪太小的人就在家里呆着比较好,还有大人在呢,哪里需要她们考虑养家的事情。

  等到了城门口,还真的和以前不同,我回头去问谢元诚:“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做到的啊?”

  “真是发了几个消息出去,说是临阳和以前相比没有什么区别,是有人故意带着假消息,临阳还是属于大昭的,就没有人来闹事了。”

  “奇怪了,临阳单独是封地和临阳属于大昭,这两者没有什么区别啊。”

  谢元诚笑着不说话,拉着缰绳走官道,这里的路全都修好了,边上还住着树,等长大些后就是大树子了。

  我以为就是我们去呢,后面跟着骑兵和步兵的,还举着旗子。难怪会出门来,他早就打算好了,我靠着他休息,亏我还在担心突然冒出来一些人。

  “盈儿,我们要是完完全全单独的封地,就等于是土皇帝,只要姑娘们能混进侯爷府的门,都有机会成为上上人。但是我们属于大昭,门不当户不对,祖上没有人做过二品往上的官,连侯爷府的门都进不去,甚至是设在前面的靖司的关卡都过不了。”

  “想不到这次的事情,还有这个好处,但是,重阳节的时候,那个女人是谁?怎么能去门口跪着?”

  “她跪她的,又不影响我们,你出门的时候是不是看到一个亭子,边上还有一些栅栏,这就是靖司。她能过去,说明是家道中落了,但是这与我们没有关系,她应该去找祖上做官的时候有联系的人。”

  “那她干嘛要在人群里直勾勾的看着我们的马车,是有什么事情还是想进府里?”

  谢元诚看着我笑,我心里直发毛:“我又不是先知,你们女儿家的想法那么多,我哪里能猜得到啊。”

  “还以为你什么都懂呢,不知道也好,我就要你知道得少一点,能读懂我的心思就好。”

  我拉着他空着的手过阿里把玩,路上已经能见到一些枫树了,只是一小株,但是看着红红的叶子,很是赏心悦目。

  我不时指着出现的花给谢元诚看,这条路上还种着花,大昭是挺好的,土质也上乘,但是种这么多花,他的口袋真的扛得住吗。

  “反正有盈儿养着我就是了,我要是败完钱财了,还有你的呢。”

  谢元诚真的是太会为我找台阶了,他这是担心我没有安全感,放了那么多的钱财在我名下,还是他修城里的一部分。

  “你太会赚钱了,我还是不担心这一块的好。”

  “那是帮忙的人多了,又不是我一个人赚的,但是他们也有分到,一个人赢,很容易会被打压的,要是一群人,那就不一样了。”

  我回头看他,小模样又骄傲起来了,我扯着他的袖子:“夸你一句就不得了,快把表情收起来。”

  “是你先问的,我回你了又讲我,回来要你好看。”

  他又伸手过来拉我的珠子,我连忙抱着手不动,这个腰带可是我等了半个月才得到的,不能给弄坏了。

  “盈儿,我都快比不上一条腰带了,你不放手我就扯丢了。”谢元诚就是易怒,但是他对外就是不显露出去,在我面前坏性格一览无遗。

  “好了,这是你给我画的,做出来的时候我就带了两次,太喜欢了,你别弄坏它。”

  我掐了自己一把,抬头的时候眼睛都是湿润的,谢元诚总算不动手了,垂下脸来亲了我一下,这才继续走。

  他说的枫林离得不算远,走了半个时辰就到了,我下去的时候,就能见到不远处层层叠叠的枫树,边上是银杏,走进的时候一大片的菊花。read3;